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慕斯有点甜[娱乐圈] > 番外6

番外6

作品:慕斯有点甜[娱乐圈] 作者:枕上听笙 分类:现代言情 字数:7186 更新时间:20-11-12 16:44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慕斯有点甜[娱乐圈]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临海别墅, 六一儿童节的前一天晚上。

苏慕斯端着一盘切好的水果走出厨房,就看到了这样一幅画面——

曲朝越双腿交叠,靠在沙发上, 神色严肃, 俨然一副听下属汇报的模样。

桌子那头, 女儿曲宁意坐在小马扎上,双腿并拢,双手放在腿上,也是一脸严肃。

苏慕斯把果盘放到桌上,一屁股坐到曲朝越身旁。

她用牙签扎起一块苹果, 递给曲宁意:“来, 小玉米, 吃苹果果。”

小玉米是曲宁意的小名。

小玉米的脸还有些婴儿肥, 像个白滚滚的包子。

她摇了摇头:“妈咪。我在说话, 你要认真听。”

苏慕斯苹果咬得咯吱咯吱响:“你说, 我在听呢。”

可能是不认可苏慕斯边吃边听的态度,小玉米额头皱起,她觉得她要说的事情很重要!妈妈这是不重视!

看到小玉米不太高兴的样子,苏慕斯眨了眨眼,一口吞下苹果,利落地把牙签丢进垃圾桶, 正襟危坐。

“好好好,我不吃了, 你说。”

小玉米不说话,看向曲朝越, 她对爸爸的坐姿非常不满。

曲朝越跟她大眼瞪小眼。

场面冷了两秒。

这爷俩真的是……

苏慕斯无力吐槽, 拍了拍曲朝越的大腿:“坐好。”

曲朝越看了苏慕斯一眼, 后知后觉地坐直了身子。

小玉米总算满意了,清了清嗓子,稚嫩的童音在室内响起——

“明天是儿童节,老师说,七点半就要到幼儿园准备。”

苏慕斯点头,乖巧:“我知道,你老师跟我说过了。”

小玉米认真道:“妈咪,你明天要早起。不可以再睡懒觉了。每天都迟到,到的时候其它小朋友早操都跳完了。我到现在都不会跳那个早操。”

“呃……那之前我让你爸送你去你又不要。”苏慕斯小声逼逼。

曲朝越附和:“以后我送你去吧。”

“不要不要。”小玉米头甩得跟拨浪鼓似的,跑过来扑到苏慕斯身上,“妈妈你带我去,我跳舞给你看。”

苏慕斯宠溺地笑着:“好好好,我去。我保证不睡懒觉。”

曲朝越等了一会,没等到属于女儿对他的邀请,用控诉的目光看着抱成一团的母女俩,也不知道在吃谁的醋。

苏慕斯接收到曲朝越的醋意,笑嘻嘻跟怀里的女儿说:“宝贝,你不叫爸爸一起去吗?”

“快去叫爸爸。不然没人载我们去,我们就得走路啦。”

小玉米一想到临海别墅到幼儿园那段长到她记不清的路,立刻向现实屈服,扑到曲朝越腿上:“爸爸,一起去哈。明天你叫我们起床。”

曲朝越:“嗯……”

**

六一儿童节曲宁意要上台表演节目,早到是为了化妆。

一大早,苏宁意就自觉起来了,根本不用曲朝越叫她。一起来就把苏慕斯闹起来给她穿小裙子。

她自己是精神十足,苏慕斯却还没清醒。昨晚玉米兴奋得直到半夜才睡着,苏慕斯跟着熬到了半夜。

大人哪有小孩精力好?要不是为了看宝贝女儿的表演,陪她玩亲子游戏,她是真的很想很想倒头就睡。

苏慕斯耷拉着眼皮,从衣帽间取出她的小红裙,半闭着眼睛给她套裙子,差点没套进去。

曲朝越见状,接过手来,对苏慕斯:“时间还早,你再睡会。”

苏慕斯大脑接收到指令,双眼一闭,躺倒。

小玉米嚷嚷着:“不要不要,爸爸你不会的,要妈妈来。”

曲朝越漠然无视小玉米的抗议,把玉米裙子拉好,淡声:“小声,不要吵到你妈。”

玉米看着曲朝越给自己绑的蝴蝶结,一脸嫌弃,又不敢在爸爸的威严下造次,小声吐槽:“好丑……”

这个蝴蝶结绑得歪歪斜斜,连两根垂下来的绑带都一长一短,确实丑……

曲朝越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曲朝越:“去吃早餐。”

小玉米杵在原地不动,小手扒拉着蝴蝶结。

曲朝越做出让步:“先去吃饭……一会让你妈妈重新给你绑。”

小玉米觉得可以。

于是乖乖地被曲朝越牵下楼。

曲朝越把小玉米抱上儿童椅,刚要放下去,小玉米又蹬着小腿不肯坐下去。

“我还没刷牙。”

曲朝越完全忘了这一环节。于是把她抱下来。

小玉米扑腾扑腾跑去洗手间,站上她的御用小板凳,拿出她的卡通电动牙刷,看着她爸。

头顶的灯倒映在玉米眼里,玉米的眼睛像亮晶晶的星星。

曲朝越:“你刷啊。我看着你。”

玉米再次嫌弃地看了她爸一眼,拿起彩色的儿童牙膏递给他:“妈妈都会帮我挤牙膏的。”

曲朝越闻言接过牙膏给她挤在牙刷上,递给她,在她要接过的时候又缩回来。

曲朝越看了看玉米的裙子:“你不会弄到裙子吧?”

玉米认真回想了自己以前刷牙后搞得脖子领子都是水渍的场景,实话实说:“会。”

曲朝越顿了两秒:“你应该刷了牙吃了早餐,再穿裙子。”

玉米果断甩锅:“妈妈穿的。”

慕慕穿的啊,那没事了。

曲朝越随手抽了一条毛巾出来,围在玉米脖子上,“垫条毛巾就行了。”

玉米鄙夷地看了她爸一眼,自顾刷起牙来。反正她爸双标不是一天两天了。

苏慕斯眯了一会,还是凭着顽强的意志力爬了起来。

主要是平日带玉米都是她亲力亲为,让别人带她不放心,让曲朝越带,那就更不放心了!

苏慕斯下楼时,玉米和曲朝越已经坐在餐桌吃早餐了。

苏慕斯坐下前特地多看了玉米两眼,还好,除了头发凌乱点、裙子穿得歪歪斜斜的,没什么大问题。

曲朝越给玉米戴了口水兜,玉米自己用小勺子舀着牛奶喝。

苏慕斯坐到玉米身边,给她擦了擦嘴角的奶渍。

曲朝越夹了一片烟熏肉放到苏慕斯碗里。

苏慕斯就着皮蛋粥吃起来。

玉米吵着要吃肉,苏慕斯给她夹了一块又小又嫩的。

她咀嚼着,嘴里还含着肉,口齿不清指着小肉丸子:“要吃。”

苏慕斯:“你先把嘴里的肉吃完,我就给你吃丸子。”

玉米摇头,吵闹着要吃,把嘴里的肉吐出来,又蹬着短腿想站起来。

苏慕斯正拿她没办法,曲朝越抬了抬眼皮,轻描淡写地瞥了玉米一眼。

“坐下。”

闹腾的玉米仿佛被按了暂停键,忽然熄火,乖巧地坐回去,埋头喝奶。

曲朝越的威严,在熊孩子面前还是很有效的。苏慕斯松了一口气。

曲朝越夹了一个小笼包,递到苏慕斯嘴边。

苏慕斯咬了一口,咀嚼。

玉米:“咦~爸爸我也要。”

曲朝越依言夹了一个,递到玉米眼下,玉米正要张嘴,曲朝越又收回来,递给苏慕斯。

玉米:“!”

苏慕斯咯咯直笑,用筷子接过小笼包,递到玉米嘴边:“来,给你咬一口。”

有了吃的,玉米立刻不记曲朝越逗她的事,张着小嘴一口一口咬小笼包。

***

小玉米的班级今天要表演跳《小苹果》,集体到教室里集合,老师给她们打腮红画口红。

把玉米交给老师后,苏慕斯和曲朝越去到前方文艺汇演的观众席上落座。

小孩子可太能折腾了,好不容易清净一会,苏慕斯舒服地靠在椅背,伸了一个懒腰。

“你说玉米怎么这么能闹?我小时候也没这么折腾人啊,一点都不像我。”苏慕斯瞅了瞅曲朝越,“更不像你。真是你亲生的吗?”

曲朝越瞥她:“你说呢?”

苏慕斯笑嘻嘻:“是是是,小玉米这么丁点大都会读英文字母了,这学霸基因一看就是遗传你的。”

还没轮到玉米上场,苏慕斯眼神乱瞟,瞟到桌上摆着的糖果零食。

她抓着曲朝越撒娇:“朝越,我要吃糖。”

曲朝越起身帮她拿,拿了几颗糖果,一根棒棒糖,还有一瓶酸奶。

是星空棒棒糖,很有少女心。苏慕斯很开心,剥了糖纸含在嘴里。

曲朝越嘴角含笑:“还说不像?玉米吃糖的样子跟你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玉米平时不管怎么闹,一颗糖就能哄好。

苏慕斯深以为然:“小孩子就是爱吃甜的。”

“大人也不遑多让。”曲朝越意有所指。

“听说小孩吃太多甜的容易蛀牙。不行,以后得严格控制玉米的饮食。你别老纵着她吃啊。”苏慕斯严肃道。

“我没有。”曲朝越否认。

“还说没有!我明明把糖罐放到她够不着的地方,你说,她是怎么在我洗完澡出来嘴里就叼着一颗棒棒糖的?”

“说不定是她自己搬小马扎垫脚拿的?”

“曲老板,请你拿出你严谨的态度来扯谎。你女儿的身高加上小马扎也够不到壁柜。”苏慕斯瞥他。

曲朝越发现糊弄不过去,只能实话实说:“玉米看你吃,她有样学样,不给她要闹。”

苏慕斯想到,确实是自己经常晚上还在吃甜点,没给玉米树立好榜样。

但是……

“闹也不能给她,小孩子不能这么惯着!”

曲朝越:“听你的。”

苏慕斯放下心来,刚好轮到玉米她们班上台表演了,苏慕斯立马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拿着手机录屏,又拾掇着曲朝越拍照。

“快,你负责拍照,拍好看点,我一会发朋友圈。”

曲朝越应了一声。

台上玉米已经在走位跳舞了,苏慕斯不舍得错过任何一秒,全神贯注地操纵镜头跟在玉米身上拍,也没怎么注意曲朝越那边。

等节目表演完,苏慕斯兴冲冲地:“来,照片发我,拍了多少?”

曲朝越:“十几张。”

“太好了,我可以挑几张组成九宫图。”

苏慕斯期待地点开曲朝越发来的图片,嘴角的弧度瞬时僵住。

要不是玉米是亲生的,她差点找不到这些高糊照片里的女儿。

要么手抖拍糊了,要么抓拍到女儿狰狞的表情,要么没对焦……总之没一张能用的。

苏慕斯嘴角止不住颤抖:“你还是提高一些摄影技术吧。”

今天得到的教训是:不要让爸爸给孩子拍照。

***

晚上,临海别墅。

苏慕斯和玉米一大一小坐在沙发上,双手撑着下巴,仰头的弧度刚好可以让视线自然而然落到壁柜上。

那是放了糖果的壁柜。

玉米软软糯糯的声音响起:“妈妈,我想吃糖。”

妈妈自己也想吃!

苏慕斯砸吧嘴,不行,她要以身作则。

苏慕斯忍住诱惑:“你已经刷牙了。不可以呢。”

玉米:“我可以再刷一遍。”

“晚上不能吃糖,听话。你忘了你和妈妈在比赛中吗,一天只能吃一颗糖,你今天已经吃过了。妈妈今天也只吃了一颗糖呢,你要守信用。”

玉米扁了扁嘴。

“给你买了新玩具,去玩吧,玩一会就该睡觉了。”苏慕斯用玩具诱惑玉米。

崭新的玩具吸引了玉米的注意力。

苏慕斯松了一口气,转眼就看到曲朝越站在房间门口,招呼她进去。

苏慕斯看了玉米一眼,见她没发现,便放轻动作走过去。

待她进了房间,曲朝越将房门虚掩上。

苏慕斯甩了他一记白眼:“干什么要瞒着你女儿?神秘兮兮的。”

曲朝越下巴抬了抬,指向桌上的糖果盒。

苏慕斯一愣,抬手指了指外面:“这、这不是被我藏在壁柜了吗?”

“我拿下来了。”曲朝越边说边打开糖果盒,“来吃。”

苏慕斯高兴得欢呼一声。

曲朝越:“小声,别被玉米发现。”

苏慕斯猛地捂住嘴巴,手指比了个嘘的动作。

透过门缝,看到玉米在玩玩具的背影,她还没发现爸爸妈妈走开了。

苏慕斯放下心来,踮着脚尖快步走向曲朝越。

糖果盒里的糖果是进口的,各种口味都有,五彩斑斓。

曲朝越挑了一颗草莓味的:“吃这个?”

苏慕斯点点头,又摇摇头,表情似有愧疚:“答应了玉米晚上不吃糖了的……”

曲朝越:“瞒着她吃,她不会知道的。”

“这、这不太好吧!”苏慕斯故作矜持。

曲朝越已经把糖纸都剥开了,在她面前晃了晃:“剥都剥了,真的不吃?那我丢了。”

作势要抛到垃圾桶。

苏慕斯嘴凑上去含住,口齿不清道:“那不行,不能浪费。”

糖果的味道在舌尖蔓延开,甜丝丝的。

苏慕斯止不住漾出甜甜的笑。

曲朝越看她笑,眼里不自觉浮起笑意,又给她剥了一颗,递到面前。

苏慕斯饱受良心的谴责,摇头:“不不不,不能再吃了!”

曲朝越:“之前你洗澡的时候,玉米偷吃了好几次。现在你背着她吃,扯平了而已。”

苏慕斯眼睛睁大:“什么?还吃了好几次?这怎么行?”

说着苏慕斯用舌头一口将糖果卷进嘴里,边咬着糖果边说:“真是的,都让你别惯着她了!”

曲朝越微笑:“惯着你总行吧。”

“那没问题,我是成年人了,牙口好,再来一颗。”苏慕斯说。

曲朝越笑着听从苏慕斯指挥,喂她吃了一颗又一颗。

***

时间一晃,转眼就到了秋天。金风送爽,秋色宜人,是适合野餐的天气。

小玉米一直吵着要去森林公园野餐,苏慕斯看天气正好,便遂了她的意,还邀请了家里的一众亲戚来了个家庭出游。

小玉米在车上就兴高采烈,趴在车窗看外面飞驰的景象,一到目的地更加放飞了,直接在草坪上奔跑打滚。

苏慕斯喊了她几声,让她别跑远。

曲朝越把地毯铺在草坪上,将野餐的食物从车上搬下来,说:“别担心,有妈看着她。”

曲母和Camille两亲家相谈甚欢,紧跟在玉米身边。

苏慕斯放下心来,帮忙摆放餐具。

待苏慕斯将三明治、沙拉、蛋糕等冷餐摆好后,一股烧烤的香味随着风窜入鼻腔。

好香啊!单是闻着,苏慕斯就忍不住胃口大开了。

香气的源头是不远处的烧烤架,架上的鸡翅焦黄,令人垂涎欲滴。

曲朝越正站在烧烤架后,微微低头,专注看着烧烤架上的鸡翅,不时翻面。

苏慕斯顺着肉的香气挪过去,急不可耐:“好了没?”

“再等等。”曲朝越说。

苏慕斯便站在身边等着,眼睛紧紧盯着鸡翅,生怕一眨眼鸡翅就飞了。

曲朝越余光瞥到她焦急的样子,轻声哄道:“快好了,耐心点。”

苏慕斯:“你快点嘛,我好饿。我没有耐心的!耐心有什么用,能吃吗?”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曲朝越正言,“有些事情就是要靠持之以恒地等待,才能等来结果。”

苏慕斯看着他的侧颜,眼珠子骨碌一转:“你说的热豆腐,是我吧?从小就锁定我,长大了还找了冠冕堂皇的理由来娶我。等了那么久让你等到这么好的老婆,你赚大了。”

曲朝越轻笑:“被你听出来了。”

苏慕斯想,曲朝越以前都不吃烧烤这种垃圾食品的,现在不仅吃,还亲自动手烤,这在以前根本无法想象。

他真的为她改变了许多。苏慕斯心里暖暖的。

“好了。”曲朝越把鸡翅放到盘子里,撒上芝麻。

苏慕斯迫不及待地拿起一只。

“小心烫!”曲朝越话音未落,苏慕斯已经张口咬了一口。

来不及了……

苏慕斯“嘶”了一声,舌尖被烫到,眼角彪出泪花,吐着舌头用手使劲扇风。

曲朝越心疼地握住她肩膀:“我看看。”

苏慕斯伸着舌头,口齿不清道:“疼!”

曲朝越看她舌头表面没起泡,稍稍放了心,递给她一瓶冷水降温。

苏慕斯嘴里含着冷水,鼓着脸。

曲朝越安慰道:“等凉了再吃,没人跟你抢。不够我再烤。”

冷水降温后舌头好受了些。苏慕斯将水吞进肚子里,往外吐舌头,点头:“嗯嗯。”

样子活像一只娇憨的吐舌柯基。

曲朝越看着看着,眸色渐深,脑海里浮现一个词:秀色可餐。

“还疼吗?”他问。

苏慕斯收回舌头:“不疼了。”

曲朝越:“那轮到我吃了。”

苏慕斯脑子里浮现问号,曲朝越什么时候这么贪吃了?

就在她正疑惑时,曲朝越的脸在眼前放大,距离近到苏慕斯可以看见他眼里的倒影,嘴唇一软,舌尖被软软的东西缠住。

苏慕斯脑子空白了两秒,才反应过来曲朝越在亲她。

原来他是想吃她豆腐啊!

明明亲密接触很多次了,苏慕斯还是止不住地脸颊发热,舌尖感觉比刚才更烫,心跳快得要跳出喉咙了。

大概是因为在场还有很多亲戚,虽然他们在餐布那边围成一圈谈话,没注意这边。苏慕斯心里还是有一种大庭广众之下偷情的羞涩感。

曲朝越退开之后,苏慕斯脸颊还红得跟苹果一样。

自己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结果比谁都猴急。

苏慕斯嘀咕道:“就不能回家再……那啥吗?”

曲朝越:“心急,忽然觉得豆腐还是得趁热吃。”

苏慕斯吐槽他:“你也不嫌烫嘴。”

曲朝越微微笑着,吹了吹鸡翅,递给她:“可以吃了。”

苏慕斯心里嘀嘀咕咕,身体却很诚实地接过他给的鸡翅,啃了起来。

玉米滚完草坪,沾了一身草就回来了,扑到苏慕斯腿上:“妈妈我也要。”

苏慕斯掰了一点肉给她吃,看她身上脏兮兮的,实在忍不了,将鸡翅递给曲朝越:“掰碎了给她吃,别让她吃太多。”

随即蹲下身给玉米拍掉身上的草屑。

长辈们见曲朝越果真擦了擦手,二话不说给玉米掰碎肉吃,打趣道:“朝越真疼老婆孩子,慕慕啊,你可真有福气。”

苏慕斯笑而不语,她曾经以为爱这种感情她不配拥有。父爱母爱她都没有,父母之间失败的婚姻也令她不再期待爱情。

但她潜意识里又是那么地渴望爱。

是曲朝越的爱,填补了这些年的空虚。他是她用有生以来所有运气换来的。

玉米问:“爸爸,福气是什么?”

曲朝越将肉喂到她嘴里,回答:“福气就是爸爸能娶到妈妈,还有了小玉米。”

玉米似懂非懂,苏慕斯止不住嘴角上扬。

公园里有一些游乐设施,小孩子最喜欢玩这些。

吃得八分饱后,苏慕斯带玉米过去玩。

玉米骑坐在秋千上,乐不可支。

苏慕斯轻轻晃着秋千。

曲朝越举着相机“咔嚓”一声,拍下了这幅画面。

他摁着相机看拍的照片,苏慕斯脑袋凑过去看,这一次构图完美,成像清晰,水平完全不输专业摄影师。

儿童节曲朝越给玉米拍的舞台照片苏慕斯还记忆犹新。现在也不过才过了三个多月。

苏慕斯:“你怎么忽然会拍照了?”

曲朝越:“报了个摄影进修班。怎样,这次满意吗?”

苏慕斯恍然大悟,原来他最近总周末独自出门,就是上课去了。

苏慕斯心里暖暖的:“好看,以后你就是我和玉米的专属摄影师了。”

曲朝越:“不胜荣幸。”

不远处,Camille招呼她们过去拍全家福,苏慕斯应了声,三人一起过去。

相机架摆好,定好时,大家聚在一起,玉米坐在最前面,比了个耶。曲朝越揽着苏慕斯的肩,大家都喜笑颜开。

全文完。

※※※※※※※※※※※※※※※※※※※※

全文完结了,下本写《樱桃十分甜》,大家收藏一下,下本我们继续磕糖:新版财经封面刊登了枫城商贵唐时的照片,剑眉星目,气宇轩昂,瞬间吸粉无数,堪比顶流。枫城名媛趋之若鹜。

翌日,唐时改了微博个签:“单身主义者,不近女色”,直接断了众名媛蠢蠢欲动的心思。

朋友调侃:“什么不近女色,其实是放不下纪初吧?”

唐时:“过去的人就不提了,都忘了。”

看他云淡风轻,朋友信他是真的无欲无求了,随手从他书柜抽了本MBA工具书看,唐时来不及阻止,眼睁睁看着偷夹在书中的薄册子掉到地上:《追爱三十六计之爱心食谱篇》,下面小字:想要拿下她的心,就先拿下她的胃!

朋友:?

唐时:!

小剧场:

某盛典,有人看到唐时把一个漂亮女生拉进后台,出来时满面春风,领口蹭的口红颜色鲜艳。

女生羞红着脸跟出来,记者上前询问:“纪小姐和唐先生的关系是?”

纪初:“我前男友,过去式。”

唐时:“我白月光,追求进行时。”

单身主义?不近女色?不存在的:)

感谢在2020-09-02 20:49:51~2020-09-09 22:03: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可爱哒陽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刘小迪儿 6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