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职场花路 > 第104章 向暖

第104章 向暖

作品:职场花路 作者:艾左迦 分类:现代言情 字数:2432 更新时间:21-06-22 07:07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职场花路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向暖小公主的到来彻底打破了戚韵家的家庭成员结构,常驻人口从她和向江朝两个人陡然提升到了三家五户十口人。

现在她那曾经空荡荡只有两个人居住的别墅,已经除了她和向江朝外,还分别住进了向暖的爷爷、奶奶、太奶奶,向暖的姥姥、姥爷,外加一个吴小霞从顶级月嫂公司精挑细选来的金牌月嫂和从顶级家政公司精挑细选来的金牌保姆。

这个“加强连”似的看娃配置明显兴师动众,用力过猛,连硕大的别墅都有点不堪重负,让戚韵睁开眼睛就觉得自己的身边挤满了人。

生了孩子本身就有点烦躁,戚韵明显觉得自己有点脾气渐长,但这些外来人口她偏偏一人都惹不起。

4个月大的向暖现在最喜欢做的事就是躺在床上冲人笑,但是看这一屋子人笑的都没有谢一小朋友来看望她时笑的甜。

过了这个暑假就上二年级的谢一同学真是应了那句“男孩像妈妈”的基因定律,小脸从小时候的圆圆脸开始往付思棋的小瓜子脸上靠,眼睛也是精致而有神,明亮的像颗小星星。

戚韵一天里最开心是时候就是几个大蜜来看她的时候。

“阿韵你家这天天都这么热闹啊?公公婆婆家不是住的不远吗,怎么也跟你们住一起啊?”付思棋道。

戚韵道:“向董是隔辈亲,不舍得离开孙女,婆婆又不想奶奶跟着两头折腾,所以就都住下了。”

付思棋道:“那祝姨呢?戚老板不要他的包子铺啦?”

戚韵道:“生意都是流程管理,他在不在都行,不过我爸下周就回去,他说实在住不惯。我妈说孩子没欣赏够,要再多呆一段时间再走。”

付思棋道:“我生二宝的时候,可没这阵仗,那就是姥姥姥爷负责养,他爷爷奶奶来欣赏,给我妈累个够呛,你这真够享福的。”

戚韵听完,哎的一声叹息,自立惯了的她就因为生个孩子突然被一群人围着伺候,她觉得自己真的是有些无福消受啊!

“你这产假休的,对你工作那边影响大吗?什么时候复工啊?”

戚韵道:“不大,我辞了。”

付思棋道:“辞了?辞职了?不是吧,阿韵你竟然真要做全职太太?这么大事你怎么不在群里和我们商量商量!是不是向江朝鼓动的,你不行啊这样!你原来不是最看不上这样的生活吗,你这性格怎么可能呆得住啊?!”

戚韵道:“当然不能全职太太,思棋,我要自己当老板,开始我自己的事业了。你放心,虽然我嫁了向家,但戚韵这个名字的前面,永远都不会被人冠上向太太的名号。”

付思棋一听,直接抱住戚韵呵呵笑道:“阿韵,就知道你不会落入俗套,你永远都会是我的骄傲!”

戚韵笑道:“孩子都有小媳妇了,他娘亲就别在我这撒娇了。”

付思棋道:“阿韵你也当妈妈了,真好!”

从戚韵家出来,付思棋对谢一道:“宝宝向暖妹妹可爱吗?”

谢一道:“可爱,可爱极了,我太喜欢了。”

付思棋道:“那妈妈也给你生一个怎么样?”

谢一想了想道:“那还是算了吧,喜欢不能分成太多份,我有小暖妹妹一个就够了。”

付思棋笑道:“那班里有没有喜欢你的小朋友?”

谢一跟个小大人似的回答道:“当然有,不过我现在学习最主要了,要不然太浪费我的超能力了!”

生孩子这段时间,暂时与社会脱节的戚韵,特别是坐月子那几天,她每天最期盼的就是安妮和付思棋带着孩子来看她的时光。

不过安妮这段时间都在筹备公司上市的事,就是吴小霞亲自打电话叫也是跟向江晨匆匆吃过一口就离开了。

付思棋虽然在时间上好很多,但毕竟是个客人,不便呆的太久,每次来也都是说的意犹未尽,时间却悄然走到了应该告别的时候。

今天付思棋一走,戚韵就走到向暖的小床边喂奶,把这小小的生命往自己的怀里一搂,戚韵那纠结了许久的心,慢慢就平静了下来,原来母亲是这样一种感受,抱着她,就像抱着全世界,戚韵低头轻轻在向暖扒着自己肩膀的小手上亲了一口:“小暖,这个世界很精彩,跟着爸爸妈妈一起探索吧。”

上午向江朝能去参加GT的路演,完全不是因为他觉得自己这个股东应该到场,而是因为周旸说松果资本的合伙人李淞来了。

松果资本作为“御和”的投资人,这半年没少帮着他们进行战略运作,只不过他们公司在帝都,老板也不是在空中飞就是在赶往空中的路上,今天难得借次机会来到汉江,向江朝得道消息就从他女儿身边颠过来了。

晚上,向江朝亲自设宴款待周旸和李淞。

沟通不少,向江朝与李淞网络联系不少,但却从未见过面,这次见面一聊才知道,原来周旸和李淞是发小。

向江朝不仅道:“周总我发现了,真不是你的人脉广,是因为你的运气好,要不你这发小怎么个个长大了都好厉害啊!”

李淞笑道:“我是媳妇家厉害,要不再有能力,没有资金也白费。”

周旸道:“他媳妇是俩前桌,小时候我俩可是情敌关系。”

向江朝道:“那李总最后胜出了呗。”

李淞笑道:“没有,我俩那时候都是暗恋,而且我俩她谁都没瞧上。”

周旸哈哈笑道:“还不是因为咱俩颜值不够。”

李淞道:“对,小时候女孩都看颜值,等长大了,成熟了就开始综合考虑,寻找复合型人才了。”

三人聊了一会家常,便渐渐说到了正题。

向江朝对李淞道:“李总,不瞒你说,我没想过融资,当年’御和’引进来你们松果的投资,作用更多的像是个入股’GT’的过桥款。因为我没有带公司上市的打算,我们这个小设计公司再往大了开,也依然就是个建筑设计公司,一但资本介入进来,就会变得不可控,我没江晨那脑袋,我只想搞设计,其他的事在我看来,都属于额外的麻烦。”

李淞笑道:“感觉出来了,你和向总真的完全不一样。”

向江朝继续道:“所以李总我这的回报率可能会有点低啊。”

李淞笑道:“我们不急,而且分红的收入目前还算可观。”

向江朝道:“李总若真如此想,那我就宽心了不少,要不压力也真还是挺大的。”

向江朝的“御和”设计目前是不少人眼里的一块肥肉,大的竞争机构想拿资本吞并,小的竞争机构每天都跑来借鉴“御和”的设计梗,反正现在融梗就是个模棱两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东西,真要走司法程序,打官司维权还你耗不起,加上孩子一出生,一帮人在身边在他耳边念育儿经,于是向江朝最近也是挺闹心的。

李淞道:“冲着周旸这层关系,向总有什么事尽管与我说,只要我们松果能帮上的,一定全力以赴。”

向江朝拱手道:“那就先行谢过老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