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权臣从赘婿开始 > 第七百六十七章 宗师

第七百六十七章 宗师

作品:权臣从赘婿开始 作者:当红辣子鸡 分类:历史军事 字数:2117 更新时间:22-01-15 21:5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权臣从赘婿开始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莫天飞的声音非常的难听。

甚至于浑身上下都不由得有些抖动,而听到了莫天飞的这番话语,莫高峰的脸色简直是难看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

这位文坛大家的脸色铁青。

“你阿!”

“我真不知道该说你点什么为好!”

莫高峰的声音颤抖。

他的表情可是非常的难看,整个人显得非常的不舒服。可以说这样的表情已经完全表露无遗。

看得出来,莫高峰现在很不舒服。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诗会之前不要去得罪这小子!”

莫高峰的脸色阴冷,他觉得自己的弟弟实在是个不成器的。

这对莫高峰来说绝对是很不舒服的一件事,现在的莫高峰脸上的表情也变得非常的难看,这种情况当然不会让莫高峰有任何舒服的感觉。

可莫天飞却很生气,脸色不由得产白那,声音之中更是带着一丝颤抖。

“这小子实在是欺人太甚啊,大哥!”

莫天飞说道。

“糊涂!”

莫高峰突然间愤怒。

莫高峰没有想到自己的弟弟竟然如此的糊涂,这简直让莫高峰都感到有些尴尬。

“好歹你也算得上是一个高手,怎么能如此的沉不住气,你如此的所作所为真的让为兄感到失望!”

莫高峰冷冷的说道,而面对莫高峰这样的说法,莫天飞也是脸红耳赤。

这确实太丢人了。

他怎么说也算是一代人物,竟然如此作为,确实令人所不齿。

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他现在好像也没什么可说的。

“对方辱我太甚啊!”

他声音颤抖的说。

莫高峰冷冷地瞪了他一眼。

“你真是不成器呀,好歹也是个顶级高手,你到底要做什么?”莫高峰说道。

他声音绝不好听。

现在的莫高峰,绝对是非常的生气,整个人的脸色也是非常的难看,他似乎没想到莫天飞这么让他生气。

“可是真的不能对他动手吗?此人实在是太可怕了,我必杀之!”他愤然的说道,那气势也是到达了极致,现在的他可以说是气势满满。

这可没什么可说的。

他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根本不会因此而有任何的介意,那不过是一件小事而已。

当发生这样的事情时,这也完全不值得让他惊讶。既然如此,这没什么可说的。

看着莫天飞这样的表情,莫高峰也叹了一口气。自己的这个弟弟绝对是一个剑术天才,绝对是才华横溢。

他很是厉害。

不过他为人的性格却非常的轻浮,是一个很轻浮的人。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都明白这是什么情况。

既然这样,这也没什么可说的。

莫高峰看着自己的弟弟,脸上也露出了尴尬的表情。

莫高峰抬头看向莫天飞!

“你过来!”

莫高峰把莫天飞叫了过来。

莫天飞脸上的表情,确实非常的古怪。简直是露出了惊讶的状态。

甚至觉得这实在让人无法想象。

毕竟当发生这样的事情时,莫天飞也倒吸了一口凉气,他觉得自己的老哥真的是个老狐狸。

“你是想让他无法参加诗会!”

莫天飞说道。

听到这话,莫高峰却摇了摇头。

“不是不让他参加诗会,而是把他的诗偷到手!”

莫高峰说。

“不是吧?”

莫天飞也是呆若木鸡。

他是一个只知道舞刀弄剑的人,可没想到自己的老哥竟然如此的阴险,简直就是老狐狸中的老狐狸,这实在是让他都为之佩服,对自己的老哥简直是佩服万分。

“这小子即便再厉害,他浑身是铁又能打几根钉!”

“只要把他的诗偷到手,到时候咱们就可以占据主动了,到时候在陛下面前治她个欺君之罪,让这小子彻底身败名裂,岂不美哉!”

“到时候也省得动手!”

莫高峰说道。

所谓阴险之人,正是如此。

莫高峰就是这样的阴险之人,他做事绝对是不简单的,甚至是相当的阴险。

这就是莫高峰的性格。

莫高峰已经活了70多岁,那绝对是一个相当聪明的人物,他的智商可是绝对不落可以说,如果仅凭智商来说,莫高峰的智力水平绝对是极高的。

他作为一代文坛大家和一代剑术高手,我一生都在勾心斗角之中度过。

他的阴谋诡谲,绝对是天下难找,可称得上是阴谋诡计之神。

这正是他的厉害。

莫高峰对此当然是非常的清楚,他也知道这件事情最后的意义。现在的莫高峰对此也是一清二楚,眼中更是带着一丝凝重。

莫高峰明白,沈放确实是个难对付的高手,从自己的弟弟这番遭遇之中,莫高峰已经看清了这一点。

这里毕竟是唐都可绝不是普通的地方,所以莫高峰觉得相当的厉害。

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实际上这件事情非常的麻烦,对此而言这种情况也实在是可想而知。莫高峰是一个非常阴险和聪明之人,可以说此人的阴险和聪明已经到达了极致,这便是莫高峰的不凡之处,他可是个极为阴险的存在。

毕竟以莫高峰的实力,可以说文武两端都可以拿出很强的能力。但是莫高峰是一个非常阴险的人。

他决定从沈放的这些诗句入手。毕竟马上就是中秋诗会,沈放必然会写一些诗文之类的。

只要把这些拿到手,就可以真正的让沈放死无葬身之地。

莫高峰做事情极为阴险,而且相当的有信心,他可不是一个愚蠢之人,可以说此人的心理深不可测。

莫高峰绝对是极其阴险和深邃之人,他完全是一个深不可测的男人。这就是莫高峰的厉害。

就在这个时候,莫高峰这没天飞的耳边又小声说了几句,这才轻轻地摆了摆手。

“还是退下吧!”

“难道这件事情不用我去做?”

莫天飞的脸色一变。

现在的莫天飞,似乎有一种无话可说的感觉,本来他以为这件事情交给他一个人全权处理,可是他没想到沈放似乎还有别的意思。

这对于他来说确实是一个相当古怪的事情,而这种情况当然是可想而知。

就在这个时候,莫高峰拍了拍手。

一个中年书生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