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莫惹微凉 > 第291章 是你杀了他

第291章 是你杀了他

作品:莫惹微凉 作者:南天有雪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3134 更新时间:21-05-04 19:2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莫惹微凉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不追究?”

周王突然笑了:“父皇以为儿臣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孩子吗?父皇,哪怕仅仅是一次,不要欺骗儿臣。”

“朕一言九鼎……”

“一言九鼎?”周王打断了他的话。

这是周王第一次打断他的话。

嘉平帝盯着他,仿佛有些不敢相信,这是那个从来只会讨好,从来不敢顶嘴的周王。

“父皇,您其实一直都没有想过,要将皇位传给儿臣吧?让儿臣监国,不过就是为了让儿臣替您顶罪,承受天下骂名,为您收回兵权铺就道路。甚至于,您都没有关心过,儿臣帮您做了那么多事情之后,会有什么下场。”

周王问他:“在您心目中,可有将儿臣当成儿子看待?”

“你这是大逆不道!”

“总好过被您当成替罪羔羊!既然都没有什么好下场,何不放手一搏,兴许还能搏出一条活路呢?”

嘉平帝似乎被他气到了,胸膛猛烈的起伏着。

周王只觉得快意。

这些话他早就想想说了!

但是他一直都不敢说。

因为他怕死。

可是现在,他终于都说出来了,就像是压着心口上的一方巨石被挪开,他觉得畅快极了!

“父皇您不要再拖延时间了,没有意义。”

整个皇城都被他的人包围了,御京城外也驻扎了数万大军!

整个京城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嘉平帝拒不合作:“你以为一张禅让诏书就能够让你登上皇位?”

禅让诏书不是写了就行的,还要三公、辅国大将、各部尚书同时见证,最后由政事堂联名昭告天下,才算生效的。

周王道:“父皇您只管写,后续的事情您就不必忧心了,安心养老便是。”

嘉平帝居然笑了:“你还要给朕养老?”

“总是父子一场,儿臣不会忘记父皇的养育之恩的。”

此时,安国公麾下的一名小将军匆匆闯入:“王爷,安国公!吴王将咱们给包围起来了!”

什么?!

吴王哪里来的那么多兵力?

皇城外,吴王举起右手,又重重落下:“放箭!”

一片箭雨覆盖了过来,周王这边的人猝不及防之下,竟被这场箭雨放倒了大批人!

“攻城!”

“喏!”

厮杀声从皇城传入宫中。

陌微凉静静站在偏殿里,伺候她的宫人们不知道何时已经逃窜了干净,偌大的偏殿只剩下她一个人。

周王的人闯入皇宫的时候,并没有为难她。

只派出了重重护卫封锁,让她既往外传递不了消息,也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她只能听见外面传来一片喊杀声,从远及近。

刀枪剑戟碰撞的声音,利刃划破皮肉的声音,纷乱的脚步声,人搏杀时的怒吼,受伤时的惊呼,临死前的惨叫,混杂在一起,显得沉闷而又激荡。

血腥味、土腥味、铁锈味,还有一缕缕的焦糊味慢慢升腾起来。

她不知道在窗前站了多久。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直到黑夜慢慢退去,旭日东升,阳光普照大地,周王和吴王终究是分出了一个胜负。

偏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有请孝安县主。”

她动了动,才发现自己腿脚僵硬,难以成行。

有两个侍卫想要上来抓住她的胳膊,将她提溜过去。

但却被她的一个眼神给镇住了。

她缓了缓,才抬脚走出偏殿,前往紫宸殿正殿。

正殿之内,嘉平帝一身寝衣坐在床榻上,宁妃端坐在客座之上,何朝恩安静守护在她身后。

反而是周王颇有些狼狈地站在殿中,神情带着一股诡异的兴奋。

还是周王赢了啊。

陌微凉规规矩矩地屈膝行礼:“见过陛下,宁妃娘娘,周王。”

嘉平帝微微点了点头,倒是宁妃露出一个浅笑:“你来了,昨夜可曾吓着了?”

她不知道宁妃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但是宁妃的模样颇有些怪异,她心生警惕。

“还好。”

周王却不管她们在这边叙旧,而是一把抓起嘉平帝写好的禅让诏书:“哈哈哈!到手了!终于到手了!”

皇位终于到手了!

他等了这么多年!

他在嘉平帝面前卑躬屈膝这么多年!

终于被他得到了!

周王忍不住大笑起来。

宁妃却突然说了一句话:“太吵。”

陌微凉身上寒毛乍起,就见一道寒光闪过,周王大笑的声音像是骤然被人掐断一般,戛然而止!

何朝恩缓缓抽出扎进周王嘴里的长剑,手指轻轻一推,周王的尸体轰然倒地!

“这就不吵了。”他道。

嘉平帝嘴角一阵抽搐!

事情发生得太快,四周的侍卫,乃至安国公都没有反应过来,周王就变成了地上的一具尸体!

他脸上还残留着狂喜的神色,大笑的嘴巴也没来得及合上,大股鲜血从他嘴里涌出,染红了昂贵的地毯。

安国公愣了愣,这才一声惨叫:“王爷!”

何朝恩很不耐:“说了不要吵!”

“你!你杀了王爷!”

宁妃的眉头皱了起来,陌微凉闭上了眼睛。

嘉平帝冷眼看着何朝恩手起剑落,将安国公在内的一圈人都杀了个干净。

何朝恩杀光了人,又去将紫宸殿的大门给关上,将一个装满了书册的书架挪过去,将殿门给顶住。

“碍事的人都不在了,现在,咱们可以好好算算旧账了。”

“你到底要干什么?”嘉平帝问。

他声音平静极了,仿佛方才何朝恩杀的不是人,更不是他的儿子,而是一群鸡鸭鱼。

陌微凉也为他的冷心冷肺感到一丝寒意。

宁妃缓缓起身:“陛下可还记得,当年与我的约定。”

嘉平帝看了陌微凉一眼:“你与朕之间的事情,跟孝安有何关系?”

陌微凉心思一动。

“自然有关系。”宁妃伸出手,似乎想要触及陌微凉。

但中间隔了太远的距离,她什么也没能够触碰到。

要逃吗?

陌微凉脚尖转移了一个方向。

“我在紫宸殿外埋伏了大批人马,你逃不出去。”

陌微凉看何朝恩一眼,又看了嘉平帝一眼,最后才将目光全部汇聚在宁妃身上:“娘娘此言何意?”

宁妃那双空洞无神的眼睛盯着她的方向:“你杀了他。”

“你杀了他。”宁妃道,“你掐灭了我活下去唯一的缘由。”

嘉平帝猛然盯住了她!

陌微凉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娘娘在说什么呢?我杀了谁?”

“你不必装,你是个什么东西,我在看见你的第一眼,便知道的一清二楚。”

轰!

这句话宛如一道惊雷在她耳边炸响!

震得她脑子都有些混乱了。

“我不愿与你为敌,处处躲避着你……可是你为何,要杀了他?”宁妃上前一步。

陌微凉忍不住后撤了半步。

“什么意思?”嘉平帝突然插嘴,“宁妃,你是说孝安杀了,他?”

“对,她杀了阿元。”

嘉平帝的眼底泛起红丝:“你可有证据?”

“我的话就是证据!”宁妃道,“我取了瑶华姐姐的天命,阿元有我庇护,没有人可以随随便便杀他!”

“只有你!”

宁妃伸手指向陌微凉:“唯有你,天命之女,才能够杀他!”

陌微凉明白了,谢元那个奇奇怪怪的夺命之术,是从宁妃这里得来的。

就说谢元哪里来的信心,敢孤注一掷地搜集十万生灵,想要发动夺命术。

原来是他亲眼看见宁妃成功过。

原来,一切的起源,还是谢氏的天机术。

当年谢氏预言天命之女将诞生在谢家,要求谢家闭门谢客,避世而居。

可是当年正值乱世,新旧两代朝廷更迭,谢家不甘心就此避世,非但没有低调度日,反而将此事大肆宣扬。

让谢氏女乃天命眷顾之人的消息传遍天下,引来各方豪杰争夺。

谢瑶华在众多势力当中,挑中了先帝之子燕王寂曦昭。

可惜寂曦昭却早已有了心上人,不愿意接纳她。

后来谢瑶华迫不得已嫁给了嘉平帝寂曦明,但是心里却一直记恨他陷害寂曦昭之事。

便与族妹谢琅华合谋,给嘉平帝下毒。

后来事发,谢瑶华自杀认罪,将寂竞元和谢氏一族都托付给了谢琅华。

谢琅华天机术临近大成,冥冥之中有感,得知她独身一人根本保不住寂竞元,更保不住谢氏一族。

嘉平帝乃大凌帝王,大凌国运尽系于他一身,她没有大气运护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于是一念之差,她发动了夺命之术,夺取了谢瑶华的天命。

拨乱了这个世道自然发展的轨迹,导致后来寂竞元有样学样,同样夺取了陌微凉的天命,彻底改变了这个世界的走向。

“拿下她!”宁妃道。

何朝恩欺身而上,陌微凉试图反抗,但是她那点子身手哪里是何朝恩的对手?

很快就被他给制住了。

“陛下。”宁妃扔给他一把匕首,“她是天命之人,除了身有大气运庇护者,谁杀她都会发生不可预知的意外。所以,陛下,阿元的仇,还得陛下来为他报。”

嘉平帝盯着陌微凉:“天命?”

“朕,从来不信命。”他捡起那把匕首,在手中把玩了一下,“来人,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