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二次元 > 从鬼灭开始走上王座 > 第63章 枷锁

第63章 枷锁

作品:从鬼灭开始走上王座 作者:帅气的最初 分类:二次元 字数:2367 更新时间:21-05-04 20:24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鬼灭开始走上王座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原来是鬼杀队调查过了八丈岛的死人情况,现在来问罪了。

虽然炼狱慎寿郎假装不知道黑泽干的事情,没有向鬼杀队汇报,不过鬼杀队自有一套情报系统,八丈岛伊黑家全族被灭在当地是引起了震动的大事,然后经过这段时间的调查,最终查到了黑泽的头上。

黑泽本以为死去的这些人对鬼杀队来说只是小事,但事实似乎与他想的有些不同。

“看来鬼杀队很注重对人类生命的保护......”黑泽默默想着。

派身为柱的蝴蝶香奈惠前来,已经是十分重视了。

怪不得刚才蝴蝶香奈惠的表情跟以往不同,显得有些不自在和纠结,生性十分温柔善良的她,估计对这种事情并不会处理。

黑泽能看到蝴蝶香奈惠脸上皱起的眉头,和希冀的眼神,她希望从黑泽口中听到否认的答案。

但是,事与愿违,黑泽没有隐瞒亦或者欺骗的想法。

他斟酌片刻,然后灿然一笑:“你说的没错。”

“我没什么好说的,不做任何辩解,然后呢?”

带着魅惑属性的笑容没能令香奈惠有震惊反应,她的心思全然在黑泽说的话上,香奈惠的眉头皱的更深了:“然后?你已经严重违背了鬼杀队纪律。”

“不管是说人类的律法还是剑士的纪律,你都算的上是罪大恶极。”

黑泽看了眼香奈惠旁边的蝴蝶忍,蝴蝶忍似乎不知道姐姐的来意,现在呆在当场,听着两人对话,不知道说些什么。

她多次张口欲言,然后又紧紧抿起嘴巴,视线在黑泽和香奈惠身上来回游离。

“律法若不被信仰,只是一纸空文。”对蝴蝶忍笑了笑后,黑泽将目光转回在香奈惠身上。

一纸空文.......香奈惠的曈孔一缩,反复咀嚼着这句话。

黑泽继续道:“我并不觉得自己犯了错,所谓的罪大恶极也只是你们的定义。”

“而且,这些律法规矩真的是对的吗?”

无规矩不成方圆,有规矩是好,但这不代表所有规矩都是正确的,黑泽只会遵守自己认可的规律。

人类犯错只能由律法来惩戒约束?私刑是犯罪?简直是扯淡,如果律法完全公正且正确,那黑泽无话可说,可这永远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说的有道理,但是你违反鬼杀队纪律也是不争的事实,黑泽,五十三条人命,你自己不加考虑就决定他们的结局,是不是有些太轻易了。”

“同为人类,你的行为让我觉得有些残忍。”

香奈惠回过神来,感觉自己被黑泽的话给套住了,迅速的不再深究。

她对食人恶鬼都抱有同情心理,更不要说同为人类了,香奈惠的性格太过善良,对黑泽的行为做法十分不理解。

这是理念上的不同,香奈惠的想法很坚定。

她看向黑泽的目光已经与以前不同了,变得十分复杂。

这时候,蝴蝶忍犹豫许久后,小心开口道:“我听明白了,大叔是杀死了一些坏人吗?”

“既然对方是坏人,那大叔应该没有太大过错吧。”

香奈惠却摇摇头:“忍,你不明白,不是这么简单。”

“剑士对普通人类出手,很容易滋生其他的心思,难以把握。”

当同类的生命在自己手中宛如蝼蚁般逝去,那对生命是否还存在敬畏之心?

黑泽笑了笑,不再向香奈惠过多解释:“既然这样,那话不多说,我们开门见山吧,你的来意是什么?总部想怎么惩罚我?”

话音落下,刹那间,气氛有些凝重起来。

香奈惠抬起头,然后叹息道:“黑泽,我知道你只是想除恶,但伊黑家族满门被灭,那里还是人群密集的地方,消息传的很广,事态颇为严重,主公那边也承受着不小的压力。”

“按照鬼杀队的规矩,你涉及到人类的事物,应该把你交给人类机关处理,但这个结果不是我们想要看到的。”

交给人类机关........黑泽不认为自己会乖乖就范,他反抗起来,那凭借着现在时代的枪械,就不止是五十三条人命的事情了。

声音顿了顿,香奈惠继续道:“你在藤袭山照顾过忍,我欠你个人情,所以我来是想帮你。”

帮我?黑泽露出了感兴趣的表情:“你想怎么帮我?”

“主公命我搜寻调查上弦,想要借此引出鬼王的踪迹,我已经调查了很多地方,排除了许多地点。”

“而最近有情报发现,有个名为莲花镇的偏远镇子人口失踪已经持续了近百年,还有着诡异的教会和信仰,前去调查真相的剑士全部有去无回,包括许多掌握了常中呼吸的精英剑士。”

“我觉得那里很不简单。”

“下弦鬼月做不到那种程度,而且就算最初是下弦鬼月,能经过百年的血食滋养,现在也大概率有着上弦实力了。”

“我最近打算去调查莲花镇,你可以随我一起,将莲花镇的事件解决,戴罪立功。”

听到莲花镇一词时,黑泽就眉毛一跳,熟悉的记忆涌来。

香奈惠的感觉没错,莲花镇确实不简单,因为那是上弦之二,冰之鬼童磨的大本营所在,上弦之二这个名号代表着,童磨在所有的鬼物中,已经堪称是巅峰存在。

不仅如此,这里同样是原著中香奈惠的殒命之地,也改变了蝴蝶忍的性格,让她成为了对鬼恨之入骨的剑士,短短不到一年就成为了柱级。

思索片刻,黑泽在香奈惠的注视下缓缓开口:“听起来不错,但是,我拒绝,因为我不认可那所谓的罪。”

“鬼杀队无法容忍我的行为,好,那我现在就宣布退出鬼杀队!”

“在这之后,谁想让我认罪,不管是鬼杀队剑士还是人类机关,尽管来就是了,我黑泽全部接下!”

不是怕了童磨,只是黑泽不愿意被他人所认为的罪行胁迫,不过踩死了一些臭虫,何罪之有?

如果鬼杀队选择让柱们耗费时间精力来对付他,那就来吧。

“黑泽,如果你选择退出鬼杀队,那就离开狭雾山吧。”

“我的弟子,都是鬼杀队中人,无一例外。”

香奈惠还未继续开口,一道苍老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声音中夹杂着莫名的情绪。

鳞泷左近次走近,面具下看不出表情。

将一生都奉献给鬼杀队的鳞泷左近次,鬼杀队对他有着特别的意义......听到这个声音,黑泽沉默了。

在鬼灭世界中,只有这一个人,他不愿意让其失望,这是二十多年的恩情。

感知着背后的目光,良久,黑泽转过身,耸耸肩,无奈一笑:“开个玩笑嘛。”

“莲花镇?听起来是个美好的地方,应该会开着许多莲花,去散散心也不错。”

人生来自由,却被现实戴上枷锁,而这名为羁绊的枷锁,恰好是这世间最难以挣脱之物,黑泽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