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重生之首富人生 > 第1801章炮哥

第1801章炮哥

作品:重生之首富人生 作者:饱食 分类:都市生活 字数:2170 更新时间:21-07-26 15:1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之首富人生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亮哥听了小弟的话,偷偷叮嘱了一声,“你绕到铲车后等着,如果这边动手了,马上给炮哥打电话,我先跟他们谈谈,如果能谈拢,这么晚就别麻烦他了,他被吵醒肯定是要骂人的。”

亮哥说完,迈步走出人群,“原来是冯七爷,失敬了,我叫小亮,这个土场是炮哥承包的,不知道七爷这么晚到这儿有什么事?”

他说话的时候,手里紧紧攥着短棍。他心里也是很紧张,万一真打起来了,他准备来个先下手为强。

冯老七刚想说话,龚新宇却先站了出来。

“亮哥是吧?今晚的事有点误会,我老板的车被你们扣了,人被你们打了,我被老板骂的很惨,丢了面子,本来我是一定要找回这个场子的,不过我在来的路上听说了,这里是炮哥的场子……”龚新宇停顿了一下,“七爷也劝我冤家宜解不宜结,所以我就过来看看这件事能不能谈谈?”

“七爷,你说是吧?”龚新宇扭头冲冯老七眨了眨眼。

冯老七有些蒙,不知道这位龚少怎么突然间又变了主意。刚刚在路边时可是说的挺明白,要他带人把这边的人控制住,可到了现场却换了口风。

不过冯老七混社会混的都成精了,当即顺着龚新宇的话茬往下说,“是啊!能和和气气的谈谈总比打打杀杀强吧!大家都是求财的,不是求气,闹崩了对谁都没好处。”

亮哥听了他们两的话心里一松,只要不是马上动手就好,不然他们人太多,真打起来自己这边肯定吃亏。

“这位兄弟怎么称呼?”

冯老七很有眼力见,介绍道:“这是龚少,龚少是有大本事的,跟老板混的,和我这个粗人不一样。”

“不过就是替老板干活而已。”龚新宇淡淡道。

“龚少,那你说吧!想怎么谈?”亮哥盯着龚新宇。

“亮哥给个面子,今晚让车把残土卸了,把车给我放回去,至于费用的事……”龚新宇掏出烟,先后递给冯老七和亮哥,“你也看到了,我这边残土量大,一车50确实有点贵了,最好咱们能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聊聊,明天,我摆一桌酒,专门请亮哥和炮哥聚一聚,赏个脸大家一起坐坐。”

亮哥恶狠狠抽了口烟,看了看龚新宇身后那三十多人,以及他们手里的武器。

他看得出来,这些人一个个都是好手,手里拿的也是统一的甩棍,显见是训练有素的。

好汉不吃眼前亏,就算自己不答应,人家那么多人,照样能把车开走,而且姓龚的说得还算客气,还要摆酒请客,也算给足了面子了。

“也好,龚老弟是爽快人,又有七爷在这,今天我就给你面子。不过丑话咱们得说在前面,这是最后一次。”

“多谢亮哥了,你把手机号码告诉我,明天我订了饭店,早早的通知你,还请亮哥到时候跟炮哥说一声。”

龚新宇和亮哥交换了号码,随后一挥手,带来的大车司机纷纷上车,开始一辆接一辆的卸残土,一个小时后,所有的渣土车都开出了土场。

龚新宇又假惺惺的和亮哥道别,带着人出了土场。

还是刚才停车的地方,齐俊彦还在等着他们。

此时他已经看到了渣土车一辆辆的开走,知道事情解决了。

龚新宇一来,他就迫不及待的追问结果。

龚新宇将刚才的情况说了一遍,齐俊彦很是失望,“这么说这件事不算解决,明天还得和那个炮哥见面,最后还不是要给钱?”

“齐叔,你放心,我那么说是糊弄他们呢!”龚新宇眼中闪着寒光,“我已经报警了,明天说是请他们喝酒,其实就是把他们骗出来,一网打尽。”

站在一边的冯老七打了个寒战,心想无论是廖启智还是龚新宇,这对师徒真是太阴了,完全不按江湖套路出牌,动不动就报警,谁碰上他们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冯老七不由自主的想到当年他被廖启智收拾的惨无人道的那段岁月了。

******

第二天上午,龚新宇先是和周警官见了一面。

昨晚龚新宇说完炮哥的事后,周警官就忙上了,派人了解了一下这个炮哥的资料。

炮哥真名叫王辉,今年三十,因为脾气大爱放炮,年轻时被人起了个小炮的绰号,这家伙确实如传说中的那样,小时候学过功夫,身手相当不错,因为打架坐过两次牢,心黑手狠,做事不择手段。

今年开始,他瞄上建筑垃圾这一块,便纠集手下先后抢占了好几块郊区的残土土场,提高费用,以此牟利。

其实公安局已经接到了不少举报信,有好几个人举报他了。

周警官当即决定,今晚趁着他和龚新宇吃饭的机会,直接将其擒获,主犯落网,那些喽啰也就不足为患了。

龚新宇和他商量好了晚上行动的细节后,拨打了亮哥的电话。

“亮哥,今晚6点半,景山这边有一家龙达海鲜城,202房间,你和炮哥一定要赏脸啊!”

“龚老弟,我听说这家海鲜城很高档啊!海鲜全部都是从粤东空运来的,你真是太客气了。”

两人虚情假意的客套了一番。

丰台的一处农家院里,亮哥正赔笑着对一个左耳缺了一块的凶悍汉子道:“炮哥,那边来信了,六点半,景山龙达海鲜城,很高档的饭店。”

“妈的,昨晚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敢擅自做主张,是不是以为跟我混熟了,我就不敢弄你了?”炮哥张口就骂。

“借我几个胆子也不敢啊!炮哥,昨天实在是太晚了,我不敢打扰你睡觉啊!对面来的是道上挺有名的冯老七,姓龚的小子说话又挺客气,我这才让他们把车开走,你看,姓龚的挺讲信用,说请咱们真就安排了。”

炮哥余怒未消,仍在那骂骂咧咧,不依不饶。

亮哥也不敢还嘴,挺着让他骂。

炮哥骂了半天,口干舌燥,抄起大茶缸子,咕嘟嘟灌了几大口凉水,“你说他们可不可靠?最近我总觉得有点不太对劲,别是把我骗出去设的局吧?”

“炮哥,冯老七也是燕京道上混了几十年的人了,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炮哥想了想,从抽屉里掏出一把匕首,绑在小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