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莫惹微凉 > 第290章 一场大戏

第290章 一场大戏

作品:莫惹微凉 作者:南天有雪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3170 更新时间:21-05-04 11:4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莫惹微凉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夜。

隆冬的寒夜里,紫宸殿内本应该烧的炽烈的炭火,不知何时悄然熄灭。

刺骨的寒冷,窗外的冷风声,让嘉平帝醒了过来。

他神志未清,只听得冷风飒飒,窗外闪过影影绰绰的黑影,开口唤道:“来人。”

紫宸殿内一片死寂,他等了片刻,没有任何人进来。

他彻底清醒了。

“来人!”

吱呀——!

厚重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阵寒风沿着敞开的大门吹入内室,将内室那重重帷幔吹得飞舞起来。

嘉平帝神色冷凝,他问道:“谁?”

珠翠摇曳,一道纤长婀娜的身影从帷幔后面映照出来。

嘉平帝眯起眼,缓缓坐起:“娴妃?”

那人没有回答。

“静妃?”

那人的身影动了动。

嘉平帝睁大眼睛,看见一只纤长柔弱的玉手探了进来,将最后一层帷幔缓缓掀起,露出一张倾国倾城的容颜。

“宁妃!”

嘉平帝的声音微不可查地轻轻颤抖了一下,他下意识地想要呼唤何朝恩,但是那个名字到了舌尖,又被他咽了回去。

“你怎么在这里?”

宁妃撩开帷幔,缓步走入内室,淡声道:“这味道真是恶心。”

嘉平帝眼中闪过一丝怒意,他眯起眼睛,打量着宁妃,忽然道:“你怎么头发全白了?”

宁妃顿住脚步,她手指轻动,似乎想要伸手摸一摸自己的头发,但最终还是放弃了。

嘉平帝这才注意到她原本一双明眸,如今却是一片空洞。

“你的眼睛?”

“陛下不关心自己,怎么反倒关心起我来了。”

“毕竟你我性命相连。”嘉平帝突然想到一个可能,“你也,知道了?”

“看来陛下你也知道了。”宁妃突然笑了一下,“没有想到陛下居然会为了一个逆子,病成这个样子,原来是我误会了陛下,我还以为陛下没有心呢。”

嘉平帝没有理会她的嘲讽:“你支开这里的所有守卫,深夜出现在这里,不会就是为了来骂朕几句吧?”

“没有支开。”

哒、哒、哒。

何朝恩拎着一把染血的长剑,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宁妃身后。

一股血腥味瞬间弥漫了整个内殿。

嘉平帝沉下脸来:“何朝恩,你就是这么对待朕的?”

何朝恩握剑的手轻轻一抖,将剑刃上的血迹抖落。

他没有看嘉平帝,而是对宁妃轻声说道:“都杀干净了。”

“好。”

嘉平帝眉梢一颤:“你们要干什么?”

宁妃道:“我准备了一场好戏,想请陛下好好欣赏欣赏。”

御京城外。

这里的夜似乎分外明亮,但是又似乎格外阴沉,隐约之间,似有闷雷滚滚。

但是经历过当年改朝换代的人都明白,这不是什么闷雷,而是大军入城所发出的,脚步声和马蹄声。

明光不是明光,而是大军点燃的火把。

安国公一马当先,率领一支劲旅直奔皇城。

周王正在那里等他。

吴王府。

侍卫匆忙来报:“王爷,安国公进城了!”

吴王沉声道:“带了多少人?”

“原先带去的镇压灾民动乱的五万大军,还有周王府暗中豢养的私兵,粗略估计不下于八万!”

但是这八万大军绝大部分都被他放在城外了,他亲自带进来的,绝对不多。

吴王心里有了数:“等周王的人入宫之后,咱们便行动!”

袁家。

诚王寂竞彦就站在与安国公的大军行进路线一墙之隔的袁府内,侧耳倾听外面那如闷雷般的行军声音。

袁秉陪在他身侧,两人静静伫立在一片黑暗当中。

李家。

李荐心翻出她那一份密文写就的纸张,一遍又一遍对照着。

“没有……”

“不是……”

“不该这样的……”

“可是我记错了……”

“为何会如此……”

“对不上,为什么都对不上……”

皇城外。

陌无疆躲在隐蔽处,陪在他身边的是陌十九。

跟淡定地快要睡着的陌无疆不一样,陌十九紧张地呼吸都快要停止了。

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前方,周王正在那里等待安国公。

忽然,一阵闷雷声滚滚而来,他忍不住轻声道:“来了!”

昏昏欲睡的陌无疆终于振奋了精神,朝前方看去。

安国公大军入城的消息早已传来,有周王协助,安国公入城如入无人之境。

城门没有厮杀,京城也没有混乱,冬夜的御京一片平静。

只有那支军队汇聚成潮,如滚滚乌云一般,朝皇城奔涌而来。

急促的脚步声和马蹄声慢了下来,四面涌来火把将皇城大门照耀地宛如白昼。

安国公下马来,跪倒在周王面前。

周王扶起安国公,一挥手:“进皇城!”

“喏!”

皇城的大门被周王推开,安国公的大军与周王围困皇城的私军汇合在一起,朝着皇宫倾压而去!

霎时间,安静的冬夜被一片厮杀声撕裂,那些装作若无其事的人家再也按捺不住,人声鼎沸了起来。

吴王深吸一口气,对着满园子殷切望着自己的目光,拔出佩剑,指向夜空:“众卿随本王一起,铲除逆贼,进宫勤王!”

“喏!”

周王在安国公亲自护卫之下,一步一步朝紫宸殿走去。

他本来以为紫宸殿外的守卫会是他最大的阻碍,可是没有想到,当安国公大军攻入紫宸殿,才发现整个大殿外,嘉平帝的禁卫死了一地!

血流成河!

他的心猛然一缩,难道是被谁拔得了头筹?

不可能!

自从嘉平帝病倒之日起,他的人就将整个皇城都包围了起来,不可能有人能够绕开他的眼线,先他一步攻破紫宸殿!

而且!

就算那人攻破了紫宸殿又如何?

如今他的人已经攻占了整个皇城,那人就算拿到了嘉平的禅让诏书,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但是,一想到还是有人抢在他前面,做了他想做的事情,他就觉得十分难受!

“王爷小心有诈!”

“走!”

大批侍卫闯进了紫宸殿,接管了紫宸殿的守备,周王这才缓缓踏进殿内。

但是一进去,他就愣了。

内殿没有其他人。

或者说,没有他臆想当中的敌人。

这里只有三个人。

嘉平帝、宁妃,还有一个不知为何站在宁妃身边的何朝恩。

何朝恩看见周王,低声对宁妃道:“是周王。”

周王这才注意到,宁妃的眼睛似乎看不见东西。

嘉平帝冷冷地盯着周王:“深夜带兵入宫,你想谋反吗?”

周王的思绪被嘉平帝的诘问从宁妃身上拉了回来。

他目光闪躲了一下,似乎不敢直面嘉平帝的怒火。

“父皇言重了,儿臣只是见到紫宸殿外死伤惨重,担心父皇出事,这才带兵勤王。”

“那还是朕错怪你了?”

“父皇年老糊涂了,儿臣不怪您。”

嘉平帝被气笑了:“好!好的很!这就是朕的儿子!”

周王咬牙,终于强迫自己直视嘉平帝的目光:“儿臣可是要继承父皇遗愿,匡扶社稷的,自然要好好表现!”

宁妃闻听此言,忍不住笑了一下:“有志气。”

周王不知道宁妃为何会在这里,但是明显她与嘉平帝不是一道,而是正在对峙的。

俗话说得好,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哪怕是临时的朋友,但是能够助他一臂之力,一起抵挡嘉平帝的反扑,他也不会拒绝。

他便问道:“宁妃娘娘今夜来此所为何事?”

“我与陛下有一笔旧账要算一算。”她道,“不过我不急,周王若有急事还请自便。”

周王摸不准她的意思,但是也没将她一个嫔妃放在眼里。

他只是有些忌惮何朝恩。

据他所知,这个何朝恩身手不凡,是嘉平帝最为忠心耿耿的一条走狗。

他怎么会与宁妃站在一起?

莫非是有什么阴谋?

可是何朝恩没有搭理他。

周王皱了皱眉,示意安国公:“拿下!”

安国公一挥手,大批侍卫涌上来,想要将何朝恩就地擒拿。

但那群乌合之众如何是何朝恩的对手?

何朝恩手起剑落,便将那一批侍卫杀了个精光!

最后一个侍卫倒下,他冷冷盯了周王一眼,收起长剑,默默站回了宁妃身后。

宁妃这才开口:“如果我是你,就不会节外生枝。我与你并非敌对,你办你的事,我算我的账,互不相干,如何?”

如何,还能如何!

周王被何朝恩吓得惊魂不定,安国公也十分忌惮,生怕他一个不高兴,直接杀了周王。

周王这边人虽多,但是何朝恩想要脱身并不困难,而脱身之前先杀了周王,也不过是多费一点儿功夫而已。

场面一度陷入了极端尴尬的境地。

宁妃不慌不忙,何朝恩艺高人胆大,嘉平帝有恃无恐。

反而是周王惴惴不安。

但他知道,开弓没有回头箭,他既然踏出了这一步,就没有缩回去的可能了。

他与安国公交换了一个眼神。

安国公上前,取了一卷空白的圣旨,在嘉平帝面前铺展开来。

“父皇,请吧。”

嘉平帝冷声问道:“你想干什么?”

周王恭恭敬敬道:“请父皇禅让,儿臣必定殚精竭虑为父皇看好大凌这份基业。”

“你若是现在退下,朕可以不追究你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