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总有帝少想当我爹地 > 第1000章 克制

第1000章 克制

作品:总有帝少想当我爹地 作者:七月流火 分类:现代言情 字数:2070 更新时间:21-06-12 23:3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总有帝少想当我爹地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深知顾重已经疯魔且不可信,所以顾西洲早有防范,只是之前不知道苏知意被藏在哪里。

之前他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引出顾重的动作,表面上他按兵不动,其实是在等顾重的人露头,以便他们跟踪,寻找到苏知意的下落。

跟踪岳沁的车来到了明薇路,赶在她驶进那栋废弃厂房前,顾西洲猛踩油门,超过了她,随即调猛转方向盘,车头横调,将她堵在了街边。

随着刺耳的刹车声如鹤唳般响起,推门下车的顾西洲,脸色也变得黑沉,薄唇抿成一线。

岳沁正恼怒于是谁这么不开眼敢拦他的车,在对上车外顾西洲那双冷峻的眸子后,心里突然咯噔一下。

但转念想到顾西洲肯定是来找她救苏知意的,又变得猖狂起来。

带着妖艳的笑容,岳沁开门下车,手大胆地抬起,整个人要往顾西洲身上靠,“想我了就打电话嘛,这样多危……”险。

然而,她的手还没来得及搭上顾西洲的肩膀,身形就突然顿住,连带着要说的话也吞了回去。

因为……

她的脑门突然被顾西洲拿枪顶住!

“不配合我,你确实会很危险。”顾西洲字字森然,话语里的杀意不加掩饰。

他手上稍一用力,枪口就在岳沁的额头扣出了一个红色的印记。

被顾西洲骇人的气场吓到,岳沁呼吸凝滞,牙齿不停打颤,断断续续终于把话说完整,“你……你想干什么?你杀了我,苏知意也,也活不成。”

就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所以岳沁才敢跟顾西洲讲条件。

“我要见她。”顾西洲声线犀利。

岳沁真的怕死,可她更恨顾西洲,恨他居然为了苏知意这样对待她!

而且她觉得,只要苏知意还在她手上,顾西洲就得任凭他摆布。

极力克服着恐惧,岳沁冷笑出声,开出了各种无耻的条件。

“顾西洲,只要你能答应我的要求,我不但可以让你见她,还能放了她。”岳沁贱兮兮地盯着顾西洲,还恬不知耻地抛了几个眉眼儿。

“说。”顾西洲无视掉她的狂浪行径。

“只要你能现在就跟我到车里睡了,然后马上跟苏知意离婚,跟我结婚,我就可以放了她。”

无休止的疯狂欲望,抵消掉了顾西洲拿枪威胁而产生的恐惧,岳沁还企图伸长手臂去触摸顾西洲领口的纽扣。

顾西洲感到一阵恶寒,扣在扳机上的拇指险些就要按动下去。

一看他不表态,岳沁很是心急,抬高声调威胁起顾西洲。

“她现在就被关在那里面,”岳沁举起手指了指旁边那座旧工厂,“如果你再不答应,我就让里面的保镖睡了苏知意,直播给你看。”

彼时的顾西洲恍若一个来自地狱的魔鬼,面目阴森可怖,眼神里刺出的刀光,犀利得几乎可以把岳沁就地肢解。

僵持之际,沈格从工厂里跑了过来。

见状,顾西洲吩咐手下看住岳沁,自己快步迎了上去。

“找到了?”

“地方是找到了,但是进不去,四周密闭,房门紧锁,还设置了多重机关。”沈格压低声音,向顾西洲说明了情况。

在顾西洲拦截岳沁的时候,助理沈枫和情报专家沈格就带潜入了工厂,找到了苏知意的藏身地点。

无奈里面有人看守,外面又固若金汤,根本无法实施营救。

“唯一的办法就是强攻了。”沈格无奈地叹口气,说出了一个斟酌许久的办法。

“不行,”顾西洲果断否决,“万一里面的人出手,知意会很危险。”

如果苏知意出事,他们攻进去还有什么意义?

顾西洲恨得咬牙,裹挟着一身戾气返回到岳沁身前。

“让他们放人!”顾西洲抬手就是一巴掌,重重扇在岳沁的脸上,声音极具威慑力。

可岳沁自以为攥住了顾西洲的软肋,反而毫不畏惧,甚至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把密室内的监控亮给顾西洲看。

房间里,苏知意坐在地上,被几个高大的男人围着,遭受着各种污言秽语。

眼罩已经被摘下来,所以她能看到这些人猥琐至极的表情,登时觉得一阵恶心,差点要吐出来。

“苏小姐,趁着顾总和岳秘书不在,我们几个陪你玩玩?”

“诶哟,长得这么标致,身娇肉软的,真要是没命了得多可惜,先便宜我们几个算了。”

“那是不是该排个队啊,或者咱们一起上?”

下流的想法宣之于口,男人们面面相觑,随即发出猥琐大笑。

一个光头男不光过嘴瘾,甚至还要上手,“听岳姐说你都有孩子了?这身材那么带劲,完全看不出来啊,我先帮大家检验检验了!”

眼看光头男的手就要朝她伸过来,苏知意瞬间头皮发麻,但同时也清楚自己不能让他们发现她的恐惧。

苏知意敛住怒火,眸光骤凛,狠狠警告他们,“顾重拿我还有大用处,谁敢碰我就是在找死!”

她阴鸷的字音反而把男人们给唬住了,光头男的手也顿在空中,迟迟不敢落在苏知意的腰上。

暗暗松气,苏知意表面仍旧装出强大气场,仿佛根本不把他们的羞辱放在眼里。

“别吓唬我们,你以为你被关在这儿,还有得活吗?”光头男不甘心地把手缩回来,但嘴上仍旧不服气。

苏知意冷冷一笑,凌厉决绝的瞳光直逼光头男,“只要顾重的计划没有完全实现,他就需要我,懂吗!”

虽然苏知意说得义正辞严,可心脏却是疯狂抽搐的。

因为她不确定这些人的兽性能克制多久。

她害怕吗?她当然害怕。

可她能退缩吗?她绝对不能。

从监控里看到自己的女人受到侮辱,顾西洲眉头拧得厉害,眼睛气得通红,充斥着嗜血的味道。

“不要想着逼迫我放了她,除非你答应我的条件,否则你就看着苏知意受辱吧!”岳沁张开大嘴,仰天猖狂大笑,笑声里得意毕露。

怒气积聚于胸口,顾西洲直接扼住了岳沁的喉咙,恨不能把她掐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