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我以年龄为生 > 18朔望一割!

18朔望一割!

作品:我以年龄为生 作者:润牙 分类:武侠仙侠 字数:3416 更新时间:21-01-14 04:5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以年龄为生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18朔望一割!

畛域外缘很多很多的社员在这一瞬,皆是不由闭上了双眼,免得被刺灼!

太强悍了!

实在是太强悍了!

恐怕这个傩萦将是非死即残啊!

面对惊艳来势,尽释一身魔龄境四季境势的傩萦一脚倏然后退,弓步抽镰!

刹那里,镰态束生灭就在这天地之间划出一道说不出有多玄奥的赤色弧光!

弧光下,只见一轮赤月——

由朔初全暗,逐变出三轮光象不同的凸月,接着,便是一轮圆满之月!

此圆满之月,直接与命欢的神钊浩芒轰然相撞!

此式,正是珊耳文明中无上镰粹——朔望一割!

瞬间,整个定逐畛,乃至整个灵魔城,就好像引爆了一颗不知其浓沌度有多高的神氛核!

一道轰隆巨响传来,已然令畛域外缘绝大部分围观的人群纷纷倒地!

有甚者,更是直接丧命于这对决的极光巨响之下!

太骇然了!

简直太骇然了!

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大招?

这傩萦她……怎么能爆发如此无与伦比的攻式?

这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高空之上的至者们和外缘站立的神龄境者们,都在同一时间睁大了双眼,纷纷难以置信!

光去,声去,只见傩萦安然独立,手上镰态束生灭已收于背后,而命欢呢?

已浑身血淋淋的他,双手支撑在地,双眼中尽是一片震骇和苦涩!

我竟然……输了?

竟然真的输了?

竟然……输给了这个我一直都没在意过的傩萦!

脑海中的呢喃在剧痛不断袭来之时,渐渐休止。

命欢随即就昏倒过去了。

傩萦望着,内心自是难以镇定,她也没有想到自己竟会使出如此强大的攻击!

在这一刻,她忍不住想起了凡女态劫馨对她说过的那句话——傩夫人,你这是看不起我的实力吗?其实说真的,你真要和我动手的话,你可是完全打不过我的。

一道光影闪落,命欢已被命世之抱在了手上。

在离开之时,这命世之就冷冷看了一眼傩萦。

傩萦不禁心生悸意。

好在于阗采随后就来到了她身边,让她立刻松了口气!

“好样的,傩萦!”于阗采心情好极!

这个社首大位她这次绝对是坐定了!

傩萦微微低下了头,没有说什么。

高空之上,宿弊一和宿悲两人面色都是十分难看。至于命瀑毬,之前他的余光是暗暗瞥了一眼于遗所在的方向,似乎是察觉了傩萦身上的力量源于那儿,而此刻他又已是平静无波,也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

“瀑首,今天对局请公布结果吧!”于阗采抬头,对命瀑毬说来。

命瀑毬没有多迟疑,随即便向全场宣布:“今日对决,由傩萦获胜,明日两人进行第二局对决!”

全场没有哗然。

都是将目光投向了今日场上的两个赢家!

一回合胜负就已定,自让谁也无话可说!

命瀑毬随后就消失了身影。

见他离开,于阗采随即就对傩萦说来:“走,先和我回讯裁殿!”

“是,师祖。”傩萦跟着于阗采离开了。

剩下的人,也纷纷而散。

——————

于遗。

最深处毒瘴之中。

一道灰影倏然降临,是命瀑毬。

“廿二老弟,傩萦身上的序外之力和手上那把序外之器,是你所赠吗?”命瀑毬开口问来。

不愧是不拘社的社首!

竟是一眼就看出了傩萦身上的力量属于序外文明!

毒瘴之中的疫魔没有出声。

命瀑毬眉头微微一皱,又问来:“廿二老弟,你为何要帮于阗采坐上社首大位?”

显然,命瀑毬已然认定了傩萦身上的力量就是源自疫魔。

毒瘴之中的疫魔还是不理。

“廿二老弟!”命瀑毬声音一沉。

终于,毒瘴之中的疫魔冷冷一哼,语来:“命瀑毬,你是不是真的活得不耐烦了?”

命瀑毬面色不由更加难看起来,但语:“廿二老弟,此来,我只想知道你为何要帮于阗采!你不是说过,我不拘社的事情,与你毫无干系吗?”

毒瘴之中的疫魔再次一哼,只语:“命瀑毬,吾最后再说一次,你是不是真的活得不耐烦了?”

命瀑毬眉头紧皱,内心充满了困惑!

不论他如何怎样追问,疫魔就是不落入他的问题之中!

如此,也就让他命瀑毬一时之间摸不准到底是不是疫魔在帮于阗采了。

不过,说来也确实奇怪,事情明明和这疫魔毫无干系,但是这疫魔就是不来否认!

难道……是这疫魔已经感知了……永七到来?

所以,他才不想让命瀑毬去注意到永七?

如果是这样,那似乎倒是说得通了。

“廿二老弟,希望在定首局结束后,你能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命瀑毬也深知目前他没法和疫魔来动手,他得先确保不拘社的传位成功!

接着,他就带着重重忧虑离开了。

在他走后,毒瘴之中的疫魔缓缓现出虚影来,有所低喃:“太姬,你让我等的这一天似乎……就要到来了。”

原来,疫魔真的对永七有所感应!

在疫魔如此低喃之时,正在租房中陪人儿下棋的永七忽然怔了起来。

凡女态劫馨一见,没有再掷骰子,轻声一问:“怎么了?”

永七微微一笑,回语:“没什么,只是心头忽然生起莫名惆怅。”

闻言,凡女态劫馨沉吟起来。

“美尊,我们接着玩吧。”永七不想坏了人儿的兴致。

凡女态劫馨漫不经心地将骰子一掷。

永七一见,忍不住问来:“对了,美尊,他们对决的情况如何?”

凡女态劫馨回神,一语:“傩萦已经赢了第一局,明天会继续和命欢开始对决第二场。也不知道这一场后,那命世之会采取什么样的手段去帮命欢。”

“美尊,别担心了,你要相信我们共同炼制的限悲制欢丹!它们肯定能够助傩萦取得定首局胜利的!”永七微微一笑,宽慰来。

凡女态劫馨叹了叹,莞尔一笑:“好,那我们接着玩!”

随后,两人又开始下起来。

——————

不拘社。

学裁殿。

命世之密室之中。

经过一番救治,命欢已经苏醒过来,身上的伤也被命世之尽数治愈。

只是,此时此刻,他神色极其萎靡。

“世首,对不起,我……辜负了你的期望。”他在命世之面前跪了下来。

命世之沉默着,沉默着。

良久,他才缓缓语来:“起来吧,此事并不是你的错,而是所有人都没有料想得到!”

命欢慢慢站了起来。

“事已至此,我也只能让你提前服用这颗圣级九命一体丹了。”命世之说时,已从自身界环之中取出一颗金银相间的丹药来。

命欢呆住。

他十分清楚这颗圣级九命一体丹有多么珍贵!

因为他可是他眼前世首花费了很多心力,才找齐这圣级九命一体丹的材料!

更是为了将它成功炼制而闭关了数年!

“我命氏的三大钊功,都是得以九命一体丹作为基础的。尽管逆级的九命一体丹药谱早已经在我命氏失传,但是我命氏始终都掌握着圣级、仙级、神级的药谱。此番,为了让你取胜,只能冒险让你服用了!你怕吗?”命世之问来。

命欢回神,深吸一下,一语:“世首!哪怕是爆体,我也不怕!只是……这丹药可是世首你苦心制作出来的,我……我如何能……”说到最后,已是说不下去了。

“别婆婆妈妈!我命氏的这三大药谱,未来都将传于你!不管这次定首局的结果如何,你都将担负我命氏的未来,明白吗?”命世之正色而语。

命欢心中一震,欲言又止。

“好了,你立刻将它服用!我在旁守着你!”命世之紧接将丹一递。

命欢没有再迟疑,接过,一口吞下,然后盘坐下来,开始吸收来!

很快,命欢身上便绽放起道道金银相间的光芒!

这一道道光芒,十分耀眼!

只是命欢脸上却是渐渐呈现痛苦的神色!

很快,他汗水涔涔,整个躯身都充斥着血红,好似他体内有东西要炸开来!

“忍住!命欢!你身上流着的是命钊先祖的血液!老祖宗他曾经能霸纪问穹,你将来亦能!知道吗?”命世之声如洪钟,直震人心!

命欢咬紧了牙关,继续吸收!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身上的血红渐渐消却,在吸收的最后一刻,他整个人就好似成了一个金银人!

命世之见后,长舒了一口气。

他命欢成功了!

他成功吸收了圣级的九命一体丹!

他在成为仙龄境之前,将拥有九条命!

在成为仙龄境之后,他只有再次服用仙级九命一体丹,才能再次拥有九条命。

就在命欢蜕变的过程里,术裁殿宿弊一的一间密室里,也正在进行着一场蜕变!

那就是宿弊一也给宿悲准备了一颗圣级的替命丹!

服用这颗同样有爆体风险的圣级替命丹,宿悲也是受尽了痛苦!不过,为了实力,为了成功赢得定首局,这宿悲自是拼命忍受!

终于,在最后一刻,他也是成功蜕变过来!

宿弊一略有欣慰,淡淡一语:“好了,你先在这里继续休养。”

“是。”宿悲自是听话。

随后,宿弊一便离开了密室,来到书房之中。书房里,宿柔铤正在等待着。

一见宿弊一出现,宿柔铤即语:“弊首,宿悲已成功融合了(替命丹)?”

宿弊一点点头。

宿柔铤沉吟了会儿,才又语:“弊首,虽然宿悲已经成功融合了,但是那傩萦身上的界器可是不凡啊!”

宿弊一接声:“那界器只是蕴藏着一种序外之力罢了,已成功融合圣级替命丹的宿悲,完全能够应付,不足为虑!”

“可是,弊首,谁知道于阗采还给这傩萦准备了什么后招呢?”宿柔铤又一语。

宿弊一静默起来。

“弊首,在你带宿悲回殿去时,那赦蔓来找过了我,她想和我们宿氏谈一笔交易。”宿柔铤犹豫了一下,语来。

宿弊一回身,漠然盯来,语:“柔铤,我和你说过了,我们宿氏既不能毁在我手上,也不能毁在你手上!赦蔓她要和你做什么,你都不要来扯上我!”

宿柔铤叹了叹,接声:“弊首,你就不想先听听这是什么样的交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