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首辅大人又在装傻了 > 第265章:这么多年他究竟吃了多少苦

第265章:这么多年他究竟吃了多少苦

作品:首辅大人又在装傻了 作者:德宁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082 更新时间:21-06-17 00:3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首辅大人又在装傻了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定然是疼的吧。

叶青看着盛孔昭紧皱的眉头,心跳的厉害,自己的眉头深深也不曾察觉。

虚虚落落的银针扎在各个大穴,朔风这才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我只学了些皮毛的医术,只能暂且为他压制住热毒。具体还得让朔春来。”

朔春几乎是被人生生的拉了过来,一个傲气性子险些动了怒,却不想看见盛孔昭这幅样子,也再不敢怠慢。

朔春的眉头越皱越深,等彻底整治出结果已经是有些怒火。

“热毒本就无解,如今还被激发出来!如今只能开点药吊着命,但如果不彻底找到解药根治,最多只有一个月的时间。”

在场的人震惊的险些将眼珠子掉出来。

柳洛书默默地垂首,眼中的苦色不想让任何人窥见。只有声音有些颤抖,甚至都说不完整句子。

“是,我的错。”

叶青知道此刻柳洛书自责的不行,只是如今盛孔昭生死未卜,整个事态一团糟,她也实在分不出精力来照顾他的情绪。

就连她自己…也心乱如麻。

叶青还是如往常一般,面色从容,只是一向好看的红唇如今已经没了血色。只有叶青自己知道,自己那左胸膛三寸的地方,已经险些冲破了枷锁,冲向不知名的地方,想要将一切都毁灭个干净。

“王爷就可以只手遮天吗?王爷就可以草菅人命吗?我就不信这世间半点公理都没有了!”

她紧紧的缴衣袖,几乎是勉强至极的咬牙吐出了几个句子。

随后便三步并作两步,瞬时冲出门去。

“叶青你去哪儿?!”

“告御状!”

已经是气急攻心。

却被柳洛书一把拉住了。

“你也要拦我?”抓着自己的那只手也在颤抖,叶青深色不明的看了看柳洛书纤白的手,复抬头看他。

这时候的叶青仿佛是一只失了神志的猛兽,带着不择目的不罢休的决绝,逮着谁便要将谁咬下一块肉来。

柳洛书心下一惊,却是苦笑:“小青,你冷静些。你仔细想想,如今这种情况,告御状又有什么用?”

叶青顿住了脚步,她眼睛通红,带着平日里从来没有的脆弱。

柳洛书震惊着吞咽了一口口水,才又开口:“且不说以你的身份,定然是见不到皇帝。就算你见到了皇帝,这天香豆蔻不仅无毒,还是名贵的补药,你去告,又拿什么告!谁会相信你?!”

“若是庆王不要脸反咬你一口,说你污蔑皇亲国戚,到时候你又该怎么办?你若是出事了,就算盛大人醒来,又能如何?”

一字一句犹如刀锋,又仿佛掷地有声的珠玉,理智至极,让叶青找不出半个反驳的字眼。

只有叶青自己知道,她现在已经乱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只能用她能想到的任何方法。去挣扎。

第一次,叶青痛恨自己没有学医,更没有那么强的手腕。

“你们出去吧,我照顾他就好了。你们都出去。”

在场众人欲言又止,却不好在多说什么。

门扉静静地掩上了,屋子里静的很。

叶青已经没了方才失态的模样,只是低垂着眉眼,坐在盛孔昭的床边。

“发热了,发热了。”昏迷不醒的人额头滚烫,叶青脑子发馈,只能慌慌张张的拧了湿冷的帕子敷在盛孔昭的额头。

以前有一次盛孔昭发热,她傻不愣登的拿自己的身体冲了冷水然后再去抱盛孔昭。被朔风嘲笑一顿之后也就学了乖,如今也知道用冷水帕子给人降温。

来来往往,换了又换。

盛孔昭在夜深时候醒来,学士府的小斯奴仆都已经睡下了。只有叶青还在打折瞌睡,撑在床前,却是倔强的不肯睡着。

盛孔昭又是心疼又是酸涩,只能轻轻的抬手给人披上一张毯子。

盛孔昭稍微有了些动静,叶青就已经惊醒。

一睁眼看到的就是醒来的盛孔昭,手中正拿着小毯子,僵在了半空。

叶青听到自己心脏剧烈的跳动,她知道,那是一种足以排山倒海的得而复失的喜悦。

她小心翼翼的抱住盛孔昭的腰腹,窝进了盛孔昭的怀里。

这人方才还发热的厉害,如今的怀抱却有些冷。

叶青闭了闭眼:“我很害怕。”

盛孔昭猝不及防的被扑,他从未见过叶青如此示弱的模样。猜测来龙去脉,也知道这一次是彻底将人吓着了。

他失笑着抱了抱她:“别怕,我在。”

一听到这里,叶青的眼泪仿佛开了阀,一行一行落下来,染湿了盛孔昭的衣襟。

“你怎么哭了?”盛孔昭手忙脚乱。

“朔春说,若是找不到解药,你就只有一个月好活了。”

盛孔昭小心翼翼的给人擦着眼泪,仿佛遇见珍宝一样,把人抱进怀里。

声音也是柔情似水。

“你别怕。此番中毒,至少让我们知道,事情是庆王的手笔了。庆王此人,阴险狡诈的很,也从来不做无用功。我区区一条命,他不看在眼里。给我下毒,无非是想以此威胁我投诚或是彻底闭上嘴。他不会轻易让我死的。”

叶青的眼泪止住了,她眼睛红红的,在盛孔昭的怀里抬起头来看着他。

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盛孔昭揉了揉叶青的脑袋,一个湿热的吻落在了叶青的额头。

“好歹知道了是谁做的,就有机会找出解药,不会比以前大海捞针更难了。阿青,相信我,好不好?”

只是盛孔昭从来不知道,庆王为何要给他下毒。如今盛孔昭碧落山庄庄主的身份并没有公诸于世,于情于理,他此时不过也只是官场沉浮的小角色,绝对无法成为左右棋局的人。

先是绑架叶青找他谈话在先,如今下毒在后。

盛孔昭倒是确实猜不透,庆王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盛孔昭默默地出了神,叶青却彻底被这一番话说服,缓缓的颔首。

“你的热毒一直在体内?”

朔春今日说天香豆蔻只是诱发了盛孔昭体内的热毒,足以佐证盛孔昭体内的热毒早就存在。

那么这些年,盛孔昭到底吃了多少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