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神豪之发工资就返利 > 第175章 叶痕的选择

第175章 叶痕的选择

作品:神豪之发工资就返利 作者:十年一剑囧 分类:都市生活 字数:8699 更新时间:21-01-14 04:4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神豪之发工资就返利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叶痕的一番话通过同声传译器传到了这群刚果民工的耳朵里。

刚果民工听着叶痕的话,眼中流露出一丝感激。

刚果民工虽然没有知识,但他们也是人,他们也知道,此前是那个本来的小领导对他们不管不顾直接将他们扔在医院等死。

而是叶痕来了之后,他们才得到了最为妥善的治疗,并恢复了生活本该有的质量。

如果不是叶痕,他们的一生早已经毁了。

于是他们连连点头,说道:

“老板,您放心吧。”

“我确实知道我们的国家现在有很多不好的传闻,而我们的当地人对您也有很多不好的想象,但这都是出于不了解而造成的。”

“经过这一次事件,我们真真正正的知道您是一个好老板,也是一个为员工考虑的人,所以我们回到我们的国家之后一定会亲口为你解释清楚您的所作所为,让所有人都知道您的光辉。”

刚果的那些民工们的回答让叶痕很满意,他点了点头,说道:

“你们说的不错,这对我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回国的飞机我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今天下午就回刚果首都的航程,今天是你们在中国的最后几个小时,希望你们能过的开心。”

说完,叶痕在众多刚果民工的注视之下离开了这里。

他已经太久没有回家了。

……

随着一阵引擎熄火的声音,时隔半个月,叶痕终于回到自己所在的临海市的家中。

家里热热闹闹,当叶痕走近家门的时候,他才发现,黄珊珊的父母居然罕见的出现在了自己的家里。

“老公,你终于回来了!”

“公婆好。”

叶痕见了那黄珊珊的父母,也是颇为意外,喊了一声。

在他的印象之中,这黄珊珊的父母很少到自己家里来,现如今怎么来了这里。

而且看着这公婆的脸上,还带着一丝丝谄媚之意。

这让他更加的有些奇怪。

“哎呀,我们小叶可真是大忙人,忙前忙后的,我给我女儿打电话要见我女婿还要预约!”

一见到叶痕,那婆婆彭温华就开口说道。

听着婆婆的声音有些阴阳怪气,叶痕皱了皱眉,有点不舒服。

不过碍于她乃是黄珊珊的妈妈,虽然黄珊珊一直说她母亲对她不好,但他也必须要给予一定的面子。

算了,不和这个女人计较。

于是他生硬地点了点头,说道:

“没有,婆婆我外面的事情确实比较忙,但您看我一听老婆打电话让我回来,我这不就回来了吗?”

叶痕在车上的时候就接到了老婆的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来,只是老婆一直支支吾吾地不肯说理由,叶痕也就想着现在回来。

“嗨,小叶啊,你别愣着了,赶紧坐下吧,估计这一路上累得很了吧。”

见气氛显然尴尬,那公公黄庭国显然也是不太好意思,连忙招呼叶痕坐下。

叶痕一屁股坐在了自家的真皮沙发之上,但他的眼中已经露出了锐利的光芒。

“此前他和黄珊珊结婚的时候,他家的父母就一直表现的十分的势力爱财,还强行从黄珊珊那里要了一套房子过去,逢年过节给的礼品都是毫无诚意的东西。”

“这次不年不节的跑过来,肯定是有什么幺蛾子。”

叶痕皱了皱眉头,觉得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不然黄珊珊不会这么支支吾吾。

见叶痕一直不说话,那边的两个公公婆婆果然忍不住了,开口说道:

“这个啊,小叶,我们这次来呢,不是因为别的事情,而是有一件小事情要求你。”

“小事情,我觉得我们亲家公亲家母可没什么小事情。”

叶痕轻笑一声,开口说道。

“呵呵,呵呵,没有没有,小叶你太过谦虚了,我们这个对你来说却是是小事情,但对我们来说可是天大的事情。”

而听了这话,那肚子已经有些微微鼓起的黄珊珊也是牵了牵嘴角,勉强地笑了笑。

“这个……”

那亲家公也是个面庞薄的人,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倒是那彭温华率先开口说道:

“小叶啊,其实不瞒你说,我们这次来你这里,是准备找你们家借一笔小钱的。”

“借一笔小钱?”

叶痕疑惑,他坐在沙发之上,喝了一口清茶,问道:

“我记得我每个月不是都给我们的亲家公亲家母打去五千块生活费吗?怎么,不够。”

“没有没有,哪里不够,我们两个老头老太太用不了什么钱。”

黄庭国连忙摆手说道:

“说实话,我们这次来,是为了……是为了我们那个不争气的儿子来的。”

“为了小舅子黄飞?”

叶痕算是明白了。

他那个小舅子黄飞一直以来都非常的不成气候,年纪轻轻读了初中就不读了,还说要出去做什么老板。

可就在黄珊珊做了凤凰一品居之后心想着要帮帮弟弟,就给了弟弟一笔钱让弟弟开店。

可弟弟开一家店倒一家,开一家倒一家。

而每次黄珊珊准备过去看望弟弟,却发现弟弟的店门还没开。

给弟弟打电话才发现弟弟还在家里睡觉。

这可是早上十点钟了,这黄飞居然还在家里睡觉,根本就是不想工作,所以拿姐姐的钱糟蹋。

后来黄珊珊对弟弟失望了,再也不肯给弟弟钱开店,只是每个月给他两千块让他花着。

他那弟弟就拿着这两千块再时不时到父母那里打打秋风过日子。

说实话,这些都是叶痕从黄珊珊口中得知的,而对于她那个不成器的弟弟,叶痕是一无所知。

当然,忙着生意的他也没时间听这种家长里短。

脑中转过这些想法,叶痕再度将自己的目光看向那黄庭国。

这一次,黄庭国的脸上多了一丝可怜。

“嗨,儿子不成气候真是恼人,瞧瞧这大老爷们,多少岁了,还要为了那二十多的儿子拉下脸皮来求人。”

“这个……我们接下来的请求可能有点过分,但是还希望小叶你能多多包涵。”

那黄庭国见叶痕回忆起来,犹豫了片刻,继续说道:

“这个,我家里那小子也是老大不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最近他又谈了个朋友,两人关系可好的不行,不过我和那边的父母聊了一下,他们发现我们家女儿是黄珊珊,是大老板您的儿子的时候,口气顿时就变了。”

“变了?”

叶痕拿出一根雪茄想要抽,可看到一旁黄珊珊的肚子,想了想还是又塞回了烟盒。

“变了是什么意思?”

没有烟抽的叶痕有点焦躁,只好用手指击打着面前的实木梨花桌。

“这个……这个……”

看来这黄庭国脸皮实在是不够厚,说着说着还是卡住了,面庞有些发红。

一旁的彭温华接嘴说道:

“这个我儿子那亲家看您这个很有实力,所以,他们想要一笔两百万彩礼,不然女儿她们不嫁。”

“彩礼?”

叶痕喝了口茶,顿时感觉面前这对夫妇有些好笑,他说道:

“他要彩礼,那你们就给啊!跟我说干什么。”

叶痕说完这句话,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这……”

黄珊珊见叶痕话刺人,连忙向叶痕使眼色,可叶痕却视而不见。

黄庭国被叶痕这句话呛了一下,他毕竟是面皮薄的人,扯着彭温华就想走。

可那彭温华可不依不饶,她说道:

“诶,我的好女婿啊,我知道你有钱,对你来说那两百万还不是老牛身上的一根毛,随随便便就拔下来了!”

说完这句,那彭温华似乎觉得还不够,继续说道:

“其实要是我们自己也就算了,毕竟我们两个老骨头过不了几年就要飞升了,可为了你那个小舅子,为了你老婆肚子里的孩子,这彩礼你也要给啊。”

“呵呵,呵呵呵呵。这彩礼我要给,你们真当我家钱是大风刮过来的吧。”

叶痕终于发火了,他说道:

“当初结婚的时候,你们家硬生生从我这里弄走一套房,还花了好几百万也就算了,毕竟是我娶我老婆,可现在你他吗小舅子结婚也要我出钱?真当我叶痕是你们家的保姆?”

叶痕嘭地一声将自己手中的茶杯砸在实木红桌之上,冷冷说道:

“你们,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若是往日还在搬砖那会儿,叶痕也就忍了。

毕竟是搬砖的,没资格发火。

可现在他是谁,一个国际之上都有身份的大老板。

要是随随便便就被别人要挟了,那以后谁还看得起他。

见叶痕发火,两人愣住了。

他们本以为叶痕就算拒绝,但好歹也还得给点,但没想到叶痕居然一分都不想给!

那彭温华疯了,她厚脸皮了一辈子,还从来没见过这么不给面子的人。

她立马摆出一副泼妇地姿势,大喊道:

“叶痕,你不要给脸不要脸!”

“我给脸不要脸,是我给脸不要脸还是你不要脸!?”

叶痕反唇相讥。

“你小子,你……你嘴硬是吧,你老婆还是老娘女儿,你老婆肚子里的孩子还是老娘的!今天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

说着,那彭温华竟然威胁起叶痕来。

而此时的黄珊珊没想到事情会搞成这样,她看着这场面,又是尴尬,又是无措。

她本来就性格温和,而且从小就被灌输了一定要照顾着弟弟,帮着弟弟的概念。

所以当她父母和她说这件事的时候,她虽然觉得有些不妥。

但想到弟弟不能不结婚,抱着要大家都好的这个概念,她这才打电话让叶痕专门回来一趟。

可没想到事情闹成这样。

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被两帮利益不相关的人撕裂了,狠狠地撕裂了。

于是她蹲在地上,伤心地哭了起来。

她觉得叶痕太不给自己面子了。

而此时的彭温华见了女儿如此作态,顿时就觉得机会来了。

“叶痕,你不是能吗,你觉得自己不要这个老婆了是吧,来,女儿,跟娘走,娘带你回家。”

说着,彭温华就去拉黄珊珊的手。

黄珊珊被这么一拉,顿时脑子就乱了。

本来在怀孕的期间,头脑就不稳定,现在更是完全丧失了理智,到底我是谁?

“我是叶痕的老婆,还是黄飞的姐姐,还是彭温华的女儿?”

“我到底应该听谁的?”

巨大的茫然让黄珊珊愣在原地,而彭温华扯了两下没扯动,顿时就愤怒起来:

“你这丫头,翅膀硬了,敢不听老娘的话了是吧?”

“老娘叫你给我回家!”

说着,那彭温华就举起手,想要像以前一样向黄珊珊的脸上扇下去。

可下一刻,一个身影闪现在她面前,如同铁钳一般的双手抓住她的手掌,将她手掌捏的生疼。

“你……你干嘛?”

彭温华眼中露出惊恐的眼神,她没想到叶痕居然敢和她动手。

“我干嘛?你说我干嘛?”

说着,叶痕就是一个巴掌将彭温华扇倒在地:

“你这个泼妇,不知事理的东西,你想要在我家,打我怀孕的老婆?”

彭温华的脸上一片红肿,这还是叶痕收了九分力的结果。

她泼辣一辈子,如何容忍别人这么对待她。

于是她站起身来,眼睛赤红,披头散发地大喊道:

“反啦!反啦!你个小飚子,居然叫你老公打我!”

“你个贱种,当初我就不该把你生出来,我就该把你淹死在马桶里。”

“你现在是好了,当了贵太太,就不理会你老娘 不理会你弟弟了是吧,我告诉你,你一辈子都是从老娘肚子里爬出来的贱种,你一辈子都是!”

……

不堪入耳的骂声响彻叶痕家中的庭院,黄珊珊跪在地上抹着眼泪。

而黄庭国,这个没用的一家之主,则是呆呆地看着这一幕,手足无措。

而叶痕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黄珊珊此前总是一副叶哥对我这么好,我已经很满足了的样子。

原来她的原生家庭是这样的。

叶痕叹息了一口,身形如同鬼魅闪现,下一刻,骂声骤然停止。

一张结实的透明胶带将彭温华的嘴巴死死堵住,彭温华口中的污言秽语再也不能说出口。

下一刻,叶痕将脸凑近那彭温华,说道:

“生育之恩,并不是什么所谓的大恩。”

“如果你把孩子带来这个世界,却不给她一个好的家庭,那你不是恩人,只是一个罪人。”

“世界上最残忍的就是做父母不需要经过任何考试,而你,现在已经被我开出了丈母娘的身份。”

“来人,把这个疯女人给我扔出家门!”

叶痕一声令下,一直在一旁面无表情的保镖终于动手,将呜呜直叫着的彭温华扔出了叶痕的家。

而黄珊珊,还跪坐在地上,眼角流着眼泪。

叶痕虽然有些痛恨她的懦弱,但也知道,她终究还是被自己的原生家庭所束缚。

于是他走上前,摸了摸这个可怜的女人,说道:

“珊珊,你就别伤心了,这不是你的错。

“起码这不能完全怪你,毕竟谁也不能摆脱自己原生家庭的影响。”

“幸福的人一声都在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一辈子都在治愈童年。”

“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么我们就勇敢去面对。”

“去看心理医生吧,我认识一个心理医生,他会帮你解决你的问题的。”

看着黄珊珊迷茫的眼神,叶痕温和地说道。

……

“老…老公,这这个真的管用吗?”

黄珊珊站在那心理医院的门口,犹犹豫豫地向叶痕问道:

“心理医生……那那不都是疯子们才去的医院吗,我去这个医院,是不是不太好啊。”

“嗨,你想多了。”

叶痕温柔地摸了摸黄珊珊的头发,说道:

“心理医院没你想象的那么可怕,其实人类或多或少都有些心理问题,毕竟谁成长的环境都不是一帆风顺,但你不能因为害怕疾病就讳疾忌医啊。”

“进去吧,这个心理医生很温和的。

在叶痕的鼓励之下,黄珊珊这才鼓起了自己的勇气,她慢慢地走近面前的诊询室的大门,敲了敲门:

“请进。”

里面传来悦耳的女声,让黄珊珊一点点放松下来。

她闭上眼睛,深深吸呼吸了一口,这才走进了诊讯室的大门。

里面是一个梳着单马尾,皮肤白皙,气质爽利的女子。

黄珊珊刚一走进房门,她就直直地盯着她。

“您就是那位叶先生所说的黄女士吧。”

“是的。”

“来,请坐,请和我诉说您的问题。”

李琪琪向黄珊珊说道。

黄珊珊将自己的问题一五一十地和李琪琪说了,没有丝毫的隐瞒。

而李琪琪在听完黄珊珊的问题之后,也是点了点头,她说道:

“我认真的听完了你的问题,我已经初步判定了你的问题。”

“这么快?”

黄珊珊惊喜之余,又有些怀疑,

她想了二十多年都没有总结出来的问题,居然被李琪琪一下子就分析出来了。

“不会是碰到骗子了吧。”

就在黄珊珊心中这么想着的同时,李琪琪下一句就将她的疑惑完全击碎。

“如果我没有猜错,你成长之中,最重要的问题是你的低价值人格。”

“低价值人格……?”

黄珊珊先是皱眉,随后她感觉,这个词汇描述她实在太准确了!

“是啊,她每次都是觉得自己要努力努力努力再努力,可是每次她的努力都会被父母打压,每次的自己有意识的行为都会遭到否定。

在长期的打压之后,她觉得自己失去了价值。

“如果只有做父母希望看到的事情才能获得夸奖的话,如果女性生来就是低价值的话,那我为什么要努力呢?”

黄珊珊觉得自己就是被这样的低价值的自我尊严感害了一辈子。

“如果我没猜错,你从小就是乖孩子吧。”

似乎是敏锐地察觉到了黄珊珊的情绪,李琪琪开口问道。

“是……是的,医生您说的好准。”

“因为低价值感几乎必然会和讨好型人格联系上。”

“而讨好型人格的孩子,一般都是乖孩子。”

“讨好型人格?”

黄珊珊听到了一个令自己疑惑的名字,顿时感觉十分不解。

“就是说,因为你成长早期所遭遇的事情,导致自身的低价值感,而低价值感就导致了你只能从别人身上获得价值感。”

“而一旦你将自身价值的实现放在别人身上的时候,就必然会造成讨好型人格的发生。

你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取悦别人,而从来不是为了满足自己内心真正的欲望,这就导致了迷茫和抑郁的发生。”

“这就是你原生家庭的问题。”

“如果我没猜错,你从来不敢拒绝别人吧。”

“这……我……”

黄珊珊不得不说,医生说的很准。

“因为你需要通过被别人求助,或者是做让别人满意的事情,你才能获得自身的价值感。”

“你不敢拒绝别人,因为你的内心的低价值感总是影响你按自己的意愿去做事情。”

“所以最后你在别人看起来,就好像一个好欺负的老好人,谁都想要欺负你。”

“可……”

说到这里,黄珊珊似乎有什么想要说的,可她支支吾吾地又不敢发声。

“我知道,你心里有疑惑,有想要质疑的地方,没关系,你质疑吧,不用担心触怒我,解答病人的疑惑,就是我的工作。”

李琪琪一句话,终于让黄珊珊终于说出了自己心中的话。

此前除了非常生气的时候,她很少质疑别人。

因为她根本不敢和别人当面对质。

“可是医生,不是说……不是说为他人奉献是好事,我们整个社会都提倡吗,可到了您这里,怎么就成了不对的了。”

黄珊珊满脸疑惑。

“这你就想错了。”

李琪琪笑着说道:

“为他人奉献当然是好事,但是你必须是遵从你的内心去奉献,而不是在低价值感和讨好型人格的情况之下逼着自己去奉献。”

“遵从自己的内心?”

黄珊珊疑惑。

“遵从自己的内心奉献的意思就是,这件事是你想要做的,你愿意做的,也是你做了会感到念头通达,心情舒畅的。”

“就像雷锋做好事,没有人看见他他还做吗?”

李琪琪问道。

“应该还是会做的吧……”

黄珊珊犹犹豫豫地回答道。

“是,所以雷锋为了做好事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他也绝对不后悔。”

“诸如此类的例子还有很多为革命献身的无名烈士,很多一辈子只能潜藏的特工,他们都是为了心里某个高洁的理想去做这种事情的,而非受人强迫。”

“毕竟,不论是什么样的年代,做革命者的危险总是大于做一个平民的。”

“所以你现在明白你和他们的区别了吗?”

“您的意思是说……我可以做好事,但前提是,我必须是自己愿意这么做的?”

黄珊珊大概明白了李琪琪的意思。

“没错,你很聪明。”

“只有你的做法和你的内心没有违背的时候,你才能放松下来,这才是你该做的。”

说着,那李琪琪笑了一下,风情万种:

“其实很多时候,你真的没必要表现的这么NICE的。”

“我明白了医生。”

黄珊珊听得眼前发亮,她突然感觉自己一直以来一团混沌的内心突然出现了一道光。

原来自己还可以这么做。

但她的内心还有一个好奇,于是她问道:

“医生,那低价值人格是怎么出现的呢?”

说着这些话的时候,黄珊珊温柔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她和叶痕的孩子即将降生了,她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也像自己一样,所以她一定要明白原因。

这是一个作为母亲的责任。

“其实,这个问题也非常简单,那就是,低价值人格的人从来没有感受到,什么叫做无条件的被爱。”

“无条件的被爱?”

“是。”

李琪琪点点头,说道:

“其实很多时候,不止调皮的孩子羡慕别人家的孩子,很多被人们交口称赞的别人家的孩子,也羡慕这些调皮孩子呢。”

“啊?”

这句话颠覆了黄珊珊的认知,她张大了嘴巴,感到十分惊讶。

“咋了,你这是不相信?”

似乎是预料到黄珊珊不会相信她的话,李琪琪一边微笑地说着,一边转动着手中一支笔。

“李医生,你可以解释一下吗?”

经过李琪琪的开导,这一次的黄珊珊不再压抑自己的想法,开口问道:

“我想知道为什么?”

“因为,那些所谓的别人家的乖孩子,他们被父母所爱是有条件的。”

“每一次父母因为他们乖巧而夸奖他们的时候,他们的心里就被种下了一个暗示。”

“一个暗示?”

李琪琪耐心地解释道:

“对,一个爱是交换的暗示。”

“爱,是有条件的,因为你做得好我才爱你,若是你做得不好,那你就不配被我们所爱。”

“换言之,对于乖孩子来说,自身的存在不是重要的,而是自己带来的结果才重要,这无形之中就削弱了他们内心之中的自我价值感,造成了自我低价值的产生。”

“但调皮的孩子不是,他们享受无条件的爱。”

“虽然他们非常调皮,经常给父母带来麻烦,但父母依旧爱他们。”

“他们知道他们之所以被爱,不是因为他做了什么。”

“而是他的存在本身就值得被爱。”

“这样的孩子,对于自我的价值的认知,自然非常之高。”

“这……”

黄珊珊忽然想起自己小时候很多话,突然她好像明白了什么,恍然大悟:

“我以前父母也这么做过,不过他们提出的条件是你帮着弟弟,你就是被爱的,不帮弟弟,你就不被爱了!”

“没错,幸福的家庭总是千篇一律,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你的父母给予你爱的条件就是你要帮着弟弟。”

“所以你的低价值感就被塑造了,为了获取父母的爱,你就会一直去全心全意地帮着弟弟。”

“在漫长的岁月之中,这种要帮弟弟的想法最终渐渐隐形变成了潜意识,一直在影响着你。”

“一旦你产生你不想帮弟弟的想法,那种一开始种下的不被爱的恐惧就会笼罩着你,最后让你崩溃,让你抑郁。”

“原来是这样。”

黄珊珊这才明白了自己的症结所在,这下,她对自己有了更加全面的了解。

但听完这些,她的心中再度产生一个疑惑,她说道:

“那为什么我的性格会变成对所有人都这样呢,明明我只是对父母这样啊?”

“这就是心理学的移情效应了。”

李琪琪再度提出一个新词汇,介绍说道:

“移情,是一个心理学术语。它的解释是:把过去对重要人物的情感,冲动,态度,愿望,幻想等不合时宜地移至到当前某个人物身上。”

李琪琪似乎是猜到黄珊珊不太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她继续解说道:

当然我这样说你肯定不明白,我举个简单的例子。

一个女孩子,刚出生就被送到了外婆家抚养,在她成长的过程中,就像“邮包”一样,在不同的养育者之间流转。

在她幼稚的心灵里,她无法理解真实的情况到底是什么,她所体验到的,就是当她想要靠近、依恋他人的时候,总是又被转手“抛弃”了。

所以,在她的内心深处形成了一个刻骨铭心的信念:没有谁会一直爱我,当我靠近谁,谁就会抛弃我。

等她长大,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她遇到了心仪的男子,可是等她开始和他走近去建立亲密关系的时候,被抛弃的恐惧就占据了她的身心。

这种恐惧是如此地强烈,阻碍着她靠近他,并最终以逃离的方式,以回避终会被抛弃的痛苦。

这就是一种典型的移情,在心理学上被称为回避依恋型人格。”

听了李琪琪的解释,黄珊珊似懂非懂,但她又好像抓住了什么似的反问:

“那您的意思是就是说我把我和父母的这种互动转移到其他和我重要的人身上,并且一遍又一遍地重演这些痛苦的事情吗?”

“对,你理解的很对。”

李琪琪介绍道:

“而且是与你越相近的人,你这种倾向就越明显,对方越是对你重要,你就越是害怕失去对方,于是你就会进行讨好,进行你和你父母互动的那一套。”

“而一旦你那一套失败了,或是你觉得重要的人之间发生了冲突,你的内心就会无比痛苦,因为你不知道该帮谁。”

被李琪琪说到伤心的地方,黄珊珊眼角又有些发红。

“那……那我应该怎么改变自己呢?”

李琪琪听了黄珊珊的这句话之后,叹了口气,随后说道:

“抱歉,在我所知所学的弗洛伊德心理学里,并不具有能改变自己早年经历的方法。”

“啊!?”

黄珊珊懵了,她没想到这个心理医生告诉了自己的问题,却没有解决的办法。

“那我该如何是好?”

“接受自己,只有接受自己。”

李琪琪说道:

“唯一能让你脱离童年的这种模式的办法,那就是意识到,你自己就算什么都不做,也是被爱的那一个。”

“这……”

黄珊珊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可如果没有人爱我怎么办?”

“那就自己爱自己,唯有你自己接受了你自己,才能改变这一切。”

“好。”

黄珊珊勉强地说道。

“别着急。”

李琪琪笑了一下,说道:

“心理治疗不是灵丹妙药,没有这么快的,再者说你老公是爱你的,他给你预定了半年的心理治疗,慢慢来,我们有的是时间。”

听完心理医生李琪琪的话,黄珊珊这才再度升起了一丝希望,她带着希望走出了房间。

这一次,她的眼神不再像之前那样迷茫。

“老婆,这心理医生怎么样?”

叶痕早已经早早地在门口等待,见黄珊珊出来,他笑着开口问道。

“挺好的,就是医生说我这个需要时间,希望能治好我的病吧。”

黄珊珊低头说道,这一次,她没有掩盖自己内心的想法。

“嗯,老婆放心,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爱你。”

叶痕紧紧抓着黄珊珊的手。

黄珊珊感到一丝温暖。

她忽然对未来充满了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