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重生狂妃之明月罩西楼 > 991 玩心眼,耍心机

991 玩心眼,耍心机

作品:重生狂妃之明月罩西楼 作者:梅果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192 更新时间:22-01-26 01:3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狂妃之明月罩西楼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你们也去准备一下,”赵凌云赶钱堂,吴三们走,“二胡那边谈好了,我们就走。”

钱堂说:“你怎么就确定,二胡跟彦泰他们几个兄弟,一定能把事情谈成呢?”

赵凌云:“谈不成的话,钦尔沁的人这会儿就过来抓人了,还容我们坐这儿扯白话?”

江明月想了想,说:“你们都把哈善的死,硬安到大王子的头上去了,有杀父之仇担着,彦泰就算想投到大王子那边去,大王子也不能信他啊。”

哈善到底是病死的,还是被人害死的,是不是被大王子害死的,这在目前来说,一点都不重要。现在重要的是,大王子就算是被冤枉的,哈善的死跟他没关系,但这个罪名就落到他头上了,那哪怕大王子解释了,彦泰也保证了,他不信父亲哈善是大王子害的,可这个结是解不开的。

人心隔肚皮,大王子要怎么相信,彦泰说的不相信,彦泰又怎么相信,大王子说的没做过,不是我?这个结是个死结,哪怕这二位,一起执刀将二王子的人头斩下,这个结都解不了!

“哈善头人被大王子毒杀的事情,最好尽快传出去,”江明月跟赵凌云几个人说:“最好不要经我们的人来传这事儿。”

赵凌云看看吴三,说:“三哥啊,干活吧。”

吴三点一下头,跟江明月说:“大夫人说的是,这事我来安排。”

散布个流言,这对吴三来说不难。

“那就快去吧,”赵凌云催吴三说:“说不定咱们一会儿就得走了。”

吴三被赵凌云催得急匆匆出帐去了。

钱堂没事儿人一样瘫坐在椅子上,小声说:“再急着走,钦尔沁的人也得把哈善先埋了吧?他们总不能带着具尸体上路吧?”

赵凌云:“有一部落的人手,埋个尸体需要花多长的时间?”

钱堂:“有道理。”

赵凌云:“那你也回去收拾一下吧,你还坐在我这里干什么?”

钱堂说:“我的行李现成的,不用收拾。”

赵凌云:“不用收拾也请你走。”

他想跟江明月单独说说话,这怎么就这么难呢?

江明月这时笑道:“五少爷是还有话要说?”

钱堂忙就说:“要我说,高悟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不如让他回去。他在这里,我提心吊胆的,就怕这边的蛮夷把他给认出来。”

“他可是高家人啊,”钱堂压低了说话的声音,“要是让蛮夷知道了,还不得活刮了他?”

赵凌云:“再等等,现在不也没人认出他来么。”

钱堂:“还要等到什么时候?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赵凌云:“咱们万一有机会把高老将军的尸骨拿走带回去,这取遗骨的事情,由高家人来做不是更好吗?咱们毕竟是外人,没办法了,咱们来弄,现在有高悟在,那当然是由他来取遗骨了。”

钱堂愣住了,他还真没想到这一点。后知后觉地,钱堂想到,刚才江明月也留高悟下来,江明月也是这个想法啊。

“我,我们真能把高老将军的尸骨带回去?”钱堂问。

现在能把大胡二胡挑得真要打仗了,钱堂认为他们已经胜利了,他们就是现在回去,那已经是大功一件了。钱堂是真没想到,这两口子还想着高勋的事情,并且连为高勋拾取遗骨的人选都想好了。

“这事你俩商量过了啊?”钱堂小声问。

赵凌云说:“这还用商量?这不明摆着的事儿吗?”

钱堂琢磨赵凌云的这句话,这么明摆着的事儿,他怎么就没想到呢?钱五少对自己都产生怀疑了,他是不是真的脑子不如赵凌云好使啊?

“二王子想要我们大胤的粮草,那他的大军就得靠着我们大胤这一头,”江明月则跟钱堂解释道:“如果不这么做,让大王子断了粮路,那二王子连挣扎的机会都不会有,他必败无疑。”

想要占着与大胤之间的粮路,那二王子的军队就得背靠独狼山。江明月这么一说,钱堂就明白了,这样一来的话,他们还真是有机会去独狼山啊。

“我有六成的把握,”赵凌云小声跟钱堂说:“先让二胡尝一回甜头,回头我去跟他谈,想当汗王,他就得割肉。”

钱堂:“你就不怕二胡反水吗?”

赵凌云:“亲爹亲娘,老婆孩子,亲舅舅都被大胡弄死了,这样的话放出去了,他要再跟大胡站一块儿,那他在大漠连人都做不了,他没种啊。”

钱堂还要说话,葫芦在帐外喊了起来,二王子请赵凌云和江明月过去说话。

赵凌云高声应了葫芦一声,扭头这位就跟江明月说:“二胡现在看重你的意见,一会儿你就多说点,我当你的应声虫。”

你平日就是嫂子的应声虫啊,钱堂没眼看了。

江明月都站起身要往帐外走了,又站下来小声叮嘱钱堂:“毕竟不是一定能做成的事,刚才的话你不要跟三少爷说。”

钱堂忙就点头,这个数他有。现在说了,乱了高悟的心神不说,万一最后这事成不了,不是让高悟空欢喜一场吗?

“你去看着点木头他们,”赵凌云跟钱堂说:“别成天当甩手掌柜,也跟木头他们说说话,你宽宽他们的心也是好的。木头他们是给你当小厮的,不是跟着你上沙场的兵卒,我都不知道你这一天天的都在想什么。”

赵凌云如今数落起钱堂来,真的可以做到滔滔不绝。

江明月硬把赵凌云拉走了。

钱堂坐在帐中跟花婶儿对望着发呆了,花婶儿新烧的一壶水又烧开了后,钱堂才呼了一口气,跟花婶儿说:“婶儿,你现在心里害怕吗?”

花婶儿“嗐”了一声,小声说::“哪能不害怕呢?这边人说话我都听不懂。”

钱堂:“我也是,真要动刀动枪,我豁出去拼了也就算了,现在这样,玩心眼呢,我心里就没底了。”

花婶儿笑了起来,说:“能不用豁出命去,这不是好事吗?”

钱堂站起了身,他当然知道这是好事,可发现自己对玩心眼,耍心机这种事,一点都玩不来,他开心不起来啊。

花婶儿心里在这时也有感叹,以前在京城的时候,她光知道江明月和赵凌云不省事,她可真没看出来,这二位还是能干大事的人啊!

这是不是已经算是,就是戏文里说的那种搅动风云,翻云覆雨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