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从签到开始制霸全球 > 第820章 重见天日

第820章 重见天日

作品:从签到开始制霸全球 作者:李家浮图 分类:都市生活 字数:2113 更新时间:21-05-05 20:17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签到开始制霸全球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痛改前非这句话并不是对于任何人都试用的。

或许更准确的说,顾言之从来不觉得自己有错。

她本来应该是回北大的,可结果她压根没有迷途知返的意思,拿着聂乐的手机轻而易举就找到了陈良。

毕竟老爹虽然说是让她回学校,可是她答应了吗?

“你不是说一会就吗?怎么那么久?”

两人是在一家研究院门口见的面。

在这里,顾言之那张脸就没那么好用了,没能长驱直入,足足在门口等了半小时,就连那站的笔直如松的值岗哨兵在此期间都转动,情不自禁瞟了她几眼。

要是换作一个长相不怎么友善的大老爷们,或许早已经被带进安保室询问了。

见陈良从研究院里大摇大摆的出来,好不容易才“重见天日”的顾大小姐便忍不住抱怨,毕竟以她的身份,应该还从没有这么等过一个男人。

“我也想走,可人家不让啊。”

“你和那些科学家有什么好聊的。”

陈良苦笑了下。

这几天虽然顾言之没来找他,但他也没闲着,做客各种机关单位,几乎把京都几个主要部门都见识了个遍。

“你怎么拿你哥的手机?”

刚才在里面,也不太方便问。

毕竟要是显示的是顾言之来电,这电话他会不会接,真是另一回事了。

“我手机被我妈没收了。”

顾言之还是一如既往坦诚,说这话的时候一点羞愧都没有,从容淡定。

这几天没收到她的任何消息,陈良就知道多半这妞是被“关”了起来。

可奇怪的是,他还以为刑期至少是十天半个月,可这才几天,怎么聂家这么快就给她解禁了?

还是没吸取教训,太过溺爱了啊。

“你不怕你妈知道了又责备你?”

陈良隐晦道。

“我怕什么?今天可是我爸让我出来的。他又不是不知道我出来肯定会来找你,可他还是这么做了,这就说明他是故意想让我来找你。”

顾言之说的那是个理所当然,不过不得不承认,还确实有那么几分道理。

“你那款战斗机,看来确实挺厉害的嘛。”

“那是当然,这种事情我要是撒谎,岂不是在和整个国家开玩笑。”

陈良看了眼时间。

“吃饭没?”

顾言之很不意外的摇头了摇头。

“走,吃饭去。”

陈良有点无奈,他来京都本来是客人,这妞才是地主,可结果却是这妞总是来找他蹭饭。

“你现在和他们谈的怎么样了?”

两人就在附近找了家餐厅。

“和谁?”

顾言之翻了个白眼。

“你说呢?你来京都是干什么的?这几天不会只是在游览观光吧?”

陈良摇了摇头。

“还没有消息。”

这几天他虽然忙的不可开交,但正事确实还没有进展。

顾言之微微皱眉。

“这都这么久了,上面难道还没有商量好?”

来京都快半个月的陈良倒是很沉得住气。

毕竟事关重大。

他能够理解的高层的想法。

这个口子一开,会造成怎样的影响无法预料,假如他是高层,肯定不愿意冒险。

可是破晓的诱惑却又无法抗拒。

他将破晓一号赠予国家,除了那一份家国情怀外,其实也是为了让高层明白一个道理。

只有他才有能力制造破晓。

这一点非常关键。

想必这几天高层之间的讨论非常激烈。

聂荣也再次试探过他的口风,可是他的态度比较坚决,坚持私人经营。

“我都不急,你急什么?这又不是什么小生意,而且也没有过先例,上面当然得慎重考虑。”

“你倒是挺有耐心的,不过你得小心点,这么久还没定论,说明上面很矛盾,你要知道,财帛动人心,指不定哪天你就和我这几天一样的下场了。”

顾言之笑得很明媚,完全看不到半点当了几天囚徒的阴郁。

着实很敢说。

不过也不得不承认,这也并不算纯粹的阴谋论,利益会让人丧失理智,做出一些违背道德甚至是违背法律的行为,换在国家层面其实也是一样。

不过陈良似乎对此并不怎么担心。

“你可得注意你自己的身份,你和我不一样,不是什么平头老百姓,你这样的话要是传了出去,恐怕会给聂叔带来不小的麻烦。”

他轻咳一声道。

“这有什么?”

顾言之不以为意,“我说的是事实而已。”

陈良有点想笑,但同时也觉得这妞挺可爱的。

他低头吃饭,“你还是先把自己的事理清楚吧,我的事用不着你操心。”

“这不是一回事吗?”

顾言之不假思索。

陈良抬起头,目露不解。

“怎么就是一回事了?”

“我现在的事,不就是和你的事吗?所以你的事,不就是我的事吗?”

这妞和说绕口令一样,不过陈良还是明白了她的意思。

关了这么些天,怎么还像没半点改变?

难怪聂荣把她放了出来。

指望这妞幡然醒悟,看来是痴人说梦。

“别把每个人想的那么阴暗,再怎么说,我也是把第一架破晓送给了国家,国家应该不至于恩将仇报。”

虽然觉得顾言之的话有一定道理,但陈良并不觉得高层会走那一步。

并不是指望所谓的“将心比心”。

而是因为他相信,高层不会如此短视。

他创造的不仅仅只有一个破晓,他还攻克了绝症,高层应该能够衡量他的价值。

“你把飞机送给国家了?”

顾言之惊讶道。

这事她还真不知道。

陈良点头,大义凛然道:“作为国家的一份子,为国家做贡献,这是应该的。”

顾言之撇了撇嘴,皮笑肉不笑。

“你可真够大方的,这是交‘保护费’吗?”

陈良没说话,忽然从兜里把手机掏了出来。

“你干什么?”

顾言之皱眉疑惑。

“录音。”

“录音?”

“嗯。”

陈良点了点头,平静道:“你难道没有听说过曾经那个央台的著名主持人,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麻烦你把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我录下来拿去检举恐怕又是一件功劳。”

“你幼稚不幼稚啊你。”

顾言之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