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将军夫人娇又飒 > 第一千零七章 错觉么(三更)

第一千零七章 错觉么(三更)

作品:将军夫人娇又飒 作者:秋意重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128 更新时间:21-05-04 19:2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将军夫人娇又飒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大抵暴风雨前的天总会格外平静,火药爆炸前都有一段近乎无声的寂静期,山崩地裂前会有清凉的微风一样……这半个月里,京城平静到不正常。

直到那一天,东山万人品鉴会的到来。

因钦天监早早给出了暴雨的预告。一大清早,入目可及的天空便如吸饱了水般,矮矮地垂了下来。偶尔有一丝风从天穹深处刮来,是带着潮湿压抑的热。

高丽世子府。

厅堂墙壁上挂满了古画,桌上摆着丰盛早餐,他的主人却无暇理会他,只握着一把绘着‘野渡无人’折扇,着急地在原地踱着步。

不多时,一个仆从匆匆地跑了进来。

还未等他近前,画魂人便着急地迎了上去:“消息确定了么?”

仆从一路快跑回来,已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忙喘着气道:“世子爷,小的打听到了。平阳侯府一家,的确是今日在才菜市口抄斩。”

轰隆——

遥远天际传来隐隐的闷雷声。画魂人在这闷雷声中,足足呆愣了一瞬,才用折扇打了一下手心,眉目坚毅地道:“给我取纸笔,我要再催侯将军和父亲。他们不是说帮我找大周皇帝求情的吗?怎么都不算数了。”

仆从忙压着画魂人的手:“我的世子爷,您可消停一点吧。我知道您仰慕蒋二小姐,不忍她因平阳侯府的事伤心。可这毕竟是大周内政。您已经插手过多了。”

“正因为您一向只研究书画,其余诸事不管,大周皇帝才容得下您。您要再折腾只怕自身就难保了。”

画魂人只是不理,强硬地甩开了仆从的手。

仆从于是叹着气补充道:“再者,您现在往回写信也无用。七天前,侯将军早奉王的命令来了大周了。”

侯将军是高丽名将,亦是画魂人的亲舅舅。

画魂人嚯地抬头看着仆从:“七天前,舅舅奉父亲的命令来了大周?”

望着仆从欲言又止的神色,画魂人倏地扔下了笔,一路走一路高声吩咐道:“来人去给舅舅送信通知一声,我要亲自拜见他,邀请他一起去菜市口观刑。”

紧接着高丽世子府门大开,一辆马车在追出门的仆从们的高呼小叫中,匆匆地朝城内驶去。

无人注意到……

对街一尊石狮子的背后,一个身材极瘦的年轻男人,目睹了马车彻底离开后,轻轻眯了一下眼睛,重新没入了巷子里。

……

也是同一瞬间。

大理寺。

牢房。

咚咚咚——

用帕子抹着因闷热出的汗,狱囚边骂着鬼天气,边端着一个托盘,穿过了小院长长的回廊,敲了敲两下被铁条封得死死的门,将饭菜放在了门口:“喂,天亮了,吃饭了。”

声音过后却许久无应答。

狱卒正急着交差,又高高地喊了一声:“人呢?还把自己当皇帝呢,吃个饭都要人伺候到嘴边上?”

依旧无人应答。

狱卒登时心生出几许不安。若回鹘王在大理寺监牢暴毙,他可是要担上干系的。

大门注定是打不开的。

他绕到了窗户处,正探头往屋内窥视着,就对上了一双含笑的幽深眼睛。

“你在找我吗?”

身着灰白布衣的回鹘王,正盘腿坐在窗前的罗汉床上,遥遥凝望着低矮阴沉的天空,闻言扭头看向了狱卒。

狱卒被吓得一个激灵,差点一口气没窜上来:“你是聋了么?喊你那么多声都不应?一个人躲在窗户边装神弄鬼的。”

回鹘王却似不在乎他的冒犯,扭过了头道:“小子,你见过螳螂捕蝉吗?”

狱卒:?

回鹘王望着低矮天空下,那冒出了一丁点尖的皇宫,慢慢悠悠地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多么充满智慧的大周俗语。”

“只是不知创造出这一句话的人,想过一件事没有。”

“若是一个棋局里,人人都觉得自己是翻云覆雨的棋手,而不是落入他们觳中的棋子;就如今日的京城乱局里,人人都觉得自己是那只胜券在握的黄雀,事情又将会是如何呢?”

狱卒听得云里雾里的,愈发不耐烦地嗤笑:“什么黄雀啊蝉啊的,我看别管别人是劳什子黄雀和蝉,你肯定就只是个疯子。”

“一大早就遇上人发了疯,真是晦气。反正我的饭送到了,你自己爱吃不吃吧。”

狱卒刚欲要走,就听后头轻轻唤了一声。

“回头。”

他下意识地扭头,一双手便从窗户里探出,探上了他的脖颈,轻轻地扭了一下,“你说得对,我是个疯子。”

狱卒连惨叫都没发出,就软软地歪了下去。

回鹘王接住了他,顺着脖颈往下摸到了钥匙。

握着一串钥匙,将它捅到了窗户上的锁前,他再次扭头望着宫墙:“而这错综复杂的棋盘,怎么能少了我这个疯子呢。”

·

武冠候府。

城外营地。

在闷热压抑的昏昏天色里,齐思行打开了房门。习惯性地扫视着周围,然后察觉出了不对劲。

平时应在日常训练的松散营地,正集合起了数个部队,似乎要出征打仗。

她皱了皱眉头,顺手抓住了其中一个小跑的小兵,严肃地问道:“你在跑什么,今日的营地这是怎么了?”

小兵小心翼翼地回道:“齐长官您没收到命令吗?今日一早侯爷就下令集合,说有紧急行动,要所有人都做好提前准备呢。”

齐思行刚从苗寨回来,其实有伤还没好全,照例说是不必参与的。

但她却在眸光一闪后,顺手钻回了门内道:“等我收拾东西,我也与你一起去。”

她倏地转入了门,却在一瞬间察觉到了被窥视感。

她忽的猛地扭头看去。

一无所获。

营地内依旧如常。

她状似毫不察觉地收回目光,眉头却不着痕迹皱了皱。

方才,是错觉吗?

……

与这些藏在暗处汹涌的暗潮相比,最受满京城百姓关注的,自然是东山与庞相府的一场豪赌。

一大清早,庞相府门口就围满了看热闹的人。

“庞相,我相信您,您一定能赢的。”

“赢了他丫的。”

“庞相,您该好好让这群女人们见识一下厉害了。”

“庞相,给我们男人们争口气,把东山给赢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