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幻想奇缘 > 小豆蔻 > 第一百零九章

第一百零九章

作品:小豆蔻 作者:不止是颗菜 分类:幻想奇缘 字数:3721 更新时间:20-07-30 01:54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小豆蔻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三个月后, 上京。

百姓冬袄换春衫,显江边柳树抽芽,又是一年春至。平国公府门前的春正大街被各府车马堵得水泄不通, 原是国公夫人携世子夫人一道操持起了今年的春日宴。

白敏敏如今身为平国公府的世子夫人,协理府务中馈是应尽之责,然她与宴畅快,要她办宴就不怎么提得起兴致了。

好在府中有章含妙这么位热衷此道的小姑子。

因着章含妙前头办的那些宴会总是生出事端,平国公夫人许久都未再许她张罗操持。

可如今念着她也到了相看人家的年纪, 多办几回权当历练,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她去了。

“原是含妙出的力, 我道你何时这般周到妥帖了呢。”周静婉轻嗅着特地为她而备的竹青茶,轻声道。

“虽是含妙出的力, 可你这竹青茶是我让人备的好不好!上回看戏,你说这几日有些积食, 气不顺,我可都牢牢记在心里。”白敏敏绝不肯落下自己的一份功, “还有阿檀这杯, 特特用了冬日所存的梅上新雪烹煮,阿檀最喜欢了!”

明檀闻言,端起茶盏轻嗅梅香, 浅啜一口, 又略带调侃地说了声:“到底是嫁了人, 从前可不见如此细致。”

白敏敏本想驳她, 可见她小脸清瘦, 唇色偏淡, 话至嘴边还是咽了下去, 只回身吩咐道:“给王妃拿只手炉来。”

婢女福身应是, 明檀喊住:“不必了,都入了春,用什么手炉。”

“虽入了春,可这时节乍暖还寒,你伤还没好全,身子骨弱,可不能着凉。”

白敏敏这话压得低了些。

明檀受伤一事外人并不知晓,几月未曾露面,也只寻了个风寒的理由略作应付,毕竟靖安侯府出了那等大事,虽最后还了清白,可靖安侯没过多久,便以沉疾未愈谢病请归,她不愿出门招摇也是人之常情。

说来,靖安侯交还兵权一事亦十分微妙。

若说陛下宽宏,这兵权可是实打实地拿回去了。

若说陛下容不得靖安侯,可通敌叛国的大罪竟给他洗刷了冤屈。

靖安侯请辞,陛下也很给面子,与他唱足了三请三劝的戏码,才勉强收回兵权,然枢密副使一职却是怎么也不许辞,还带着太医亲自出宫探望,又破格擢升靖安侯世子明珩为全州通判兼任桐港市舶使,俨然是圣眷不衰的势头。

“对了,听我公公说,姑父昨儿在朝堂上与刘御史争起来了?”白敏敏想起什么,试探问道,“似乎是因定北王殿下在西北斩了位将领——因着这事儿,刘御史还翻起他延了五日才赶上大军的旧账。”

明檀仿佛未闻后头半句,只若无其事应道:“我爹爹与刘御史也不是头回争嘴了,朝堂上争得面红耳赤,私下还能一起饮酒,关系倒也不差。”

她用了一小块糖酪青梨,又继续道:“说来,爹爹交还兵权之后,人轻松了许多,待母亲生产,他也能多抽些时间陪陪母亲与孩子,不失为一件好事。”

白敏敏与周静婉对视了眼——

那日定北王殿下出城,某人可是坚持追了过去,临时调来宽敞马车,还将封太医请来一路同行,以防伤口绷裂。

好在夜雨难歇,一队兵马就在城外驻扎,天蒙蒙亮时,总算追上了。

大家都以为,她有此举是既往不咎之意,可其后回府,她对定北王殿下却是绝口不提。

这三个月来,西北军情时时传入京中,她从不主动探听,有人说与她,无论胜败,她都是淡淡的,寄回的家书也不看,更别提回信了。

白敏敏胆子大,趁着今儿府上人多,她不好翻脸拂了自个儿的面,小心翼翼问了句:“阿檀,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想不通,定北王殿下出城那日,你还追上去让人别死,怎的这几个月对王爷消息却这般……”

明檀声音冷淡:“我让他别死,是顾全大局,若他死活与大显疆土无干,与大显将士无干,那亦与我无干。”

“那你可真是为国为民,忍辱负重呢。”与章怀玉斗惯了嘴,白敏敏不假思索便接道。

“……?”

“如今平国公府是在逐客?”

“敏敏不会说话,你别理她。”周静婉忙将糖酪青梨往明檀面前推了推,又给白敏敏递了个眼神,“还不去前头招呼,少在这给阿檀添堵。”

白敏敏一脸错愕无辜,“我”了半天没我出什么话来,生生被周静婉半劝半推,赶去前头待客了。

然这不会说话的也不止白敏敏,明檀许久未出,骤然露面,许多贵女都上前与之叙话。

也不知是谁打趣道:“今儿这春日宴倒让我想起几句词,‘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陈三愿: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听闻前些时日定北王已率军攻入荣州禄县,这禄县一仗打得分外艰险,想必王妃定是在府中日日祈愿郎君千岁罢。”

明檀浅笑不语。

周静婉知她不愿谈及某人,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道:“郎君会否千岁不知,妾身常健倒是不易,阿檀这回风寒弥久,大家都好些时日没见了。”

“是啊,阿檀如今可好些了?瞧着清瘦了不少。”

“这春寒天也得紧着保暖,若是着凉,复病可不值当。”

……

三两句话题扯开,众人一道说着话,去戏园子看了两折戏,又去马球场上看了会子马球,气氛闲适寻常。

明檀伤愈不久,不宜太过劳累,是以从马球场出,就打算回转了。

在府外道别,明檀正要登上马车,忽有京畿大营的士兵匆匆赶来,有事要禀于章怀玉。

白敏敏见他面熟,没大在意便要放人进去,可他行礼时见着明檀,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白敏敏察觉有异,忽然问道:“你有何事要禀于世子?西北军情?”

“这……”士兵吞吐,声音勉强,“是,属下有西北军情要禀。”

“什么军情?”

士兵支吾不应。

“既是有西北军情要禀,定北王妃都在这儿,有什么不能说的。”

就是因定北王妃在此才不好说啊……士兵心下为难,可抵不过白敏敏再三追问,他只得硬着头皮禀道:“定,定北军越河之战遭…遭遇伏击,退守禄县,定北王……定北王……”

“定北王怎么了?”

“定北王殿下身负重伤,昏迷不醒!”士兵一咬牙,语速极快说完,死死埋下脑袋。

明檀闻言,身形似是晃了一下,唇色也倏然苍白。

白敏敏与周静婉不约而同扶住她。

“阿檀,你还好吧?”

白敏敏有些担忧,又有些懊恼,方才她以为这士兵是太过死板非要见着章怀玉才肯禀,早知是因如此,还不如不问!

周静婉轻拍着明檀的背脊,宽慰道:“定北王殿下吉人天相,定会醒的。军情多半延时,说不准咱们听信的这会儿,殿下已然醒了。”

“醒与不醒,与我何干?”明檀很快恢复过来,她站稳身子,又没什么表情地回了身,“我回府了。”

白敏敏与周静婉目送她上马车,眼底都是掩藏不住的深深担忧。

定北王府的车马一路驶出春正大街,明檀端坐车内,不知怎的,她忽然撩帘往外吩咐道:“去灵渺寺。”

……

攻城之战历来多艰,腊月深冬打至入春回暖,西北边地已是尸横遍野,战场上烟熏火燎,鲜血裹杂着未来得及清理的尸体腐臭味道,熏染得整片天空都是蒙着层灰的暗色。

西北起战源因北诃虎视阳西路,可如今的主战双方已变成大显与羌虞。

北诃被大显打了个措手不及,节节败退,哪还敢肖想阳西路,灰溜溜地往北回迁百里,连结盟的羌虞也弃之不顾。

穷寇莫追,况且大显之意本也不在北诃,西北兵力又不足以分兵而战,是以江绪拿捏着羌虞与北诃结盟图取阳西路一事做文章,向羌虞所占荣州进发,发起收复之战。

荣州若好收复,也不会成为大显失落十三州的最后一州了。羌虞兵强马壮,又占尽地形优势,饶是江绪与诸员大将亲自领兵,也攻克得十分艰难,常是方进三寸,又被逼退两寸。

这样的时日谁也不知还要持续多久,如今就连定北王殿下都遭受伏击昏迷不醒,有时连士兵都开始怀疑,自己到底还会不会有衣锦还乡,与家人团聚的一日。

……

“王爷醒了!王爷醒了!”一日入夜,守在帅帐内的士兵忽然跑向军医营帐,欣喜通传。

很快,军医并着江绪的心腹大将们都赶至帅帐。

诊完脉,军医长松口气:“王爷无大碍了,再好好休养几日,便能下榻。”

江绪的确是在遭遇伏击后昏迷了几日,但也没到传信所说的身负重伤那般严重,昏迷不醒,多半是因连日辛劳,精疲力竭,没有好生休息的缘故。

只不过这往外传的消息,总是说得越夸张越好,不然贼人又如何能放松警惕。

军医说要再休养几日,可行军之人,每停一日,烧的都是军饷银粮与身家性命,又哪能容得好生休养。

江绪醒后,便听诸位将领汇报了一个时辰的军情战况,底下人还送来厚厚一摞密信折子,他坐在油灯下头,让人将说正事的呈了上来。

待他一封封看完回完,手下又提醒道:“王爷,这还有一道陛下的慰问折子,平国公府、昌国公府、靖安侯府,左相府都写了信,还有易家的。”

“王府还是没有?”

“没有……”

江绪默了默:“靖安侯府的拿来。”

手下人忙呈上。

他展信扫读。

是他岳丈大人写的,写的都是朝堂上与刘御史争论,他先前未请圣意便斩懒战将领是否应斥,洋洋洒洒百余字,只字未提某人。

余下几封他一一览阅,皆是关心他的伤情,他看得极快,面上没什么表情。

刚巧沈玉回营,听闻他醒了,与另一位将军一道前来看他。

江绪掀了掀眼皮,见沈玉满面春风,冷不丁问了声:“荣州拿下了么,你乐什么乐。”

旁边将军揶揄道:“沈小将军刚刚才瞧了南律寄来的热乎信,可不乐着么。”

沈玉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轻咳两声,干巴巴转移话题:“王爷您醒了,可还好?”

江绪扫了他一眼,复而垂眸,凝视着荣州地形图,声音凉飕飕的:“本王很好,你少在本王跟前碍眼,本王会更好。”

※※※※※※※※※※※※※※※※※※※※

注:“春日宴……岁岁常相见。”《长命女·春日宴》冯延巳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31658579 2个;汽水不想冒泡、张张张张娉、Peto、天舒、姜橘子、芒果奶盖团小圆、Jiaoer 1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