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诸世大罗 > 第446章 摘星楼中宴群客

第446章 摘星楼中宴群客

作品:诸世大罗 作者:衔雨 分类:武侠仙侠 字数:3073 更新时间:21-07-26 10:19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诸世大罗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一群身着劲装,外披软甲,数量大概有三百的武者来到了摘星楼之外,沉默又迅速地护卫着这座高楼。

周围的居民被人号召着外迁,以摘星楼为中心,所有普通人悉数被迁走,取而代之的是江家的武者。

摘星楼顶层。

明月心俯瞰着下方忙碌的人群,以袖轻掩小嘴,轻笑道:“这江家的家主还挺有能力的。”

迁走普通人,是要将被波及的牺牲者数量降到最低,派大量的江家人入驻周围,是为了表明江家护卫楚牧的决心,同时也是为家族之人找到安全之地。

在当前的天水城,最安全的地方,反倒是楚牧所在的摘星楼周围。

尽管有被战斗波及的风险,但只要楚牧不死,江家就不会亡。反倒是还在江家呆着,也许就会先被楚牧的敌人给处理了。

不得不说,能成为一个世家的家主,就算不是智慧通天,至少也不会笨。

顶楼的厅堂富丽堂皇,堪比一座宫殿,外边还有宽敞的露台供人观赏风景之用。

楚牧此时就坐在主位,左右两侧有一个个侍女在布置桌案,端上菜肴和酒水。

这要是不知道的人看了,还以为楚牧是要招待来什么远道而来的贵客。

不过事实上,这首位来到摘星楼的,还真不算是什么敌人。

从楼下传来明显的脚步声,来者并未刻意隐藏行踪,也不曾无礼地破窗而入,而是以客人的礼数登上顶楼,来见楚牧。

来客有二,一者,青衣儒衫,文质彬彬,但身上却又带着纯正的道气,一看就是道门中人。

此人,正是当初在云中城有过一面之缘的晏青奚。

另一者,则是一袭白色儒衫,艳如桃李,手持一个描绘山河景色的折扇,风度翩翩的俏公子。

“这种时候前来见我,我是该当你是朋友呢?还是敌人呢?太清道脉的宴道友。”

楚牧的目光看向二人,从晏青奚身上一扫而过,而后停留在那俏公子身上,“还有这位姑娘。”

被称之为“姑娘”的俏公子既没有广阔的胸怀,也没有女儿家的柔态,甚至喉咙出还有喉结,从外表上看来,“他”就只是一个漂亮过头的公子哥。

然而这世上多的是隐藏身形乃至改变容貌的奇门异术,并且楚牧看人,也从来不看表面。

这女子不但略微改变了身形,还用某种混淆认知的法器令人误解自己的性别,要是境界不过关,还真被她瞒过去了。

“不自我介绍一下吗?这位太清道脉的道友。”楚牧淡淡道。

见楚牧不但揭穿了自己的身份,还直接戳穿了自己的师承,俏公子不由叹息一声,从领口出拉出一条挂着兔形玉佩的项链,对着楚牧道:“不愧是大名鼎鼎的楚剑子,这微末的伪装还有雌雄玉,根本瞒不住道友的目光。”

有道是“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因此故,有炼器高手炼制出能混淆他人对于性别的认知的法器,其名正是“雌雄玉”和“雄雌玉”。

前者能让人见女硬说难,后者则是女装大佬的专属神器。

这女子所佩戴的“雌雄玉”,正是前者。

当雌雄玉被取出之时,俏公子顿时变成了俏佳人。原本平平无奇的胸脯鼓起,将宽大的儒衫撑出明显的轮廓,腰肢更显纤纤之态,束腰的腰带都向下滑了一下,本就纤细的腰肢更细了一圈。

那艳若桃李的面容此刻却是显露冷冷清清,带着一种道门女冠特有的清冷出尘。

“兜率宫白玉澜,见过楚道友。”女子打了个稽首,道。

‘兜率宫······’楚牧脑海中顿时闪过一个名字,那便是据说和慕玄陵有绯闻的兜率宫白如晦,一个······男人。

当然,在表面上,楚牧还是很正经地向着两位道:“玉鼎宗楚牧,见过二位道友了,不知二位道友有何事来寻我,这多事之地,可不是谈事的地方啊。”

晏青奚闻言,不由苦笑一声,道:“看来是被楚道友看出来了。不错,宴某二人前来,正是为楚道友在一个时辰前所宣布之事。”

楚牧之言,显然是看出了这二人的目的乃是劝楚牧不要用“快刀斩乱麻”的方式来处理事情,以免将事情闹大,所以出言婉拒,但二人既然来了,就不会轻易退去。

所以明明听出了楚牧话中之意,晏青奚还是恳求道:“楚道友,宴某还算有几分薄面,可以请州牧府出面,双方洽谈一下,这样也可免去刀兵。”

“洽谈一下,如何洽谈?”楚牧饶有兴趣地问道。

“自是条件交换,让雍州回到玉鼎宗还在之时的局面。”晏青奚回道。

他看起来倒像是真有那促成和平的心思,但楚牧却是不可能就这般答应下来。

因为啊······

“但是我却不愿意回到之前的局面啊,”楚牧道,“原来是州牧府和玉鼎宗相安无事,双方势力各过各的,但既然州牧府已经对玉鼎宗所属伸出爪子了,那不留下这只爪子,做出退让,那么不管是我还是我们宗主,都不可能满意。”

楚牧所指的,自然就是隶属玉鼎宗的铁柱观了。

玉鼎宗以及其余各派当代弟子中,未曾突破至万化定基,进入真传序列,那么便会在宗门开始招收下一代弟子之时离开宗门,前往下属道观任职。

这些人会为宗门搭理世俗基业,并且找寻有资质的孩童送入宗门,作为弟子。

只不过既然未曾进入万化定基之境,那自然就不可能经过考验,且未在玉碟金书上留名。哪怕背叛了,宗门那边也不可能通过金书寻到这些人的位置,这也就给了这些人背叛的机会。

铁柱观上下,便是已经被许清泉收买,暗中倒向了敌人那边。

见晏青奚还欲多言,楚牧抬手阻止道:“道友不必多言了,我是不会改变主意的。而且,如今风雨欲来,道友与其想着做无用之功,还不如尽早和朝廷中人进行分割吧。说不定大战很快就要来了。”

“嗯~下一位客人来了,二位道友且先入座吧。”

楚牧的话音刚落,一声巨大的钟鸣,洪钟大吕之中有龙吟不绝,滔滔音波令得顶楼之上狂风大作,门窗摇摆。

“大乘教龙图,闻楚剑子莅临天水城,特来拜访。”

犹如一座小山被抛在顶楼,外边露台上传来一声震响,整座摘星楼都再此刻摇晃。

一个身形魁梧,身披淡金袈裟,露出壮实右肩和半个胸膛的僧人落在露台上,臂膀上的龙纹随着肌肉颤抖而扭曲,好似随时会从手臂上腾空飞出一般。

最引人注意的,是这僧人右手抓着一口大钟的下沿,将其平举在身侧。

钟锤在内部不断摆动,撞得表面雕龙的金钟发出不绝的龙吟声与钟声,荡起一波波狂岚。

紧接着,又闻马蹄轰隆,一支黑甲精骑自城门方向一路急奔,直往摘星楼而来。

为首的披甲将领在接近摘星楼之时从马背上一个腾身,驾驭着狂风烈岚直冲云霄,落在顶楼的露台上。

“楚牧,见到叔叔来了,还不出来见礼。”

这将领身披闪亮着微光的黑铁战甲,头上无盔,露出英伟的面容。其正是雍州牧楚云山之弟,当初在函谷关和姜元辰交过手的楚云深。

楚云深和龙图算是同时抵达摘星楼,两股气机化作烈风,涌向厅堂,更有洪钟大吕不绝响起,声声龙吟直震人心。

两个来自于不同阵营的人,却在此刻同时向着楚牧施压,巍峨的高楼都在这二人的气机之下战栗,随时有倾覆之危。

紧接着,就见一道流光闪过,颤抖消停,大楼稳立,涌入厅堂的烈风如遇深渊,被无情吞噬,众人的感知之中都出现一个巨大的黑洞,静静处在顶楼之内,吞纳着一切外来之力。

“二位既然来此,那么不管是善客还是恶客,都有资格入内一坐,请进吧。”

温润的声音自内中传来,那无形的黑洞也是突然消失,一股暖意洒在身上,令二人皆是微微凝眉。

那暖意的来源,正是此刻还挂在天上的太阳。

就在刚刚,阳光的温热突然从他们身上消失,尽管还有光芒照射在身上,但其中的暖意却是如同被无形的黑洞吞噬,消失殆尽,直到此刻,他们才再度感受到太阳的温暖。

这个楚牧,不简单啊。

从这一刻开始,二人才终于认识到了内中那位的厉害。

传言说的太多,也不如自己感受的清楚。都说楚牧在与广成仙门的斗魁中胜了玉清道首的弟子,很是厉害,但到底是有多厉害,还是要见过一面才知。

龙图抓紧了金钟,一步一步,万分稳当地踏入厅堂之内。

也好在门户够大,让这大和尚能够抓着这么大一口金钟进入其中。

而楚云深,则是将背后的长枪握在手上,这才带着盔甲摩擦的声音,走入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