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盖世 > 第八百五十章 天开一口

第八百五十章 天开一口

作品:盖世 作者:逆苍天 分类:玄幻奇幻 字数:2425 更新时间:20-09-16 16:4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盖世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万邪大阵!”

灵邪镇的那些修行者,仇慕歌,吕庚之类,还有魔宫的幽魔使,神色骤变。

天邪宗的护宗大阵,被断定为六级,和没有进阶前的“封天化魂阵”同一等阶。

六级的大阵,能拘禁镇压自在境以下的修行者,或九级以下的大妖,让闯入阵法者,难以挣脱出来。

强行破阵,阳神境、魂游境者,非死即伤。

这,还是阵法掌舵者不在场的情况下。

而云灏,身为天邪宗的一众之主,天邪珠的实际拥有者,本身又是自在境后期大修,且合道于此方天地。

他人在此,“万邪大阵”被其所用,能发挥出来的威力,可就不仅仅局限于阳神。

他在,阵法就是辅,他才是主!

群山底下的灵脉,一座座高耸的青山,山谷内的溪泉深潭,鸟雀虫豸,此刻仿佛都在响应着云灏,为其欢呼。

由各类器物、神虹、雷电,结合煞魔、邪灵,聚涌灵气化作的神兵神将,虚空排布阵列,威风凛凛。

虞渊一抬头,仿佛看到茫茫云海之上,坐落着一座虚幻的古老神祗宫殿。

从中,鱼贯而出一位位序列不等,身披金色和银色天衣的神兵天降。

一股股磅礴大气,碎灭山河的恐怖气势,当头压迫而来。

轰!

虞渊顿觉,整个灵邪镇的空间,如灌了金汁银水,并在顷刻间凝固,从而令空间固态化,成了金墙银壁。

这样的空间,任凭严奇灵秘法再通神,怕是都难以破开。

“虞渊,和此人一道,神魂宗的身份确凿无误了。”

云灏将虞渊和神魂宗的关系,一口决断,伸手遥遥指向了严奇灵,口出神语,“神邪之力!”

一道接着一道,蕴含无穷玄妙的光影,从云海深处而来。

这些光影,或是超脱世外的邪道巨擘,或是传导乾玄的大贤,亦或者帝国的皇帝,被天邪宗一一复活过来,形成了神兵天降。

万道光影携带的力量,衍化着不同力量玄奥,道则轰鸣。

“唔!”

虞渊头顶的“煞魔鼎”,立即释放更纯净浓郁的魔能光盾,防御着他所在的位置。

在他的眼中,天邪宗的云灏,此刻似乎成为这一方天地的唯一神祗,言出法随,瞬间决定了严奇灵的死亡世间。

大道合一,口如神罚。

云灏矮小粗壮的身影,仿佛在慢慢涨大,他的气势,似覆盖到每一处,化作了群山的一部分,一缕缕的念头魂力,和满山的苍翠古木合一,和底下灵脉的灵气揉炼。

“自在境,合道此界,我很怕啊。”

严奇灵轻笑,突然,他头顶的方寸之地,似有一个新奇小世界,徐徐铺展开来。

那是一个充斥着黑白两色,空洞,荒寂,冰冷如外域星河的奇异世界。

此世界最深处,高悬着一个巨大到难以想象的古朴黑字——极。

如一轮漆黑如墨的巨大太阳!

这是一个“极”字,占了里头三分之一天地,透出令人魂魄颤栗的威能。

“极!”

虞渊骇然失色。

那个“极”字,赫然就是陨月禁地,化魂池下方奇异空间,高悬着的四个古朴黑字之一。

“慧极必伤”中“极”!

此“极”字,似乎已被严奇灵炼化,融入他自身的小天地,成了那小天地的一部分,和他的魂魄,和他的道决,空间奥妙完美契合。

“出来。”

随着严奇灵的一声嗤笑,那个巨大无比的“极”字,陡然从他头顶的小天地,逸入灵邪镇上空。

进入,真实的,外在的世界。

“极”字的一笔一划,诡异地拆分开来,化作最简单的横竖撇,然后就见拆分的笔画,将最极致的一面展现。

哧!哧哧!

被云灏动用“万邪大阵”镇压的诸天,金汁铁水铸就的空间,像是被裁缝,拿着锋利的剪刀,裁的七零八落。

一种极其别扭的感觉,涌入所有人心头。

只见灵邪镇的很多破玄境,入微境的修行者,一个个痛苦地倒地,捂着胸口和流血的眼睛,轻声哀嚎。

祁南斗也在吐血,头埋在地上,不敢去看天上的异景,不敢以阴神感知。

观望空中异变的虞渊,也觉得胸口和魂魄,都难受异常,只是在他内心轻喝“开慧眼”之后,影响他躯身和灵魂的异力,才被清理出去。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他心有所悟,当即明白云灏这种级别的强者,被严奇灵动用诡异秘法,破掉了空间封禁,导致在此的所有人,都被巨擘碰撞的规则扭曲力量波及。

灵邪镇入住的,很多都是天邪宗强者家眷,境界低微。

他们,面临如此激荡的能量冲击,哪里受得了?

“严奇灵,已强到如此地步?”

下一刻,他不自禁地看向俊美的男子,忽然感到有些陌生。

源于分魂棍器魂的严奇灵,本为魂灵形态,之前的主人就是青铜巨棺的那位,得到自由身时,严奇灵以魂灵形态修炼,进境迅猛。

尤其是,坠如那悬有“慧极必伤”四个古朴黑字的异空间,对空间秘法的认知与日俱增。

可即使如此,也不可能在那么短时间,具备和云灏抗衡的力量啊!

自在境后期的云灏,又是在灵邪镇,算是在自己的合道之地,严奇灵凭什么,能破开云灏封禁的诸天?

就在他惊讶不解是,一个拂尘从看似破碎的空间内,陡然闪现。

看到拂尘的那一霎,虞渊立即明白了过来。

同样精通空间秘术,比严奇灵造诣更精湛,因他而从剑狱脱困的周游,和严奇灵里应外合,破开了禁锢的天地!

“嘿嘿!”

周游不怀好意的笑声,倏一响起,在天邪宗所在的那片群山深处,就突现异象。

天空如被突然凿开一个窟窿!

窟窿口,如瀑布般倾泻出流光溢彩,有一头头凶戾残暴的天魔,阴厉怪啸的地魔,还有以前虞渊在赤火大漠的异族战士,纷纷降落。

看数量,怕是成百上千!

这么多的天魔,凶悍的地魔,异族战士,涌入天邪宗的群山,会出现什么结果?

“周游!”

云灏眼睁睁地,看着天开一口,看着数量惊人的外域天魔,异族战士涌入,脸色瞬间煞白。

“万邪大阵的力量,你调用出来,作用在灵邪镇,自家的宗门就有了破绽。”周游的身影,悬在云海之上的天邪珠之上,他咧开嘴,冲着虞渊一笑,算是打了招呼,“灵邪镇,和那片群山又不一个整体。”

“我们既然回来了,总不能一直藏着躲着,陨月禁地已拿下,这片本该属于我们的地方,也该归还了吧?”严奇灵眯着眼,笑容灿然,“煞魔宗,因为和我们有渊源,因为上一任的宗主,在天外和神魂宗接触过。”

“然后,煞魔宗就死于内乱,在天源大陆遭受重创,从而直接导致覆灭。”

严奇灵这些话说的轻描淡写。

身为现任“煞魔鼎”主人的虞渊,则是突然明白,煞魔宗的覆灭,绝对不是意外,而应该是三大上宗和魔宫、妖殿共同推动而成!

煞魔宗,表面上是消逝在天源大陆和寂灭大陆的正邪之争,实际上,还是因为煞魔宗和神魂宗有关系。

“他说的没错。”

鼎魂虞依依,在鼎内适时出声。

“原来如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