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幻想奇缘 > 小豆蔻 > 第一百一十一章

第一百一十一章

作品:小豆蔻 作者:不止是颗菜 分类:幻想奇缘 字数:2790 更新时间:20-08-01 13:26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小豆蔻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九月节, 露气寒冷,将凝结也。

时序寒露,上京秋意渐浓, 御街两旁银杏繁密,金黄满地,颜色绚烂喜庆得似乎是在庆贺大显军满载荣耀班师回朝。

一大清早,长街两旁便俱是百姓挤挨相候,街边茶楼酒馆雕窗洞开, 个个儿都伸直了脖子往外探看。

“入城了入城了!”

“皇上下城楼了!”

圣驾今日亲临西城门,迎胜军入城, 西城门处皇城司与殿前司禁军围护得密密麻麻,极难看清里头都发生了些什么, 然也不必看清,仅是偶有胜军入城与皇帝下城楼的消息传来, 翘首以盼的百姓们就已雀跃难耐。

不多时,成康帝的口谕自西城门传出。

荣州大捷, 北地十三州尽数还朝, 此等名垂千古的不世功绩,成康帝自是要犒赏三军,大赦天下, 当然, 能令百姓欣喜高呼万岁的, 还是关乎切身之利的免除三年赋税。

先前灵州海溢, 疫病四起, 朝廷都只免了一年赋税, 如今开口便是三年, 足以可见此次荣州收复, 成康帝到底有多高兴了。

隅中时分,城门处终于传来行进动静。

江绪身骑千里名驹掣雪,缓缓出现在长街尽头,他剑眉星目,俊美无俦,面上没什么表情,冷肃一如往昔。

他身后离得最近的,是沈玉等一干心腹大将,还有在这场时逾半年的收复之战中不幸殒命的将领棺椁,往后则是为大显抛头颅洒热血的大显精兵。

饶是得胜还朝,军队仍是严肃齐整,不见丝毫自满心骄。

“定北王殿下可真是——”白敏敏看得眼睛发直,半晌,她喃喃道,“今日怎么觉得定北王殿下比舒二公子更为好看呢……”

章怀玉拿折扇在她脑袋上敲了下。

白敏敏后知后觉摸了摸后脑勺,眼珠子依旧不离江绪,又喃喃了声:“阿檀命可真好……”

章怀玉轻嗤一声:“如此说来,你可真是命苦。”

白敏敏痴痴看了会儿,待到军队行进过半,她才收回目光,捧脸轻叹道:“对啊,我可真是命苦。”

“……”

“命苦你就好好受着。”

“……?”

“章怀玉你!”

两人惯是好生说不过三句就要争嘴,一旁伺候的婢女都无奈地摇了摇头。

军兵继续往前行进,一路瓜果满掷无歇。

周静婉今日未与白敏敏一道,而是同沈画一道,沈玉此战再立大功,沈画自是欣慰非常,父亲过世前便一直嘱咐两人,定要奋发向上,早日光耀沈家门楣,哥哥如此争气,想来父亲在九泉之下,也能含笑心安了。

沈画与周静婉说了会子沈玉,目光又落至前头的江绪身上。

“王爷腰间挂的可是香囊?”沈画心细,一眼便注意到江绪腰间垂挂的与这一身不甚相衬之物。

周静婉仔细看了看,边点头,边轻声应道:“那般配色,应是阿檀所做。”

两人心照不宣地交换了个眼神。

江绪端坐于马上,进城一路,沿途望见许多熟悉面庞,就连他岳丈大人也满脸红光负立于人群中,时不时同身旁的昌国公点头交谈。

可就是,不见他的王妃。

从前欢好过后,明檀还曾缩在他怀中懒声道:“听闻夫君那年加衔‘定北’,是圣上亲临城门加封的?那下回夫君得胜还朝,我定要早早去城门口守着,看看大显战神到底是何种风姿!”

想到此处,江绪眸光略沉,紧了紧手中缰绳。

长街行进至末段,人群依旧密密麻麻挤挨成一团,欢呼声亦是不绝于耳,江绪不知感应到什么,忽然抬头,看向左侧楼上洞开的雕窗。

窗边许多人都在朝他招手欢呼,只一扇窗前空空荡荡。

他若有所思,眸光凝了半瞬。

-

得胜还朝,将帅自是要先入宫禀事,饮宴庆功的。成康帝于雍园设宴犒赏三军,畅饮至深夜才堪堪算散。

江绪漏夜归府,福叔一直在王府门口等候,见着他回,忙将他往里迎。

江绪将马鞭交予他,解着袖扣束带,淡声问道:“王妃睡了?”

福叔抬头一哽:“这……”他不确定道,“王妃,许是睡了?”

江绪抬眼看他:“什么叫‘许是睡了’?”

“王妃她,她不在府中,老奴也不知是否睡了。”福叔一脸为难,“王妃今儿一早,非要去城郊庄子会账,这早不去晚不去偏偏今儿去,谁劝也不管用,大约是不想见您。”

说完,福叔下意识捂了捂嘴,心想自个儿怎么嘴快把实话说出来了。

想过多种情形,却未曾想过她不在府中,江绪默了默,又问:“哪个庄子?”

福叔忙回忆道:“好像是西郊近汜水河那个,是王妃的陪嫁庄子。”

江绪闻言,从他手中抽回马鞭,束带反向绕紧,又翻身上马,利落调转马头,奔向了沉沉夜色。

“欸,王爷!王爷!”

福叔在后头喊了好几声,可江绪恍若未闻,背影在远处迅速消逝成一个小小的黑点。

福叔忧愁地叹了口气,王妃既是生气,那便该想个法子好生哄哄,这孤零零的一个人赶过去有什么用呢,好歹也拉上两车战利品表表诚意吧,他们家王爷还是太年轻了,太年轻了。

福叔背着手往回走,惋惜地摇了摇头。

-

夜空深黑,秋星点点,京郊的夜似乎比京中来得闲适静谧。已是深秋,夏夜扰人的蛙叫蝉鸣早已悄然退场,只偶有夜鸟笃笃,风吹过树梢,枯叶或是凋零,或是沙沙作响。

明檀在床榻上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倒也不是因为屋子简陋陌生,这庄子邻水而起,土壤肥沃,十分丰饶,庄户们的日子都过得很是殷实。

听闻主家过来会账,庄头管事早早儿就给她收拾了间宽敞屋子,屋中各项物什都是从京中采买新添的,布置得也算雅致舒适,床褥更是素心绿萼收拾好,从府中带过来的。

可明檀就是睡不着。

一闭眼,脑海中就满是江启之率军从长街而过的英挺身影。

这男人,简直就是给她下了蛊!

明明想着不要轻易原谅他,可总是不由自主地在心底为他辩解,总想着他也有自己的难处,有他在的地方,她似乎也很难将目光从他身上移开,就像今日长街……明檀拍了拍小脸,转身覆上锦被,让自个儿不要再继续往下想。

忽然,门窗处传来一声极轻的响动,明檀下意识以为是素心,蒙在锦被里闷闷地说了声:“你去睡吧,不必守夜。”

半晌,无人应声,她这才疑惑地从被子里露出脑袋。

今儿夜色极佳 ,月光如水淌入窗棂,将静立在窗边的某人映照得温柔而清晰。

明檀怔怔,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来人,半撑起身子坐在床上,心跳也在不知不觉间开始加速跳动。

她是看错了吗?还是说,她现在已在梦中,眼前所见,乃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她不自觉捏了捏自个儿的脸蛋。

有点疼,不是梦。

就这么一小会儿功夫,江绪已走至近前。

他穿着白日率军入城时那身泛着凛冽寒光的铠甲,更深露重,身上还带着漏夜前来的清浅寒意,离得近了才看清,他比离京时瘦了不少,喉结突出,脸部线条也愈发显得清隽英朗。

他眸光里盛着极难看懂的情绪,似是一湖静水,可静水之下,又暗潮涌动。

他凝望着明檀,也不知过了多久,才缓缓伸手,拂了拂明檀面上散落的发丝,声音低哑道:“我回来了,阿檀。”

※※※※※※※※※※※※※※※※※※※※

“九月节,露气寒冷,将凝结也。”出自《月令七十二候集解》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芍芍子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不长痘的仙女 5个;hicKey.、姜橘子 3个;15057967、初秋大魔王、张张张张娉 2个;天舒、安之、Healer、24564284、芒果奶盖团小圆、阳光的味道、烟熏妆三文鱼、Peto、那个谁谁谁、E只小烊喜欢你嘞 1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