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二次元 > 从鬼灭开始走上王座 > 第72章 蕨姬

第72章 蕨姬

作品:从鬼灭开始走上王座 作者:帅气的最初 分类:二次元 字数:2349 更新时间:21-05-13 18:17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鬼灭开始走上王座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高楼上挂着一块华丽显眼的牌匾,上面写着三个烫金大字,京极屋。

即使是在人来人往的吉原花街,各式的青楼房屋密布,令人眼花缭乱,这栋京极屋似乎也有着不低的地位,在其门前流连的客人很多,不过大多都是在门口看看,就叹了一口气之后离开了,看样子是囊中羞涩。

香奈惠的目光也转移到了京极屋,往那个方向看向一眼后,就转过身来道:“我听说过这里,在吉原花街中十分著名的青楼,京极屋,里面有着很多人向往的一位花魁,好像是叫什么姬来着。”

“蕨姬,我有幸见过她一眼,真是不愧花魁之名啊。”旁边有人听到了香奈惠的话,很贴心的主动解惑,然后很快就消失在了人流中。

因为决定要调查莲花镇,香奈惠研究过前往莲花镇的路线,对于吉原花街的了解也是那时候得知,在吉原花街中,游女很多,而在游女中位于顶点的,被称为花魁。

不同于普通游女的身不由己,只要有客人看中就需要服务,花魁不想随意就能见到的人,她们可以随自己的心意做事。

而整个吉原花街,目前好像只有一位花魁,京极屋能成为吉原花街中著名青楼的原因,也是那位蕨姬花魁的存在,不是因为它著名才存在花魁,而是因为花魁,所以著名。

“力压众人的美貌,一眼就令人难以释怀的高傲,好像是这样形容的。”香奈惠对花街这种地方的传闻看来是很有兴趣,了解的可不少,让黑泽为之侧目。

“可惜大多数都是见面不如闻名,走,我们去这栋京极屋看看。”黑泽的斗气感知已经锁定了京极屋,那股十分强大凝聚的斗气在其中移动,看位置就在京极屋的四楼顶楼。

距离不远,几分钟后,黑泽和香奈惠来到了京极屋的门前。

往其中一看,里面满是让人眼花缭乱的华贵装饰,以及妆容精致,魅力四射的姑娘们,黑泽很怀疑自己身上带的钱财能不能够进去消费,好在他没打算给钱,所以不用担心这一点。

不过这里跟其他的青楼不同,似乎是仅仅进门就需要交上一定的费用,黑泽看到了在门口站着的几个身形魁梧的安保类人物。

“我们怎么进去?”香奈惠也看到了,作为鬼杀队剑士,能跟队中申请经费支出,但是香奈惠并不是会享乐的人,一般也就在吃穿用度方面花点小钱,身上不会带很多的钱财。

就在这时,人群忽然传来一阵骚动。

“快看,是蕨姬!”

“蕨姬露面了!在四楼。”

“不就是一位游女,都是被你们追捧出来的。”

“花魁与普通游女能一样吗?”

..........

学着周围人们的动作,黑泽与香奈惠同时后退几步,抬头一看。

四楼,一截满是繁美绣花的缎带先出现在众人视野中,而后,身着一袭华美和服,头上戴着精美发饰的女子倚靠着边缘的栏杆,垂首向下一探。

恰到好处的小巧脸庞轮廓,晶莹如樱的薄唇与似乎暗藏秋波的一双水润眸子点缀其上,每一根发丝都乌黑靓丽,像是由上号的墨线构成…………只是在其探首的瞬间,嘈杂人群中出现了一刻前所未有的寂静。

其实,如果只是这副模样,虽有力压众人的美貌,但绝对不至于被推崇为花魁,因为在花街中,最不缺的就是貌美女子。

让人群在一瞬间寂静恍惚的,是因为这有些柔美的外貌之外,却是高高在上的高傲神态。

名为蕨姬的花魁,盯着下方的人群,轻轻的侧过头,目中满是不屑和鄙夷,仿佛下方全是她低贱的奴隶,而她是站在奴隶之上的,唯一的绝美女王。

只是淡淡一撇,勾出一抹冷笑,露了下脸,引起一片骚动后蕨姬就重新回到四楼的屋内,留下了低下抬起头仰望的众人。

吉原花街是游女的聚集地,而游女不管名字再好听,做的都是他人心中下贱的职业,因此,无论游女们笑的再甜美,其眼中无法消除的灰色依旧存在着,她们只是为了生存而笑。

而在这些游女之中,却有一位宛如女王般高高在上的角色。

而且这不是角色扮演,蕨姬的高傲发自内心,并不是伪装,只要是见过她那副神态的人,都能清晰的感受到她将所有人视为无物的内心。

那不屑的倨傲笑容在满是勉强假装的吉原花街中,更是让所有人都难以忘怀。

“没想到一只鬼会成为花魁,受到众人追捧,不过她的外貌的确没几人能比。”不同于只看到了外表的其他人,黑泽看到了蕨姬身上属于鬼物的斗气特质,近距离观察下,比之前的感觉更加强大了不少。

而她能成为花魁的原因,在黑泽看来其实十分简单。

优秀的外貌,再加上属于鬼物那种人类猎食者的独特危险气质,让在吉原花街中见惯了媚笑的人们一下子就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就是她了,京极屋中的鬼,给我的感觉颇为强大。”黑泽低声向香奈惠说道。

只是看到蕨姬神态的瞬间,香奈惠就有了些猜测:“看出来了,她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朵长在墓碑上的鲜艳玫瑰,看似美丽,实则浑身都是尖刺,以尸骨鲜血为养料,危险至极。”

去往莲花镇路途遥远,期间会遇到鬼物的情况早在香奈惠的意料之中,只是她没想到,属于柱的直觉告诉她,这第一个遇到的鬼物,绝对很强。

“我皮厚耐操,不怕尖刺,遇到我,算她倒霉了。”黑泽呵呵一笑。

不过怎么进去京极屋呢,身上的钱可不够正常进入.......强闯的话也许会惊动她。

随即,黑泽环顾四周,目光一动,周围的嫖客们腰包似乎都鼓鼓囊囊的,以他的身手.......

“喂,你在想什么呢!”

香奈惠顺着黑泽的目光发现了他的想法,狠狠的掐了下黑泽的手臂,可惜手指拧痛了也没有撼动黑泽的肌肉分毫。

“周围人都挺有钱的。”黑泽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颇为意动。

“不行,黑泽,用修行得来的能力来做这种事,偷人家的钱,你怎么下得去手。”香奈惠有自己的坚持,鬼杀队剑士怎么能做出这种行为?太丢人了。

黑泽则是诧异的看着香奈惠,语气十分磊落:“我凭自己本事取的钱,怎么算是偷?”可惜香奈惠还是坚持不变:“我不管,总之就是不可以。”

再看了眼富丽堂皇的京极屋内部,看到那些貌美的游女,黑泽忽然间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有趣的方法。

对香奈惠诡异的笑了笑,黑泽仔细打量了下香奈惠,随后轻咳一声,摆正了脸色:“既然你不同意我刚才的办法,那我们只好换一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