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总有帝少想当我爹地 > 第1024章 三胎

第1024章 三胎

作品:总有帝少想当我爹地 作者:七月流火 分类:现代言情 字数:2710 更新时间:21-06-27 01:0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总有帝少想当我爹地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飞机上,苏知意恍然想起途中会经过她曾经养伤的小岛。

“不如再去小岛上看看吧,或许瑶瑶已经回来了呢?”苏知意靠在顾西洲的怀里,抬起眼眸,满怀期待地向顾西洲提议。

顾西洲瞳孔一震,正要借口遮掩,却见蒙蒙跑过来揭露了他封尘许久的秘密……

“瑶瑶就在飞机上!”蒙蒙坐到两人对面,“不怀好意”地盯着顾西洲。

“什么?”苏知意猛然惊坐而起,四处张望着,却未发现与想象中瑶瑶模样相似的人影。

以为蒙蒙拿她开玩笑,带着质疑的口吻,皱眉问道:“你怎么会知道瑶瑶?”

小家伙为了证明自己没有撒谎,大大方方地讲出了下一句话,每个字都让顾西洲的额角多流出一滴汗。

“他就在你身边。”

该来的还是来了……

顾西洲尴尬扶额,向苏知意坦白了一切。

结果就是,苏知意和蒙蒙一起,笑得前仰后合。

“就这一件事,我能笑一辈子。”她钻在顾西洲怀里,笑得像个孩子。

不只是因为好笑,而是她感动于他竟然愿意为她扮演女人。

玩笑过后,两人想起一个关键问题,揪住蒙蒙询问。

“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小家伙一脸自豪地摊摊手,“我帮叶叔叔向罗伊阿姨表白,让他们成功去甜蜜旅行,然后我就交换到了一个秘密呗。”

顾西洲和苏知意对视一眼,难怪这俩人死活都不肯接受邀请,到华国一聚……

冬日清晨,曦光初照,窗外纷扬的雪花仿似白色蒲公英,零零落落,飘飞而下。

不同于外面的天寒地冻,卧室里却是暖意融融。

缩在鹅绒暖被里的苏知意,睡意正浓,忽觉小腹微微疼痛,猝然惊醒。

随手披件衣服,就去了浴室。

才进门肚子突然不疼了,紧接着就是一阵干呕,却什么都没吐出来。

“从M国都回来两个多月了,难道还没把饮食调整过来?”苏知意一手按在盥洗池,一手扶着有些酸痛的腰部,蹙眉喃喃自语。

经过这么一折腾,她也没了睡意,洗漱完就要去隔壁婴儿房看安安。

嗡——

却在这时,手机振动一声,是顾西洲发来的语音消息。

【醒了吗?】

男人低沉温存的嗓音,恍若带了魔力,能够蛊惑人心……

【嗯。】

苏知意刚编辑了一个字,单手换衣服的时候,没注意点了发送键。

才发出去,顾西洲的视频电话就打过来了。

“咦,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出门了?”接通后,苏知意就不自觉扬起了唇角。

“出差,当天就能赶回来,放心。”

顾西洲还在车上,眼波轻柔,缓语温声的样子,着实吓了司机一跳。

毕竟总裁从上车后就一直冷脸工作,别提笑了,甚至连个表情都没有,看得他脊背发凉……

“不用那么赶,太累就在那边休息一晚再回来。”苏知意弯着一双水眸,关心道。

“心里有牵挂,在外没法休息。”

自从南风集团重新整合,日益扩大后,顾西洲就变得更忙了,但如非必要,是不会出差的,因为想要陪着苏知意和两个孩子。

忍不住跟顾西洲腻乎了好一会儿,苏知意才依依不舍挂了电话。

本以为结婚后,感情会慢慢变淡,可他们共同经历了这么多事,反而愈发如胶似漆,引得陆行舟等人总是调侃他们。

难得不用去律所,也没有开庭,苏知意打算好好陪孩子们一天。

才进婴儿房,就见蒙蒙正站在婴儿床边,逗安安玩儿呢。

苏知意恍然间想起,安安都快一岁了,惊觉时间过得飞快。

“安安来,妈妈抱~”苏知意轻拍手掌,敞开双臂,走过去要抱女儿起来。

可安安却鼓了鼓两腮,一脸不情愿的样子,还偏往蒙蒙那边凑。

小家伙面上白净如瓷,咯咯笑时脸颊肉嘟嘟的,像个粉团子,真想让人捏一捏。

“哥……哥哥……”安安抓着床边木框,想爬起来,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盯着蒙蒙,咿咿呀呀地唤着他。

蒙蒙正想扶妹妹,听她这么一喊,突然就愣住了,“妈咪,你听见了吗,她叫我哥哥了!安安会叫哥哥了!”

“咳……”苏知意无奈扶额:蒙蒙几乎整天陪着安安,一天能教她一百遍“哥哥”,她再学不会才是真的奇怪……

话虽如此,却不能给儿子泼冷水,打消他的积极性。

“是啊,谁让安安最喜欢你这个哥哥呢。”苏知意修长好看的纤指,在蒙蒙的双下巴上摸了摸,哄着他开心。

本来在基地集训后,蒙蒙都变成精瘦干练小硬汉了。

但经过苏知意两个月来的不(疯)懈(狂)努(投)力(喂),小蒙蒙连双下巴都长出来了。

昨晚蒙蒙跟卡卡等人视频的时候,他们还打趣等过段时间蒙蒙回去,第一个项目就是减肥……

安安跟蒙蒙玩了不长时间,终于想起了她这个“被冷落的妈咪”,摇摇晃晃挪着步子走到了苏知意面前。

“小臭臭,才想起妈咪来吖?”嘴上不高兴,苏知意的动作却出卖了她,笑嘻嘻地等着安安投入她温暖的怀抱。

却见安安仰起头,粉雕玉琢的小脸蛋咧出一个萌哒哒的笑,指了指苏知意的肚子,“哥哥……”

见状,苏知意掩唇轻笑,摸着她的小脑袋,眼里满是宠溺。

“宝贝,妈咪的肚子里可没有哥哥哦,”她摸摸自己的小腹,又指了指蒙蒙,“你哥哥在那儿呢。”

蒙蒙也以为妹妹搞错了,跑过来跟她解释,“妈咪说的对,我才是哥哥,妈咪肚子里就算有,也是弟弟或者妹妹啦。”

一语惊醒梦中人。

听到蒙蒙的话,苏知意猛然想起今早的异样感觉,像极了怀孕时的妊娠反应!

慌忙回卧室测试,结果……真的中招了!

星河移转,夜凉如水,苏知意靠在床头,面色凝重,旁边只开了一盏昏黄的灯。

楼下顾西洲进门后,匆匆掸落西服上的雪花,就阔步去了卧室。

本以为这么晚苏知意都睡了,开门却正对上她幽怨的眼神。

“怎么了?”察觉到她的异样,顾西洲忙走至床边,眉头微拧。

苏知意沉默不语,就直勾勾地盯着他看,瞳色略显黯淡。

“嫌我回来太晚?”顾西洲直接强硬地把人捞进怀里,粗粝的指尖在她精致的下颌轻揩。

“不是。”苏知意瘪着嘴,不悦地摇摇头。

见她不高兴,他有些心急,“那是谁惹你了?”

“没有。”继续否认。

感觉女人就是在闹小脾气,顾西洲眉梢微动,索性把她轻按在床上。

“再不说,就没机会了。”顾西洲声线染着几分调侃,唇尾勾起一抹邪肆的弧度。

房间里温度瞬间升腾,气氛也陡然变得暧昧起来。

他猝不及防的举动,让苏知意心下一惊,忙拒绝道:“你别闹。”

顾西洲才不敢,大掌直接钳住了她推阻的小手。

下一秒温热薄唇霸道地压下去,一寸寸研磨着她的樱唇。

难以抗拒,又心里着急,苏知意面上倏然添了两团酡红,趁着喘息的间隙,赶忙提醒他,“真的不行,最近都不行?”

“生理期?”顾西洲停下动作,皱了皱眉,“时间不对。”

以为她病了,轻柔地将人抱起,语气里满是担心,“生病了吗?”

眼看顾西洲就要给家庭医生打电话,苏知意在他胳膊上重重拧了一下,无奈道:“都怪你,我怀孕了!”

顾西洲眸光忽然一深,随即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

“添丁进口,为什么不笑?”

“可安安才一岁,你又让我奶孩子?”

“保姆、月嫂、育婴师,备齐。”

“哼,那生孩子不还是得我亲自生?”

“如果以后科技允许,我愿意代劳。”

“你……!”

想得美!!

日子还长,鸡飞狗跳的时光还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