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将军夫人娇又飒 > 第一千零八章让这天下现在就没你事(四更)

第一千零八章让这天下现在就没你事(四更)

作品:将军夫人娇又飒 作者:秋意重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180 更新时间:21-05-04 21:2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将军夫人娇又飒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大门后,正撩起袍角上马车的庞仲,轻轻簇起了眉。

郑声恭敬地道:“老师,学生立即让人将这些人驱逐了。”

庞仲摆了摆手道:“一群乌合之众罢了,不必多虑。”

在马车内坐稳后,庞仲才闭上了眼睛,徐徐地道:“再者,他们说的也并非毫无道理。”

郑声低低应了一声是,再也不作声了。

什么叫他们说的也并非毫无道理。

庞相是认同了这些人说的,女子立户是有悖天和,需要好好给女神医一个教训么?

看来女神医的咄咄不让,究竟是让庞相恼了。

破开一路喧哗的人群,在男人们的叫喊与怒吼中,与藏在阴云里的太阳愈行愈远,青幔的低矮马车缓缓驶出了庞相府。

在青石地板路上整齐的马蹄声里,骑马护卫在两侧的郑声,听见了马车传来了声音:“……奕彬还没有找到么?”

郑声神经一紧,小心翼翼地道:“学生无能……”

庞亦彬喃喃了一声:“这孩子……竟真不打算回府了么?可真是流年不利啊。”

郑声不敢回答这句危险的话,小心地转移了话题:“虽然二公子没能找到,但学生已经牢牢掌控住了皇觉寺与皇宫。”

“因有小安太妃的遮掩,我们本就在皇觉寺有长达十几年的布置。最近小皇觉寺又因废弃而无人踏足,更方便了我们的活动。”

“至于宫里,陛下身边一直是无人能接近的。皇后娘娘又中了神药。”

忽然他想起了什么,迟疑地道:“只有一条,皇后娘娘突然留了半个月来宫里一次的祯祥郡主留宿宫中。”

庞仲是知道兰香身份的,刚起了一个音调:“留宿……”

郑声禀报道:“皇后娘娘的理由是,如今陛下的情况一日比一日坏了。祯祥郡主是陛下最放心不下的人,她怕把祯祥郡主继续留在宫外,会让祯祥郡主见不到陛下最后一面。”

庞仲轻嗤了一声:“看来若是夫妻足够伉俪情深,这苗寨神药也并非万能药呢。”

郑声恭敬等庞仲说完后,才又压低了声音道:“至于太后娘娘那边,学生已经让人在太后娘娘的饮食里动手脚,唤醒当年老国师大人留下的后手了。”

庞仲漫不经心地点头:“太后这女人,从小就有着狼的野心与狐的智慧虎的胆略,是个难得的枭雄之资。若她生来是个男孩,如今早无我什么事了。”

“若非当年国师早预料到她的威胁,给她下了些禁忌。我今日还真不好对付她……”

“说起来,女神医与蒋家那丫头都与太后从骨子里看,还真是一脉相承地相似……”

他说到这里猝然一停,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缓慢地重复着这句话。

“这三个人从骨子里看,还真是一脉相承地相似呢。”

“尤其是女神医和蒋家那丫头。”

……

在师生俩问答间,庞仲的马车停在了东山脚下。

女神医号召力了得。

万人品鉴会一经提出,便受到了满京城人的欢迎。

今日一大清早,东山山脚下就停满了马车。

庞仲一下马车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副场景。

——自山下往山顶爬升的青石台阶上,满满当当地都塞满了热热闹闹的人。

其中一半都是外头少见的女人。

一群女人们浑然没有半分拘束与羞怯,大大方方地立在人群外围看着热闹。仿佛女子能毫无遮挡地大方立于世人前,这是这世间最天经地义的事。

当背着瓜子与花生的小贩叫卖着穿梭而过,她们还会时不时伸手,拦一下买点零嘴吃。

在她们居高临下的目光注视下,庞仲甚至有了股被审视的不悦感。

——“这就是传说中的庞相么?气势与容貌都不及咱们女神医呢。”

“看不上。”

“啧……”

……

有那么一瞬,庞仲好像明白了,男人们对东山微妙敌意的根源。

……

“庞相府的马车,是庞相来了。”

不知是谁认出了庞仲,低低地呼唤了一声。

众人纷纷扭头看了过来,主动如摩西分海般,给庞仲让出了一条道来。

“庞相来了,快给庞相让一条道来。”

“女神医可是等庞相好久了。”

“庞相您走这边。”

……

顺着众人指引的方向上山,庞仲一抬头就看见了,立在汉白玉拱门下的女神医。

她立在阴沉的天与东山一线交际处,照例穿着一袭胜雪般的白衣,裙角被略显湿热的风吹起,每一个摆动都似乎有飒飒的节奏感。

那一双格外清冽的眼,俯瞰着人时总给人似笑非笑感,让人不自觉地会心生警惕。

比如现在……

“女神医,好久不见。”

庞仲微微抬起了头,打了一个招呼,话锋近乎锐利地陡然一转,似乎划出了雪色杀气:“说起来,女神医此刻应在菜市口吧?”

他话里自然是试探,百姓们却会错了意。

“对哦,今天平阳侯府上下要被押到菜市口抄斩呢。女神医一向与平阳侯府交情甚笃。若不是这个万人品鉴会,女神医应是会去菜市口送行吧。”

“是了,今天平阳侯府的犯人们要被抄斩呢。”

“要不是这万人品鉴会,我本是也要去菜市口看热闹呢。”

……

蒋明娇笑吟吟地回视着,轻盈地笑道:“正如庞相您此刻本应在苗寨的深山吗?”

庞相轻轻眯起了眼。

蒋明娇饶有兴趣地与他对视着。

二人都没有再说话,空气中一寸一寸地收紧,虚空中仿佛莫名起了金戈铁马嘶叫声。

或许已有了一个世纪,或许才短短的一瞬后,庞仲挪开了目光,并无笑意地轻笑了一声:“小丫头,五十年前,我遇到过一个野心、才情、谋略都不逊于你的女人。”

“当时的我无一能与她相较。当时的她视我如畜生草芥。”

“但五十年后,我成了大周宰相大业将成,她却只剩下一腔无用的野心,即将如困兽般走入宿命的穷途末路。”

“命运真是有趣吧?”

“对吧?”

他抬脚向前迈了一步,在蒋明娇的耳侧,一字一句地轻声道:“可惜啊,蒋二小姐,你若是生为一个男儿。这天下只怕早没我什么事……”

蒋明娇凝视着他眼睛,温和又强硬地打断道:“庞相,我自信作为一个女子,我现在就能让这天下没您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