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第1211章 番外,取名清衍

第1211章 番外,取名清衍

作品: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作者:裸奔的馒头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063 更新时间:22-01-26 02:3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南鸢刚回到自己的世界时,还有那么一丝丝的近乡情怯。

然而,等那些她早已记不清名字和长相的小妖们主动上供宝贝时,她仿佛一下就回到了当初还未离开之时。

看来即便几千年过去了,她在这里的威名还是丝毫不减。

这一点让南鸢很满意。

小糖可穿越时空,天道更是能随便拨动时空,她完全可以回到刚刚离开的时间点,那样就好像她从未离开过。

但南鸢觉得没有必要,她在三千世界游荡了多少年,她就回到同等的时间后,因为这些时间她已经在其他地方切切实实地经历过了。

她成长了。

这片大陆上的其他人也都成长了。

想起那些小妖们自以为在不着痕迹打探天道来路实则蠢兮兮早就暴露了意图的场景,南鸢心里一动,问身边的男人:“我说天小道,你要不要取个名字,总不能真的叫天道。”

天道淡定反问,“为何不能?”

那表情在南鸢看来竟还有些萌,她啧了一声,“我说天小道,你看我是四爪赤血腾蛇,但我叫四爪赤血腾蛇了吗?你不能因为天地间就你一个天道,你就叫天道。”

天道听到这话,淡淡一笑,“鸢儿说的是,不如鸢儿给我取一个。”

南鸢无语,她像是很会取名字的样子吗?

天道似乎知道她的想法,颔首道:“鸢儿取的名字很好,阿清就很好听。”

南鸢听到阿清的名字,神色微变,问了句,“天小道,现在的你还拥有他们的记忆吗?”

“鸢儿为何这么问,我若不记得,又如何是我?”

对他而言,那些都是极其珍贵的回忆,虽说附着在那些肉身上的只是天地间的一抹规则,但那也属于他的一部分,最终会被他收回。

尤其在他修出神识之后,那些肉身感受到的情绪会同时传递给他,相当于直接作用于他还未修成的本体。

“其实有段时间我迷茫过。”南鸢道。

“鸢儿也会有迷茫的时候?”

南鸢瞥他一眼,“我不是石头,也有七情六欲,只是要比常人淡上许多。不管我藏在何人的身体内,披着什么样的皮囊,我一直是我。

可你不同,你在每个世界的性格都不一样,所过的人生、所拥有的记忆也各不不同,我无法把这些人当成同一个。就如,阿清只是阿清,狗王爷只是狗王爷,而云无涯也只是云无涯。”

“那后来鸢儿又如何不迷茫了?”

南鸢这次犹豫了一会儿才回道:“因为我发现,自己在意的并不是你的人设,你什么样子于我而言并没有那么重要。”

“那重要的是什么?”

南鸢神色认真,“是你的陪伴。一开始我会觉得烦,因为你老黏着我,怎么甩都甩不掉,后来么,就习惯了,以至于某天你突然不在的话,我还会觉得不适应。”

“鸢儿。”天道唤她。

“何事?”南鸢发现他这一声鸢儿叫得是越来越顺口了,尤其是用这一副长辈和老干部式的口吻叫出这个称呼,会让她下意识就觉得自己矮了一辈。

听得久了,南鸢都快想不起这货曾经当小奶狗的日子。

不用想,一定是这货的小心机。

“谢谢你。”天道对她道,那双银瞳看入南鸢的眼里,其间运转衍变的万千道韵在这一刻好像编织了一个温柔而绚烂的世界。

南鸢被他这么温柔地喊上一声,再用这种眼神看着,脸不受控制地发热了。

“黏黏宝,好好说话。”

天道看着她,眉眼间流淌着月华般的笑意,“鸢宝宝,我心悦你。”

南鸢与他对视,某一刻陡然转开眸子,不咸不淡地哦了一声,然后一马当先地走在前面,两个染上薄红的后耳根对着他,“天小道,回家了。”

天道跟上她,淡笑提醒道:“鸢儿,名字还未取。”

“取不出来,你爱叫啥叫啥。你若让我取的话,那就……人前叫天大道,人后叫天小道,如何?”南鸢的话里带了一丝戏谑。

天道却道:“叫清衍吧。大名清衍,小名阿清,绰号黏黏宝,外号天小道。鸢儿私下里喜欢哪个就喊哪个。”

“……为何叫这个?”

“阿清是一切的开端,也是你心中最心疼不舍的人,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乃由他衍生而来。没有最初的阿清,也就没有现在的我。”

微顿,他端着那张清冷圣洁的脸又补充了一句:“鸢儿欠我一场婚礼,也是因为阿清。”

南鸢:……

她觉得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

这货分明是想用这名字时刻提醒她自己欠下的那场婚礼。

缔结道侣还不够,非要再像凡人一样结一次婚。

天道清衍主动牵起了她的手,“鸢儿,记得你答应我的事情,一会儿见了你父母,他们若寻我麻烦,你得帮我。”

南鸢脚步猛地一顿,双眼微微睁大,“一会儿?我父母这会儿应该在三千世界玩耍还没回来。”

天道目光微微一闪,语调不变地提醒道:“鸢儿,你父母已经回来很久了,而且,你父母已经知晓了我的身份。”

南鸢被这话震了个大惊。

虽说她已经做好了带天小道见父母的准备,但不是一回来就马上见,她的打算里是先把她哥嫂以及那一群大侄子都收买了,然后循序渐进。

结果她父母已经在三千世界浪完回来了?还知道天小道的身份了?

南鸢眨了下眼,被天小道牵着的手才刚刚有了那么点儿要抽出的趋势,就被对方牢牢攥住了。

“鸢儿可是怕了?”

虽然鸢儿发怂的样子很可爱,但天道并不想自己一个人面对岳父岳母的怒火。

“可笑,我这辈子怕过谁?”

南鸢话音刚落,远方天际突然传来一声河东狮吼,“南鸢!二蛋!你特么还要磨蹭到什么时候?赶紧带着你的狗男友滚回家——”

天道:……

南鸢:……

好的,她怕了。

她这辈子最怕的不是她老子,而是她家拥有绝对话语权的老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