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团宠萌妃五岁半 > 第503章 不能离开我

第503章 不能离开我

作品:团宠萌妃五岁半 作者:将离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139 更新时间:21-07-20 19:24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团宠萌妃五岁半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第503章不能离开我

昆仑妖君的话里,仿佛猜到了白三三真实身份。

三三也疑惑的看向了他。

而萧桀闻言看着三三也担心了起来。

魔障之气,始终不是什么好东西。

只是因为是三三,所以才没有对她有太大的影响。

可是若如他所说,要是三三有朝一日无法控制体内魔气对她造成极大反噬的话……

萧桀颦着眉,心里也不免担忧了起来。

昆仑妖君似乎知道萧桀在想什么,淡淡笑着开口道:“小子,你也不用太过担心。你这小媳妇儿,可不是普通人。”

其实他还有半句话没说。

他这儿子也不一般,竟然能把这个女娃给拐到手。

他感觉到了,这个女娃的肉身之内,所存在的是神魂。

如今十四五岁的骨龄,却有这么强大实力。

根本不可能是寻常的修行者。

她的修为强大的可怕,真正的实力更是不可估量。

可这样强大的女娃,一副凉薄清冷的模样,对其他人喊打喊杀,偏偏对他这个儿子格外在乎。

足以见得他这儿子在女娃心目中的重要性。

“我的妖丹和所有妖力,已尽数传承给了吾儿,我此缕神识心愿也已了,也支撑不住多长时间了。”随着他的话,他身体也开始变得越来越淡。

萧桀眼里的情绪也微微有了一丝变化。

三三却道:“你已经彻底死了吗。”

“以你的实力,只要元魂未完全散尽,便有再生之力。”三三看着他,“所以,问问你,你已经彻底死了吗?”

三三在外面的时候,便从太书中看到了这个地方所发生的事。

他没有撒谎。

他从太书中所见到的,便是他那一缕神识落到这个地方那一瞬间。

那缕神识是随着他的一截腿骨而来。

埋葬在了此地。

所以她才知道,这个人已经死了。

萧桀也看向了昆仑妖君。

他曾听师父说过,实力强大到一定程度的强者,只要还剩一缕未散元魂,便还有复活之力。

这便是天地予以强者的最后的存留。

他们以身逐道,历经劫难,才走到了顶端。

却一朝陨落,消散天地,本就乃悲叹之事。

所以,这些顶端的强者,达到了一定境界的实力,只要身死魂不灭,便足以魂起再生。

只怕……三三便是如此。

所以能够历经千万载再次重生。

念及此,他目光黯了下来。

紧握着三三的手,看着昆仑妖君。

昆仑妖君却摇了摇头,“那力量已让我肉身俱灭,至于元魂灵识,我已不记得了,或是散了吧。”

“那洞外之物所携带的力量太过可怕……那股力量似乎想要冲破千界,可我如今已经记不得多少了……”他的声音开始越来越小。

萧桀也下意识的往前走了两步。

“你们若要出去,只需破除这个阵法即可。吾之墓葬,早已和此阵法合二为一。”

“此处乃幽都王之地,幽都王乃青帝门下,实力强横可怕,修行魔道野心勃勃,你们需……万分小心……”

这是这缕神识最后的叮嘱,也是他神识消失之前所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他甚至还没来得及告别,因为妖力和妖丹的离散,就连那一缕神识都再也无法支撑了。

突然的消失让萧桀的神色也猝不及防的变了一下。

他紧紧皱着眉,盯着昆仑妖君消失的地方。

周遭熊熊燃烧着的妖火也失去了控制,开始四处乱舞攻击。

但这些妖火对他们二人来说,已经造不成什么威胁了。

“他没了。”三三看着昆仑妖君消失的地方,缓缓出声。

萧桀没说话,只是看着前方。

“你难过吗?”三三问他,“子契会难过吗?”

她抬头,看向身边的男人。

因为她感觉到,在这一刻,子契握着她的手越发的紧了许多。

“他是你爹爹,你难过也是正常的。”三三安慰。

萧桀心中陈杂,沉郁的盯着前方,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他不知道自己难不难过。

他以为,自己对这个父亲丝毫没有任何情感。

可看到他从出现,又到完全消失在自己眼前……这短短的时间内,让他有种恍如梦境般的不真实感。

他只是……有点不知所措,有些恍惚。

“妖死难以复生,子契,不要难过了。”三三轻轻晃动了一下被萧桀握在手中的小手。

她已经竭尽所能的安慰子契了。

妖死,并非不能复生,她也不知道昆仑妖君到底有没有彻底消失。

毕竟这个地方,只是他的一根腿骨和神识。

所以,还是严谨的用了个难以复生。

萧桀感觉到了自己手心的晃动,目光也挪向了身边的三三。

眼神也在这一瞬间变得温柔而温暖。

三三看着他半晌,然后把手从他的手里抽了出来。

双手环着他的腰身抱了抱。

萧桀顿时站在原地不敢动,身子也怔在了原地。

“我不会死的。”她说。

“所以,我是不会离开你的。”她又补充了一句。

她感觉得到,子契现在很不开心。

这种很不开心,让她也不太舒服。

像是心里也压着一层什么,让她想要把它抚散。

少女软糯的声音能甜进他的心里。

“三三,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他目光紧紧的锁住她的眼睛,低声说道。

低哑好听的嗓音有些小心又藏着一种难以遏制的情绪。

他的眼底此时像是一汪铺上了浓墨的深潭。

深邃的见不到一丝光,又覆着让人看不透的色彩。

白三三看着他。

她是不会让自己轻易死的。

所以,也不会像他的父母一样,会离开他。

她自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所以她点了点头。

萧桀看到三三这懵懵的样子,唇角也扬了起来。

他俯身双手也抱住了三三,将脑袋压在了她的颈窝。

“好,这可是你亲口说的。”他低低的声音传带着一股热流进入了她的耳蜗。

三三耳朵顿时感觉痒痒的,脖子也痒痒的。

忍不住轻轻动了一下,想要躲开一点。

却根本挪不开,只能这般被着埋颈窝。

“不能离开我。”萧桀低沉的声音虽因埋在三三颈窝里而显得瓮声瓮气,可每个字都那样认真而郑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