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 > 第456章 你愿意跟我走吗?

第456章 你愿意跟我走吗?

作品: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 作者:乖乖文文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5228 更新时间:21-10-14 10:0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主街一处茶楼的包厢,路言抿着杯子里的茶水,想着刚刚传开的消息。

“太子究竟想做什么?”

无风站在路言身后提醒道,“公子,现在不是太子,而是大皇子殿下。”

“我知道。他到底想做什么呢?”路言也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怀疑太子的目的。

以前有妹妹在,很多事情他都是去问恬恬。

如今恬恬不在京城,他只能自己去想其中的关联等等。

“公子,大皇子已经开始收拾行礼了,这几日也没有到处走动,连皇上想要举办宴会送他的事情都给推脱了。”

无风把自己听到的消息都告诉路言。

路言转头,脸上没什么表情的颔首,“这么说的话,太子是真的打算离开京城。那他也是真的不想坐上皇位喽。”

“应该吧。”无风思索着道,“太子回来之后确实没做过什么。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自己的宫殿呆着,几乎没有应酬。除了在国公府的事情上向太后报过几次信,再没有别的。”

其实,他们都明白,就算太子不给太后传信,太后身边还有密卫,也一样会知道这些消息,结果没什么改变。

“太子曾经和费荣蔚走的比较密切,这是偶然吗?”路言试着分析其中的不正常。

“是见过几次。不过,后来太子也就没有见过费大人了。好像是皇上一开始交代过费大人照顾照顾太子殿下。”

路恬视线转向窗外,“如果是皇上交代的,就说明没有任何问题,对吧?”

“确实可以这般说。”

反正他们没有查到任何异样。

也不对,还是有一件事比较反常的。

“公子,属下觉得,太子对甄家小姐好像有些不一样。”

“你是说,太子喜欢甄小姐吗?”

无风脸上不是很确定,“属下只是得到信息,说太子让人私下给甄小姐递帖子,想要单独见面。不过被甄小姐拒绝了。”

他觉得,一个男子坚持给一个女子递帖子,不就是喜欢那个女子吗?

只是,现在的甄兰初少了一条腿,从回京之后就没有出过一次将军府。

相信,甄兰初不会去见太子殿下。

“如果甄小姐少了一条腿还能让太子喜欢,那说明,太子是真的很喜欢甄兰初。”

“确实。公子想知道吗?属下可以派人去打探。”

其实他自己也想知道两人的事情。

路言摆手,“不想知道。咱们还是别多事了,只要不是关于朝廷,不是关于恬恬的消息,暂时不要跟我说。”

他知道自己想的事情有限,免得知道的越多想的越多。

很可能一些简单的事情都让他复杂化了。

他不想为难自己。

“好吧,听公子的。”

不跟公子说,他可以自己知道。

*

将军府

甄兰初看着又一封一模一样的帖子,眉头拧着,脸上带着不耐烦。

不过,她没有说什么,更没有发脾气,看着下人离开,视线继续移到画架上的那个人儿看。

她现在行动不便,大部分时候都是坐在软椅里。

其实也不是不便,而是她不想蹦跶着行动,然后时时刻刻面对自己失去一条腿的事实。

最近她经常从梦里惊醒,梦里她的双腿还是完好无损的。

只是,清醒过来,事实就是事实,容不得她逃避分毫!

再看看画像上那张绝美的脸,那个让她魂牵梦绕的男子。

这样的她,如何配得上那般完美的男子?!

可是,她变成这样,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那个男子。

所以,她只要一个名分,就算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名分,应该可以吧?

想着,甄兰初伸手,想去触碰画上的男子。

“小姐,太子,不,是大皇子殿下来了。”

门外丫鬟禀报的声音让甄兰初的神色沉下,想都不想的拒绝,“不见!”

“甄小姐就这般不欢迎本殿吗?!”

大皇子的声音在甄兰初话音落下之后响起。

甄兰初眉头拧紧,没有出声。

站在门外的将军夫人对大皇子行了个礼,意思是大皇子可以进去。

大皇子对将军夫人颔首,抬脚进门。

视线落在甄兰初身上,并没有去看她的腿。

打量着甄兰初憔悴了许多的脸,大皇子眸底神色轻动。

眼神转动,看着甄兰初正前方画架上的人,大皇子嘴角抿了一下,走近,语气平常。

“睹物思人?”

“关你什么事?!”甄兰初语气非常不好,根本不在乎眼前之人什么身份。

她现在心情很不好,她现在也只想安静的坐在院子里看云珟的画像,最好任何人都不要来打扰!

看到甄兰初发脾气,大皇子并没有沉下脸。眼神在桌子上堆放着的帖子上看了一眼,大皇子自己找地方坐了下来。

“想不想离开京城去散散心?”

脸上带着不耐烦的甄兰初听到这句问话转头看向大皇子,奇怪的看着他,“你问我?离开京城?散心?!”

而后不等大皇子开口,甄兰初语气带着嘲讽的笑了一声,“去哪里?皇陵吗?帮你守墓?你确定那是散心?”

不知道为什么,甄兰初觉得大皇子是不会计较她这些失礼的,不然,也不会递那么多帖子之后还亲自过来。

另外,大皇子这态度那么异常,也只有一种解释。

“不一定去皇陵。你有任何想去的地方都可以。”

甄兰初弯唇,眼底却不带任何笑意,“别告诉我,你喜欢我。所以愿意带着我去任何地方?!”

大皇子转眸,对上甄兰初的眼睛,表情缓缓换上严肃,反问,“不可以吗?”

甄兰初神色轻动,倒也没有多少意外。

视线收回,甄兰初看向画架上的画,“可以是可以。但,本小姐有喜欢的人。这一点,全天下都知道。”

大皇子笑着摇头,“我不介意。”

“我介意。”

“你介意什么?”大皇子笑着开口,“你怕云珟知道之后会不理你了吗?可,他什么时候理过你?”

“滚!”甄兰初听不得这些,立刻发脾气,指着门外让大皇子离开。

她知道云珟不喜欢她,但是,不需要任何人提醒!

大皇子脸上笑意收回,缓缓站起身。

不过,他没有离开,反而走向画架,直接伸手......

“你做什么?!”甄兰初生气,不允许大皇子动那个画架,站起身阻止。

只是,她一条腿站立,难免不稳,再加上站起来的很匆忙。

所以,身子在站起身的时候就开始晃悠。

大皇子一只手把画架拿开,看甄兰初要倒下,立刻伸手准备扶住人。

不过,甄兰初根本不让大皇子碰她,站立的脚下用力,先是快速的抢过画架,之后飞身坐到主位,看向大皇子的眼神也带着不欢迎。

大皇子看此,不再乱动。

“我不碰那幅画就是了。”

甄兰初冷哼一声,“大皇子还是走吧,本小姐的闺房不方便大皇子逗留。”

“甄小姐一向不拘小节,这会儿怎么还在意这些礼仪了?”

“不可以吗?本小姐一直都在意!”

“自然可以。”大皇子重新找了个离甄兰初比较近的位置坐下,“他都害你失去了一条腿,你真的还愿意继续喜欢他吗?”

甄兰初拧眉,“这是我的事情,与你无关!”

“怎么会跟我无关?你应该明白本殿的心意。所以,本殿不想看着你这般作践自己!”

以前的甄兰初完好无损,她去喜欢云珟,为了云珟不顾自己,他都可以接受。

他也一直觉得,甄兰初肯定会达成所愿,嫁给云珟。

而他,以前只有一个太子的身份,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所以,他只是听着关于她的消息,知道她又做了什么事情,却从来没有接近过。

上一次元宵和她接触也没有表现出什么。

而现在,她失去了一条腿。那么,嫁给云珟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云珟是不会娶一个少了一条腿的女子的!

听着大皇子的话,甄兰初好笑的哼了一声,“我愿意作践我自己,大皇子应该管不着!”

她就是喜欢云珟,这件事谁说都没用,谁也拦不住!

而且,娘亲说了,她可以借着这件事威逼五皇子娶她!

就算知道大皇子对她有意,但是,她完全不喜欢大皇子,根本不可能!

“呵!本殿就知道你会这般说。但是,就算你利用这件事威逼云珟,云珟也不会妥协的。云珟不会娶一个少了一条腿的女子为皇子妃!就算我想帮你都不行!”

“你帮我?”甄兰初看着大皇子,奇怪的问,“你之前好像说过可以帮我。但是,后面什么都没有做过吧?”

“我对你最大的帮忙就是隐瞒自己对你的情谊。难道这不算吗?”

“那你现在是什么意思?!”甄兰初带着几分质问。

她确实不想让任何知道大皇子对自己有意。

这些帖子让她看着心烦,定然也让外面很多知道这件事的人猜到了大皇子的心思。

她不想让云珟知道这件事误会。

但是,现在恐怕也阻止不了什么了!

大皇子看着甄兰初,神色很认真,“甄兰初,本殿喜欢你,你跟本殿走吧。离开京城,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云珟不能娶你,本殿可以娶你。”

甄兰初看着深情表白的大皇子,没有任何感动与动容。

“大皇子,我只要能留在云珟身边就行,他娶不娶我都行。哪怕没有名分......”

卡擦!

甄兰初话没说完,大皇子握在手里的扇子直接断裂,表情更是阴了阴。

“你说你不要名分?!”

不要名分的跟着云珟也不愿跟他走吗?

甄兰初看着那把扇子,没有任何害怕的神色,“有一点我觉得很奇怪。大皇子常年不在京城,与本小姐见面的次数都有限,你怎么会喜欢我?”

她是真的不明白这一点,更不清楚自己什么时候和大皇子有的交集。

“你真的不记得了吗?”

甄兰初不解,“不记得。”

“很多年前,在皇宫。你一直是一个热心肠的女子,从小习武,所以也愿意打抱不平吧?”

甄兰初被提醒,神色轻动,“在皇宫。你是说,我之前看不过去皇后偏心二皇子,替你说话,还打过二皇子的事情吗?”

她是记得有这样的事情,而且还不止一次。

以前祖母在的时候会经常带她入宫,甄家地位本来就挺高,她又是甄家独女,所以,在皇宫也几乎没人敢惹她。

反正有一次乱跑,跑去了皇后的寝宫。

具体不记得了,她也早就把这些事情抛到九霄云外了。

没想到,大皇子竟然把那些小事记到了心里。

被人这般记得,甄兰初没觉得有多感动,更觉得大皇子对这么点小事念念不忘,让她很不喜欢。

“是。当时宫里所有人都知道母后对我不是很喜欢,但也只是嘴上说说。只有你是真的动手为我打抱不平。所以,那些事情我一直都记得。”

母后偏心对待两个孩子的事情自然不会让外人知道。

所以,在很多外人眼里,他和二皇弟是一样的,他也是尊贵的太子。

但是,少数的人知道他是如何被对待的。

就像太后便知道。

只是,太后选择视而不见,后来更是离京,常年不在京城。

而父皇,每日忙于朝政之事,应该也没有人在他耳边说这些小事情。

所以,甄兰初当时站出来指责母后,并且打了二皇弟,在他心里就是打抱不平。

也是甄兰初那次的出手,后来他才有机会去皇陵守墓。

当时他那么小,并不是她自己的主意,而是最疼宠她的奶娘让他这般做的。

奶娘也跟着他去了皇陵。

不过,没几年,奶娘就去世了。

一晃十几年,当时的事情一直在他心里抹不去,偶尔回京城他也会关注甄兰初的事情。

在他心中,甄兰初就是一个敢爱敢恨,与朝廷中所有女子都不一样的大家小姐。

他原本想着,等自己有能力了,一定会回京娶甄兰初,让她做自己的太子妃,甚至做皇后。

可是,慢慢的他发现,甄兰初喜欢上了五皇子。

他想过争取。但是,每次面对偏心的母后和从来不对他上心的父皇,他知道,自己没资格争取。

很多次,看着心心念念想要嫁给五皇子的甄兰初,他伤心难受,却没有任何立场上前。

后来他也想通了,他更明白,自己不一定能给甄兰初幸福。

所以选择放手。

他对自己的性子真的很不喜,就是凡事都不会去争,去抢。

这些年在皇陵,若是他想,也能培养出不少属于自己的势力。

只是,他从小到大的经历让他不敢去做多余的事情。

他害怕万一自己的事情被母后知道,到时候就会传遍整个天下。

甚至,母后很可能会为了衬托二皇弟的优秀而把他推出去。

种种经历让他不得不往这些事情上想,也让他变得畏首畏尾,就这般耗费了那么多的时间。

这一次朝廷发生聚变,母后没了,让他慢慢的解开了之前所有的心结,也放下了那段一直忘不掉的事情。

至于甄兰初,他原本是想着帮她的。

对于路恬,他是慢慢有了解的,也是因为想帮甄兰初才去了解的路恬。

他已经选择放手了,也想过好好做他的太子,说不定将来会有机会坐上那个位置。

如此的话,只要他做了皇帝,甄兰初若是坚持嫁给五皇子,他也可以直接下旨成全她的心意。

所以,前段时间他和费荣蔚走的很近,确实也是有意拉拢。

只是,甄兰初坚持跟去古墓,又让他心神有些不宁,担心甄兰初出事。

后来,她真的出事了,还是不可挽回的伤。

他知道的时候,瞬间打破了所有的想法。

这样的甄兰初根本不能嫁给云珟,就算嫁过去也不会被好好善待。

所以,他决定放弃争夺皇位,放弃这里所有的一切,只希望甄兰初能愿意跟他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在他看来,甄兰初受了伤,定然也是不愿意留在京城的。

这件事他没有自作主张,他先向父皇请命离开京城表示自己的决心,再来向甄兰初表明自己的想法。

他想,她一定会愿意的。

至于二皇子,想把他救出来也是为了以后。

现在的二皇子只希望活下去。

但是,二皇子曾经真真切切的有过野心。

而一旦有机会,这份野心定然会复苏。

他就是赌个万一。

万一二皇子真的成功坐上那个位置,至少,是他把人救出来的。

而这么做也是因为,云珟没有保护好甄兰初,他不想让云珟和三皇子那么顺利!

他自己没有本事为心爱的女子报仇,所以,只能选择依靠二皇子的那份很可能会再次复苏的野心!

大皇子的用心良苦对甄兰初来说什么都不是!

“那点小事我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大皇子若是想感谢我,我接受了。不过,以后还请大皇子不要再来找我了!”

大皇子摇头,眼底染上几分难受,脸上还是带着诚恳。

“甄兰初,我要的不是你接受我的谢意。我想说的是,你愿意跟我走吗?!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远离这里的一切人和事。你想去任何地方我都陪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