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团宠萌妃五岁半 > 第505章 冷红月的真身

第505章 冷红月的真身

作品:团宠萌妃五岁半 作者:将离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162 更新时间:21-07-22 14:36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团宠萌妃五岁半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第505章冷红月的真身

白三三和萧桀都同时抬起头,顺着姒月视线的方向看了过去。

“好强的魔气凝结。”三三颦眉。

“主子,不久前,幽都王的大军似乎开拔了,据说去了北溟。”姒月皱眉,“那个位置的方向,应该就是北溟结界处。”

萧桀突然发现少了一个人,“冷红月呢?”

如果他记得不错的话,冷红月先前一直跟三三他们在一起。

“殿下,冷姑娘先前留在了幽都将军府上。”姒月回答,“我们从王城出来之后,便再也没见过冷姑娘了。”

萧桀低声道:“这冷红月,也许便是五万年前,幽都王帝钧的爱人,和幽都王之间有匪浅的关系。”

三三疑惑的看向萧桀,“爱人。”

萧桀伸手宠溺的轻刮了一下三三的小鼻子。

“不错,三三可还记得无论是太书,还是焰川,还是老龟口中,都曾提过。五万年前,幽都王帝钧曾杀死过自己心爱的女人。也就是在杀死这个女人之后,他性情也变得更加喜怒无常。”

“幽都王当年杀死却未能杀死的人,应当就是冷红月。而冷红月,也是在五万年前在黄泉冥界出现。加上幽都王对冷红月的追捕,这一切的巧合的巧合都凑到了一起。那么,冷红月的身份也就没有了异议。”

萧桀在此地再次见到冷红月时,便已经怀疑了。

只不过现在将这一切理顺之后,就更明朗了。

姒月听的有些诧异,“冷姑娘她是幽都王的爱人?被抽了玲珑骨的那个?”

三三眉心轻敛,“她的身体中,着实少了一条根骨。”

三三的能力是能够看到资质根骨的,而冷红月她在无意间也看到过。

只不过当时以为冷红月是神境强者,所以才没有看到根骨。

后来再一次看到的时候,才察觉到不寻常。

只不过,人家的事,她也不会多想。

根骨这种东西,对她来说,也算不得什么。

而且冷红月或许本体就不是人。

“我知道我知道,要我告诉你们”太书的声音突然响起,雀跃的不的了,“我好像也升级了,我能看到神境强者的故去了,所以冷红月的过去我也看到了。”

升级?

三三好奇。

太书竟然也会升级?

像是感应到三三在想什么,太书立刻乖乖说道:“是啊,我也是才知道呢,以前有些看不到的东西,在升级过后我就可以看到一部分了。”

三三看向北溟结界处,声音微沉,“我感觉到了,小川有危险。”

萧桀的目光也看了过去,道:“你可以在我们到达那个地方之前告诉我们。”

说完这句话,萧桀便牵起了三三,“姒月丫头,跟上。”

姒月道:“是。”

话毕,萧桀已经带着三三朝北溟的方向飞去。

姒月也紧跟而上。

太书则兴高采烈的说了起来。

“话说这冷红月,她的真身并非是人,而是真凰分支遗种。”

刮过的风吹的三三脸颊上也黏上了发丝,“真凰分支遗种?”

萧桀将她发丝拨开,把兜帽为她裹紧了点。

“那不是孔雀吗?”三三眨了下眼睛。

“是啊是啊,就是孔雀。”太书的声音一听就能让人眼前浮现他不断点头憨憨傻傻的画面。

“神女不愧是神女,什么都知道。”

萧桀也颦起了眉,“孔雀。”

旋即想到是冷红月那花里胡哨的样子,确跟孔雀有那么些相似。

“只是她还觉醒,所以没有暴露出自己的真身。做人太久,也是会让人看不出来的。”太书继续说道,“像焰川小魂这种常年兽,又是兽言兽语,行为和生性都伴随着他们本身兽类习性,所以很容易就能看出来。

强一点的修行者,也能看出他们化形之后并非真正的人身。

因为他们的身上是有着兽的气息的。”

三三了然,也就是说,冷红月其实并不是人。

她的真身是孔雀。

是凤凰亚族。

身体里留着的是真凰之血。

“她是作为一颗蛋被被遗落到幽都之境的,而在幼年化身之时,误打误撞幽都将军府中的少年捡回了家去,从那以后,她便长在了将军府。和这个捡她回去的少年未炽,也成了青梅竹马,一起在府中长大。”

“后来未炽结实了一个年轻男子,名曰帝钧。而他在见到冷红月第一眼的时候,便一见钟情爱上了冷红月。

冷红月也被年少的帝钧所吸引,二人互有好感,互生情愫。

但帝钧此人善妒多疑,且心狠手辣,野心勃勃。

那时正值幽都诸王割据,帝钧的目的,便是收服诸王,统一幽都。

权利,野心,美人,都会他是势在必得之物。

后来帝钧因为猜忌和嫉妒,杀死了冷红月十分在意的一个同族朋友。

冷红月一怒之下就和帝钧打了起来,也就是在这一场战斗之中,帝钧抽去了冷红月的玲珑骨,而冷红月也重伤在身,奄奄一息的离开了幽都。”

“在离开幽都之时,冷红月伤心欲绝,问鬼船掌舵者孟茯苓要了一碗孟婆汤并忘记了一切前尘过往。随着鬼船飘荡流落到了黄泉冥界,从此便在黄泉冥界一停留,便是五万余年。”

太书的叙述通常都是既定事实,也就是他所看到的事情发生轨迹。

从冷红月的过往中所看到的。

不会有许多的添油加醋,或者的事情发展的描述。

几句话的功夫,就把五万年前的事情说完了。

萧桀低声道:“此事恐怕其中还有不少隐情,应该没这么简单。”

三三却道:“玲珑骨,是个好东西。有些人总是会对一些不知到底有没有用,却被成为宝物的东西趋之若鹜。”

“而且,爱一个人同杀一个人,应当也不矛盾。”三三停顿了片刻,“天启城中,司马和锦城,便是如此。”

萧桀也想到了司马烈和锦城之间的故事。

司马烈同样也是嫉妒心才猜忌心极重的人。

虽然他与锦城之间,并不是世道所趋,却也并非什么见不得光的事。

三三的意思是,司马烈爱锦城但却他依然会伤害他。

萧桀轻拢了下眉,沉声道:“司马烈真正爱的,只是自己。他所要满足的也从来都只是自己。真正爱一个人,是绝不舍得伤到对方半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