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我的超级开挂人生 > 第152章 借刀

第152章 借刀

作品:我的超级开挂人生 作者:海天辽阔 分类:都市生活 字数:2631 更新时间:21-05-04 12:4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的超级开挂人生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赵府厅堂内,赵东方紧皱着眉头,不停地来回转悠。

“爸,您还犹豫什么,那姓李的这么猖狂,我们正好利用这次机会把他除掉!”

说话的是个年轻人,他的身上绑着几处绷带,脸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

仔细一看,竟然是之前被逐出家门的赵坚。

听到赵坚的话,赵东方狠狠瞪了他一眼:“你这个蠢货,能不能动动你的猪脑子?”

“我问你,要是灵罡门的人没能得手,那小子来兴师问罪,咱们这一家老小的命还要不要?”

“他敢!”赵坚昂着头说道:“我们可不是张家,他要是敢这么做,就不怕整个庐州的世家找他算账?”

赵东方冷笑连连:“你未免也太小看他了,更何况庐州的世家大族也不是铁板一块,他只要拉拢一批,分化一批,剩下的谁还敢替咱们家出头?”

赵坚咬着牙不甘心地争辩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您说怎么办?”

赵东方被赵坚说得心烦意乱,忽然他停下来,招招手把管家喊了过来。

“你去把那三位贵客请过来,就说我在正堂设宴,为他们接风洗尘。”

管家点点头,连忙跑了出去。

“爸,您这是?”赵坚试探着问道。

赵坚森然一笑:“儿子,今天我再教你一招装疯卖傻,借刀杀人。”

不多时,从外面走进来三个人,赵东方立刻带着赵坚迎了出去。

“哈哈哈,小弟俗事缠身,怠慢了师兄和两位师侄,还望恕罪。”

酒鬼难得清醒着,平日里迷离的眼神此刻出奇地透亮,仿佛能够轻易洞穿人心。

他的嘴角噙着笑容:“赵师弟这是说哪里话,是我们叨扰了才对。”

说完,他望了一眼赵东方身后,嗅嗅鼻子:“啧啧啧,三十年的老窖女儿红,闻得我这肚子里的馋虫咕咕直叫!”

“哈哈,早就听说十三长老中有一位酒中仙,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师兄快请上座。”

说吧,赵东方亲自在前面带路,将一行人引到餐厅。

落座完毕,酒鬼嫌弃地将酒杯扔到一边:“这杯子太小,换个大碗来。”

赵东方立刻对坐在一旁的赵坚吩咐道:“还不快去给师叔拿个碗来。”

赵坚纹丝不动,一眨不眨地盯着阮婉,嘴角不由自主地咧着。

阮婉也不害羞,反倒睁大了一双媚眼,宛如一汪秋水碧波荡漾,看赵坚那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她又嗤嗤地笑了起来。

“小畜生,我跟你说话呢!”

赵东方怒斥一声,这才将赵坚惊醒过来,连忙跑了出去又一溜烟地跑回来,手里拿着一个盛汤用的大碗。

酒鬼眼前一亮:“哈哈哈,这个好,这个好。”

说着,他给自己倒上满满一碗,陶醉地深吸一口气,然后迫不及待地喝了起来。

他就像一个无底洞,一口气就将碗里的酒全部吸光。

“痛快!”

他酣畅淋漓地说了一句,脸颊很快就红了起来。

“师父,怎么没看见白师叔。”卓越提醒道。

酒鬼一副醉懵懵的样子,“对对对,怎么没看见我白师弟,他不是也在这儿吗?”

赵东方眉头一挑,笑着说道:“白师兄难道还没有回去吗?”

“回去了吗?”酒鬼突然抓住赵东方的手,把脸凑到对方近前。

赵东方依旧脸色不改:“没回吗?”

时间就像静止了一样,两个人都是笑眯眯地看着对方,片刻之后酒鬼把手缩了回来:“可能吧。”

赵坚在旁边听两个人的对话,听得心惊肉跳,他刚才分明感受到了凛冽的杀机。

“爸,我再去酒窖里多拿点酒。”说着,他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

阮婉嘴角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从容地起身道:“这儿太闷了,我出去透透气。”

片刻之后,酒鬼打了个哈欠:“赵师弟,认识一个叫李淮水的吗?”

赵东方瞳孔瞬间收缩,摇摇头:“没听说过。”

“哦。”酒鬼笑呵呵地点了点头,看起来混不在意,突然他打了个嗝,一道寒光从他嘴里吐出。

“扑通。”

一个伺候的下人应声而倒,脖子上一道细长的伤口,将整个脖颈都差点整个切开。

“咦,那人怎么倒了?”酒鬼舒服地拍了拍肚皮,哈哈笑道:“醉了醉了,我肯定是醉了。”

赵东方眼角剧烈跳动了几下。

“哈哈,赵师弟,我们刚才说到哪儿了?”他抬头想了一下,一拍脑袋:“我想起来了。”

“赵师弟,李淮水他在哪儿?”

“师兄,你说的这个人,我真的……”

赵东方还没说完,突然戛然而止。

酒鬼伸手揽住他,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师弟一定要好好想想,千万别记错了。”

赵东方犹豫了一阵,突然将手中的杯子狠狠摔在地上,恨恨地说道:“小弟本不敢欺瞒师兄,可那李淮水实在太可恶,我全家老小的命都在他手里捏着,不得已才出此下策。”

酒鬼沉默不语,静静地等着下文。

厅堂之外,赵坚手里捧着一壶酒,迟迟不敢走进去。

突然他的眼前一亮,看见亭台之中一个曼妙的身姿,正倚在栏杆上看湖中的小鱼。

他悄悄走过去,笑着说道:“阮姑娘,你怎么也在这儿?”

阮婉似乎被吓了一跳,拍了拍起伏的胸口,“原来是赵公子,我还当是谁。”

她的妙目流转,掩面轻笑道:“里面吃饭喝酒太过无趣,哪像这边风景独好。”

“是是是,我也这样觉得,看来我们想到一块去了。”赵坚嘿嘿直笑,一双眼睛到处乱飘。

阮婉手中划过一丝戏谑,伸手戳了戳赵坚身上的伤口:“赵公子,是谁这么狠心把你弄成这样?”

赵坚疼得龇牙咧嘴,可又要故作英勇,只好拼命忍着疼:“一个无耻蟊贼而已,不过他后来被我打跑了。”

“是吗?”阮婉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那你真是太厉害了。”

听到阮婉的夸奖,赵坚立马感觉全身上下无比舒坦,尤其是她那如魅如狐的声音,更是让他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赵公子,你爸是不是有事瞒着我师父?”

阮婉走到赵坚跟前,在他脸上轻轻吐了一口气,然后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赵坚本来就已经快着起来了,哪受得了这样的撩拨,下意识地伸出手想要抓住她。

可阮婉脚下莲步款款,轻而易举地就躲了过去:“你还没回答人家呢。”

赵坚喘着粗气:“对对对,额,不对。”

“到底是还是不是?”阮婉嗔怪道:“难道赵公子连我也要骗吗?”

赵坚神色挣扎了一下,猛地点头道:“对,不过我爸也有不得已的苦衷,纯属被逼无奈。”

“赵师叔在庐州这么大的势力,谁还敢逼迫他?”

“怎么没有!”赵坚咬牙切齿地回道。

“是吗?”阮婉的一双眼睛波光流转,闪闪发光:“他叫什么名字?”

“李淮水!”

赵坚提起这个名字就一肚子气,忍不住一拳打在石柱上:“这个该死的家伙,简直欺人太甚。”

突然他猛地抬起头道:“你师叔白中天,也是被他所杀!”

“什么?”阮婉俏脸陡然变色,镂空的蝶衣被吹得猎猎作响:“岂有此理,竟敢杀我灵罡门长老,我定要他生不如死!”

周围的温度瞬间仿佛来到南极,赵坚忍不住打了个冷噤,急忙劝道:“阮姑娘千万别冲动,那小子邪乎得很,你一个姑娘家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更何况,不是每一个男人都像我这样正气凛然,你长得这么漂亮,我怕到时候是羊入虎口。”

求月票——有月票的赏几张

求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