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锦戎 > 第200章 填坑

第200章 填坑

作品:锦戎 作者:王微悠令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030 更新时间:20-10-18 07: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锦戎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最后,余成双跟旗山寨等人一起,被发配边疆,而她所去的地方,就是北武朝跟西戎族交界的边城。

得知了此事,牛豪天就想上书为余成双辩驳或求情一番却得到了上头的一记警告,再加上后面庞毅竹的判决下来,让他不禁就歇了这个心思。

云麾将军庞毅竹,因私德有亏,官降一级,罚三年俸禄,判于家中禁足一年。

明明是与旗山寨暗中有勾结,并且与南文朝私通有无,以及最后派鹰啸军的人来袭击虎卫营,都是证据确凿的罪名,最后却只判了一个“私德有亏”!

看到公文上的内容,牛豪天一颗心瞬间就如腊月寒风,一腔热血全息。

没过多久,墨斐和周田也得知了判决结果,不禁都陷入了沉默之中,而后不久,关于他们的嘉奖也下来了。

许是出了余成双这件事,上面的人觉得对虎卫营不公,在给他们的奖赏中便比他们之前预料的要高上一些……

牛豪天入了巡防营,品阶没变,得了个归德郎将,日后就留在帝京之中,负责帝京中的安全。

墨斐与周田为北武朝训练出一支神兵勇将,且不费一兵一卒的情况下活捉了旗山寨众人,还查探出旗山寨是西戎族埋在北武朝的据点一事,大功一件又一件,两人均连升两级。

墨斐成了从四品的明威将军,周田成了正五品的宁远将军。

另外,尖兵队伍里的人,依据在剿匪一事中的表现以及能力,均得了正七品以上的官阶,其中,慕沅跟温琰两人齐齐升为从六品的副尉。

最后,虎卫营与另外两个同期的新兵营联合在一起,再加上从各地抽调出来的新兵,成了一支新的军队——虎卫军。

人数从一开始的不到五百之数,一下子变成一万两千人的大队伍,将虎卫营原本的队伍全都都打散,就连尖兵队伍里的人也都分开,各自带领人数或多或少的队伍。

在所有事都尘埃落定的同时,南宫珏也已经到了边城。

她离开帝京时,除了慕沅跟温琰外,其他人都来不及跟她道别,而他们两人得知南宫珏被发配到边城一事中有南宫璟的手笔,心底里就算再为她打抱不平也无法对此再多置喙什么,只是对南宫珏多加叮嘱,说到她恨不得马上被人带走了。

不过在离开前,南宫珏却是趁着对他们拥抱分别的时候,把自己贴身带着的一枚玉佩放到了温琰的怀里。

而以她的手法,温琰直到回到了自己休息的地方,准备沐浴的时候才看到那枚玉佩。

那玉佩上一个温润却又十分明朗的“珏”字,让他整个人都彻底愣住了。

……

一个月后,边城。

“我都说了,你这法子不行!”

南宫珏一身黑衣素服,将身上的尘土都拍了拍,脸上则还沾着土灰,跟眼前那穿着原本应该银光闪闪甲胄,此时却与她一般灰头土脸的人不悦的说道。

“我的法子不行,难不成你的就行了?你别忘了,上次就是听你的,差点把城墙给炸出一个大坑来!”

对面之人——朴策,没好气的反驳道。

“那是我的错吗?那明明是你投的没有准头好吗?再说了,最后不是没炸成吗?”

“是啊!没炸成城墙却浪费了那么多的人力跟钱财,结果把城墙外面给炸出了那么大一个坑,现在害得出城进城的人都得绕一个大圈!”

“呵!那也比你现在这个强!你这也就听了个响,我们家的鞭炮烟花,威力都比你这颗炸弹要厉害得多!”

两人那毫不退让,大眼瞪小眼的模样让一旁的小兵们都有些瑟瑟发抖,而一些老师傅们则有些忍俊不禁。

毕竟自从这位“罪犯”余成双来到边城后就表现出自己在改造武器以及制造火器上的天赋,在那之后,余成双跟朴策两人吵架的这一幕在这段时间里则经常在他们面前发生……

如果不知情的人,看到他们那剑拔弩张的模样,早就被吓成了鹌鹑,可他们却知道,这两人吵得再凶,没过多久又会交头接耳,勾肩搭背,对改造武器跟制造火器再次进行十分热烈的探讨。

果不其然,没一会儿,南宫珏就搭住了朴策的肩膀,“我说老朴,你要是真不听我的话,那我可就不管了!城墙外的那个大坑我还得继续去填补呢!”

“去去去!赶紧滚!”朴策没好气的说道,而南宫珏闻言便开心的对他扮了个鬼脸,如果不是因为她跑得快,那鬼灵精怪的模样让朴策差点就忍不住对着她的屁股给她踹一脚不可!

“哈哈哈……”

看着朴策那一副又被气得快要七窍冒烟的模样,那些老师傅们便终于忍不住大笑出声。

而这让朴策不禁越发的无奈,随后,他就看着自己让人改造捣鼓出来的东西,“还笑?你们下次再拿出这样的东西来,是想让别人看我们笑话吗?还是这些年在边城里吃得苦都不够啊!”

听到他的话,那些人便都沉默的低下了头。

他们都知道火器的研发,对守护边城的重要性,所以对余成双很多天马行空的想法都有极大的包容心,只是从余成双拿出来的火药配比方案以及后续的研制改进至今,他们都没有捣鼓出一颗成功的“炸弹”,实在是让他们都赧颜不已啊!

“还不赶紧把余成双之前的方案拿出来,看一下跟刚刚那样比应该怎么改进!”

见状,朴策就没好气的呵斥道,而他的话让那些人不禁都微愣了一下,但很快,他们就各自去翻箱倒柜找东西了……

另一边,南宫珏扛着一个铁锹就来到了城门外。

“嘿!余兄弟,你这是又来填那个坑啦?”守在城门口的士兵看到她那一身装扮,当即便调侃的笑道。

“是啊!这都填了大半个月了,我出城前你就在填坑,现在我回来了,你还在填,我看,这个坑你是填不完了!”正在进城的人闻言便对她戏谑的笑道。

听到他的话,南宫珏就尴尬的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