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此念成仙 > 第二百零六章 脏丫头

第二百零六章 脏丫头

作品:此念成仙 作者:雨听风说 分类:武侠仙侠 字数:3086 更新时间:21-05-04 19:2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此念成仙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山水尽头,悬崖峭壁,奔腾的水流没有了路,直接冲出山石之间,飞奔而下,落在悬崖下面,成了一条瀑布。

瀑布的旁边,站着一个背负左手的男子,男子右手拿着一枚玉佩,白色的玉佩被把玩的时间有些长了,满是圆润的光泽。

逆流而上的河中,一阵水流涌动而起,一团巨大的浪花冲了过来,落在了岸上。

水流凝聚成人,化成了一个穿着灰色衣服的男子,男子样貌普通,丢到人群之中看上一眼,再也记不住的那种。

“大将军!”灰衣男子跪在了把玩玉佩的男子身后,恭敬的称呼了一声。

把玩玉佩的男子并未转身,而是轻声说道:“我已经给了你们三个月的时间,还未找到小妖孽吗?”

灰衣男子面色大惊,立即把头叩在地上,瓮声说道:“我们已经查到了一丝痕迹,还望大将军再给我们一点时间。”

“我可以给你们时间啊,但是谁给我时间,大王会给我时间吗?”男子轻笑着,声音却是越发的寒冷,如同九月结冰,霜寒漫天。

灰衣男子无话可说,只能畏惧的重复:“属下该死。”

大将军笑了一声,转过头来,一双眼睛盯着灰衣男子,他厉声说道:“最后一次机会,七日之后,我要知道小妖孽到底在城中还是没有在城中,你若是再敢办事不力,今日你的头就要借给我来向大王请罪了!”

“属下明白,多谢大将军不杀之恩,属下这就去派人寻找,便是把东州城翻一个底朝天,誓死都要找到小妖孽!”灰衣男子化作一团水流,坠入了河中,顺着水流消失不见。

河水之中,清澈见底,只有一条青色的鲤鱼在水中来回游荡,可能是要准备跳上悬崖的瀑布越过龙门。

大将军手一伸,青色鲤鱼从河里被他摄去过来,落到了他的手中,鲤鱼打挺,不愿意在此人的手中,想要回到河水里面去。

大将军笑了笑,满是不在意的样子,他看着鲤鱼,轻声说道:“你的一切都是我给你的,你想要翻上龙门,我也可以助你,但是你要听话。”

大将军把鲤鱼抛入了河水之中,鲤鱼再次从河水里面跳跃出来,飞上了五丈多高的悬崖。

一阵光华闪过,鲤鱼化成一个漂亮的女子,一身鱼鳞在光华之中变成了鳞甲做成的衣甲,女子穿在身上,从悬崖上面跳进了下面的河水之中,溅起一滩水化、

女子从河水里面爬上来,跪倒了大将军的身前。

“小妖见过大将军。”鲤鱼化成的女子很是恭敬的说道。

大将军看着女子,眼中带着思索之色,停了片刻,他说道:“你起来吧,以后不要自称小妖了,你有没有名字?”

女子摇头,她刚刚成人,怎么可能有属于自己的名字。

“以后,你就叫小青吧。”大将军随意想了一个名字说道。

小青立即跪在了地上,对着大将军磕头道谢:“小青感谢大将军造化重生,以后定要为大将军做牛做马!”

“你不过是一条鱼,顶多能给我炖个鱼汤喝,还能做牛做马,我看算了吧,你去东州城内,找一个小姑娘,她长得有些漂亮,身上带着妖气,你应该可以感受到,发现她之后,不要打草惊蛇,回来禀告我。”大将军缓缓说道。

小青双手抱拳说道:“尊令。”

小青跳入河水之中,化成一条小鱼,顺着河流游向了东州城外的河流直流。

大将军看向东州城,上面神威如海,浩荡无边,他这种境界的妖,已经不敢靠近东州城了。

也只有下面的小境界的小妖,才能在东州城行走,而不会引起东州城内的神的注意。

不过,他的手下办事不力,在东州城呆了三个多月,居然还没有找到小妖孽的踪迹,大将军很是心烦,才会点化一条小鱼,让它去东州城暗中搜寻。

“人间有什么好的,老老实实的跟着大王修炼,岂不是正道,早日修成仙,早日登上长生之路,方是长久之计,小妖孽啊小妖孽,为什么你就不能听我的呢?”大将军的声音还在岸上回荡,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之余下瀑布还在不停的掉落着大量的河水,发出“哗哗”的声响。

……

东州城内的城隍庙已经成为了东州最为繁华的地段,刘家也凭借着苏昭这位修行者的大旗,在东州正式的站稳了脚步,开启了她家的扩大之路。

苏昭抱着小白狐跟在刘清竹的身后,刘清竹带着苏昭正在逛着和庙会一样热闹的集市。

刘家的护卫并未跟随这他们两人,两个人现在都是修行者,而且一位还是东州的神,能在他们手里占到便宜的基本上是少之又少。

街头一处卖糖葫芦的地方,脸上脏兮兮的丫头手里拿着一串冰糖葫芦,正在与卖糖葫芦的小商贩讲着道理。

“是你说你的糖葫芦不甜不要钱的,我都吃了五串了,还是不甜,你就不应该跟我要钱。”丫头扯着脖子据理力争。

周围看笑话的人很多,没有人去帮小商贩,也没有人去帮脏丫头。

他们全都在看好戏,脏丫头认死理,就一直不说糖葫芦甜,气的小商贩抓着脏丫头不让她跑掉,说是要带着她去见官。

脏丫头丝毫不怕,吐出两颗山楂核,又顺手从小商贩的糖葫芦杆子上面拽下一串,在小商贩来不及阻止的手与惊恐的眼神之中,一口口水喷到上面。

小商贩的脸都绿了,气的牙痒痒:“跟我去见青天大老爷,非让他打你三十大板不可!”

这黄毛丫头竟然又吃了一串,他的心在滴血啊。

“告诉你,我现在只是没钱,等我有钱了,一定给你很多钱,而且我还会说你的糖葫芦是甜的不是酸的。”脏丫头一口咬下一枚糖葫芦,嚼着与小商贩说道。

“本来就是甜的,还用你说!”小商贩感觉今日出来没有看黄历,居然被这个小丫头给骗了。

这可是他的心血啊,就这样入了小丫头骗子的口中。

关键她吃就吃吧,还说自己的糖葫芦不甜。

这是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

“你能不能不要如此放肆,这里不是乡下,你要讲道理啊,哪里你这样的,吃我的糖葫芦,还编排我。”小商贩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痛斥脏丫头的无耻行为。

“多少钱,我帮她给。”温柔悦耳的声音从一旁响起,刘清竹走过人群,来到了脏丫头的身边,从自己的淡青色的荷包里面拿出一枚碎银子。

苏昭站在另一边,顺手拔了两串,小商贩顿时大急,就要拦住苏昭。

“他是我夫君,也一并算上。”刘清竹微笑着说道。

“这姑娘真是菩萨心肠啊!”

“果然漂亮的人都是好人。”

“这不是刘家的那位女家主吗?原来是一位心地善良之人!”

周围围观的百姓有认出刘清竹身份的,立即惊讶的说道。旁边的人一听,顿时觉得很有道理,纷纷夸赞刘清竹。

“哼,现在我可以说你的糖葫芦是甜的了!”脏丫头又拽下几根,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小商贩不与她一般计较,拿起碎银子感谢刘清竹。

刘清竹给的钱很多,小商贩决定不做生意了,把糖葫芦全都送给了苏昭,推着他的小车高兴的回家。

周围的百姓看到没有热闹可以看了,于是各自散去。

刘清竹虽然漂亮,不过她身边的丈夫不像是好人,虽然长得俊俏,但是一双眼睛里面带着恐怖的目光,他们这些凡人看上一眼,就感觉像是看到了猛虎近在眼前一样,心中胆寒不愿在这里多呆。

“这个毛丫头,连一声谢谢都不说,就这样走了,真是太没有礼貌了。”苏昭拿起一串糖葫芦,放到刘清竹嘴边:“尝一尝,看看是不是不甜不要钱。”

苏昭手里的另一只糖葫芦已经被小白狐咬掉了三个了。

小白狐喜欢吃甜食,但是胡吃海喝的习惯却是跟着苏昭学会的。

刘清竹脸色微红,用袖子轻轻遮着,咬了一颗,眼睛弯弯,笑了起来:“很甜。”

“看来果然是个丫头骗子!”苏昭扛着糖葫芦走在刘清竹的身边。

两人走过一条满是小吃的街道,又看到了那个脏丫头正在与人理论,不过这一次是脏丫头在生气,而对方撇着嘴,毫不在意的样子。

“你这个混蛋,敢抢我的东西,知不知道这一片都是我罩着的?”脏丫头撸了撸袖口,露出里面站着泥土的手臂,握紧拳头放在对方的眼前。

“怎么着,想打我啊,你来打我一下试试。”男子摇头晃脑,点着脚不停地颤着身子。

男子的身后,四个凶神恶煞的家奴手里拿着比脏丫头手臂都要粗的棍棒,露出嚣张的笑容。

“好,我记住你了。”脏丫头擦了擦鼻涕,反手抹在了男子的脸上。

“呕!”男子脸都青了,他也是潇洒公子,他也是怡红楼的常客,被叫一声“大官人”!

“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