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莫惹微凉 > 第292章 对不起

第292章 对不起

作品:莫惹微凉 作者:南天有雪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3167 更新时间:21-05-05 14:2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莫惹微凉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嘉平帝话音刚落,便听见嗡嗡嗡的弓弦震动之声响起!

宁妃目不视物,只能感觉到凌厉的风从她身周刮过。

而何朝恩与陌微凉却能够见到,一支支利箭从四面飞来,擦着宁妃射向他们!

无法闪避!

只能硬接!

何朝恩一手控住陌微凉,一手执剑,将箭矢一一挡下!

但是,这才是第一轮箭雨!

何朝恩劈断箭矢的时候,躲在暗处的禁卫再次搭弓射箭,一轮又一轮,似乎不把箭囊里的箭矢用尽就不罢休!

饶是何朝恩武艺超群,但是被弓箭手围困在狭窄的室内,手上还要顾及陌微凉的性命,不免也捉襟见肘,渐渐疲于应付起来。

砰!

紫宸殿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撞开,大批禁卫闯入——说是禁卫也并不恰当,他们没有穿着禁卫的制式衣袍,而是一身玄色,腰挎长刀,手执机关弩,杀气腾腾,非禁卫可比。

这是嘉平帝豢养的死士。

他们分作两排,前排蹲下,后排站立,同时托着机关弩,对准了何朝恩闪转腾挪的身影,扣下机关!

嗡——!

一支支弩箭夹带着破空之势直奔何朝恩!

何朝恩应对四面弓箭已然有些力不从心,面对机关弩这等大杀器更加不敢掉以轻心。

他一把扯下重重帷幔,以柔破刚,兜住大部分弩箭,挡下了第一波攻势!

死士再次扣动机关,又是一波齐射!

禁卫们趁着何朝恩无暇分心之际,涌到了嘉平帝面前,将他护在了身后!

形势一下子便逆转了!

宁妃侧了侧耳朵,听着那一阵又一阵的破空声,心知这一场是她输了半子,嘉平帝已然扭转了局势。

可是她一点儿也不惊慌。

她还有杀手锏。

她从头上拔下一根银簪,将锋利的簪子对准了自己的心口:“陛下,停手吧。”

嘉平帝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你这是威胁朕!”

宁妃手上一用劲,银簪没入她的皮肤,一点血色在那淡青色的衣襟口洇开。

触目惊心!

“住手!”嘉平帝恨声道,“住手!”

弓箭手和弓弩手同时停下了动作,何朝恩得以喘息。

他重新站回宁妃的身后。

宁妃闻见一股血腥味:“你受伤了?”

何朝恩看了看扎在自己身上的几支弩箭,他终究还是没能够全身而退,但是又有什么所谓呢。

只要她无事就好。

“无妨。”

陌微凉沉默地看着何朝恩。

其实如果他方才不必顾及她的安危,以他的身手,想要闪躲这些弩箭并不算难事。

起码不会白白受这么多箭。

可不知为何,何朝恩虽然一直挟持她,却也一直保护她。

他自己都身中数箭,可她却完好无损。

何朝恩的行事,处处透着诡异。

就像他分明是嘉平帝身边最忠诚的狗,到头来却为了宁妃与嘉平帝拔刀相向。

“陛下,你当真不愿为阿元报仇?”

嘉平帝眼中闪过一丝沉痛,但是又迅速被冷漠所代替:“宁妃,你疯了,阿元早都不在了。”

宁妃明白了。

嘉平帝如今不愿意开罪镇国公府。

或者说,他不愿意用这种方式将镇国公府逼到他的对立面。

寂竞元已经死了,宁妃拿不出证据将陌微凉按死在这个罪名里,权衡之下,他不愿就此与镇国公府撕破脸。

“陛下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绝情。”

“你放了孝安,朕便应允你,放你一条生路。”

宁妃却笑了:“可是陛下,我本来就不想活。”

她一声闷哼,银簪再次深入三分!

“快住手!”嘉平帝吓得脸色发白,“你快住手!你究竟要做什么!”

宁妃不能死,他的命跟宁妃的命还连在一起呢!

宁妃死了他也不能独活!

宁妃手下一顿:“陛下,我要你替阿元报仇。只要你替阿元报了仇,我答应你,会好好活下去。”

嘉平帝的脸色变得铁青。

“陛下,你还要犹豫吗?”

宁妃攥紧了簪子,作势要全力压进心口!

“朕答应你!”

嘉平帝咬紧牙关:“朕,答应你!”

宁妃露出一丝笑容:“好。”

何朝恩深深地看了陌微凉一眼,手上一推,将她推到了嘉平帝面前。

陌微凉被推得一踉跄,护卫在嘉平帝面前的禁卫“刷”的一声,将搭在弦上的箭指向了她。

她有些茫然地望着禁卫身后的嘉平帝,似乎不敢相信,这个她一直孺慕的长辈竟然会真的对她刀剑相向。

“孝安。”嘉平帝目光复杂地看着她。

“陛下,要杀我吗?”

“孝安,是朕对你不住。”

宁妃却道:“何必惺惺作态,瞧着恶心。”

陌微凉低下了头,掩饰眼中一闪而过的异样。

嘉平帝抬起了手,禁卫手中的弓箭,死士手中的机关弩,在这一刻都对准了陌微凉。

嘉平帝闭了闭眼睛:“孝安,不要怪朕心狠。”

这一刻,气氛冷凝到了极点!

但。

就在此时,殿外一声大喊。

“陛下不好了陛下——陛下——”

殿内凝滞的气氛被冲散,一名死士从殿外闯了进来:“陛下——”

何朝恩看着那名死士从他身旁擦身而过,突然神色大变!

那死士来到陌微凉身边,单膝跪下。

何朝恩突然伸手懒腰抱住宁妃的腰身,脚尖一点,带着她窜上了横梁!

“轰!”

紫宸殿外传来一阵巨响,宛若惊雷在耳边乍现,地面震动,整座大殿都摇晃了起来!

噼噼啪啪一阵乱响,摆在高处的珍贵花瓶、瓷器、摆件等等摔落在地!

大殿内的众人都有些站立不稳!

“怎么回事!”

“是燃药!”

“保护陛下!”

“人呢!”

嘉平帝推开挡在他身前的一个禁卫,看见方才那个闯入的死士正背着陌微凉往外逃窜:“快抓住他们!”

那死士一回头,嘉平帝目露骇然!

只见他从怀中摸出两颗黑黝黝的小圆球,往身后一掷!

轰——的一声,将身后的追兵炸得人仰马翻!

他趁机背着陌微凉破窗而出!

“走!”

何朝恩带着宁妃,趁着紫宸殿内一片混乱,也跟着冲了出去!

“怎么回事!?”

宁妃看不见,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抓住何朝恩问。

何朝恩沉默了一下:“孝安县主被人救走了!”

“救了?被谁?!”

“……如果我没有看错,似乎是,陌无疆!”

陌无疆!

嘉平帝脸色狰狞:“追!给朕追!一定要杀了他们!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陌无疆!

陌无疆还活着!

陌无疆背着陌微凉一路逃窜!

嘉平帝的禁卫和死士在后面紧追不舍!

但是他们的脚力跟陌无疆是没得比的,渐渐便跟他拉开了距离。

可是,陌无疆只有一个人,而躲在暗处的禁卫和死士却有上万人!

他们追不上,却可以放箭!

陌微凉听着身后一阵一阵的弓弦震动声,机关弩发动的声音,还有箭矢弓弩破空而来的声音,心一阵一阵揪紧!

“爷爷!”

“小孙孙别怕!爷爷带你出去!”

她咬紧牙关,不再出声。

何朝恩带着宁妃避开了陌无疆逃窜的方向,同样想要趁着陌无疆吸引了大部分火力的机会,逃出皇宫。

但是宁妃却拉住了他:“你放我下来。”

“不!”

“即便今日你能带我离开此地,我也活不了多久。”宁妃道,“陌无疆不是给了你一份空白的圣旨?有了那个东西,你就能够带着你的族人,光明正大地活在这个世上了。”

他一惊,那个东西是陌无疆给的?!

“陌无疆与我有约定,我帮他对付陛下,他帮你脱身。只可惜……”

只可惜,陌微凉杀了寂竞元。

她与陌无疆的联盟便就此破灭了。

“圣旨我已经送走了,从此以后,我与他们再无瓜葛。”何朝恩道,“我不会再离你而去。”

宁妃知道自己劝不动他,只好道:“放我下来,我疼。”

这一声疼,比她劝说他一千句一万句都有用。

何朝恩连忙带着她落入一处偏僻的宫殿里:“你别怕!我会带你去找这个世上最好的大夫,一定会治好你的伤……还有你的毒……”

宁妃靠在他的怀里,一只手还紧紧攥着那根银簪。

簪子的尖头还深深扎在她心口上,她胸前的衣襟也被大片的血迹染红,触手一片濡湿。

她笑了笑:“没有用的,我其实根本,没有中毒。美人骨,下毒者与中毒者性命相关,都是,骗人的。”

她根本钳制不了嘉平帝。

她只是一直在骗他。

只要嘉平帝能够狠下心来,杀了她,这个谎言就会被戳破。

但是嘉平帝不敢赌。

所以她才一直占据了上风,拿捏住了嘉平帝。

何朝恩眼睛红了:“没有中毒也很好……只要治好你的伤,你就能够一直陪在我身边……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如果,这话你早几十年跟我说,何至于会变成现在这种模样……”

“对不起,是我辜负了你……”

“没有谁对不起谁,更没有谁辜负了谁,都是我们自己的选择。”宁妃道,“你选择了你的族人,而我选择了我的命运。”

“我以后不会再离开你。”

宁妃却道:“没有以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