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美文 > 病娇斗儒痞之夫人我错了 > 第59章 明日山庄伴莲紫晶

第59章 明日山庄伴莲紫晶

作品:病娇斗儒痞之夫人我错了 作者:青蛙的小窝 分类:言情美文 字数:2218 更新时间:20-09-16 16: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病娇斗儒痞之夫人我错了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那不知是什么条件?”

薛玉对陈夙十分恭敬,他知道薛青和张洛请来的人一定不是简单的人物。

“夙见青儿姑娘家里富贵非常,那些灵芝仙药自然能够轻易买到,所以药材方面倒是不难。”

“小神医放心,不管是什么药材,只要天朝有的,太傅府都能弄到。”

薛太傅开口,实在不行他还可以到皇宫,到圣上那里去求。

“那么现在就只差这药引子了。”

陈夙不紧不慢地喝着茶,观察着众人的反应。大家都知道,这药引子一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

“说起来,这药引子夙曾经见过,只是夙还没有想好要不要告诉你们。”

陈夙说完沉默地纠结着要不要说出来,却是不知在座的各位都等不及了。

“小神医是有什么为难之处吗?”

薛太傅见陈夙一直不说话,客气地问道。

陈夙点点头,他在考虑要不要说出来,说出来了,他就暴露了一个大秘密,不说出来,里面那位夫人铁定慢慢睡死过去。

“实不相瞒,确实很是为难。”

陈夙说完,又一次陷入了沉默。与那个大秘密相比,人命关天的事情也许更大。

陈夙左思右想之后,看向所有的人。

“今天我把那药引子说出来,是冒了很大的风险的。毕竟人命关天,我相信在座的各位都知道。

夙不想做背信弃义的小人,所以想先请众位允许我写封书信给我那位有药引的朋友。

我会把今天的所有事情都说清楚,至于要不要帮各位,我想一切由他来决定。”

“小神医的意思是你的那位朋友手里有我娘亲需要的药引子?”

薛青不想为难陈夙,可是事关娘亲的安危,她不想放弃任何机会。

“确实!”

“那我能不能去求他?”

“这……”

陈夙没有想到这个姑娘会有这样的想法。

他是不是话说得太早了,他应该先稳住薛夫人病情,暗中给东方去信,得到东方的回复之后再跟这些病人家属说明实情。

陈夙暗自懊恼的样子,被众人看在眼里。

“能让小神医如此为难的必定是大事,只要你能确保夫人的病情稳定,我们愿意等你的消息。”

薛太傅着急薛夫人的身体,但也不是强人所难之人。事情说好了,众人也都在太傅府里住下了。

薛青还住在原来的病娇阁,张洛也依然住回了那个小院子。

陈梨花被邀请跟薛青一起住,为了方便,陈夙便和张洛住在了一起。

陈夙说,书信往来需要十多天。他们在这十几天里面只需要耐心地等就可以了。

薛青每天扮成男装带着陈梨花在京城四处逛着,没事去锦绣天下看顾看顾生意。

听说睿王定了亲,就是张洛从阎罗寨救下来的那位傅莲姑娘。

似乎近几日里,不少亲王子女都被邀请进宫陪伴皇后娘娘,薛青也发现自家爹爹和哥哥更加忙碌了起来。

最令薛青吃惊的就是上官屹,他在自己去寻神医的时候已经成了亲,不只如此,他居然没给自己送请帖。

“他成亲居然不请我!”薛青坐在自己的桌旁生闷气。陈梨花见了感觉特别有意思。

“你说的上官屹是什么人?”

“丞相府的公子,我的一位朋友。我给了他这么多年的红利,怎么着也算是他的东家吧!”

“小姐,现在他的东家是睿王,你的东家也是睿王。”

洋洋听了薛青的话不客气的揭出了真相。

“那能一样吗?我是锦绣天下一半的老板,上官屹拿的三成红利可是我的。”

“好啦好啦!姑娘你不就是生气上官少爷没请你吗?他请了大少爷呀!

他一个男子,总不能成亲了还请一位未婚女子参加婚宴吧!”

薛青仔细一想也是,她和上官屹朋友之交,可是别人难免会想差,万一让上官新妇误会了也不好。

“他不请我,我还是要送礼物给她的。洋洋,你带上一份厚重的礼,叫着得意,给上官屹把礼送过去。

记住了,当着上官屹新夫人的面送,数落数落他的小家子气。告诉上官屹的新夫人,他家夫君重色轻友。”

薛青是个得理不饶人的,平时不吃亏,吃亏了一定得找回场子。

洋洋兀自为上官少爷捏了一把汗,却还是依着薛青的吩咐拿着贺礼打上了丞相府。

洋洋找到得意时,得意正忙着给翰墨做衣服,看见洋洋带着人,端着礼物有点发懵。

“小姐这是要干什么?”

“上官少爷成亲没给小姐发请帖,小姐让你教训教训上官少爷!”

“小姐这是记仇了?”

洋洋看看一脸春风得意的得意,无奈点头,她家小姐的性子,她们都了解,这个仇得抱得痛快还行。

得意也是无奈起身,把东西收拾好,来到了上官屹的院子。

得意娘子在丞相府还是有些地位的,得意出嫁时薛青给了她锦绣阁的分红。

她现在也算是锦绣天下的小股东,每年都有固定收益。

众人都知道她在太傅嫡女那里有着不轻的地位,因此也多敬重了她几分。

得意和洋洋带着人到上官屹和新夫人身边时,两个人正在浓情蜜意地喝茶。

上官屹看到得意和洋洋自是知道是那个小丫头来找场子的。他见众人站好之后,洋洋便开始说道:

“上官少爷,我家小姐说。”

洋洋停下来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

“相交数载竟不知你上官屹是个重色轻友之辈。

不过你重色轻友不代表我薛青没有情谊,薄礼送上,祝你和新夫人百年好合。”

洋洋学习薛青的口气学得特别像,竟是把上官屹当场都笑了,那上官夫人也笑得见眉不见眼。

礼物很是厚重,上官屹并不吃惊,像是那丫头的手笔。

他得把事情告诉睿王,待睿王成亲一定要送薛青一份请柬。

不然,她估计也会当着睿王妃的面送一份礼。

时间一转眼就过了十几天,薛家人都等得十分心焦之时,一位俊美青年来到了太傅府。

那人一身风尘仆仆,来到太傅府直接要找陈夙。

陈夙看到他时竟是无比惊讶,他没想到,一封书信竟是让他亲自来到了京城。

陈夙将人请到房中。来人没有耽误从怀里取出一个锦盒放在桌上。

“东方,这可是你们明日山庄的至宝,你想好了。”

那人一笑,不以为意。

“世人眼中的至宝而已,你去过那里,自然知道里面至宝无数。”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也是我不肯告诉薛府众人,这药引子是你明日山庄伴莲紫晶的原因。”

“能救人一命,也不枉费它顽强地攀附在那岩底那么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