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马甲了 > 第七百一十八章不想死的话就闭嘴!

第七百一十八章不想死的话就闭嘴!

作品: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马甲了 作者:七千万 分类:现代言情 字数:3136 更新时间:21-07-20 19:4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马甲了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看来已经有不少的宾客提前来了。”阮苏勾了勾唇推门下车。

薄行止搂住她的细腰,“我们进电梯。”

电梯停到了一楼大厅。阮苏和薄行止踏出电梯,就朝着门口迎宾的叶厌离他们走过去。

“小苏,阿止?”叶厌离看到他们夫妻二人,立刻迎了过来,“你们来了?”

“今天舅舅可真帅。”阮苏望着叶厌离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那是当然,我不帅的话怎么能和你舅妈在一起?”叶厌离开起了玩笑。

宋家的几位少爷立刻也走上前来和薄行止打了招呼。

“时间也不早了,宋曲留在这里再等几位迟到的客人,大家都进去吧。”宋词毕竟也是大哥,于是安排了一下,就和薄行止他们一起去了二楼的宴会厅。

宴会厅里面,主桌的位置分别坐着叶老太太夫妻,叶檀夫妻,还有宋老爷子和宋家的几位夫人。

这可是彼此要结为亲家的,那当然是坐在主桌上。

结果没想到,叶老太太他们看到阮苏和薄行止就招手,“小苏,阿止,赶紧过来坐这里。”

这桌子是圆的,可以坐十二个人,阮苏和薄行止一起走过去,她笑了笑,“外婆,我们两口子坐在这里,舅舅和舅妈坐在哪?”

“他们今天要招待客人,还要敬酒,没时间过来坐。”叶老太太笑呵呵的,她和叶老爷子一起穿了枣红色的唐装,看起来颇有些喜气洋洋。

宋老爷子穿了一身中山装,其余的大家都是穿的十分喜气,不是暗红就是浅红,反正总之都沾了一点红。

毕竟宋家就这么一个女儿,几房里生的都是儿子。这女儿可是个团宠。

现在要订婚了,还是M国赫赫有名的叶家,来捧场的宾客们也是非富即贵。

谢渊和谢夫人带着谢靳言李卓妍小两口也来了,看到阮苏就赶紧过来,几个人最近这段时间各忙各的,现在看到立刻热聊了起来。

刚聊了一会儿,厉宴北带着纪优优也过来了,还有厉染染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宴会上到处都是熟人,还有宋晚菲和于子青,于文娜三人也来参加订婚宴。

顿时这宴会更加热闹起来。

叶厌离穿了一身白色的西装就好像是白马王子一样气宇轩昂。

宋家艳则是一身洁白的礼服,踩着高跟鞋,两人无论是气质还是外表,都十分相配。

只不过在看到阮苏以后,都忍不住直呼,“好漂亮!”

“阮小……不,小苏。”宋家艳咧开了嘴巴笑嘻嘻的,她总是改不了口。“你今天真漂亮。”

“舅妈,你才是最漂亮的一个。”阮苏笑了笑,“祝你们幸福。”

现场有不少的青年才俊都时不时的会将目光飘向阮苏,她美得不似真人,几乎像是神仙下凡一样。

宋家艳也美,是那种火辣的美,就如同带刺的蔷薇。

阮苏的美则是透着仙气,清冷的九重天的仙女。

宋家和叶家联姻,得到了很多人的祝福,但是也引起了不少人的嫉妒。

大家表面是都是笑嘻嘻,一片祝福声,但是宋家艳不知道自己已经不经意间成为了他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她正和李卓妍说话的时候,突然一杯红酒从背后洒了过来。

她没注意,继续哪在原位,叶厌离一直陪伴着她,形影不离。

看到这一幕,立刻反应过来,把宋家艳拉到一边。

差点被泼了一身,身为今天的女主角,如果衣服湿了脏了就太丢人了。

宋家艳吓了一跳,还好叶厌离反应过才躲过这一劫。

她慌乱间抬头,却发现始作俑者早已经逃窜。

看背影,应该是于家的那位千方百计进了娱乐圈的千金小姐?

自己和她向来没有交集,她怎么回事?

宋家艳皱了皱眉,心情有些不悦。

“别搭理她,她一向有点神经病。”叶厌离听说过于文娜的风评,立刻安抚身边的亲亲老婆。

他不放心,紧紧的跟着宋家艳。宋家艳去哪,叶厌离也跟过去。

李卓妍却望着于文娜的背影有些狐疑的说,“她和谢靳言是同学,她好像一直……”

喜欢谢靳言,现在怎么又把目标对上叶厌离了?

“算了,不说她了。”宋家艳笑了笑。“你们什么时候办婚礼?”

“快了,到时候会通知你们的。”李卓妍小脸一红。

于文娜端着酒杯落荒而逃,她原本是想要泼李卓妍的,让李卓妍丢人。结果手一抖,那酒水却朝着宋家艳泼了过去。

她长吐了一口气,刚稳了稳心神,蓦地,一只手却搭到了她的肩膀上,她还没反应过来。

哗啦一声响!

一杯冰凉的液体就泼到了她的脸上,她擦着脸上的水渍气愤的大吼,“你干什么!你疯了吗?”

“我看你是疯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她顿时一愣朝着对方看去,只见一个熟悉的脸庞化着精致的妆容正站在她的面前,宋晚菲穿了一件优雅大气的宝蓝色礼物,正握着一个高脚杯冷冷盯着她。

“姓宋的,我要告诉爸爸,你欺负我!”于文娜气急败坏的叫唤。

“再让我看到你有什么恶心的小动作,我不介意立刻请保镖把你丢出去。”宋晚菲声音冰冷,居高临下的盯着于文娜,“别用你那上不了台面的小动作去恶心别人,败坏于家的名声。”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于文娜的气势顿时弱了一些,难道刚才宋晚菲看到了她想要泼水?

“字面上的意思。既然来参加宴会,就给我好好参加,否则,我不介意押着你去给宋小姐道歉!”宋晚菲又瞟了她一眼,踩着高跟鞋转身离开。于家怎么会有这么愚蠢的东西!

气得于文娜狠狠的跺了跺脚。

她越想越生气,自从离间了她和宋晚菲以后,于子青就不再搭理她,露出了原本的真面目。

于文娜内心其实是想修复和大嫂的关系,但是她本来就不是那种情商很高的人,又拉不下面子。

结果倒好,和大嫂的关系是越来越烂,烂到现在大嫂竟然直接泼了她一脸水。

于文娜的泪水顺着脸颊不断滑落,于子青一直躲在角落里,看到他们姑嫂两人的纠纷,得意的勾了勾唇。

看到于文娜洗了洗从卫生间走出来,他也悄然的跟上来,“娜娜,哎呀,你这怎么看起来不太高兴呢?”

“于子青,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在想些什么。”于文娜烦躁的瞪着他,“现在好了,你满意了。大嫂和我早就不复从前,不过你放心,只要有大嫂在的一天,于家就不可能让你称霸称王!”

“我看你也就只会在我面前这么嚣张,有本事在宋晚菲面前嚣张啊!看你的零花钱会不会继续缩减。”于子青语气里带着赤果果的嘲笑和鄙夷。

“有一天你会后悔的,你离间了我和大嫂,大嫂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于文娜怒火冲天,忍不住推了一把于子青。

于子青猝不及防后退了两步,但是考虑到这个宴会上人太多,他阴恻恻的笑了笑没吭声,转身就走。

谁也没有注意到他那阴毒的眼神。

订婚宴很快就进行到了**部分,交换了订婚戒指以后,主持人宣布正式开席。

大家都各自坐到自己的位置上,一时间觥筹交错,宾客尽欢。

到了晚上十点多钟的时候,客人们都陆陆续续的离开。

阮苏和薄行止也和宋言一起驱车离开,车子前行到一处地下隧道的时候,突然听到前面一声巨大的碰撞声。

宋言车子一个紧急刹车,在路边停下。

夜已经深了,路上的车子并不是很多,但是交通还是造成了一定的拥堵。

“少爷,太太,前面好像出车祸了。”

“下去看看。”薄行止打开了车门,阮苏也跟着下去。

陆续停下来的车子有不少的人开始下车围观,阮苏和薄行止三人挤进围观的人群里面就听到一个女人的尖叫声,“血,好多血!”

“救命,救我!”

阮苏微微拧眉,水眸里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茫,“这声音有几分熟悉。”

她挤进人群里就看到一辆宝马车和一辆大众车子撞到了一起,大众车的司机刚刚从驾驶位上爬出来,而宝马车的司机满脸是血的晕死过去。

车子后排一个女子窝在那里,浑身都是血,她试图挣扎着想要打开车门,可是车门却被卡死了,纹丝不动。

不仅如此,她的腿还被卡到了座位缝隙里。

她大声的呼救,有围观的人已经打开了司机的那个车门,将昏死的司机抬到了路边。

可是女子后排的座位的门怎么也打不开。

“是于文娜,于家的小公主。”阮苏看清楚里面的女子以后,她对薄行止说道,“救人要紧。”

薄行止点了点头,两人默契的往后退了几步,然后几乎是同时踹向了车门,砰的一声巨响!

那车门竟直接被他俩给踹得摇摇欲坠。

于文娜吓得魂都要飞了,“啊!啊!我不要死!”

阮苏过去拉她,嫌她吵,“不想死的话就闭嘴!”

因为之前剧烈的撞击,她的头被撞伤,手臂和腿都受了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