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盛世凰歌 > 第281章 喝了酒就没有烦恼了

第281章 喝了酒就没有烦恼了

作品:盛世凰歌 作者:乔木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115 更新时间:21-06-17 00:4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盛世凰歌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皇婶果然在。”

听到她的答复,门口的司君玄闷闷地笑了起来。

也没有急着推门,反而懒洋洋地问道:“皇婶到底还要将本王晾在外面多久?太阳毒辣,本王都要被晒化了。就算皇婶不怜惜本王,也该怜惜一下本王这如花似玉的一张脸吧!”

这话说得。

凤青梧略有几分无奈,不过想想司君玄那张雌雄莫辨的脸,她还真的舍不得叫他在外面继续暴晒。

索性略微扬起声音,道:“六皇子殿下稍等片刻。本王妃刚才回来有些累了,躺在塌上休息了一会儿,现在略微有些衣冠不整。等会儿再请六皇子殿下进门。”

说着,她急匆匆地站起身,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四处扫了好几圈。

在看到床榻的时候眼睛微微一亮,直接把司君冥往那边推,嘴里嘀咕道:“冥皇叔,就暂且委屈你在这里躲一会儿,可千万不要让人给发现了啊!”

说着,她还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毕竟以司君冥的身份,大概从来都没有这样躲躲藏藏的时候。

让他去后面躲着,活像是生怕被抓到偷情似的,未免有些辱没他。

可是这也没有别的办法,她只能半推半拉地将他塞过去,小声道:“我会尽快让六皇子殿下离开的,还请冥皇叔稍微委屈片刻。”

然而她的手却抵上坚硬温热的肉墙似的,男人的身形不肯挪动半分。

惹得凤青梧忍不住有些着急,抬起眼不解地看他:“冥皇叔?”

司君冥冷冷地垂下眼,黑眸中带着几分冷意,寒声道:“本王就这么见不得人?”

凭什么司君冥一来,他就要躲起来?

怎么说他都才是她名正言顺的丈夫,就算是要躲,也该是门外的司君玄躲起来才对。

“这跟见不见得人,有什么关系?”

凤青梧一时纳罕,抬头看了他一眼,有些无语地道:“冥皇叔,你搞清楚。这里不是恭亲王府,这是皇宫里的云箩宫,德妃娘娘的寝殿!”

拜托,这位大爷到底有没有自己是偷偷潜进宫里自觉啊?

更何况,他也是皇帝已经成人的弟弟,这会儿却在后宫里,怎么看都不合适吧?

皇帝本来就对他很忌惮,再知道他在后宫之中如入无人之境,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皇帝还不得气疯了?

怕不是当天就要派出无数暗卫,不要命地要把司君冥给宰了。

这种时候,他怎么能叫其他人看到?

看着男人冷峻的侧脸,凤青梧很无语地翻了个白眼,道:“冥皇叔,你不想躲也行。到时候害得美人娘娘被皇帝猜忌甚至处罚,你可别怪我没提醒。”

皇帝或许拿司君冥一时半会儿的没有办法,想要处置后宫之中的一个女人却容易得很。

他对结发夫妻的皇后尚且能利用得彻彻底底,对卫清箩又能有多少疼惜呢?

说不得就因为一点怀疑,直接让她落入凄惨的境地。

见她脸上有了几分怒色,司君冥沉默片刻,终究没再继续固执下去。

起身走到了床后,将自己高大的身形藏起来,处在狭小的空间让他的声音都变得有些闷闷的。

低声道:“本王不会出声的。”

果然,一旦涉及到了卫清箩的安危,哪怕是有些丢脸的事情,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去做。

也许,他之所以会变成一个渣男,又是喜欢男人,又是在后院养小妾,都是因为注定娶不到心爱的女人,所以才会这样放纵自己吧!

凤青梧的心头这一瞬间,掠过了很多思绪。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头闷闷的,生出几分烦躁。

明明司君冥已经按照她的要求做了,这会儿她的心里却依然不怎么好受,好像是堵着一股无处发泄的郁气。

她索性没再看司君冥一眼,直接大步走到门口拉开房门,没什么好气地冲着门口道:“六皇子殿下这么急,到底是有什么事情?”

话音落下,才发现门口空无一人。

偏头看过去,就见到熟悉的紫粉色身影正悠然地躲在藤蔓的阴影里,手里提着酒壶时不时地抿上一口,别提多悠然自在了。

说什么被太阳晒化了,根本不存在的。

照她看,他分明是自在得很。

“皇婶终于肯露面了。”

司君玄笑了一声,提着酒壶慢悠悠地从阴影里晃出来。

他这个人长得实在是好,就算是这么欠揍的样子也很难让人生出几分厌恶。

凤青梧这样的颜控,看到他那张美到了极致的脸,什么火都发不出来了。

只能揉了把脸,侧开身面无表情地道:“有什么事,六皇子殿下进来说吧!”

她向来是不太管那些乱七八糟的规矩的,想来知道了她的价值,皇帝也不会让关于她的消息传出去。

因此凤青梧也没有避讳什么,在司君玄进了门之后,直接反手将房门甩上。

自己走到桌边给自己倒了杯凉茶,一饮而尽。

“看来皇婶的心情不太美妙,本王来得不是时候啊!”

司君玄饶有兴致地打量她一眼,突然主动将手中宝贝的白玉酒壶往前递了递。

脸上的笑容活像是引诱小孩子堕落的大灰狼似的,笑眯眯地道:“皇婶如果心情不痛快的话,不如喝点酒?酒可是个好东西,本王有什么烦恼,喝了酒就全都忘记了。”

“六皇子殿下也会有烦恼?”

听到这话,凤青梧忍不住无声地笑了一声。

司君玄这人,过得最是放荡不羁。

就算是皇帝几次叱骂,他也还是我行我素,说翻墙就翻墙,说醉酒就醉酒。

不管什么时候,都活得随心所欲,把皇帝都气得跳脚。

这样的人,只会让其他人烦恼,实在是很难想象他自己也会有烦恼。

不过——

凤青梧摇了摇头,重新将他的宝贝酒壶推了回去,淡声道:“本王妃是医……大夫,不会喝酒。”

这是她早就养成的习惯。

除非偶尔实在是必须,她才会适量的喝上一点,大部分时间都是滴酒不沾。

作为一个医生,尤其末世的时候,不管中医还是西医,有时候就算是赶鸭子上架也要给人动手术。

喝了酒,握不稳手术刀,还怎么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