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二次元 > 从鬼灭开始走上王座 > 第64章 来到藤袭山

第64章 来到藤袭山

作品:从鬼灭开始走上王座 作者:帅气的最初 分类:二次元 字数:2225 更新时间:21-05-05 21:2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鬼灭开始走上王座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太阳毒辣,莫名的让人感觉有些燥热,黑泽望着鳞泷左近次,金色的阳光打在他的脸颊上,一脸的无奈之色。

“黑泽,鬼杀队是为了守护人类,斩出恶鬼而创立的组织,我希望你不要对它抱有偏见,是因为鬼杀队的存在,这千年以来大部分的人类才能安心的生活着。”

鳞泷左近次语重心长,他刚才的话也只是让黑泽不要再说退出鬼杀队的事情。

他明白黑泽,黑泽一向随性,但涉及到他原则的事情,则会异常的固执坚持,就比如黑泽认定他诛灭伊黑家族是正确的。

所以鳞泷左近次没有说这件事,没有说鬼杀队的纪律,只说了鬼杀队的职责,希望黑泽能知道鬼杀队默默守护人类,背后同样付出了无数的生命与艰辛。

“是啊,大叔,别说气话。”

“当初我家被鬼物袭击,绝望,无力,一直不知道未来该怎么办,幸好遇到了鬼杀队,有先辈和同伴们的支持,现在才有了向鬼复仇的力量和勇气。”

旁边的蝴蝶忍同时对黑泽劝说道。

黑泽不为所动,只是平静道:“你们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师傅,我会随花柱去莲花镇,但在这次之后,遇到类似的事情我还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诚然,就像是鳞泷左近次所说,鬼杀队是守护组织,为了人类的未来而战斗,但那又如何?与他何干?

黑泽不冷血,会为了鳞泷左近次的恩情继续留在鬼杀队,但他同样没有圣人心思,只在乎自己身边的那三两位重要之人,虽然心情好时偶尔帮下困难中人也可以,但终归来讲,善良两字与他从来都是无缘无分。

鳞泷左近次看了眼黑泽,随后点了点头,就转身离去,返回了山腰位置。

黑泽因为他的想法做出了让步,但也只此一次,鳞泷左近次以后不会再干涉黑泽,他对鬼杀队的感情很重,可黑泽对鬼杀队并无情感羁绊。

半小时后,黑泽与蝴蝶香奈惠一同离开,而蝴蝶忍留在了狭雾山,她跟香奈惠来狭雾山,是为了寻鳞泷左近次学习水之呼吸,然后再钻研水之呼吸的衍生自我流呼吸法,毕竟鳞泷左近次是水呼剑士中巅峰般的存在。

...............

时间来到傍晚,夜幕覆盖了天穹,点点星光点缀在月弦之侧,共同洒落月和星的光辉。

夜幕阴影中的藤袭山,其中时不时的传来一两声令人心悸的异类嘶吼,其余山中的猛兽听闻都忍不住毛发炸起,身体低伏。

藤袭山山脚下,一道红色的魅影缓缓而来。

红月抬头看了眼小巧的月牙,脸上布满了皎洁月辉,旋即,她的视线越过层层树木山石的阻挠,穿透了紫藤花屏障,看到了藤袭山上的重重鬼影。

一阵风吹来,携带着紫藤花的芬芳,从红月身旁经过。

红月蹙起眉头,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掩住了口鼻,眼中有冷冽之色一闪而过:“满山的紫藤花?由紫藤花组成的囚笼,鬼杀队真是好手段。”

紫藤花的气味对鬼来说很刺鼻,再加上藤袭山的位置本就在深山老林之中,根本没有鬼物靠近,鬼杀队建立藤袭山,不管是研究鬼物的体质还是锻炼剑士都很有用,的确是一步好棋。

操纵着身体的微观层面,红月关闭了嗅觉感知,一步步的往山上走去。

她走的并不快,还有驻足欣赏飘飘而落的紫藤花的时间,因为只是刚到这里,红月就明白了,黑泽并不在藤袭山。

她记得黑泽的气味,现在在藤袭山中并没有察觉到黑泽的存在。

虽然几月前黑泽在藤袭山中参加过剑士试炼留下过气味痕迹,但这么久过去,这些痕迹早已随风飘散了。

没能找到黑泽,但藤袭山满山的紫藤花,以及其中被紫藤花圈起来的鬼物,同样引起了红月的关注。

以前不知道藤袭山时也就算了,既然现在知道了,那她不会再放任有这样一个鬼物囚笼的地方存在。

顺着昏暗的山中小道,红月距离藤袭山越来越近。

当她走到了藤袭山山脚时,附近一颗大树悉悉索索的响动了起来,随后一道黑影从树冠上落在地上。

其身着鬼杀队制服,腰间带着日轮刀。

见到红月时,这位藤袭山守卫的剑士下意识一愣,被红月孤高清冷的美所震撼,不过很快的,他猛甩了几下头,警惕的看向红月,一只手攀上了刀柄,紧紧的将其握着。

踏前一步,剑士沉声道:“你是什么人,来这里有什么事!”

深山中忽然出现倾城绝世的美人,正常人的第一反应是惊艳,回过神来就会察觉到不对,这位剑士的反应很正常。

他心中已经有八成认为红月是鬼物,但还不能直接确定,因此按耐不动,只是深深警惕着。

红月望向剑士,眼神平静:“我来找我的伴侣,黑泽断水流,不过他现在似乎不在这里。”

剑士愣了下,然后放松了握刀的动作:“黑泽断水流......我记得他,身材很魁梧,你是他的妻子?他结束试炼后早就离开藤袭山了。”

当初黑泽等人前来藤袭山时,在山脚处有过登记身份,因为黑泽出众的身形,这位藤袭山剑士对黑泽有印象。

听到剑士的回答,红月双目一动,她本来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到剑士似乎知道些什么。

“嗯,我是,他现在在哪你清楚吗?”

剑士想了想,然后有些不确定道:“他似乎是狭雾山一脉的,你去那看看吧。”以为红月是同僚的家属,剑士的警惕削弱了大半,告诉了红月黑泽的真正位置。

“不过这么晚,你还是等天色亮了再启程吧,山中比较危险。”出于好意,剑士对红月提醒道。顿了顿,剑士叹息一声:“另外,祝你早日找到他。”

在其心里,其实是以为黑泽因任务外出,长时间不回那大概率是出事了,对红月还有着一丝同情。

在剑士对面,红月轻笑一声:“谢谢提醒。”

同时,一片紫藤花从山中飘来,刚好落在红月的头上,点缀了夜色,旋即,红月轻轻一扬手,有血红之色一闪而逝,宛如雷霆般快速迅捷。

嘭!

重物倒地的声音响起,剑士没有任何反应的倒在了地上,昏迷过去,脸上还保持着刚才的表情。

得知了黑泽的消息,红月的心情很不错,在她眼中的月色似乎皎洁了几分,因此没有下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