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总有帝少想当我爹地 > 第999章 留有后手

第999章 留有后手

作品:总有帝少想当我爹地 作者:七月流火 分类:现代言情 字数:2170 更新时间:21-06-12 00:2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总有帝少想当我爹地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捕捉到岳沁犹疑的眼神,苏知意便更加确信自己不能退缩。

“现在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能让他们收手,我就可以不为难你,否则……”岳沁拿起一把明晃晃的匕首,贴在了苏知意的脸上,“我就刮花你的脸。”

冰凉的触感沁透了苏知意的肌肤,危险的气息在四周蔓延。

“你真的敢吗?”努力压制着心头不断涌起的恐惧,苏知意咽了咽嗓子,沉声反问。

岳沁匕首向旁边一动,斩断了苏知意垂在侧脸的一截头发,“你觉得我不敢吗?”

垂眸看着那段落在地面的头发,苏知意心口猛颤。

然而此时不能让岳沁发现她害怕了,她只能咬紧牙关。。

苏知意不去管被斩断的一缕头发,脑袋仍然仰得高高的,看上去一副宁死不屈的模样,“随你。”

拿她没办法,又不能真的杀了她,岳沁气得把匕首摔在了地上,要等顾重来了再对付她。

好不容易得到短暂的喘息时间,苏知意暗暗思索。

顾西洲大概为了彻底打败顾重,准备了很久,所以这次蒙蒙对YH集团的攻击才会这么顺利。

只不过唯一的bug就是她被绑架了,才导致顾西洲计划受阻,他自己也有些受制于顾重。

如果现在她认输,顾西洲的计划很可能就完全崩盘了。

所以无论岳沁怎么逼迫她,她也绝对不能联系顾西洲和蒙蒙。

十几分钟后,顾重气势汹汹地踹门进来,第一个动作就是冲到苏知意身前,用力扇了她一耳光,以此泄愤。

苏知意被扇倒在地,右脸肉眼可见地肿起高高的一块,上面的五个鲜红的指印,触目惊心。

“顾先生,苏知意死活不肯联系顾西洲和她儿子。”岳沁赶紧向顾重告状,视线瞟在苏知意脸上的时候,眼里划过一抹讽刺。

顾重喘着粗气,眯起鹰一样的眸子注视着苏知意,“给我剁下她的右手,看她还敢不敢嘴硬。”

“明白。”岳沁阴笑着捡起地上的那把匕首,缓缓向着苏知意走去。

苏知意本能地向后移动,砰砰的心跳声昭示着她的紧张。

这般进退两难的处境,也被监视器前的蒙蒙看在眼里,登时着急得不行。

纠结于该不该就此收手!

岳沁让保镖摁住了苏知意,一手按住她的手腕,一手用匕首在她的手背蹭过来蹭过去,迟迟没有下刀,仿佛很享受看她倍受折磨的样子。

此刻苏知意只觉得右手发麻,到最后几乎没有了知觉。

就在岳沁举起匕首,要砍下去的时候,顾重突然喊停,“住手。”

“顾先生?”岳沁回过头,疑惑地盯着顾重,手上的匕首也被保镖抢了过来。

未做解释,顾重询问身旁那个举着手机的保镖,“全都录下来了?”

“是的,顾总。”保镖把手机交给顾重。

顾重幽幽一笑,嗓音里透着阴狠,“立刻把视频发给顾西洲。”

“是。”

原来他并非真的让岳沁砍下苏知意的手,而是要把苏知意受苦的视频拍摄下来,以此逼迫顾西洲。

顾重觉得,现在顾西洲被他赶出了集团,他手里又攥着苏知意,已经充分拿捏到了顾西洲的把柄,所以顾西洲和蒙蒙不敢不照他说的做。

果不其然,视频刚发出去,顾西洲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盯着视频里苏知意满脸的伤痕,顾西洲心疼不已。

所有的心疼都转化成了对顾重的愤恨,阴鸷的声线犹如长出了利爪要穿过手机扼住顾重的喉咙,“你想怎么样?”

顾重却很满意顾西洲的屈服,很快开出了条件。

“只要你现在动身去M国,斗败顾霄为我报仇后把他带回我这里,再阻止顾蒙禹攻击YH,我就可以考虑不砍了苏知意的手,怎么样?”

没有听到顾重要放了苏知意的承诺,顾西洲冷声追问:“你什么时候放了苏知意?”

顾重口气陡然变得狠戾,“你现在没资格问我这个!要么答应,要么我立刻就弄死她!”

沉默片刻,顾西洲只得咬牙答应,“好,我答应你的条件。”

为了不露出马脚,顾西洲一直表现得很顺从,佯装受制于人。

他吐出的每一个音节,都尽可能地显示出被逼迫的愤懑。

“很好,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见顾西洲终于屈服,顾重脸上满意之色尽显,很不客气地警告了他一番。

却听顾西洲话锋一转,冷冷道:“我只有一个要求,不准再伤害苏知意和爷爷。”

不满于顾西洲还对顾老爷子存有感情,顾重的心情急转直下,气愤至极,“以你的处境,还有资格跟我提要求吗?”

“如果你不答应,我会亲手把你送去警局,说到做到。”顾西洲音色冷冽,交代了最后的底线。

想着报仇要紧,顾重没再跟他争辩,马马虎虎敷衍几句后,提醒道:“没问题,不过你可要抓紧时间,我的耐心不是一直有的!”

顾重很享受这种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的感觉,认为这次自己赢定了。

可同时,他也觉得顾西洲屈服得太过容易,怀疑其中有诈。

这么多年过去,他已经谁都不相信了。

为防顾西洲搞鬼,顾重马上让岳沁亲自带人把苏知意转移。

殊不知,一切已被顾西洲洞悉……

根据苏知意身上的秘密暗器,蒙蒙追踪到她的位置发生了变化,赶忙向顾西洲汇报。

“他们果然把妈咪转移了,老东西太狡猾了!”蒙蒙才不管顾重是他的亲爷爷,气得张口就骂。

骂舒服了又笑出声来,“不过他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这样一来,我们就能追踪到妈咪的位置了。”

“嗯,我已经跟上了岳沁的车,保持联系。”顾西洲语气很平静,手中的方向盘却握得异常紧。

毕竟,对父亲残存的一丁点信任,也被顾重亲手掩埋了。

车上的苏知意眼睛被蒙着黑布,手脚也被捆绑,但她很确定自己现在是坐在移动的汽车上。

一想起顾重与顾西洲的约定,苏知意心口一紧。

原来顾重竟然还留有后手!

如果她被藏起来,就算顾西洲根据顾重说得照做了,也救不出她,故而不免开始为顾西洲和蒙蒙他们揪心。

不过她也始终相信,顾西洲不可能轻易妥协于顾重。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