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幻想奇缘 > 梅妃宠自冷王来 > 第1453章河神的新娘

第1453章河神的新娘

作品:梅妃宠自冷王来 作者:梅开芍 分类:幻想奇缘 字数:4345 更新时间:22-01-15 20:59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梅妃宠自冷王来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见慕容睿远走,梅开芍眼眸顿时红了,孩子要去人族历劫那是好的,就是有些不舍。

慕容寒冰轻笑:“何必这么严肃,睿儿的武气我们应该放心的,出去历劫是为了更好的提升自己,没必要那么难过,你应该放宽心才对。”

梅开芍点了点头:“香囊异界中有赤炎兽跟花妖兽,我把香囊给睿儿是有私心的,就怕睿儿会出事,有两兽在,我也能放心,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赤炎兽跟花妖兽会立马过来通风报信的。”

慕容寒冰点了点头,梅开芍有这样的想法很正常,这对于睿儿来说确实是一种保障……

日子一天天过着,小公主养的粉嘟嘟的,梅开芍喜欢逗弄小公主,陪着小公主之余,又开始想念睿儿。

也不知道这孩子在人族是什么情况了,每每想到这里,梅开芍便觉得心悸。

就在这时,梅开芍的眼皮不停的跳着,心莫名慌乱起来,要知道方才根本没有这种感觉的,莫非是睿儿出事了?

梅开芍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她终于沉不住气了:“不行,我得去人族瞧瞧。”

梅开芍特意找来了奶娘,又派人守护着宸宫,确保公主这边万无一失后,她运转武气,准备去往人族一趟。

烟雾缭绕在四周,梅开芍腾云驾雾,她踏在云上,特别担忧。

然而还没等梅开芍到达人族,就见浑身是血的赤炎兽跟她打了个照面。

“梅开芍,你这是?”

“赤炎兽,你怎么了?”梅开芍蹙了蹙眉头:“近来没有睿儿的消息,我着实担忧,就怕睿儿会出什么差错,心里实在不安,这才想着去人族瞧瞧。”

赤炎兽忙道:“我这次来天族就是为了搬救兵的话,花妖兽还在下面硬撑着,睿儿世子状态还好。”

梅开芍叹了口气,她就感觉有些不对劲,没想到自己所想的那些竟然成了真,她连忙拿出止血丸递给了赤炎兽,见赤炎兽服下,这才放心了。

赤炎兽将大体的情况在路上跟梅开芍讲了一下:“近几年村里滴雨未下,闹了旱灾,也不知道从谁哪里传出得给河神贡献女子,那些百姓们实在是无计可施了,最后真的献出了一个女子,最后直接将那女子给活活的沉入了河底。”

顿了顿,赤炎兽说道:“说来也奇怪,自从奉献女子后,真的下了一场雨,从这时开始,事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了,许多姑娘家都遭殃了,世子不忍更多女子受伤,特意窥探了村庄的河底,发现根本不是什么河神,不过是恶人在做祟。”

梅开芍问道:“那这恶人是什么地方的,来自天族还是魔族,亦或是兽族?”

这些为非作歹的恶人也就只敢在人族兴风作浪,这些恶人不过是在三界待不下去了,最后才采取了这样激进的法子。

赤炎兽摇了摇头:“我跟世子都没有分辨出那恶人是什么地方的,这样跟你说,你肯定不明白,不过等你亲眼瞧见了,到时候就能明白我的意思。”

梅开芍没有继续多说什么,她整个人很严肃,眼下就只盼着赶紧见到睿儿……

人族,这是偏僻的村里。

正因为很是偏僻,所以这里的人思想特别落后,村里的人武气颇低,重男轻女的思想根深蒂固,最重要的就是他们面对敌人也没什么防御的本事,典型的只会被人欺辱。

梅开芍刚刚踏入此地就感觉气氛很是不对劲,眼下进了村里就不能运转武气了,大家的眼神充满了深意,看她就仿佛是在看怪物一般。

梅开芍只觉得有些毛骨悚然的,这些人真是怪怪的。

赤炎兽带着梅开芍来到了河边,梅开芍瞧着,黑了脸:“这就是那假河神待的地方?”

“不错。”

黑漆漆的脏水根本看不清水底到底有多深,水面有不少鱼的尸首,腐烂的臭味弥漫在周围,梅开芍忍不住叹了口气,这根本不是河,明明就是臭水沟。

隐约听见水底有打闹声,迫于无奈,梅开芍只得捏着鼻子跳入了水底,赤炎兽紧随其后。

纵使梅开芍没有洁癖,眼下这水这么脏,她也觉得浑身不舒坦,待上岸一定要洗个澡。

一人一兽渐渐沉入水底,却见水底别有洞天。

周围金光闪闪,就连洞口都光彩夺目的,尽是一些金银珠宝,诺大的夜明珠用来照亮,珊瑚摆件特别漂亮,这里的一切都可以用一个词形容,那便是奢靡。

梅开芍再往前走着,发现有很多女子,那些女子生的特别漂亮,唯一相同的就是她们穿着红色的嫁衣,手里端着盘子,这会儿动作很是缓慢,仔细瞧瞧会发现她们双目黯然失色,一点精气神都没有,就像是行尸走肉一般。

梅开芍叹了口气:“真是作孽呦,这些女人都已经死了,只是体内还有一口气再吊着,等把她们弄上岸,她们会彻底死掉的,她们都被吸收了精气。”

听到这里,赤炎兽也忍不住感叹这恶人实在是心狠手辣……

梅开芍不再迟疑,她继续往前,落入眼帘的便是衣着豹子皮的恶人,这恶人是光头,头上有着深深的刀疤,瞧着真是骇人。

就见花妖兽躺在一旁,身上沾满了鲜血,睿儿正跟恶人对峙,眼下睿儿还撑得住。

梅开芍将止血丹递给了赤炎兽,要赤炎兽照顾好花妖兽,紧接着她运转武气来到了恶人面前。

梅开芍变幻出浮梦剑,已经好久都没有动武了,这下终于可以舒展一下筋骨了,她猛地一挑,直接结束了恶人跟睿儿的对峙。

恶人下意识倒退几步,眼眸里浮现出几分诧异,这女人是谁?

“母后,你怎么来了?”慕容睿忍不住问道。

梅开芍轻哼一声:“我若不来,只怕你就已经中招了,既然我都已经来了,那咱们就并肩作战吧。”

“也好。”睿儿点了点头,没有拒绝娘亲的好意。

恶人瞧着梅开芍,一脸猥琐:“没想到你竟然是这小子的娘亲,看着你年纪也不大,怎的竟然有这样大的孩子了?”

“废话连篇,赶紧比试吧。”

梅开芍冷冷的开了口:“让你自掘坟墓,不管你有什么样的来头,今日就要处置了你,看你往后还怎么嚣张!”

长剑夹杂着疾风,无比锋利,剑光映在恶人脸上,紧接着这剑就冲向了他的喉咙。

恶人瞥见梅开芍身上的武气,那是风系武气,这小子跟他娘都是风系,这可不得了,一般一个家族里有一个风系武气就已经很厉害了,像这样有两个风系武气的,那真是罕见。

恶人手举流星铁锤,他轻哼一声,这会儿用铁锤对付起了梅开芍,梅开芍不慌不忙,直接改了方向,剑直接落在了恶人的胸口处。

长剑狠狠扎入胸口,黑色的血顿时涌了出来,除了血腥味以外,空中还弥漫着一股恶臭。

梅开芍下意识捂着口鼻,这味道真是难以言喻,这时恶人脸色大变,猛地用流星锤砸向了梅开芍,梅开芍身形一闪,迅速躲了过去,只是她的剑还在恶人的身上。

慕容睿手持玄云剑,这会儿他又冲了上来,手中的剑不停的变幻招数,每个招数都显得无懈可击,恶人忙着对付,一时竟入了神,倘若这恶人稍微松懈一些,到最后定然就要中招了。

梅开芍在一旁瞧着,睿儿在剑谱上的造诣绝对是有的,黑曜突飞猛进,定然只在武气上胜过睿儿,若是论剑术,只怕不是睿儿的对手。

睿儿领略剑术的本领要胜过自己,看起来跟慕容寒冰的程度差不多,这一点上梅开芍还是比较欣慰的。

趁着恶人不防备,慕容睿低头将浮梦剑拔了出来。

拔出的剑的那一刻,黑血再次喷溅而出,慕容睿顺势将剑扔向了远处,梅开芍运转武气,轻易的接住了剑。

恶人有些疲倦,在梅开芍来之前就已经跟睿儿纠缠了许久,这下是两个人来围攻他,从来都没有遇见过这样的场面,真的快要撑不住了。

良久,恶人开了口:“你们母子到底想做什么,不如咱们停下来,还是好好做笔交易吧。”

慕容睿轻哼一声:“这绝对不可能!”

怎么可能会跟恶人同流合污,无论恶人说什么,充耳不闻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慕容睿预测这恶人已经没了什么大本事,他变幻武气球,威力极大的武气球立马冲向了这恶人,磅礴的力量让恶人招架不住。

砰……

恶人的身子被武气球击倒了,恶人直接撞到了他的宝箱上,他吐出了一口鲜血,这下已经没了什么余地。

恶人捂着胸口,怎么也没想到今日就被这娘俩给制服了,以前不是没有遇到跟他争夺领地的,可那些人都不是他的对手,这次算是彻底完了。

恶人开了口:“你,你们到底是谁?”

梅开芍说道:“既然你这么想知道我们的身份,那我现在就告诉你,我是天族的天后,至于睿儿,他是天族的世子。”

这下恶人可谓是心服口服,再旁人面前叫嚣也就罢了,现在面对的可是天后跟世子,他确实已经无力回天了。

梅开芍将绣着龙纹图案的香囊递给了睿儿:“这香囊之中也有异界,只是这异界是牢狱,可以将这些恶人关在里面,到时候再遣送到沼泽之地就好。”

睿儿点了点头,下一刻将香囊打开了,就见一道亮光浮现出来,恶人现出了真身,竟然是硕大的癞蛤蟆,瞧着格外恶心,现出真身后,这癞蛤蟆就到了香囊之中。

梅开芍一直后怕,这癞蛤蟆实在是太恶心了吧。

解决完了这恶人,梅开芍道:“咱们去村里吧,那些死了的女人也得弄上岸,人死入土为安,总不能让那些女人一直在这里徘徊。”

梅开芍跟慕容睿还有两兽去了岸上,见花妖兽很虚弱,她问道:“现在感觉如何,不如回天族好好修养?”

花妖兽摇了摇头:“我们还要继续守护世子,怎么能轻易回去,我修养几日就好了,只是一个不防备中了那癞蛤蟆的诡计,不然的话我也不可能让它得逞。”

“行了,少贫嘴了,还是赶紧回去休息吧。”梅开芍开了口。

花妖兽这才点点头,他跟赤炎兽回了香囊异界。

梅开芍跟慕容睿再次运转武气,两道橙色光芒浮现出来,接着那光芒形成了绳索,两人操纵绳索将水底的女人给捞了出来。

这些穿着喜服的女子在水底如同牵线木偶一般,如今都已经死透了,上了岸,体内的那股气息彻底消失不见了。

女子姣好的容颜变的丑陋之极,有的脸上生出了绿色的尸斑,有的整个脸都没办法看了,总之特别渗人。

在水底待了那么久,浸泡成这样一点也不奇怪。

“啊……”

这时,身后传来厉声尖叫,下意识看过去,落入眼帘的是附近的村民,明显是受到了惊吓,他们一溜烟的功夫就跑远了。

梅开芍扯了扯唇:“本以为还得亲自去召集村民,这下也就不用去了,这几个村民过不了多久就会引来众人围观,到时候指不定会把咱们视为怪物。”

梅开芍最开始就在人族,经历的多了,对这些事颇有研究,明白这些村民的心思。

慕容睿只觉得颇为新奇,难道那些百姓真的会像母后说的那样吗?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就见那些百姓们纷纷围绕在河边,大家瞧见尸首后,吓了一大跳,脸色变的极其难看。

人群中开始议论纷纷:“就是这个女子,刚才我还瞧见她了,鬼鬼祟祟的进了咱们村里,也不知道想做什么!”

“是啊,瞧他们两个就不像是好人……哎呦,这么多尸体摆在这里,这些可都是河神的新娘,肯定是这个女人跟那个小子杀的,他们杀了河神的新娘,河神不会放过他们的!”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浑然没把梅开芍跟睿儿放在眼里。

梅开芍早就料到了他们的举动,压根没有在意,甚至心中没有任何涟漪,唯一生气的就是这些人把人命看得太轻了。

“行了,你们都不要在这里议论了,大家所敬重的河神实际上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瞧见这些尸首了没有,全部都是那个河神做的,其实你们将女子贡献给河神时就已经想到这里了吧。”

顿了顿,梅开芍继续道:“真正的神仙是不会做这等下三滥事情的,更不会把人命当做玩笑看待,这明明就是恶魔做的,你们的河神已经被我收服了,至于干旱的问题,那也是这恶魔一手操纵的,为的就是哄骗你们献祭少女。”

就在这时,那些少女的家人扑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