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重生反派成了王爷的心尖宠 > 第七百六十九章

第七百六十九章

作品:重生反派成了王爷的心尖宠 作者:木子浮沉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055 更新时间:22-01-25 23:5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反派成了王爷的心尖宠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听到这话,那带着半张银质面具的脸上出现一抹好笑:“你说什么呢?武功我虽没你高强,但也不算太差,遑论我这毒术,普天之下无人能解,何来的自身难保?!我玉面公子都自身难保了,那这世间可没几个人能独闯北栾皇室了。”

肖祁依旧目光平静的看着玉无瑕,直到把玉无瑕给盯的发毛了:“肖祁,你什么意思?”

“你我之间何须拐弯抹角,直说就是!”玉无瑕失了耐心。

肖祁这才收回目光,他轻轻摩擦着玉扳指,说道:“听闻云夕月的毒已经解了。”

“怎么可能,云夕月中的毒,除了我,无人能解!”玉无瑕想也不想的直接否认。

若是在以前,他还有些自知之明,可自从那个家族隐世之后,整个大陆都没几个人能解开自己研制出来的毒药……

等等……

玉无瑕的目光倏然看向了肖祁,声音忽然有些干涩:“你的意思是……京都城内有那隐世之家的人?!”

肖祁不置可否的颔首。

得到肖祁的肯定后,玉无瑕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自幼喜爱毒药的玉无瑕,就是师从那已经隐世很久的温家一位高人,只不过那高人去世之后,便无人再能解开他的毒药了,他也不是没有寻找过,甚至是带温姓氏的人,他都去调查过,可没有一个是真正的神医之家温家的后代。

这么多年过去了,玉无瑕已经隐隐觉得温家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灭亡了……

没想到,现如今温家的人竟然现世了!

“那人在何处?!”玉无瑕一下激动了起来。

“调查不出究竟是何人,只知晓云夕月吃了百鸟阁的解药,初步估计,那温家后人就在百鸟阁中。”肖祁回道。

“百鸟阁?!”玉无瑕除却毒与皇甫灵,其他都不太感兴趣,现如今听到百鸟阁的名字,一时间想不起来对应的地方。

“是最近兴起的一处场所,不过那百鸟阁只能女子进入,男子一概拒绝入内。”肖祁淡淡的说道。

听见这话,玉无瑕顿时有些疑惑:“这世间都是男子的银子好赚,那什么百鸟阁,竟然不赚男子的银钱,反倒是去赚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人的钱……真是荒谬!”

说道后面,玉无瑕的语气里带着一丝嘲讽。

冷不丁的,肖祁一个眼刀子递了过去,玉无瑕不明就里,却也识相的转移了话题。

“那什么,你这么说的话,我现如今却是不太好去北栾,你准备如何?”玉无瑕把话题引到了正轨上。

肖祁同样转移了话题,说道:“南阙看似安稳,实际上这些年来边疆一直有游牧民族以及各潘国骚扰,边关不少城池都已经被外国所占领,只不过南阙为图安逸,外加南阙皇帝最是喜欢粉饰太平,那些边关的城池本就不是什么能带来收益的,南阙皇帝便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只不过现如今,那些潘国有要扩大的意图,南阙皇帝虽然派了不少兵力前去,但这些年南阙的兵力疏于锻炼,不敌那整日骑在战马上的国家,隐隐败退,我自动请缨前往。”

玉无瑕闻言,蹙眉:“不行,你就算是去了,也去不了北栾,你何必呢!?”

“我要的不是去北栾,而是有一个可以攻打北栾的身份,虽说已经有北辰风这一枚暗棋,但北辰风的性子并不是受人摆布的,这不过是做两手准备罢了。”肖祁淡淡的说道。

肖祁说的风轻云淡,可玉无瑕到底与北辰风接触过,自然知晓北辰风那人有多么的心狠手辣,城府颇深,伪装出来的模样,不比肖祁差多少。

“最多一年的时间,我要坐上南阙第一位异姓亲王的位置,地下格斗场隐匿了这么长时间,掌握了不少朝廷官员的把柄,有这些把柄在,那些官员便是为我所用的。”说着,肖祁抬眸看向了玉无瑕:“我要你在京都城内,为我扫清回京的障碍!”这障碍,自然就是指那些不听话的人。

肖祁语气未变,但眸子却如同一头沉寂许久的狼一般,一旦被他盯上的人,那定是逃脱不掉的。

玉无瑕身躯一凛,随后语气带着尊重:“是!臣玉无瑕,谨遵殿下旨意!”

经过这次谈论,玉无瑕明白了,这一年内,京都城定是要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这一切的改变,就是为了让肖祁回京之后,顺理成章的城卫南阙的异姓亲王。

地下格斗场已经掌控了京都城近乎一半儿官员的把柄,加上洛相的影响,以及肖祁本身的赫赫战功,肖祁想成为异姓王爷,便不是纸上谈兵了。

从枫叶山离开之后,玉无瑕先是派人去打听了一下云夕月是否痊愈的消息。

得到暗卫回禀的,是云夕月确实已经解毒,这段时间都在调理内伤。

原先玉无瑕确实是怀疑温简就是温家的后人,可经过一番调查,温简就是一个从偏远的山城里一路流浪过来的流浪汉罢了,虽然懂一些医术,但却远远不及自己知晓的温家后人那般水平。

况且,姓温的在京都城有不知晓多少户人家,况且那大理寺少卿,还姓温。

想到这里,玉无瑕已经打消了对温简的怀疑,转而换上了一袭夜行衣,准备亲自去调查一下那所谓的只接待女子的百鸟阁。

天色渐晚,玉无瑕调息了自己身体之后,便迫不及待的出发了。

他自然不会莽撞行事,今日他只去调查,至于硬闯……

呵,他可不是羿雪儿。

这般想着,玉无瑕便运起轻功,朝着百鸟阁飞去。

晚间的百鸟阁内,已经没有女子进出了,而百鸟阁在玉无瑕的注视下,也逐渐的吹灭了烛光闭店了。

等到打更声一过,玉无瑕便轻哼一声,悄悄走到了百鸟阁的二楼的一扇窗户前,抬手轻轻一推,确定里面锁着之后,方才用内力震碎了里面的门闩。

“呵……这还不是简简单单?竟然连个守卫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