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幻想奇缘 > 穿越后发现死党在虐文里怎么破 > 第98章 97.妖修篇9

第98章 97.妖修篇9

作品:穿越后发现死党在虐文里怎么破 作者:女璇 分类:幻想奇缘 字数:2025 更新时间:21-04-08 12: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穿越后发现死党在虐文里怎么破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时明月没好气的锤了她一拳:“好家伙,你前一脚和我合作,后一脚又当着我的面说最后关头帮人家小卫,你就不能背着我说这话吗?”

左离揉了揉肩膀:“话不是这样的,一切都是发展变化的,我可以前两天帮你,后一天帮她,两不误嘛!”

叶然杳知道卫蓉依的身份,也知晓她并非求胜心切的性格,如今却剑指魁首,可能真的和妖修都事情有关,对于岳长老的话信了四五分。

他心中暗暗决定,若是在空间中遇到了卫蓉依她们,一定帮助她们夺得魁首,拿回原本就属于他们妖族的万妖令。

众人在茶楼喝完茶,本欲离去采购法器,却被一个黑袍金纹的锦服男子拦住了去路,他样貌气质俊秀清冷,声音却似孩童般稚嫩:“请问各位可是五音派的道修朋友,我是天青派的王娄剑,有要事与五音派道友商议。”

“我是五音派时明月。”时明月认出了他腰间的令牌,点了点头,让左离等人先行离开,自己则是跟着王娄剑往另一间包厢走去。

“不知道王道友找我五音派所谓何事?”时明月急着回去给门派的传消息去赚钱,直接开门见山问了出来。

王娄剑也没有含糊其辞,直接表明来意:“近日我们门派后山的神兽有异动,怀疑是妖修所为,经调查,门派中的妖修弟子承认在当天遇见过你们五音派的大弟子,而且那日他的确有进我师门拜访,我们掌门已经书信于你们掌门。

因为没有确凿的证据,并没有直接提审你们大师兄,此事关乎两派友好,掌门命我在此次大会中暗中调查。”

时明月听到自家大师兄的名字,眉头一皱,大师兄的确是妖修,这也是她不喜欢漠北那伙人的原因之一。

如果真的是大师兄所为,她回去可得好好盘问,但是如今嘛……

“王道友和我说这些做什么?难道是让我帮忙监视我大师兄?”

王娄剑摇了摇头:“不是,我们门派中也有不少妖修弟子,之前妖族之事措不及防,天青派未能及时施以援手,如今妖修的复仇,我们也不打算阻拦,劳烦时道友替我带句话给你家大师兄。

天青派并无阻拦妖族之意,但是事关神兽,希望他们能够有所分寸。”

时明月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如果是我大师兄所为,我会好好劝道他的。”

王娄剑把事情说完,拱手告辞。

时明月惦记着赚钱的事情,一抽空就给门派的师兄弟们发去消息,还单独发了一条问候大师兄的。

另一头左离她们将岛上所有卖法器的店铺都逛了一遍,发现储存灵力的法器已经被卖走了不少。

夏卅颖也不意外:“看来已经有不少道修反应过来了。”

“反正我们本金也不多,也买不完所有的法器。”陶可可早就知道左离那点家产了,也没有多大期望,与其在这里赚钱,还不如去大会的空间赚钱。

之前刚到中心岛的时候,时明月已经说了,这传送阵是随机传送的,她如果没找到五音派和左离她们,就自己想办法躲起来搜集法器,然后就……嘿嘿嘿。

左离她们各自买了一些,也没有气馁。

等双方分离后,夏卅颖才拉着叶然杳:“老弟,回去后帮我联系一下王小八。”

“好的,兄长。”叶然杳点了点头。

“你也不问问我,找他干嘛啊?”夏卅颖干脆自问自答,“魔库里连魔力转换器都有,储存灵力魔力的法器肯定也有,咱们不用卖,只需要要出租出去,赚取点中介费,岂不是空手套白狼?”

叶然杳万万没想到还可以这么玩:“兄长真是天才!”

夏卅颖满意看着他的表情,拍拍肩膀:“老弟啊,学着点,多赚钱,以后才能娶到媳妇。”

叶然杳疑惑道:“兄长赚钱是为了娶妻?可是兄长你屡次拒绝相看,这又是为什么?”

这话一击即中,夏卅颖尴尬一笑,然后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流露出淡淡的忧伤:“这件事情说来话长,我是个追求自由恋爱的人,弟弟,我问你,你愿意和你爱的人生活在一起,还是和爱你的人生活在一起?”

叶然杳不明白怎么话题就跳转到这里了,但还是认真回答:“都不愿。”

这下轮到夏卅颖惊讶了:“为什么?”

“两情相悦才是爱,单方面的爱只是痴,无论是我爱而不爱我的,还是爱我而我不爱的,都会有一方在勉强,我不愿意勉强我爱之人,也不愿勉强自己,欺骗爱我之人。既然无法两全,倒不如一个人,至少还有个自由。”

叶然杳的话让夏卅颖久久不能开口,直到快到院子门口了,他才叹息道:“我原本以为照你的性格,会选择爱你的人,至少能成全她。”

“兄长,虽然我并未有这样的感情纠缠,但是我知道,倘若爱一个人,你是能够感觉到他是否爱你的。如果感受到的是勉强而来的爱,那样爱人者也会受挫。

无论是谁,都不应该成为一个将就的选择,而且我并非是没有私心的人……”

叶然杳坦然一笑。

“哥哥我真是白活了这么多年,这点事情还没有你通透,我现在总算明白了,单身万岁!”夏卅颖长舒一口气,不再纠结。

“弟弟,谢谢你的开导,下次父亲再找我相看姑娘,我就把这些话一五一十告诉他,咱们不将就。”

院子大门一打开,一阵冷风吹过来,树叶也无意掉落在叶然杳肩膀上。

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叶然杳后知后觉,兄长这是套我的话做挡箭牌呢?

叶然杳无奈的摇了摇头,算了,兄长这态度,父亲怕是这几年都要失望了。

“岳长老!”夏卅颖一进院子就喊了起来。

正在梳妆的高念手一抖,眉毛直接画飞了,气得她破门而出,破开打骂:“叫魂呢!”

“念姐,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不过你怎么快大中午了才梳妆?”夏卅颖连声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