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团宠萌妃五岁半 > 第504章 唯独你,我不可以让

第504章 唯独你,我不可以让

作品:团宠萌妃五岁半 作者:将离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153 更新时间:21-07-21 00:5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团宠萌妃五岁半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第504章唯独你,我不可以让

三三眨了一下眼睛。

伸手轻轻安抚的拍了拍萧桀后背。

“嗯。”她应了一声。

周遭的漫天妖火无论怎么飞舞,似乎都无法攻击到他们。

连碰都未碰到他们一下。

萧桀紧紧的搂着三三,眼底也渐渐归于沉寂。

她还在。

只要她还在,就够了。

而对于这个父君,他也已经释怀了。

没有那么浓烈的爱恨,也没那么强烈的情感。

他如今做再多的,也无法弥补抛下他们母子所造成的后果。

即便他的离开,是无心之举。

在抱了一阵之后,二人才分开。

“我问了太书,他说,他未从你父君的记忆里,看到那洞外之物到底是什么。应当是灵魂记忆破碎的缘故。”三三低声缓缓道。

她现在更好奇那洞外之物。

那到底是什么?

竟然会让妖王用尽妖力去封印洞口。

且被那股杀死。

萧桀显然也和三三想到了一处去。

“该知道的,便总有一日会知道。”萧桀沉声道。

他也很好奇那洞外之物是什么。

他眼底微冷,洞外之物……

而三三和萧桀在和地下所困的时间,外面已经过了数日。

姒月和小魂守在阵法之外。

而不久前还在战斗的场景,现在已经恢复了平静。

除了姒月和小魂,以及前方地面上所残存的尸体之外,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了。

但他们却丝毫不敢乱动,在原地守着。

就在此时,突然从后方爆发出一阵剧烈的声响。

阵法上空突然迸射出一股极强骇人的能量波动。

蓦地朝四周散去!

那浓郁的魔障之气也在顷刻之间消散。

姒月和小魂都朝身后看去。

只见那地面先前的裂痕也变得更加粗大。

“轰”的一声,那裂痕骤然又裂开了数尺!

姒月吓了一跳,目光紧紧的盯着那裂开之地。

“主子……”

就在此时,两道身影相携从那裂缝之处飞了出来!

姒月眼睛猛地一下瞪大,惊喜道:“主子!!”

小魂也瞬间化成了人形,笑道:“主人!?”

白三三和萧桀二人从空中缓缓旋落。

萧桀单手搂着三三的腰,直到落地,才将她放下。

姒月见状立刻上前,“主子。”

小魂也冲了上去,瞬间化变作一只小兽扑向了三三的肩膀,乖乖的在她肩头黏腻了起来。

“主人,你怎么才出来啊……”

“殿下。”姒月也抬头跟萧桀打了声招呼。

可这一抬头却愣了一下。

然后马上将头低了下去。

好奇怪。

这一次见到殿下,比之前更多了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强的让她本能的恐惧。

萧桀似乎察觉到了,收敛起了身上的气域。

姒月这才觉得浑身舒服了不少,那种强烈的压迫感也消失了。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萧桀看着前面神庙中人的尸体问道。

三三也看向了地上的那些尸体。

她颦了下眉,往前走了两步,观察了一下尸体的伤口。

这种力量……乃神境强者。

而且并非是利器,是用别的特殊的法器所伤。

姒月立刻道:“主子,就在您消失后不久,便出现了一个同殿下生的极为相似的男人打探您的下落。”

听到这句话,萧桀的神色倏地覆上了一层凉意。

楚沉。

“我和小魂担心他对您不利,所以便你在外面同他进行了殊死搏斗,不让他靠近此地。”姒月继续说道:“不过,没过多久,就来了很多这些白衣人。”

小魂一边听姒月说一边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

“这些白衣人似乎也是冲着主子来的,我听到他们称呼那个男人为尊主。但不知怎么的,他们打起来了。”姒月简单的叙述。

“那个男人杀死了所有的白衣人,而后似乎突然有什么事,暂时离开了。离开之前他说过他很快就会回来,所以奴婢和小魂一直在这里守着。”

不错,就在不久之前,楚沉杀了这些人之后,便收到了有人在幽都王城中看到过三三的消息。

所以楚沉才临时抽身离开。

只不过,他没离开多久的功夫,三三和萧桀他们也从阵法中出来了。

“楚沉……”三三也猜到了姒月口中所说的那个人的身份。

“主子,那人您认识吗?”姒月问,“怎么和殿下长得如此相似?”

姒月问的时候也看了萧桀一眼。

可她看向萧桀的时候却发现,此时的战王殿下脸上却是一片阴沉冷郁。

三三点头,“认识。”

姒月诧异,“那……”

既然那个人和主子认识,那到底是敌是友?她不会打错人了吧?

“你们做都的没错。”萧桀淡淡道。

姒月颦眉。

“那人,的确是想要对三三不轨。”萧桀语气冷沉,“若下次再见到他,无需手下留情。”

他知道楚沉出现的目的是什么。

这是他绝对无法容忍的。

三三看向萧桀,视线也正好对上了萧桀的目光。

萧桀的眼中是不可退让的坚定。

“别的,我都可以让。”他说:“唯独你。”

三三轻轻拢了下眉,却一个字都没出声。

姒月察觉到气氛有点不对。

难道说那个那个和殿下长得相似的男人,是来抢主子的?

所以战王殿下才会这么生气?

萧桀在盯着三三半晌,旋即缓缓走到三三面前,抬手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不过,万事,都依你。我不会做任何会让乖乖不高兴的事。”

他轻声的说,每个字都仿佛在温柔的哄着她。

担心她会恼了,会不高兴了。

即便他再怎么不想对楚沉不客气,但只要三三不想,他也不会对他做什么。

但前提是,他没有对三三做什么。

萧桀一边说,一边温柔的将三三垂在脑后的兜帽重新戴到了她的脑袋上。

那张清莹如玉的小脸儿也被掩藏在了那兜帽之下。

姒月这个时候明智的没有开口。

虽然之前她总是不想让战王殿下和主子亲近,觉得主子长大了,该有男女之别了。

但现在她觉得自己已经佛系了。

算了,不管了。

反正主子平时也喜欢和战王殿下亲近。

只要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她就不拦着了。

姒月抬起头,忽然发现了什么,立刻道:“主子,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