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总裁爹地忙追妻 > 第242章

第242章

作品:总裁爹地忙追妻 作者:青青子衿 分类:现代言情 字数:2284 更新时间:20-09-16 16:44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总裁爹地忙追妻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啊?”沈芸夏错愕的看向他,心里直烦嘀咕,难道自己真的表现得有那么明显吗?

“别这样看着我。”楚慕白失笑:“怪只怪你把心里的事都写在脸上了,我又那么了解你,能看出来也不奇怪。”

“好吧,你厉害!”她呐呐的点点头:“那你知道慕然的孩子是谁的吗,那个人为什么不能和慕然结婚呢?”

楚慕白沉吟片刻,说:“那个人有问题,爸爸不会接受的。”

“有问题?”沈芸夏急切的追问:“什么问题?”

“那个男人经营假红酒,虽说无奸不商,可他这样的人,爸爸是非常讨厌的,早晚有一天,要出事,我也不想我妹妹嫁给一个囚犯。”

楚慕白避重就轻的说,把雷默曾经做过鸭,并且受慕然指使勾引沈芸夏的事全部省略了,他不想再给她造成心理负担,只希望在他的保护下,她可以快快乐乐,少烦恼,少忧愁。

“唉……”

这就是爱情啊,爱上一个人,已经顾不得其他。

翌日,楚慕白半躺在床上,对正在穿衣服的沈芸夏说:“芸夏,帮我拿套运动服下来。”

“运动服?”沈芸夏扣上大衣的最后一颗扣子,抬头看他,纳闷的问:“你要出门?”

“嗯,约了文启骏谈点儿事情。”

楚慕白缓缓的站起来,这些日子他的身体恢复得很好,已经可以随处走动了,旁人根本看不出他还有伤在身。

“哦,你什么时候回来?”

楚慕白不确定的说:“大概是下午吧!”

“那正好,今天我要陪慕然去医院检查,也不能在家陪你。”沈芸夏说着就出了门,上楼去给楚慕白拿了一套运动服下来,再帮着他穿上。

拉平衣袖,沈芸夏笑着称赞:“老公,你真帅!”

“嘿,今天怎么嘴这么甜?”捧着沈芸夏的脸,吻上了她唇,轻轻的舔舐吮吸,品尝她口中的芬芳,好似怎么也尝不够一般,久久的舍不得松口。

“唔……”沈芸夏无力的靠在他的身上,低低的喘息:“呼……”

一直吻到两个人气喘吁吁,楚慕白才依依不舍的离开她的嘴唇,眼中满是幽深的情yu:“小妖女,我爱你!”

“我也爱你,老公。”手不知何时已经攀上了他的肩,紧紧的搂住,低垂眼眸,羞涩的黔首靠在了他的xiong口。

隔着衣服,也能听到他强健有力的心跳,竟是这般的凌乱。

唉……无声的叹了口气,楚慕白的下巴搁在沈芸夏的头上,幽深的眼眸找不到焦距,失了平日的凌冽。

更紧的圈着她的肩,似要把她揉入自己的体内一般,只有这样,他才能真正的拥有她。

“坏蛋……”沈芸夏抓住楚慕白游走到她xiong口的手,抬起头,娇嗔的瞪他:“你真好色。”

“嘿嘿!”楚慕白干笑着抽回手,退后了一步,把自己好色的责任都往沈芸夏的身上推:“明明是你引诱我的,顶得我那么紧,就想摸一下。”

“不要脸!”

还好她今天穿的多,若是穿少点儿,恐怕他的手已经伸进她衣服里去了。

“好了好了,要脸不要脸我都得洗涮之后出门了。”

楚慕白朝浴室走去,走到门口,还不忘回头对沈芸夏说:“你等我一会儿,我们一起出门,让司机先送你去医院。”

“知道了,我给慕然打个电话,约一下时间。”

沈芸夏出了房间,一边往厨房走一边给楚慕然打电话。

等到楚慕白洗涮完走出房间,饭厅的餐桌上已经摆放了早餐,牛奶三明治,简单营养。

虽然沈芸夏已经知道楚慕然的孩子不是黎梓策的,可面对楚慕然的时候,仍然装作不知道。

“嫂子,你刚怀孕的时候害喜严重吗?”

楚慕然的脸色有些苍白,一看就是吃不好睡不好的样子。

沈芸夏想了想说:“很严重啊,经常吃了就吐,吐完又继续吃。”

“我现在也是,唉……”她无力的叹了口气:“从前几天开始的,早上起来就吐得厉害,吃饭的时候经常吃到一半就跑洗手间。”

“呵,一般过了三个月就要好些!”

“但愿吧,别一直吐就好!”

提前预约的专家号,算好时间去,也没耽误,楚慕然进了门诊室,沈芸夏在外面等她。

只是一些常规的检查,很快就结束了,楚慕然离开的时候,医生给了一些资料和孕期检查的安排,让她拿回家慢慢看。

走出医院的时候时间还早,楚慕然竟然想去逛街,沈芸夏担心她的身体吃不消,便提议找个安静的地方坐坐,喝点儿东西,看看书。

楚慕然欣然应允,让司机送她们去coffee-cake-bar。

一杯鲜奶,一份慕斯蛋糕,一本书,美妙轻缓的音乐,带给人不一样的宁静感受。

“这里的蛋糕还是这么好吃。”

草莓慕斯蛋糕只看造型就已经让人垂涎三尺,楚慕然舀了一大勺喂嘴里,顿时开心的笑眯了眼。

“我还是第一次来这里,蛋糕看起来确实不错。”沈芸夏尝过之后也是赞不绝口:“好吃,好吃!”

“嘿嘿,我就说好吃吧,这家店的蛋糕师傅是外国人,对蛋糕的要求很高,绝对不会拿次品出来,连原材料都是从荷兰空运来的,吃着也放心,整个蓉城,好吃的蛋糕,就数这家了,别的都不行。”

怀孕以来,楚慕然一直没吃饱过,难得食yu大开,蛋糕几口就下了肚,又点了一份芒果慕斯,好好的祭自己的五脏庙。

听了楚慕然的介绍,沈芸夏连连点头,难怪这里的蛋糕贵,也贵得有道理,她今天算是来开洋荤了。

“他们这里的手磨咖啡也很好喝,可惜我现在怀孕不能喝咖啡,以前每次来是必喝的。”

楚慕然闻着空气中弥漫的咖啡香,一脸的陶醉:“磨咖啡使用的咖啡豆绝对不会超过三个月,传统工艺,香浓醇厚,好喝极了。”

“我对咖啡没什么研究,平时也不怎么喝。”

就是那苦涩的味道沈芸夏就不喜欢,她一向喜欢吃甜食,搞不清楚为什么咖啡那么苦还有人喜欢喝。

“在法国那几年,我每天都喝,慢慢就很喜欢喝了。”

两人一边聊一边吃蛋糕,楚慕然一口气吃了四份,吃饱了,到了午饭时间,胃已经没有了空间。

楚慕然打了电话给黎梓策,让他来接她们,黎梓策先送楚慕然回市中心的公寓,再送沈芸夏回郊区的别墅。

“嘴角还有奶油。”

坐在车上,楚慕然笑嘻嘻的抽出湿巾,帮沈芸夏擦了擦嘴。

“呵呵,谢谢!”沈芸夏尴尬的摸摸嘴,已经干干净净,什么也摸不到了。

“嫂子,和我还这么客气啊?”楚慕然随手把湿巾扔出窗外,懒懒的靠在座椅上,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呵欠:“啊呜……吃饱了就想睡觉,好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