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慕斯有点甜[娱乐圈] > 番外5

番外5

作品:慕斯有点甜[娱乐圈] 作者:枕上听笙 分类:现代言情 字数:5073 更新时间:20-09-02 21:0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慕斯有点甜[娱乐圈]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曲氏集团总部大楼。

年度集团盛典今晚就要举行了, 今天白天是最后一次彩排,所有的准备工作都进入验收阶段,集团五部电梯上上下下没停过, 进出的人步履匆匆, 都在忙盛典的事情。

今年曲氏集团市值再创新高, 和SKY集团的合作令曲氏净利润大增82%,旧项目稳中有进,新推出的文创项目有口皆碑。

今晚的盛典,既是依惯例举行的年中聚会,也是另一种形式的庆功宴。

曲氏集团上上下下都十分重视, 不敢有一丝怠慢。

盛典举行地点在集团总部28楼。距离盛典开始还有不到三个小时。

许多应邀参加今晚盛典的艺人都早早的到了, 在前台引领下进了电梯。

大堂的等候椅上坐了三个人。

其中一个长相普通, 身边放着大包小包, 手上还拿着矿泉水, 对身边的女生嘘寒问暖, 一看就知道是个艺人助理。

另一位女生是瓜子脸,眼睛大大的,脸上化了妆,头发烫了卷,贴身的连衣裙长至小腿,看得出是精心打扮过的。

坐着的时候双腿并拢, 微微往□□斜,恰到好处地展现小腿的弧线。

这个就是小助理家的艺人了。

她们正对着大厅里来来往往的艺人评头论足——

“那个女生就是今年选秀出来那位吧, 她的粉丝都吹是门面担当,我以为多好看呢, 脱离了滤镜和修图, 也就那样。”

“哎, 那个是……姓薛的,那个号称娃娃脸演高中生都不违和的女演员?脸上蛋白质都流失了,还装嫩演学生呢?”

“那边那个女星苹果肌也太吓人了。”

她将视线里的年轻女艺人都点评了一遍,一番点评下来,几乎没几个能得到正面的评价。

身旁她的助理连声附和,一边贬低其他艺人的身材长相,一边夸她:“瑶姐,您可是一出道就被名导相中带进组的长相,天生的女主脸,别人跟您比不了的。”

提到自己的第一部戏,岳瑶眉眼掩饰不住的得意:“一部戏而已,也不用说得多了不起。我也是看这部剧导演是陈导才接的。别人我可不一定给面子。”

助理:“陈导的戏,那可都是冲着拿奖去的,肯定了不起,别人还求不来呢。这只是个开始,等戏上了,以后剧本还不是任姐你挑。”

岳瑶忍不住畅想之后接剧本接到手软的场景,心里乐开了花,忽然旁边传来一声嗤笑,打断了她的幻想。

她不悦地看向发声源。

那是在她们来之前就坐在那的一个怪人。

说她怪,是因为她在室内还戴着帽子,脸色戴着口罩,一直没摘下来过。

从她们坐下到现在,那人一直仰靠在椅背上,安安静静一动不动,也不知道在干嘛。

岳瑶觉得这人的笑是在嘲笑她。

她从上到下瞅了瞅这人,T恤,长裤,坐姿大喇喇的,特别随意,除了腿看起来很长之外,看不出什么特别的地方。

会坐在这等待,应该是没请柬,没请柬来蹭盛典的,估计是哪家的十八线小演员吧。

这么想着,岳瑶没把旁边的人放在眼里。

岳瑶:“你笑什么?很好笑吗?”

苏慕斯稍微抬了抬眼皮。

她本来正打盹呢,临入睡的时候被她们一直喋喋不休的声音吵醒。

仔细一听,嘴里没一句好话,牛逼倒是很能吹,于是忍不住笑出声。

岳瑶的助理看她不吱声,立刻帮腔:“我们瑶姐可是陈导钦点进组演戏的,连曲总看了成片都夸了一声不错呢。曲总你总知道吧,曲氏集团的那位曲总都肯定了我姐的表现。”

闻言,苏慕斯掩盖在帽檐阴影下的眉挑了挑:“他夸你了?”

苏慕斯挺直身子,抬了抬帽檐,借着头顶的吊灯端详岳瑶的姿色。

“就这?”

网红脸而已嘛,多日不见,曲朝越那厮又眼盲心瞎了?

岳瑶坐直了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苏慕斯:“我知道,对你这种底层演员来说,跟曲总接触这种事确实比较难以置信,你可能演一辈子戏都没这机会。没关系,我不打击你,那只是因为你水平不够而已。再努力努力吧。”

苏慕斯抬了抬眼皮,瞥她:“是挺难以置信的。照你说,你跟曲朝越那么熟,你怎么还在这干等着?”

“哦,没请柬?”苏慕斯一副了然的样子,“等你家经纪人来带呢吧?她不来你进不去呀。天呐,我以为你们那么熟,你靠刷脸就能进去呢。”

被说中了!

岳瑶张了张嘴,否认道:“才不是……”

苏慕斯好整以暇地等着她说下去。

她却半天找不出个合适的理由。

大堂的大门自动敞开,清一色黑西装的保镖列成两排,中间敞开了道。

曲朝越走进来,气场强大得让人移不开目光。

他进来时带了一阵风,苏慕斯的刘海飘了一下,划过额角,痒痒的。

苏慕斯不自觉伸手抓了抓。

忽然身上覆盖了一道阴影。

看见来人,旁边的岳瑶和助理急急忙忙站起来。

“曲、曲总!您找我?”

岳瑶的声线有些颤抖,大概是激动的。

苏慕斯的帽子被拿开,光线打在脸上,白皙透亮。

曲朝越的脸映入眼帘,苏慕斯微微睁大眼睛。

曲朝越对旁边人视若无睹,只看着苏慕斯:“怎么坐在这?”

他一只手还拿着她的帽子,另一只手就要揭开她的口罩。

苏慕斯往后避开,说:“你确定没找错人?”

说完眼睛瞟向身边的岳瑶。

曲朝越不明所以:“当然。”

他再次上前,这次成功揭开她的口罩。

眼前这张脸不施粉黛,皮肤却白里透红,五官立体,明艳的五官和岳瑶一对比,就令她黯然失色。

岳瑶很快认出这是歌手苏慕斯,业内评价她是新生代里难得的唱功与创作能力兼备的全能歌手,巡回演唱会国内开了好几轮,国外的顶级歌会也都参加过了。

最重要的人,她还有另一个身份,曲朝越的夫人。

岳瑶想起之前自己大放厥词的模样,顿时有点后悔,刚才得罪她了吧?

但转念一想,这位曲夫人,近一年一直在各地开演唱会,几乎没有跟曲总同框。聚多离少,这两人肯定没什么感情。

这个苏慕斯,看起来气焰就很嚣张,曲总应该不喜欢这种盛气凌人的女人。

而且曲总之前还特地夸过她呢,苏慕斯就算想找她算账,也得看曲总的意思,收敛收敛吧。

这么想着,岳瑶后悔的情绪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

朝思暮想的人就在眼前,曲朝越忍不住盯着看了几秒。

“怎么不上去?”

苏慕斯:“我的门禁卡掉了。”

总部的电梯都要刷门禁卡才能进。

曲朝越:“那个无所谓,让前台帮你开。”

“前台是新面孔,应该不认识我吧。”

“认出你,是前台的必备修养。”曲朝越说。

苏慕斯挑眉,曲朝越牵过她的手:“走吧。上去说。”

岳瑶不甘被忽视,主动攀谈:“曲总,上次谢谢你的肯定。我第一次演戏,能得到陈导和您的赏识,我真的很开心,很感动。您上次的肯定,对我来说是莫大的鼓励,我一直想找机会当面感谢您。”

曲朝越抬眼,刚才一直把这人当背景板的。

“听你的意思,我们见过?”

曲朝越的反应,苏慕斯很满意,她轻笑。

岳瑶瞪了她一眼,急急说:“上次送成片到辰娱的时候,你来看过,还夸我表现不错呢。”

曲朝越微微蹙眉,似乎在认真回忆。

苏慕斯眼尾微挑,斜他:“哪不错,说来我听听。我也学一学。”

陈导的戏……

曲朝越沉吟片刻,有了一点记忆,对苏慕斯说:“陈导,那不就是你唱插曲的那部剧吗?”

好像是哦。

被他这么一提,苏慕斯蓦地想起岳瑶说的戏,正是她受邀演唱片尾曲的电视剧了。

苏慕斯恍然大悟,对岳瑶:“我知道了,那部大男主剧啊,大男主剧的女主都是镶边花瓶,你不知道吗?”

岳瑶脸色微变,碍着曲朝越在场不好发作,克制着:“我也算是陈导的女主,演技也是曲总开口肯定过的……”

苏慕斯:“你可能自作多情了。曲朝越只会夸我。陈导那部戏,插曲是我唱的,他说不错,指的是我。”

“是不是?”苏慕斯问他。

曲朝越正色道:“当然。要不是歌是你唱的,那些剧我根本没兴趣看。”

苏慕斯满意地笑了。

岳瑶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

曲朝越无意分注意力给别人,牵着苏慕斯离开。

***

曲朝越原本牵着苏慕斯。苏慕斯抬手,改为挽着他的胳膊,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

两人同行进了专用电梯,看着亲密无间,羡煞旁人。

电梯门一合上,苏慕斯立刻两手拴着曲朝越的胳膊,撅着嘴兴师问罪:“我不在的时候,是不是很多年轻貌美的小姑娘来找你?”

曲朝越否认道:“没有。”

“我都当场逮着一个了,我不在的时候都不知道多少个!”苏慕斯哼哼道。

电梯镜子清晰地映出苏慕斯皱成一团的小脸蛋。

曲朝越觉得好笑,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真没有。”

身后的杨特助帮腔:“夫人,您放心,您不在的时候曲总身边一个女的都没有,连总裁办秘书室的人都换成了男的。”

曲朝越递给他一个满意的眼神。

苏慕斯笑嘻嘻地:“这样啊,那你很乖哦。”

曲朝越想了想,问:“我不在的时候,你身边也很多异性吧?”

天呐,她家冰山是要吃醋了吗?苏慕斯不仅不着急,甚至隐隐有些期待。

“我身边确实有很多异性呀,造型师是男的,司机是男的,合作的制作人也是男的。对了,我还有很多很多异性粉丝,到处追我的演唱会。”

苏慕斯看到电梯镜子里,曲朝越的脸越来越黑。

曲朝越是不高兴,又不舍得朝她发脾气,想了半天,自己给她找了个台阶下:“好歹私人助理是女的。”

苏慕斯咯咯咯直笑,用食指戳他的脸:“你怎么这么可爱呐。”

“虽然我身边有很多异性,但我只在工作时间和他们接触呀,收工就散的那种。说实话,我到现在都没记住造型师大哥的名字,你别告诉他哦。”

曲朝越脸色有所缓和:“你记性一直都不好。”

这是又翻旧账呢,翻她以前把小时候的他认错成许风川的旧账。

苏慕斯歪歪头,给他顺毛:“我记性是不好啊,所以为了记住你,我要一直练习想你。我在外面的时候,每天都想你,这样日积月累,我就把你牢牢记在心里了。”

曲朝越微微扯了扯嘴角。

电梯叮地一声,到了。

两人出电梯,苏慕斯悄悄吐了吐舌头,总算把毛顺好了。

***

曲氏集团给苏慕斯准备的单人化妆间。

造型师在帮她做造型,曲朝越拉了把椅子,坐在一旁看她。

苏慕斯:“你去忙啊,不用管我,造型要做很久的。”

“我想陪你。”

苏慕斯这一年开巡演,有时候忙起来十天半个月都没见他一次,其实巴不得他多陪陪她,只是怕耽误他办事。现在他留下来,她心情好得哼起了歌。

做完造型,造型师体贴地出去,给他们留下私人空间。

曲朝越问她:“为什么忽然回来?”

苏慕斯:“为了给你惊喜。”

“那你原计划要办的演唱会?”

“取消啦。”苏慕斯轻快地说。

“是为了来年中盛典当特别嘉宾?这种盛典集团每年都会举办,没必要为了这个改变你的计划。”

“来年中盛典当嘉宾确实是其中一个原因啦。毕竟我老公也是为了娶我才马力全开让集团市值再创新高的,这个庆功会对我们来说意义重大。”

“而且,我说了要给你一个惊喜的。”苏慕斯眨眨眼,“你要不要猜猜是什么惊喜?”

曲朝越一点也不好奇:“你能来已经是惊喜了。”

“木头!惊喜是这次我不是一个人回来的!”

曲朝越瞳孔一缩,立刻就理解了这句话。

他的视线下移到苏慕斯的肚子上,她今天穿的演出礼服不是紧身的,从胸部以下的裙子是蓬松的。

是他理解的意思吗?曲朝越既惊喜,又忍不住怀疑自己。

苏慕斯清了清嗓子,搞得很隆重的样子——

“我宣布,我们家有新成员来报到了。”

是真的,是他理解的意思!

曲朝越心里翻起惊涛骇浪,瞳孔睁大:“我要当爸爸了?”

他激动得语速快了许多,完全不见平时沉稳冷静的样子

苏慕斯很少见他表情这么生动。看得出,他很高兴。

“没错,你要准备当爸爸了。以后你不仅有我这个大宝贝,你还会有小宝贝。”

曲朝越手伸到苏慕斯小腹前面,想抚摸,又不敢碰,悬在半空。

苏慕斯看不下去,利落地拉过他的手放到肚子上。

“慢点!”曲朝越轻声道,手轻轻抚摸她尚且平坦的小腹。

苏慕斯看他这小心翼翼的样子,止不住勾起唇角:“也不用这么小心,才半个多月,你摸也摸不出什么的。”

曲朝越闻言,抬头看她:“怀着孕开演唱会,很辛苦吧。”

苏慕斯摇摇头:“也还好,一开始不知道是怀孕,嗜睡的时候还以为是太疲劳。后来觉得恶心、挑食,去医院检查才发现的。”

曲朝越眼里泛着心疼,轻轻将苏慕斯的头按在胸前:“辛苦了。”

苏慕斯:“现在还好啦,巡演也开了好几轮了,要松弛有度嘛,休息一段时间也不错。知道肚子里有小宝宝的时候,我开心得想跳起来呢。”

曲朝越立即回道:“不能跳。你现在不能再跟以前一样蹦蹦跳跳了,走路也不能用跑的,要慢慢走,知道吗?”

苏慕斯乖巧道:“噢~”

曲朝越心里十分感动,当歌手、开巡回演唱会、拿奖,这些一直是她的梦想,她一直在前进,他也甘愿为她让步,让她去飞翔。

他做好了一直等她的准备。

她却在此刻给他惊喜,她愿意为了他们的爱情结晶,停一停。

这是她给他的回应,爱与付出从来都是双向的。

曲朝越将她抱得更紧了,这是他的全世界。

曲氏年中盛典上,许久未同框的曲氏夫妇一同登台了,并宣布了这个喜讯:苏慕斯怀孕了。

一时间,全网沸腾。#苏慕斯怀孕#的话题上了热搜第一,并致使微博瘫痪。

待微博恢复后,娱乐圈各大明星、财经圈各行业大佬纷纷送上祝福,粉丝将苏慕斯送上明星超话榜第一。

曲氏集团和SKY集团相继官宣:旗下各大品牌商品及房地产持续打折一周以示庆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