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总有帝少想当我爹地 > 第1009章 起飞

第1009章 起飞

作品:总有帝少想当我爹地 作者:七月流火 分类:现代言情 字数:2064 更新时间:21-06-17 23:3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总有帝少想当我爹地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顾西洲捏紧手机,用力得指节都在发白。

“下车,我来开!”顾西洲沉声命令,紧接着就要伸手开车门。

司机吓得心脏都要跳出来,慌忙踩下刹车,把车停在了路边。

下了车,还不等他站稳,一抹长影就在他眼前一闪而过。

顾西洲猛踩油门,带着一种万箭齐发的架势猛冲了出去。

另一边,从混沌中醒来的苏知意只觉得头发痛,脚发软。

手肘撑着身下的皮质沙发,吃力地坐起身,苏知意环视四周,发觉她居然在飞机上。

“醒了啊。顾西洲是不允许你饮酒吗?怎么酒量变得这么差?”卫深端给苏知意一杯水,在她对面坐下,言语间有些阴阳怪气。

抬头见到满脸带笑得卫深,苏知意肩膀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我喝醉了?”苏知意接过水却没喝,把杯子放在桌上,双手按压着两边的太阳穴,好让她尽快恢复清醒,又陡然想起另一个重要的问题,“我们为什么会在飞机上?”

她完全不记得在醉酒前答应过卫深要马上动身去F国。

“现在时间紧迫,必须马上赶过去,抱歉没经过你同意就要带你走。”卫深又展露出深情款款的眼神,伸手要去摸苏知意的肩膀。

苏知意往后一闪,没让他碰到,恍惚间仿佛看到了卫深眼底闪过的冰冷。

她还是觉得他哪里透着不对劲,最近发生的这些事,看似都与卫深没有关系,表面上他也不曾参与,可她总感觉他好像一直都在搅和……

保险起见,苏知意将手背在身后,悄悄曲起手指,已经能把拳头握紧,这才确认自己恢复了一些体力。

当即拒绝了卫深要带她赶往F国的做法,“我还不能走,等我回去跟西洲商量了,再做决定吧。”

说着,苏知意迅速起身,要趁着飞机还没起飞前离开。

突然,手腕被卫深狠狠抓住,紧接着阴恻恻的声音传入苏知意的耳朵里。

“为什么?”卫深怒压眉头,口气更加阴冷。

“什么为什么?”苏知意不知所以,同时隐隐发力要挣脱开他的手掌。

卫深霍然站起,手掌狠狠按在苏知意的双肩,面目变得凶狠,“为什么不肯答应我?为什么不嫁给我!”

心脏猛地下沉,冷汗从苏知意的额头和脊背渗出来,她恍然大悟,终于发现自始至终卫深都像是在给她下套!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这样问。”苏知意不愿与他纠缠,奋然甩手,摆脱了她的控制,快步往机舱口跑。

然而卫深很快就追了上来,再次扣住她的肩膀,将她往旁边一推,苏知意又跌坐在了一张沙发床上。

“从很久之前起我就喜欢你,我帮过你那么多,我们相处得一直很和谐,你为什么就是不喜欢我?”卫深亲手撕开他绅士的面具,露出了狰狞的嘴脸。

感觉出卫深身上散发出的威胁气息,苏知意想尽可能先安抚住他,然后尽快脱身,“等你冷静下来,我们再找机会谈。”

冷笑一声,卫深丝毫没有要放她走的意思。

他眼神阴鸷,警告着苏知意,“顾西洲得罪的人太多了,这次的事也没那么简单,你坚持要跟他在一起的话,以后都会过不安生,甚至因他丧命!”

苏知意气势上毫不认输,还在挣扎着站起来,坚定的字眼从齿间冷冷溢出,“即便你说得对,我也打算一条道走到黑。”

愤怒于苏知意的多番拒绝,卫深侵略性的眼神扫射在苏知意的身上,“好,那我就让你知道一意孤行会得到什么样的后果!”

说着,卫深的手便要向她的腰间探去,苏知意旋即抓住他的手,不让他得逞。

“放手!”苏知意厉声呵斥。

卫深却大笑起来,眼睛眯起时变得狭长,显得他更加阴森可怖。

“反正你也被顾西洲睡过了,还装什么清纯?当年我就不该放过你,当什么狗屁绅士,不然也不至于便宜了顾西洲!”

卫深越说越下流,宽大的手压住了苏知意,让她动弹不得。

“卫深,你这个疯子!得不到就毁掉?你那根本不是爱!”苏知意瞪着眼睛,张口大骂。

“随便你怎么说,现在你已经是我的了!”仿佛等不及要品尝期待已久的猎物,卫深急不可耐地低下身,向着苏知意细白的颈项吻去。

然而,他却小看苏知意了。

苏知意预判到卫深会被电流击到,眼睛微眯,判断着她等下的逃生方向。

出口很可能有保镖守着,未必能逃出去,所以她现在要做的是不能让飞机起飞,这样一切还有转圜的余地!

果不其然,就在卫深的嘴唇要落在苏知意脖子上的时候,下巴猛地被她锁骨处的项链电到。

前一秒还意乱情迷的他,下一刻就被电了个外酥里嫩。

强大的电流将卫深冲开,他往后一倾,顿时浑身发麻。

趁这个时候,苏知意抬起脚,丝毫不犹豫地朝他身体下方猛踹。

“啊——”卫深疼得在地上嚎叫,却还不肯放过她,伸出手要抓她。

苏知意怎么说也跟顾西洲练了点功夫,又补上了一脚,踹在了卫深的胸口。

苏知意庆幸于自己有个天才宝宝,给了她不少防身的工具。

那条项链就是类似于防狼器,一旦有不怀好意地人触碰她,项链就会无形中发起很强烈的电击。

顾不上想别的,苏知意拼尽了全力朝驾驶室奔去。

机长已经准备就绪,只等着卫深下令起飞,突然看到苏知意闯进来,还惊讶了一下。

“你、你来这儿干什么?”机长紧张得舌头有些打结,因为苏知意现在表情太恐怖了,尤其那双透着血光的眼睛,实在是瘆人。

苏知意没时间跟他废话,直接举起她刚才随手抓起的香槟瓶子,砰的一声砸在坚硬的座椅扶手上。

顷刻间,玻璃渣向四处溅开,她的手上还攥着残剩的瓶口,上面的玻璃碎片坚硬林立,十分具有威慑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