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九十年代福运女 > 289章 维护

289章 维护

作品:九十年代福运女 作者:郁桢 分类:现代言情 字数:2057 更新时间:20-10-18 07:5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九十年代福运女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白静华只是觉得生气,在被儿媳强要求喝茶的时候她端起来就大大的喝几口,几口茶下肚仿佛真的冷静一些了。

“阿姨,您对杜叔叔和我婆婆的事知道多少?”

白静华恼道:“我知道多少?我只知道永年为了这么个女人要和我闹离婚,还说我不答应他,他就不手术了,可把人给气个半死。他们那点见不得人的破事我懒得去管。我看你也是个受了教育的懂事孩子,回去好好的劝劝你婆婆,叫她别不学好出来勾搭别家的男人。想想自己的儿子的脸面吧。”

白静华的话自然难听了些,燕玲到这一刻都还能保持冷静与白静华分析。

“阿姨,您消消气,我想杜叔叔他活了半辈子心中是有遗憾的吧,所以才不惜以健康为代价来作为筹码做出些冲动的事。”

白静华一愣,她不明白燕玲到底说的什么,倒是一旁的姜洋道:“你知道些什么,到底想和我什么说什么?”

燕玲手捧着玻璃杯,她微笑着说:“我婆婆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更没有勾搭杜叔叔的举动,一直以来都是杜叔叔的一厢情愿而已。至于为什么杜叔叔想要和我婆婆结婚,其实……”她看一眼对面的婆媳,心里犹豫着该不该将几十年前的事拿出来说。杜永年和林秀娥的事她也是从靳秋海那里听来的,她本人并不是很清楚。

“其实什么,你把话说清楚。”姜洋讨厌说话吞吞吐吐的。

燕玲只好道:“他们两个很早就认识,在我们还没出生以前,在杜叔叔还没有遇见阿姨的时候他们俩曾经就是一对有情人。只是命运捉弄,两人并没有走到一起,杜叔叔回城了,留下了我婆婆在乡下,杜叔叔走后再没了消息,而我婆婆也另嫁他人。我那公公走得早,婆婆一人无怨无悔一手把我先生带大。都过了半辈子了这里才跟着儿子来帝都享福。自杜叔叔走后,两人也是二十多年没有见面。他们也是好不容易遇见的,杜叔叔想必是想起以前的事了,当初他一走了之一直都是遗憾,所以见到我婆婆后才有些把持不住。阿姨,您别责怪我婆婆,我可没听到婆婆唆使杜叔叔要闹着和您离婚,也没听见她说要和杜叔叔过日子。杜叔叔年纪大了,身体有不好,有些举动大家都要谅解。至于那些陈年往事大家坐下来一起慢慢的谈吧。”

听完燕玲的话,杜家婆媳俩都傻了眼。白静华反应过来这才说:“我就知道他心里一直有个女人忘不掉,原来是当初下乡惹出的风流债。都老了还要和我作妖。”

姜洋看了一眼婆婆,这时候她无比的同情婆婆,丈夫想和初恋复合,任何女人面对这样的事都无法保持冷静。毕竟作为妻子陪伴丈夫走了几十年到头来却什么也不是吗?

“妈,您回去好好的和爸说说吧。”

“我和他没什么好说的,他就是想把我给气死。”白静华说着又问燕玲:“林秀娥当真没有去勾引永年?”

“这话说得……阿姨,您的难处我感同身受,总之这事慢慢的再谈吧。我婆婆并不是您口中所骂的那样不堪。她就是一个朴素的农村妇女,清清白白的过了半辈子,我也很敬重她。”

白静华愣住了,又听得燕玲道:“阿姨,秋海和我说杜叔叔的病不能再拖下去了,越早手术也越好。”

“到头来我反而成了罪人。这个死老头子就是想把我给气死。他那点花花肠子怎么都一把年纪了还不安分?”白静华又被气哭了。

好再在燕玲的一番劝导下白静华暂时对林秀娥放下了怒火。燕玲这里将杜家婆媳送上了车才回了靳家。

当她回家时秋海依旧没有回来,婆婆在客厅里闷坐,屋子里不大明亮婆婆却连灯也没开。燕玲赶着开了灯。那条鱼还放在餐桌上,燕玲忙着去把鱼处理出来放上了蒸笼。

“妈,您放心那位阿姨暂时不会来找您的麻烦了。”

林秀娥觉得自己的老脸都快丢光了,她活了半辈子可是头一回被人骂作“娼妇”被人当众打骂。

林秀娥呜呜的哭了起来,她这一哭倒让燕玲有些手足无措,只好过去劝慰道:“妈,我知道您受委屈了。不过我有一句话要问您,秋海也不在,您如实回答我。”

林秀娥拿着纸巾擦着眼泪,哽咽道:“你要问什么。”

“您对杜叔叔的求婚是怎么想的,倘或他真的离婚了,您会选择和他过一辈子吗?”

林秀娥听了儿媳这话,她突然来了一句:“好女不侍二夫。我都这个年纪了难道还耐不住寂寞想要给自己找个伴吗?”

燕玲说:“您的事您自己好好琢磨,要不要和他过完余下的岁月我是没意见的,至于秋海我想他也是个开明的人。妈,您和杜叔叔的故事不一样。您是他无法磨灭的回忆,也是他一生的遗憾啊。”

“人活这一辈子谁没个遗憾啊,都这个年纪了我还想那么多干嘛。再有他也不是单身汉啊,他都当爷爷的人了,他也有自己的儿女,有牵挂啊,再有你看今天这阵势我怎么可能会和他走到一起。燕玲这事你不必再问了,我是不会改嫁的。”

听了婆婆这番话,燕玲也暗自松了一口气,她在外面维护婆婆看样子并没有维护错。

靳秋海回家的时候都已经十点过了,林秀娥早已经睡下,燕玲闻见了他身上的酒气便推他去洗个澡换身衣裳。

等到靳秋海收拾好后回到房间,燕玲放下了手中的书,她和秋海说:“今天怎么这样晚回来,你又不说有应酬我和妈做好饭等了你好久。”

“往后就不必等我了,做好饭就吃呗,难道我还会饿着自己?”靳秋海说着便上了床在燕玲身边躺了下来。

燕玲知道今天这事瞒不过,因此将白天发生的一切说与丈夫听了。

靳秋海听了又惊又奇,直到燕玲说完,他才感激道:“燕玲幸好有你在,谢谢你。”

燕玲微笑道:“这不是我该做的吗,你也别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