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首辅娇娘 > 第722章 兄妹相见(二更)

第722章 兄妹相见(二更)

作品:首辅娇娘 作者:偏方方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836 更新时间:21-06-18 20: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首辅娇娘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地下武场,那个专门在各国收集高手的秘密组织吗?

那里的高手韩烨见过,他有不少陪练都是来自那里,但那些高手大多只是虚有其名,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这人看上去比自己还要年轻。

韩烨不信同龄人中还有人能在武学上胜过自己!

韩烨思忖片刻,冷声说道:“你也是废太女请来的救兵?呵,我真是小瞧她了,在皇陵幽禁这些年,她还真是没少暗中谋划!上次刺杀太子府锦衣卫的人是不是也是你?”

刺杀太子府的锦衣卫?

顾长卿余光瞥向身后,眸子里掠过一丝危险。

顾娇眨眨眼,对了对手指。

我不承认,就不是我!

顾长卿来燕国这么久,燕国话已能对答如流,只是他不具语言天赋,口音上还是能听出些微差别。

“你是哪国人?”韩烨问。

韩烨是遇到高手就想收为己用,他并不知顾长卿是顾娇的大哥,只以为他们俩是同时为废太女卖命的同盟关系。

这种关系往往是最轻易瓦解的。

顾长卿才懒得与他废话,把他妹妹伤成这样,他要一剑一剑,一刀一刀地割回去!

顾长卿怎么想的,就怎么做了。

顾娇哪里受了伤,顾长卿就让韩烨受三倍的伤。

几十招下来,他招招见血。

韩烨被压制得很惨,几乎是在被顾长卿吊打。

顾娇打开顾长卿的锦囊,里头是一包肉脯(顾娇爱吃的),一小包蟹黄酥(顾娇爱吃的),一小盒梅干(顾娇爱吃的)。

顾娇将肉脯拿了出来,一边吃,一边看他俩决斗。

她明显看出顾长卿的武功比在昭国时有了极大提升,看来他这段日子没少在地下武场决斗。

世上没有不劳而获的事,所有回报都必定是历经了千辛万苦、千难万阻。

“欺负我妹妹,你还不够资格!”

顾长卿冷声说完,一脚踹上韩烨的胸口,将他整个人踹飞了出去。

方才那句话是用昭国话说的,韩烨没听明白,他只觉得这个人的武功强大得有些不可思议。

从小到大,他在同龄人都未逢敌手。

眼前的年轻人是第一个。

似是看出了韩烨心底的想法,顾长卿冷声道:“你错了,你是第二个。”

要不是我妹妹被平安符压制了实力,你小子,早已是一坨烂泥!

韩烨萌生退意,顾长卿不给他撤退的机会,一剑砍伤了他的后背!

他整个人朝前扑去,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一直到撞上树桩才稳住了身形。

地上,他的鲜血流了一地。

顾娇啃了一块肉脯。

唔,下饭。

顾长卿与韩烨实力上的差距老实说并没有大到能让韩烨溃败的地步,之所以出现韩烨被吊打的局面,主要是韩烨伤到顾娇,触了顾长卿的逆鳞。

人在盛怒之下总是能激发出更强大的潜力与战力。

韩烨重伤地趴在地上,他试图去抓摔出去的剑,却被顾长卿一剑将长剑挑开。

顾长卿抡起长剑,朝韩烨的头颅狠狠斩下!

韩烨闭上眼。

千钧一发之际,却有三枚暗器嗖的自侧方射来。

顾娇眉心一动,挥手射出棠花针。

暗器被挡下了两枚,另一枚被顾长卿的长剑挡开。

仅仅是顾长卿挡暗器的一霎,一个身着银杉的男子施展轻功将地上的韩烨抓起来带走了。

顾长卿看了看大树下的顾娇,忍住没去追他们,但让他就这么放过韩烨是不可能的。

他凌空斩出一道剑气。

对方显然没料到他还有这招,一时没来得及带着韩烨躲开。

“啊——”

就听得一声惨叫,韩烨的脚筋被剑气齐根挑断!

“是齐煊。”顾娇说。

“唐门齐煊?”顾长卿剑眉一蹙。

“是他。”顾娇点头。

顾长卿说道:“我在地下武场听说过此人。”

齐煊也是通过地下武场来燕国盛都的,他在燕国地下武场的高手榜排名第七。

顾长卿如今的排名是十一。

但齐煊打到第七用了两年,顾长卿如今才只来了两个月。

这两个月里,顾长卿几乎是没日没夜地打,就是为了能早一点来盛都。

顾长卿将长剑收好,来到顾娇面前单膝蹲下,问她道:“疼吗?”

“什么?哦,伤啊,不疼。”顾娇云淡风轻地摇头。

顾娇的伤势主要集中在胳膊与前肩,可见她贴面与韩烨硬刚得多厉害。

顾长卿的身上没有带金疮药。

“我送你去医馆。”顾长卿说。

他将顾娇背到背上。

顾娇说道:“我可以走。”

顾长卿没有把她放下来的意思:“你的脚崴了。”

“有吗?”顾娇趴在顾长卿的背上,默默转了转自己的右脚。

“另一只。”顾长卿头也不回地说。

顾娇又转了转左脚。

好像的确崴了,她都转不动了,脚踝应当已经肿了。

她自己都没发现呢。

顾长卿就知道是这样,她对自己的安危永远都不上心,仿佛受伤只是家常便饭。

可若是她在意的人少了一根头发,她都会让凶手脱去一层皮。

马车早已摔坏,马儿也受惊逃走,地上只躺着一个晕厥的车夫。

顾长卿朝他走过去时他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

“谁的车夫?”顾长卿问顾娇。

“我的。”顾娇说,她切换回了少年音。

顾长卿杀气褪去,对车夫道:“跟上。”

车夫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见现场一片打斗过的惨状,他脖子一缩,麻溜儿地跟上了顾长卿。

车夫是燕国人,兄妹二人说昭国话,倒是不必避讳他。

顾长卿身形颀长高大,顾娇趴在他背上,小小一只。

她头顶的小呆毛在微风里晃呀晃。

顾长卿看着地上的影子,有些忍俊不禁。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顾娇问。

有车夫在,她说话都是少年音,明显比起在边关打仗时逼真了不少。

顾长卿轻声道:“我不知道,是路过,看见两匹马冲出来,就过来看看。”

这话一半一半,在昭国,他是臣子,食君之禄担君之忧,惩奸除恶是他的义务。

可这里不是昭国。

他来燕国的目的只是为了寻找能治疗顾娇失控之症的办法,其余的都与他无关。

然而不知为何,他还是过来了,就好像冥冥之中自有一股无形的牵扯。

“你是不是……受了很多伤?”顾娇看到了顾长卿后颈上寸长的伤疤。

一看就是新愈合的。

身上一定还有更多。

“没有,没受伤。”顾长卿不知她看到了,矢口否认。

顾娇没再问。

“不过,你怎么会来了燕国?”顾长卿问。

顾长卿离开昭国时,顾琰尚未出事,顾娇没表露过任何要前往燕国的计划。

顾娇将顾琰被南宫厉打伤的事说了:“……阿琰必须在半年内手术,我听说燕国可能有我想要的手术室。本打算和你一起走的,不过你已经上路了。”

以顾琰当时的情况并不适合赶路,也好在有小净空的师父送来的入学文书。

顾长卿没料到他走后京城竟然发生这么多事。

他不是一个会去后悔的人,但此刻也忍不住地想,如果自己晚走几日,是不是就能和他们一起来燕国?

可转念再想,没一起来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自己在地下武场的那段黑暗日子还是不要被弟弟妹妹看见的好。

“阿琰的情况怎么样了?”他问道。

“手术很成功。”顾娇说。

顾长卿微微一愕:“已经手术了?”

顾娇点头:“嗯,我亲自手术的。”

顾长卿放下心来,须臾又不由地问:“以后都不会复发了吧?”

顾娇严谨地说道:“好好康复,复发的几率不大。”

顾长卿的唇角微微弯起一个温柔的弧度:“娇娇真厉害。”

顾娇严肃认同:“嗯,我也觉得我厉害。”

顾长卿笑出声来。

他背着顾娇来到一处野生的荷塘边,弯腰摘了一片大大的荷叶,递给一旁的车夫,用燕国话说道:“给我……弟弟打好。”

差点儿说成妹妹。

车夫恍然大悟。

原来是兄弟啊。

不是,一个弟弟你娇惯成这样,至于吗?

放他下来走!

让他自己打伞!

不能惯!

车夫老老实实地为顾娇打好荷叶伞。

头顶一下子阴凉了,顾娇舒舒服服地呼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