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和情敌结婚的日子 > 番外五:坏掉的沈度(2)

番外五:坏掉的沈度(2)

作品:和情敌结婚的日子 作者:青端 分类:现代言情 字数:3705 更新时间:20-07-27 21:0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和情敌结婚的日子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叶南期心里略感哀愁, 把脑子出问题的老公领回了家。

其他的问题尚且不谈,可以确定,沈度虽然一键重置了,但对他还是带着本能的保护和温柔的。

可是那张嘴就是不肯松, 依旧觉得他们俩是情敌,这一切都是他的阴谋。

好吧,阴谋。

阴谋家叶南期叹着气,和姿态防备的沈度坐在沙发两侧, 遥遥对望,要是场景能严肃点,两人简直像在进行什么谈判。

还怪不习惯的。

平时他想分开点坐,沈度不乐意, 非要把他裹在怀里, 搂着抱着, 时不时地亲亲蹭蹭,从沙发滚到地毯, 地毯都不知道换洗多少张了。

现在是他一接近沈度就要炸毛。

……其实感觉还怪新鲜的。

叶南期眨了眨眼, 看着沈度露出个意味不明的笑。

他笑起来时好看极了, 像是吹皱一池温柔的春水,眉梢眼角都微微弯着, 眸光温和明亮,让人移不开眼。

沈度失神地盯了好一会儿, 纠结地别开眼。

事情有点匪夷所思, 但他坚信自己是被叶南期迷惑了。

以前竟然没发现, 叶南期是个……妖精。

两人没像平时那样黏糊在一起,坐在沙发中间的毛毛舔了舔毛,看不出这俩要撒什么狗粮,和地上的酷蛋对视一眼,迈着小短腿,不错失良机,坐到叶南期怀里,蹭他的手。

叶南期的注意力立刻被猫吸引了,抱着毛茸茸的猫,技巧熟练地撸猫。

刚刚还在别扭叶南期一直盯着自己的沈总立刻就不爽了,趁着叶南期不注意瞪了眼毛毛,很想凑过去代替它成为叶南期怀里那个……

他要坚定一点,刚刚在医院里那一吻就够离奇了。

不知道老公心里的戏还挺多,叶南期和毛毛玩得开心,好半天转过头,正好看到沈度慌忙转开的视线。

叶南期立刻冒出了一肚子坏水,很想实验点什么。

平时沈度脸皮厚,开黄腔耍流氓,动手动脚从不规矩,这样子实在难得一见。

他思考片刻,放下毛毛,三两下蹭到沈度身边,勾着他的脖子在他唇上一吻。沈度黑着脸要推开叶南期,这回却换叶南期不依不饶了,搂着他劲瘦的腰,在他颈间胡乱亲吻,忍着笑道:“别动……让我亲两口,我会对你负责的。”

沈度还来不及感觉自己被耍流氓了,手已经无意识地反客为主将叶南期搂紧,主动加深了这个吻。

我他妈在干什么?

沈度舍不得放开那两片柔软清甜的唇瓣,一边食髓知味地亲吻缠绵,一边崩溃地想。

叶南期被他按倒在沙发上狠狠亲了会儿,到了快擦枪走火的边缘才被放开,脸颊红了一片,气喘吁吁地伸手在他身下一摸,促狭地道:“沈总,你怎么对情敌还有感觉?瞧你硬得……”

千载难逢,沈度的脸红了:“……”

叶南期笑得不行,很想把沈度这样子拍下来做纪念。

沈度在欲望与个人节操间艰难抉择,毅然放开笑得东倒西歪的叶南期,沉着脸上楼准备冲个澡,压压火气。

叶南期眨巴眨巴眼,跟上去,想再逗逗他,或者送他点平时难得的服务,结果跟到门边,沈度的脚步不停,却嘭地关上了门。

叶南期头一次吃到来自沈度的闭门羹,也不气恼,暗示自己心胸宽阔,去书房拿了本书,坐在门边靠着门看。

沈度进去了就没打算再出来,叶南期抱着书看了一下午,琢磨了会儿,消化完毕,伸手敲敲门:“沈小度,我饿了。”

三秒没回应,叶南期又敲敲门:“你不煮饭我就去了。”

沈度坐在床边,身体不太受控制地往门边倾斜。

叶南期继续道:“胃有点疼……”

沈度走到门边时,已经很快找到了一个理由。

他也饿了……至于为什么要给叶南期煮饭?

他好心,看他可怜不行吗。

沈度带着三分气三分莫名的心疼打开房门,看也不看坐在门边的叶南期,直奔厨房。

叶南期把书放在门边,悠闲地跟下去,走到厨房门边时,沈度已经系好了围裙。

平时沈度禁止叶南期走进厨房,现在沈度脑袋不太清楚,叶南期放心地窜进去,还没琢磨好怎么折腾折腾,沈度倏地回过身,把他推出厨房,指了指门边的牌子。

厨房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挂了个牌子。

“叶南期与毛毛酷蛋不可入内。”

叶南期:“……”

吃完晚饭,叶南期又跟在沈度身后溜达,回忆往常他们俩这个时候会干什么。

沈度比较忙的时候,会在书房里加班处理文件,他就坐在边上安静看书;要是两人都清闲,就带着毛毛和酷蛋出去散散步,直走到江边,看看夜景,遇到卖花的小姑娘,两人都会买一束送给对方,带回家插在花瓶里,直到枯萎;如果天气不好,就拉上窗帘,随机选一部电影看。

今天就不一样了。

叶南期又吃了闭门羹,被沈度关在房门外。

叶南期微微叹气,倒是早有预料,去客房洗漱一通,坐回主卧的门边继续看书。

在外面和在家里不同,在外面一个人矫情不得,在家里的话,不和沈度挨在一起他就不太睡得着。

这毛病什么时候才能好呢?

忙了几个月回家,先被折腾了半宿,醒来又惨遭老公出毛病,叶南期许久没这么劳神,靠在门边看着书,看着看着,有点困倦,合上眼想休息一下。

结果不知不觉地就靠在门边睡着了。

沈度抱着笔电看了许久的股市,实则心不在焉,一直注意着外面的情况。

隔着门听不到也看不见叶南期在做什么,他揉了揉额角,思考这事儿有几分真。

以现在这个思绪也想不出什么,沈度犹豫片刻,又找到个可以出去的理由。

泡杯咖啡,总没错吧?

然而一开门,脚上就倒来个人。

叶南期被这一下惊醒了,往后挪了挪,慢吞吞地在地上转了个身。刚刚靠在门边睡得不安稳,长腿蜷着,门板地上又硬,身子实在不舒服,揉揉惺忪的眼,打了个小小的呵欠:“……还没睡?几点了?不小心睡着了。”

沈度不得不承认叶南期迷迷糊糊的样子击中了自己。

一瞬间心里又软又涩。

叶南期扶着墙站起来,身子还略感不适:“别想太多,说不定一觉醒来就恢复了。”

他和沈度对视着,漆黑的眸中闪动着自己也未曾发现的温柔,凑上去在沈度唇角一吻,轻声道:“晚安。”

说完,拿着书就往客房走。

沈度沉着脸把他拉住,不等他反应,直接拎进屋里,扔上床。

叶南期愣了下,好笑道:“你干嘛,不是我妖艳贱货企图勾引你了?”

沈度拿被子蒙住他:“睡你的。”

不管多别扭,就是舍不得看叶南期受一点儿罪。

叶南期不知道现在的沈度是怎么想的,能进屋来睡觉已经很满足了,从被子里冒出头,看沈度要往外走,连忙爬出来拽他:“你去哪儿?”

沈度瞥他:“书房客房,只要没有你的地方。主卧留给你,随你怎么折腾。”

叶南期气歪了身子,踹他一脚:“行啊,你可以的,沈小度。”说着,摸出手机打开录音,昂头看着他,“再说一遍。”

沈度敏锐地嗅到危险,直接这样不太好。叶南期踢踢他的小腹:“堂堂沈总,居然害怕重复自己说过的话?”

沈度眉毛一挑,又说了一遍。

叶南期录了音,保存好,温柔地摸摸他的头:“行了,去吧。”

沈度出了屋才后知后觉有哪里不太对。

可惜现在想不明白。

叶南期知道不能和病人计较,刚刚给沈度一气,倒是发现个不错的主意,决定在沈度出毛病这段时间时时录下他的金玉良言,等他恢复了天天放给他听。

他想毕,一个人实在睡不着,下楼去看了会儿猫舍里的毛毛,又瞅了瞅狗窝里的酷蛋。萨摩耶长得挺快,现在已经是一大只了,前几天沈度给它换了个更大的狗窝。

他干脆和酷蛋抢地方睡,躺在酷蛋身边,还能蹭蹭大狗柔软的毛。酷蛋睁开眼,安慰似的舔了舔他的手。

叶南期道:“蛋蛋,你爸傻了。”

酷蛋点点头。

叶南期:“以后就得我来养家了,你后天去绝育时乖点,体谅一下我。”

酷蛋摇了摇头。

叶南期啧了声。

果然不是亲生的狗儿子。

躺在酷蛋身边依旧睡不着,叶南期摸出手机,搜索了一下网上有没有类似的病症情况,收获到各类情感类帖子数条,点进去看得津津有味,看着看着,突发奇想,注册了个账号,庄重而严肃地打下标题,发了帖子。

凌晨两三点没什么人,叶南期也不指望有回复,退出论坛,和酷蛋对视了会儿。好在发完贴后终于有了睡意,他翻个身背对酷蛋,盖上薄毯,闭上眼睡去。

叶南期还好,找到事儿做最后困倦睡去了。

沈度则辗转反侧了一夜,总觉得怀里少了点什么,捱到凌晨五点还是睡不着,无奈地在心里承认了。

少了个叶南期。

虽然记忆混乱了,但是脸皮厚这个优点还留着,沈度假装昨晚没有乱说话,找出主卧的备用钥匙,轻手轻脚地打开门,走到床边,却没见叶南期。

大晚上的能跑哪儿去?

沈度心里一咯噔,立刻下了楼,到处找了找,最终在狗窝里找到了叶南期。

没丢。

一颗高悬的心落了地,沈度搞不懂叶南期放着好好的床不睡,跑狗窝来跟酷蛋抢地盘干什么。好在酷蛋脾气好,还给他挪了个位置,一人一狗睡得无比香甜。

沈度看着想笑,又觉得心里温暖,盯着叶南期看了会儿,摸了摸酷蛋的脑袋,俯身抱起叶南期回屋。

勉强收留了叶南期一晚上的酷蛋摇摇尾巴,准备今天多吃点犒劳犒劳自己。

醒来时躺在床上,叶南期也没感到意外。

他慢悠悠地洗脸刷牙,换了衣服,下楼时正巧看到沈度在逗一脸高贵冷艳的毛毛。

昨晚睡得不算好,还有点困,叶南期打了个呵欠,提醒道:“别白费功夫了,毛毛才不理你。你见过哪家情敌见面还能亲亲热热和平相处的?”

沈度适时放弃逗毛毛。

叶南期脑中却忽地灵光一闪,眯着眼道:“不说这个我都忘了。沈小度同志,既然你现在认定了我是你的情敌,那你倒是说说,咱俩情的是谁,为谁而敌?”

沈度心里瞬间敲起了警钟,谨慎地保持沉默:“……”

这个问题好像……关乎生死。

※※※※※※※※※※※※※※※※※※※※

换个方式撒糖(

赵生和白谕的个人番外看情况,不一定会写,没什么感觉-0-

等这个番外结束就是平行世界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