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二次元 > 我在妖魔日本当剑豪 > 第73章 这就是你的大义吗?

第73章 这就是你的大义吗?

作品:我在妖魔日本当剑豪 作者:宸庭 分类:二次元 字数:2097 更新时间:21-05-15 15:5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在妖魔日本当剑豪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织田信长那霸气昂扬的声音回响于这片雨夜之中,但迎来的却是东野沧的沉默。

“咔擦……轰隆……”

一道闪电在空中乍现,大地被照亮的一刹那,也让织田信长看清了东野沧那与平常截然不同的表情。

“东野沧阁下,你怎么了?”织田信长眉头微微一皱,问道。

“信长阁下,你的大义就是让农民作为食饵毒倒妖怪吗?”东野沧缓缓地问道。

坐在马背之上的织田信长表情微微变化,瞬间明白了东野沧指的是什么,但织田信长语气却是没有丝毫动摇地回应道。

“余的大义乃是要取得整个天下,改变整个天下,为此付出些许代价,不足一提。”

“他们知情吗?”东野沧问道。

织田信长犹豫了一下,往后抬了抬手,紧接着身旁一位身形矮小的武士迅速下马,为织田信长牵着马匹向前,走到了东野沧的面前。

随即,织田信长没有丝毫动摇地轻声说道。

“他们知情,只会暴露出不必要的破绽,就算是在松平元康的安排之下,那些农民的恐惧和惊慌才能让今川义元不会产生怀疑。”

东野沧仰头看着面前的织田信长仿佛有觉悟背负一切牺牲的神态,却是不禁自嘲似的一笑。

这一刻,东野沧莫名地产生了一种感觉,或许是类似于陈宫弃曹操而走时的感觉。

道不同,不相为谋!

原本,东野沧对于织田信长的印象更多的是那不被世俗眼光所束缚,超脱了时代的行事风格。

准确来说,那就是在这个时代之中,织田信长那偶尔种种傻瓜似的行为,更为贴近东野沧还没有穿越前的时代,也让东野沧无形之中对织田信长产生了相对的亲近感。

只可惜,双方的本质是截然不同的。

紧接着,东野沧手掌往着腰间的“素鸣斩”微微一搭,转过身去,说道。

“我走了,我与信长阁下并非是同道之人,不宜为友。”

“等一下……”

织田信长心中一急,却是直接高声叫住东野沧,问道。“东野沧阁下,这不过是踏往胜利道路必须的垫脚石而已,为何如此?”

“呼……”

背对着织田信长的东野沧顿了顿脚步,轻轻呼了口气,撇过头,看着身后的织田信长,说道。

“因为我明白了一点,你与我的阶级是截然不同的……”

“阶级?!”织田信长愣了愣。

“啊,简单来说,我的祖辈都是农民,我所身处的阶级乃是那些被信长阁下充当了食饵的农民……”

顿了顿,东野沧目光凝视着织田信长,说道。“或许在作为统治者的信长阁下看来,以数百农民的生命来换取一次奇袭的胜利,是最为值得的投资……”

“他们的尸骨和血肉将会铸造了信长阁下的名声,财富,地位以及权力,但作为被牺牲的那个阶级,信长阁下让我理解于你?理解这一场投资?”

织田信长的表情隐隐有些僵住,亦有些难以理解。

“抱歉,信长阁下,我过去所接受的教育向来都是为了保护治下的数百农民,可以付出一切代价和牺牲。”东野沧一字一顿地说道。

“开什么玩笑,世界上哪里会有这种教育?”织田信长难以置信地问道。

东野沧笑着说道。“会有的。”

东野沧的这个笑容,让织田信长隐隐有些头皮发麻,仿佛在其中感受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力量。

“轰隆隆……”

恰时,天空再度响起一阵响雷,闪电跳动之间释放的光芒,将织田信长和东野沧之间的神态照得清清楚楚。

“哗啦啦……”

雨,越下越大。

织田信长沉默了半晌,开口说道。

“东野沧阁下,你所说的什么阶级,余不明白。”

“但是这个时代所谓的‘下克上’,不就是由下而上地夺取地位权利吗?不就是改变自身的阶级,这正是一个如此的乱世,那些农民假如有人能够活得下来,余会赐予他们武士的地位……”

顿了顿,织田信长注视着东野沧,说道。“东野沧阁下,帮余,帮余夺取在桶狭间之中的奇迹。不管是地位,还是权力,亦或是阶级,你想要什么,只要余拥有,都能赐予你。”

东野沧闻言,平静了数息,随即说道。“信长阁下,你不会明白的,甚至就连以前我都没有真正感受到,但直到此刻才真正明悟,自己曾经所处的阶级制度是多么的优越,起码人人平等……”

顿了顿,东野沧收回了看向织田信长的目光,说道。

“就算在这个时代,基本不可能实现那种国度了,但明白了什么是社会正确道路的我,并不想往回走,如此……着实是侮辱了自己。”

“这就好比……”

东野沧的声音有些感怀,开口说道。“信长阁下如今愿意回到石器时代作为一统天下的族长吗?大概就是如此吧。”

“这个恶劣的时代,有这个时代的旋律,我不会莫名其妙地阻止信长阁下,但信长阁下也无须说什么大义来让我认同了……”

“不,应该说,信长阁下等武士们的礼仪之道很足,但所谓的大义,在我看来实在是不值一提。”

这句话一出,织田信长的脸色不禁难看了许多,一旁为信长牵马的瘦小武士更是仿佛受了莫大的侮辱一般,尖声喝道。

“混蛋,你竟然敢这样跟……”

然而,未待那名瘦小武士说完,信长便一脚将他踹倒在地上,骂道。“猴子,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份?滚一边去!”

猴子下意识地连忙翻身跪伏在泥泞的土地上,高声地应道。“是,是。”

而织田信长脸色越发凝重,对于东野沧刚刚所说的话许多地方都难以理解,更是不明白为何关系会忽然恶化到这种程度?

思维急转之间,织田信长甚至感觉是不是竹千代那小子偷偷对东野沧说了什么。

倘若是换做旁人这样与织田信长说话,织田信长早就怒不可遏地砍了对方的脑袋了。

只是……东野沧是必不可少的,想要实现奇袭必不可少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