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草莽之辈 > 第284章 补救的匈奴统领

第284章 补救的匈奴统领

作品:草莽之辈 作者:溟沧一笑 分类:历史军事 字数:3139 更新时间:21-05-03 19:26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草莽之辈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看到这厮装疯卖傻,打定主意要和自己抢,追在前面的汉兵大怒,也不顾忌袍泽之情了,同样提速追赶。

“蹬蹬蹬。”x2

两个人,四条腿迈得飞快,距离迅速拉进,匈奴兵偶尔一回头,当即被吓了一大跳,叫屈道:

“你们怎么这么快,不说是疲兵吗。”

“你问他去,我见他跑就跑了。”x2

两人互相瞪了一眼,继续提速。

“蹬蹬。”x2

在跑出去六七十步的时候,距离拉进到十分危险的程度,之间先追的汉兵纵身一扑,两人在地上滚了几滚,起身后,也不顾浑身各处的酸痛,揪着匈奴兵的脖子哈哈大笑:

“哈哈,胡狗是我的啦。”

“可恶!”

嫉恨地看了眼同袍,没追到人的兵卒压下心中怒火,迈开弹棉花的腿,虚浮无力地向最后一名匈奴逃兵追去。

这一切,都被伍长收归眼底:

“一个个地叫屈,说自己又累又酸,可我看你们这不是挺有活力的嘛。

“既然大家伙有活力,那一会本伍长就不向什长他们反应疲惫,直接将大家报上去,当战兵喽。”

眼中闪过一抹冷光,为属下着想的伍长冷笑着盘算。

“嘿嘿嘿。”

“阿嚏!”x4

被念想的四人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头,心中生疑。

“谁在背后说乃公坏话?”x4

向四周望了望,很快锁定目标:

“准是一号/二号/三号/四号。”x4

最倒霉的要数二号,他先是追了半截匈奴兵,结果没抢到,不得不去追另一个。此刻腹诽完,还要继续鼓劲去追。

“不就是个匈奴兵吗,一定能追上的,努力,努力。”

轱辘轱辘……

车队抵达坡下,汉军双方胜利会师,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欣喜的神色。

兵卒们更是手成喇叭壮放在嘴边,朝着五勇士欢呼:

“欢迎勇士回归。”

“大汉是你永远的家。”

“蹬蹬,啪。”

两名什长携着八名伍长以及几名表现良好的降胡,快步从车队中走出,伸出手和伍长紧紧相握,上下晃动,一些人甚至感动得哭出了声:

“呜呜,终于汇合了。”

“是啊,这一路上太苦了。”

就在这种氛围中,双方代表(一伍长二什长)松开手,展开了对话:

什长一号:“从王帐突到这边,一定很辛苦吧。”

伍长:“大家都辛苦。”

抬起手,手指略过周围兵卒们脸上的疲惫和身上的伤口。

伍长:“我看拉车的马都死了,人身上也扎满了箭矢,为了救我们这只小队,付出了很大牺牲啊。”

什长二号:“岂止是很大,简直是难以想象。”

指着那本应是在车前拴着,此刻却不见踪迹的马匹和替代马匹人力拉车的兵卒。

什长二号:“拉车的马死光了,我们就派人上去,一个拉得慢,那就上两个,两个拉得慢那就上三个,也不举盾牌,就这么蒙头拉车。”

什长二号:“匈奴狗的箭非常刁钻,时常会避开后背的盾牌射中其他部位。我们的战士呢,就咬着牙,忍着箭矢带来的痛苦,一步一个脚印地往前拉。”

叫来一个身上箭最多的兵卒,让他扒开甲衣和内衬,露出烂糟糟的皮肉。

什长二号:“每走一步,伤口就被扯动一次,血就顺着腿留下。我们的战士就是顶着这样的艰苦,甩开匈奴狗的拦截,一步一步走到这里。”

伍长:“这么看来,我们当不得勇士之名,你们才是真正的勇士。”

“呜呜。”

回忆起方才跋涉的艰难,此刻身上又是无处不在痛,这泪水是止不住地往外流。

什长一号:“没出息。天上下箭矢都咬牙挺过来了,被人一吹捧,就不知自己姓谁,哇哇哭起来了?”

伍长:“哎,不是吹嘘,这都是他们应得的。”

主动伸手给兵卒拉上脱掉的甲衣,防止被秋风一吹害了病。

伍长:“我一开始也觉得是自己更苦更累,毕竟我们只有五个人,要对付的却是一百、两百,你们五六十人,对付六百、七百。”

伍长:“但在看完这身伤后,我突然意识到,和你们相比,我们虽然面对的敌人数量差距比较大,但真正的战斗烈度却不高,往往是一次冲锋敌人就溃散了,你们则不然。”

伍长:“真的是叫几百人拿箭射了小半个时辰,光落下的箭就有几千,合着一个人要挨几十只。”

谈及此事,众兵卒泪流满面,伍长、降胡抬起手,悄悄擦拭起眼角来,两名什长也感动得不住点头。

什长一号:“大家都是辛苦了。”

什长二号:“也别分什么谁更辛苦,谁更勇士了,要我说,所有不投降,奋战到底的大家都是勇士。”

伍长:“对,都是勇士。”

“啪。”

三人四手又一次紧紧握在一起,一旁的伍长、表现良好的降胡也走上前,挨个和那四名属下握手,现场响起了经久不息,热切的掌声:

“啪啪啪啪。”x56

一些人拍得双手发红,也不肯停下来,被勾起情绪的众人此刻处于极度亢奋之中,眼中只有袍泽,没有其他人。

某个紧追不舍的其他人:……

“好胆!”

一声暴喝,那追得风尘仆仆,想要打道回府的统领猛地一拍大腿:

“竟敢当着我们的面搞会师大会,这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呐。”

“……还要追啊,可我已经疲了。”

“我也是,累得大腿根发麻,快从马背上出溜下去了。”

也统领的激荡不同,一腔热血被漫长追逐消磨的兵卒们反响并不高。

再说了,匈奴兵等人被汉军轻视又不是一两回了,甚至都要成为习俗了,大多数人根本就没有感到羞辱。

“……”

好在,统领也知道自己手底下的兵都是些什么货色,在发出情绪上的鼓动后,他又紧接着跟上了利益上的煽动。

“哼,汉狗汇合后实力虽增,但车阵散乱,兵士欢心,正是警惕大减的好时机。若我等急击之,破汉必矣。”

“……是真的吗,我们真能击败汉军吗?”

“应该吧,听着挺靠谱的。”

听着属下们那七分不信中夹杂着三分敷衍的言语,统领嘴角狠狠抽动一下,知道不能指望这些家伙发挥主观能动性,让他们自己破敌。

于是,他举起长铤大呼一声,便又是一马当先地冲出阵列:

“刷,随我冲阵。”

“……统领冲了,咱们跟着冲吗?”

“肯定冲啊,万一统领死了,你真当贵人、大王不会叫咱们陪葬?”

麾下一阵骚乱,但很快统一起思想,跨弓带刀,跃马前指。

“冲阵,冲阵!”x37

三十余骑掀起一阵烟尘,以统领为首,组成一只箭头冲向汉军。

“咚咚咚。”

马蹄敲击地面,隆隆响;汉军将士回首望,尽变色。

“不好,胡狗追上来了。”

“快摆车阵,摆车阵,快。”

因为胜利会师,喜极而泣的缘故,汉军的反应不免有些迟钝。

偏偏骑兵的速度又是那样的快,三五十步几乎是一晃而过,直到匈奴兵卒出现在近前,十辆武冈车才横过来三辆,拒敌的夷矛更是连架都没架起来。

毫不夸张的说,如果这波能冲实了,那瞬间就会给汉军带来同等人数的伤亡,几乎就是整个车队总人数了,于是,汉军愈发惶恐起来。

“不要再搬车了,把盾牌竖起来,长戟架起来。”

“挡住他们,一定要挡住他们。”

冲到这个地步,能预见结果的不只是汉军,匈奴一方同样能。

“匈奴复兴,再此一战!”

顶着呼呼往肚子里灌的冷风,统领张大嘴巴怒吼。

“复兴,复兴。”x37

也就在此时……

“啊啊啊!”

一声尖锐的惨叫在后方响起,胖大王那富有穿透力的嗓音把“救驾”清晰地传入每一个匈奴兵卒的耳中。

“吁~”x37

想也不想,兵卒们就拽住马儿,在马背上扭过身看向惨叫声。

“贼子,休伤我王。”

“勤王,随我勤王。”

全场先是一静,随即兵卒们放下手头的一切事情,或高呼,或怒吼,从四面八方涌向胖大王所在。

“我们也回去救吗?”

骑卒们看了眼远处惨叫连连的胖大王,又看了眼近在咫尺的汉军,面露为难之色。

“救,必须救,不得不救!”

身旁一人斩钉截铁地答完,一拉缰绳,马儿扬起前蹄,原地一蹦(划掉,向着左侧饶了一个圈,冲向胖大王。

“咚咚。”

有了人带头,三十骑中立刻就有一部分跟着离去,他们不光是走,还打出了口号:

“大王莫怕,某来也。”

“忒,贼子住手,敢伤大王一根毫毛,叫你九族来赔!”

匈奴军-20;

“……嘎吱。”

大批袍泽离去,发问的骑卒却没有离开,他把缰绳握得紧紧的,红着眼环视未离去的十余骑,慨言道:

“汉狗此刻已经露出了腰腹要害,只待一击便可致胜,此时离去,我心有不甘,有憾。

“你们可有人愿随我,顶住大王的呼救,先把眼前这对汉军杀个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