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慕斯有点甜[娱乐圈] > 第 53 章

第 53 章

作品:慕斯有点甜[娱乐圈] 作者:枕上听笙 分类:现代言情 字数:3781 更新时间:20-08-06 18:59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慕斯有点甜[娱乐圈]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苏慕斯注意到曲朝越的目光在全场逡巡了一圈, 之后落到自己身上。

苏慕斯和他对视。

其实在这里见到曲朝越也不算意外,SKY集团的实力在国内数一数二,旗下业务覆盖了珠宝、服装、美妆、护肤几个方面, 可以说全世界名媛贵妇的钱百分之八十都进了SKY集团的口袋。

这种级别的主办方办的慈善晚会, 曲朝越来参加, 无论是从人脉资源还是宣传方面,都百利而无一害。

陆云和和曲朝越这两人气质卓越,走到哪里都是焦点。

看见他俩的那一刻, 各大企业老板、艺人等纷纷上前搭话,生怕走慢了被别人抢先。这可都是商机!

苏慕斯看到,他俩身边里里外外围了好几圈,好在他俩够高, 不至于被人群完全挡住。

陆云和和众人有说有笑, 完美展现东道主的风范。曲朝越则不苟言笑,偶尔点头应两声。

透过人群,曲朝越的目光时常扫过苏慕斯。

她状态很不好, 即便画着精致的妆,依然掩不住眼皮的浮肿,一定是狠狠哭过的。曲朝越心脏猛地一抽。

苏慕斯余光瞥见冯千柔起身。她今天穿了一身漂亮的曳地礼服,走红毯艳压了许多女星,也吸引了很多男人的目光。

她聘聘袅袅地往人群那边去,苏慕斯不用想也知道她的目标。旁人看见她来, 识相地往一旁让出一条道来。

苏慕斯看见冯千柔走向曲朝越,言笑晏晏。众人的目光在他俩身上游移, 眼神戏谑, 想必都是看过今天的热搜的吃瓜群众。

苏慕斯不想再看, 转过头来, 看着台上的拍卖台发呆。

羽彤在一旁看得干着急。

过了片刻,苏慕斯感觉手被抓着猛晃,转头,看见羽彤双眼发亮,嘴巴微张,想说什么却激动得没组织出语言。

苏慕斯很快找到她失态的缘由。

不知什么时候,曲朝越走了过来。

陆云和和冯千柔跟在他身边。这三尊大佛在这,全场的目光自然也聚焦在这。

苏慕斯旁边的位置还空着。要进去,就必须越过苏慕斯。

曲朝越想进去,苏慕斯却没有把腿收一收让一下的意思。

苏慕斯:“曲总,不好意思,这里有人了。”

“有人吗?我怎么不知……”

被苏慕斯一瞥,羽彤不经大脑的话戛然而止。

“拍卖会快开始了,这个座位的主人大概不会来了。即便他来了,我和他换便是。”

曲朝越的座位安排在前面,空间宽敞视野开阔。他觉得这个交换对座位的主人来说稳赚不亏。

苏慕斯笑得没有温度:“曲总的位置,寻常人可坐不了。而且,青菜萝卜各有所好,说不定人家就喜欢这个位置呢?”

曲朝越定定看着苏慕斯,苏慕斯毫不退却地回视。

两人之间的交锋带着火花,旁观的人都闻到了火/药味,不敢吱声。

一旁的陆云和,笑容带着一丝玩味,仿佛看穿一切。

冯千柔暗暗捏紧拳头。

最终,曲朝越选择退让,问工作人员:“这个座位是谁的?我和他谈谈。”

苏慕斯一僵,从她落座到现在,这个位置就没人来过,看样子也不会有人来了。这谎言马上要不攻自破了……

工作人员笑吟吟:“曲总,这个位置是没……”

陆云和:“是我。”

苏慕斯终于把视线移到陆云和身上。

开什么玩笑,这又不是什么好位置,堂堂SKY集团的总裁怎么会放着第一排正中的VIP位置不坐,坐到这地方来?

被打断的工作人员怔了短短一瞬,立刻调整出完美的笑容弧度:“是的,这个座位是留给我们陆总的。”

这反应速度之快,职业素养之高,令苏慕斯叹为观止。

羽彤目瞪口呆。

曲朝越锐利的眼神扫向陆云和:“陆总,这个玩笑开得有点离谱了。”

陆云和轻笑,在曲朝越面前毫不露怯:“这不是玩笑,我是认真的。”

陆云和看向苏慕斯:“上次见苏小姐的时候我已经提过了,我很喜欢苏小姐的歌。难得苏小姐肯赏脸出席这场晚会,我今天就动用一次特权,给自己留了一个好位置。希望苏小姐不要见怪。”

“不敢,陆总客气了。”

苏慕斯站起来以示尊敬,心里很意外,上次说的难道不是客套话吗?

陆云和又说:“苏小姐这次出的专辑《星辰》,里面每一首歌我都听了,其中有一些共鸣,我们一会可以聊一聊。”

提及专辑和音乐,苏慕斯才确信陆云和不是在说客套话,对他好感骤升,应了一声好。

曲朝越轻扯嘴角:“巧了,看来我和陆总品味一致。我买了8000张《星辰》,陆总需要的话我也可以送你几张。”

陆云和浅笑:“多谢曲总好意,虽然我不像曲总买了那么多,但够用。”

曲朝越微微挑眉。呵,手下败将。

又听陆云和说:“我买了520张。”

竖着耳朵听的围观群众不禁“哇”了一声。

这个数字实在暧昧。

曲朝越看着陆云和的目光带上了敌意。

承受着全场的注视,苏慕斯感觉锋芒在背。她看着曲朝越,微微张嘴,只一瞬又抑制住自己想解释的冲动,转而说道:

“拍卖快开始了,曲总,陆总,请尽快入座吧。”

陆云和手往前伸了伸:“曲总,前面请。”

随即长腿一迈,越过苏慕斯坐了进去。

冯千柔上前挽住曲朝越的手臂:“朝越,不如到我那边坐吧,刚好我有些话想和你谈一谈。”

苏慕斯视线落到她和曲朝越接触的手,顿了一秒立刻移开。

鼻子又开始发酸了。

看苏慕斯没有反应,曲朝越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望。

他抽出手:“拍卖会后再说吧。”

说罢脚步移动到前面自己的位置。

冯千柔讪讪地回到自己的座位。

整场拍卖会,苏慕斯都在走神。

陆云和问了她几次觉得这件拍卖品怎么样,她都是笑笑说不错。

次数多了,陆云和也看出她心不在焉,识相地不再说话。

曲朝越的位置在前面,看不到后面的苏慕斯。

刚才陆云和的挑衅历历在目。一想到苏慕斯旁边坐着陆云和,曲朝越眉头就忍不住蹙起。

拍卖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令人意外的是,竞拍近半了,全场的焦点——曲朝越和陆云和都还没举过牌。

“下一件拍卖品是出自知名设计师Camille之手的礼服裙。”

听到关键字眼,苏慕斯回过神来,原来已经轮到“破茧”拍卖了。

她的目光聚焦到被工作人员隆重运上来的羽毛纱裙上。

陆云和注意到她的转变,目光逐渐深邃。

“羽毛纱裙质感轻柔,蝴蝶结点缀恰到好处,穿上身就如翩翩起舞的蝴蝶。Camille将这件裙子命名为‘破茧’,意为破茧成蝶。现在,开始竞拍,起拍价500万。”

拍卖师话音刚落,很快有人举牌:“550万。”

“560万。”

“650万。”

“700万。”

价格随着竞拍水涨船高,一转眼叫到了700万。

一件裙子700万,算是比较高的价格了。Camille早期的作品,不可避免的有一点设计上的不完美,甚至可以说是瑕疵。能叫到700万,已经是因为Camille的名气加成了。

现场没有人再加价。

大概就到这了吧。

拍卖师这么想着,开始喊道:“700万第一次。”

“姐,你不拍吗?”羽彤问。

苏慕斯算了算余额,加上这些日子代言、专辑、发歌的钱,大概能凑到800万,勉强能拍一拍。

希望没人再跟她抢。

苏慕斯当机立断:“拍。”

她举牌:“720万。”

“2501号,720万。”

2501号是苏慕斯的序号。

陆云和瞥她,那一眼意味深长。

苏慕斯没发现,她全身心都在竞拍上。

曲朝越不用回头也知道这个序号是苏慕斯。她似乎很喜欢Camille的作品。

很快拍卖师又报出别人的竞价:“740万。”

苏慕斯望过去,举牌的是冯千柔。她朝自己勾唇笑了一下。

苏慕斯收回视线,面无表情地举牌,又加了20万。

不出意料,冯千柔跟着举牌。

看来冯千柔是和她杠上了。

苏慕斯顿住,就在别人以为她放弃了的时候,她又举牌:“800万。”

现场一片哗然。名牌高定礼服特别定制款一般也才三四百万,这件裙子拍到800万,溢价很多了。

苏慕斯内心并不如表面那么平静。

800万是她的上限,没法再加上去了。

这条裙子,她是真的很想要,势在必得的那种心理。所以她故意等了很久才叫价。

冯千柔一定不是真心想要这条裙子,她只是想和她争。

越是这样,她越不能表现得很想要,要装作无所谓的样子,让冯千柔以为她在抬价,这样她也许会放弃,毕竟她也不想当冤大头。

冯千柔没有再叫价。应该是她的心理战术起作用了。

苏慕斯悄悄松了一口气。

“820万。”

听到叫价,苏慕斯心又揪了起来。

但这个男声,苏慕斯耳熟能详。

她转头,果然看到举牌的人,是苏宏茂。

他这是什么意思?苏慕斯微微蹙眉。

陆云和看了一眼苏宏茂的方向:“那是你父亲吧,看样子是想把裙子拍给你?”

“我跟他感情没好到这种地步。”苏慕斯不假思索应道。

话虽如此,心里却隐隐浮起期待,眉头不自觉地松开。

闻言,陆云和视线落到苏慕斯身上,若有所思。

苏慕斯原本想举牌的手慢慢放下。

她想,没必要,都是自家人,竞价只会便宜外人。

“820万第一次。”

“820万第二次。”

“820万第三次。”

就在拍卖师准备落锤时,第一排中央,有人从容不迫地举牌:“一千万。”

现场再次哗然。一件高定礼服拍到一千万,史无前例了。

但一看举牌的人,曲氏集团的曲总,那拍出这个价格似乎是情理之中了。

不知道是觉得拿一千万买一条裙子太过奢侈,还是无意与曲朝越争,苏宏茂直接把牌子放下,一副放弃竞价的样子。

苏慕斯凝视着曲朝越的背影,他是想拍了送给冯千柔吧。

他向来最喜欢送女孩子衣服裙子之类的东西了。临海别墅的衣帽间,充斥着各大品牌出的每一季的服装。

他也送过她Camille设计的裙子,那条裙子像深蓝色的天空,上面的亮片就像星星,点亮了她的世界。

现在她的星星都坠落了,天空一片灰暗。

苏慕斯鼻子酸涩,眼睛一热。

就在苏慕斯暗自神伤时,旁边的陆云和举牌:“一千一百万。”

喊价掷地有声,苏慕斯转头看他,难掩讶异。

曲朝越侧头,望了过来。

陆云和回望过去,两人之间仿佛摩擦着看不见的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