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马甲了 > 第七百二十章你打我做什么?陷害!

第七百二十章你打我做什么?陷害!

作品: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马甲了 作者:七千万 分类:现代言情 字数:3114 更新时间:21-07-22 16:2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马甲了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宋言刚开着车子出去,宋母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在深夜里面手机铃声显得格外清晰。

“你姐姐现在怎么样了?怎么跑到江城参加一个订婚宴还能被警察给抓了?”

“妈,姐姐是清白的,她没有害人,我会调查清楚的。”宋言赶紧安抚情绪激动的母亲。

宋母声音里透着焦急和担忧,“她嫁进于家以后一天过日子都没有过,结果还天天受这种屈辱和折磨,这都三十多岁了老公天天不在家,身边连个孩子都没有……我的晚菲怎么会这么命苦?”

“好歹如果有个孩子,这日子过得还有点盼头,结果呢?”

宋母越说越激动,最后几乎泣不成声。

“我的女儿这是遭了什么罪?小时候被天杀的亲生父母给丢弃在水沟里差点淹死,幸好她碰到了我,把她养大了以后好不容易找到了人生的幸福。结果呢?她老公又被国外扣押……言儿,你答应妈,你姐姐命太苦了,你一定要帮她……我就你们一儿一女……如果你姐姐有个什么意外,我一定也活不下去了。”

宋言听着母亲在电话那边痛哭流涕,心里泛上难过,宋晚菲比他大七八岁,他出生的时候姐姐都读小学了,但是姐姐一直对他这个弟弟十分疼爱,现在姐姐深陷囹圄,就是父母不说,他也会救的。

“妈,你别太担心,姐姐是清白的,她一定会没事的。我现在就去详细调查这件事情,洗清姐姐身上的冤屈。”

“你赶紧去,赶紧去。”宋母一听儿子要忙正事,就立刻挂了电话。

宋义昌看着她哭得眼泪都红了,赶紧安慰她,“晚菲也是我女儿,她出事了我也很担心。我给江城那边的熟人打声招呼,让他们在看守所里面担待一些,最起码不能让女儿受罪。”

“你赶紧去啊,你还在这里愣着做什么?”宋母推了他一下,宋义昌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也得有时间啊?她一直拽着他的衣服哭个不停,哭倒在他怀里。

而此时的医院里面,于父和于母则正在安慰病床上的于文娜。

于母一直心疼的泪水连连,“如果宋晚菲真的买通了那个司机非要撞死你,我就让她不得好歹。她太狠毒了,竟然下手杀人。”

“你有证据吗?”于父听得心烦意乱。“晚菲不是那种人。”

“我女儿现在伤得这么重躺在这里,警察都把她抓走了,如果不是她,警察会抓人?”于母了擦眼泪,双眼通红的瞪着于父,“娜娜可是你的亲生女儿,还比不了她一个外人?”

“你懂什么?宋晚菲对娜娜怎么了?平时她一个大嫂对一个小姑子够可以了吧?零花钱没少给,车子没少送,包包更是时不时的送一个,最新款的!你以为我瞎?我看是你瞎!”

于父气得脸色黑沉的盯着于母。“你别忘记了,她可是宋家的大小姐,宋家的财产有她的一份,她稀罕于家的?”

“她只不过是宋家的养女罢了,宋家会分给她财产?你在说什么梦话?”于母冷笑一声,仿佛在嘲笑于父痴人说梦。

“宋晚菲虽然是养女,但是在宋家的地位和亲生的没有分别。”于父觉得怎么和她讲都讲不能,“当年结婚她的嫁妆可是比咱们家的聘礼还要多出一成来。让我羞愧又丢人!别再让我听到你继续污蔑她的话,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你这个挨千刀的,自己女儿不心疼,跑去不停的洗白别人的女儿,你怎么这么不要良心啊?”于母又开始哭哭啼啼的叫唤。

于文娜脚又疼,头又疼的,她忍不住尖叫出声,“能不能别吵了,再吵出去吧!”

夫妻俩彼此气恨恨的对视一眼,谁都没有再说话。

过了一会儿,于母又挪到了床边,柔声的对于文娜说,“娜娜,你想不想吃什么东西?你渴不渴?”

于文娜翻了个白眼,“你不说话就行了,我一听到你们说话脑壳都发疼。”

“娜娜,妈妈也是关心你……”于母又开始哭哭啼啼。

“我又没死,司机也没死,我们两个都好好的,你哭什么?”于文娜越发烦躁,“你出去吧!”

“好,好,我不哭我不哭……”于母只好擦了擦眼泪,不再发出声音。

于文娜渐渐睡着了,夜也深了。

于父叹了一口气,坐到了旁边的陪护床上。

于母难过的依旧坐在那里,谁也没有说话。

一直到于父的手机响起,他看了一眼睡着的于文娜,赶紧快步走出去接电话。

病房的门顺手还被他给虚掩上,于母可以隐约听到他小小的声音从门缝里传出来,“肇事司机一直在认证晚菲?她说晚菲是主使者,他有证据吗?什么?拿了转账记录?还是晚菲的某宝转账?怎么可能?”

于母脸上暗自生恨,证据都这么足,为什么他还要洗?还要为宋晚菲脱罪的样子?

她越想越恨,恨不得宋晚菲立刻执行行刑才能解她心头之恨。

她的心里突然升起了一个不好的念头,难道……儿子不在家,这个儿媳妇和他有见不得人的关系?不然的话,为什么他非要把宋晚菲给保出来?

她再结合了一下平时于父和宋晚菲的相处,包括宋晚菲在公司里面的权力,总觉得自己的推测非常有可能。

于父打完电话回来就冷冷的对她说了一句,“我有事要出去一趟,这里你和护工好好照顾娜娜。”

于母不咸不淡的嘲讽他,“自己女儿不关心,别人的女儿你倒是关心的很,你是救宋晚菲的吧?”

“晚菲也是我们的家人。她是清白的被冤枉的,你为什么对她敌意那么大?”

于父非常的累,非常的无语。

“因为她是凶手,杀害我女儿的凶手!”于母恨恨的骂道。

“不可理喻!”于父懒得再搭理疯魔了一样的她,转身就走。

于父一走,于母又小声的哭了起来。

于父出了医院就直接上了车,直奔关押着宋晚菲的警察局,她此时正在审讯里面被严加审问。

“我不认识他,不管你们说多少次,我都是不认识他。”

“我真的没有买凶,我也没有给他转账,我不知道那个转账记录是怎么来的。”

“我和于文娜以前关系不错,只是最近闹了矛盾,我没有理由去杀她。”

她说得口干舌燥,来来回回审讯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

她这会儿都有些精疲力竭。

在订婚宴上原本优雅大方的妆容现在隐隐有些脱妆,面色显得有些憔悴疲惫。

就在这时,审讯室的门被打开,一个手上戴着手铐的年轻男人被推了进来。

一个女警察冷冷的问他,“认识她吗?”

那年轻男人忙点头,“认识,就是她给我的钱,让我去撞那个宝马车的。”

宋晚菲忍不住被他气笑了,“我见过你吗?是谁?究竟是谁指使了你让你污蔑我的?真正收买你的人是谁?”

“就是你啊!你怎么能够不认账呢?你见了警察就不认识我了?”那年轻男人长得尖嘴猴腮,一脸震惊的看着宋晚菲,“可是你约我的啊!你还说了,你长期老公不在身边,事成以后,就把自己交给我。”

“什么?我怎么可能会看得上你?你这种人渣!”宋晚菲气得咬牙切赤,双目赤红,“冤枉我的人不得好死,我不会认罪的,你背后那人死了心吧!我死也不可能认罪,不是我做的!不管谁来,我都是这句话,我是清白的!”

“宋女士,安静!”警察拿起笔轻轻敲了一下桌子,“这件事情我们会调查清楚。你冷静一下。”

那个年轻男人被带下去了,女警察有点同情的看着宋晚菲,“宋女士,现在情况对你十分不利。他手里有你给他的转账记录,转了二十万。所以……你如果有其他证据的话,最好记得提交给我们。”

堂堂霸道女总裁现在成为了阶下囚,不管怎么看都是让人唏嘘。

宋晚菲被暂时带到了一间临时牢房里面,她刚进去,于父就匆忙赶来。

中年男人隔着铁窗焦急的说,“晚菲,爸一定会救你的。爸相信你。”

宋晚菲凄惨苍白的笑了笑,“说这些又有什么用?还得警察相信我。”

她顿了顿又问,“娜娜身体怎么样了?”

“死不了。”于父担忧的看着她,“这分明就是有人在害你,不想让你去国外救老大回来。老大这一回开庭至关重要……晚菲,手心手背都是肉,不管怎么样,我一定会救你的。”

他又安慰了宋晚菲几句就离开了。

宋晚菲缩在墙角的小床上,根本就睡不着。

究竟是谁要害她?

于父没有回医院,而是去了酒店。

酒店的某一个房间里面,一个年轻男人正在看电视。

听到敲门声他警惕的看着门口,“谁?”

“子青,是我。”

“大伯?”于子青打开了房间的门,“啪!”一耳光就狠狠的甩到了他的脸上。

把他直接给打蒙了,他脸颊生疼生疼的痛感传来,他才反应过来,“你打我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