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洪荒:阐教首徒 > 第947章 破刀之术 刀与剑决

第947章 破刀之术 刀与剑决

作品:洪荒:阐教首徒 作者:道衍天尊 分类:武侠仙侠 字数:2076 更新时间:21-06-08 06:34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洪荒:阐教首徒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惨了,天尊拔剑了。”太白摇了摇头。

齐夜不解,“天尊不会用剑?”

木玄摇了摇头,嘴角微扬,补充道,“不,恰恰说反了,不是不会用剑,而是,剑技,才是他的最大杀招!”

“道士在体术上不会太强,张天尊,真的是要逆天啊!”齐夜啧啧称奇道。

话音刚落,张衍已然拔剑出鞘!

“区区一个道士,只怕连重一点的剑都拿不住,好,你既然要来送死,我成全你!”

这个黑衍妖祖,无论是执刀的动作,还是以气运刀的方法,亦或是气势,都比张衍强得太多。

可以说,两人使用刀剑的等级,完全不在一个层面,犹如云泥之别!

此时,黑衍根本不需要多余的动作,只是一记简单的力劈华山,便有开山裂海之威!

黑衍妖祖曾经以这一招刀术,力挫四大妖祖的竞争者,稳稳坐上此位置。

而现在,他有十足的把握,同样能够力挫张衍!

刀芒夭矫,如电如霜,空间甚至都在这一刀芒的劈砍之下,变作扭曲。

而张衍,至始至终都反手握剑,没有丝毫的想要迎击的冲动。

“天尊这是在干嘛?”齐夜有些慌了,毕竟,在他的心目中,道术,才是阐教弟子,最强的技法!

而刀剑之术,那是外练体术之人,才能灵活运用的存在。

太白微微一笑,“莫急,天尊出手,必是一击必杀,而且,越是强大的剑技,本身就需要更多的时间来酝酿。”

“哦,是这样啊。”齐夜若有所悟似的,其实,殊不知,太白也是瞎猜的。

他其实也没看明白,张衍究竟在等待什么?

而此时的楚天谕,已经和鬼阎斗至白热化的状态,依旧无法分出胜负。

或许是被黑衍妖祖的刀气所震慑,亦或是感知到了某种危险,两人互相退开数十步,而后,齐齐看向黑衍妖祖劈砍出的刀术。

刀芒直贯长空,气势惊人,而张衍毫不避讳,甚至在刀芒即将劈砍在他身上的一瞬间,闭上了眼睛!

嘶!夭矫刀芒,竟是将对面的山头,直接削掉了!

然而,张衍的身子,却是不知道在何时消失了!

“刀芒的速度如此之慢,这就是你所谓的刀术?”

突然之间,黑衍妖祖,只觉背后一凉,一柄长剑,已然架在了他的脖子之上。

“这,这怎么回事?这剑术,怎么有些看不明白?”齐夜咽了口唾沫,完全懵逼了。

太白捂脸,“天尊,使用的根本不是剑术,而是瞬身之术,剑,只是一个幌子,天尊这,这脑回路也太夸张了。”

“所有人都在想,张天尊应该如何接住这一招,然而,却没有人想到,天尊应该如何在这一招下,制伏对方!好可怕的脑回路,心计之深,不愧是天尊啊!”邦迪附和。

此时,黑衍妖祖寒声道,“小子,你又阴我?”

张衍淡淡一笑,“阴你?谁说刀剑之术,非要以刀剑拆招?思维如此固化,看来你屡次失败,也是有原因的。”

黑衍妖祖,两次被张衍如此戏谑,只觉怒火中烧,整个人仿佛要炸裂开来!

“妖道!你果然如我想象中一般,根本没有什么本事硬接我一招!对吧?”黑衍妖祖戏谑。

众人听闻此话,顿时开骂。

“啧啧啧,堂堂妖祖,手下败将,每次都说这种无赖话,你当真好意思哦!”太白吐出舌头,一脸戏谑。

“就是,也不害臊,堂堂妖祖,活了这么长时间,无论心计还是道术,都被天尊秒杀了,我要是你,以头抢地算了!”木玄戏谑道。

黑衍妖祖眸子里吞吐着火焰,“你们几个要再敢多话,死!”

“死?不知是你的招数来得快,还是张天尊的剑刃来得快,我觉得,你不妨可以试试!”太白戏谑道。

可是,就在此时,张衍将长剑负于身后。

“跟一个无聊又不服输的人比斗,毫无意义,诸位,我们速速前往西方圣境,这赤龙崖能不能夺回来,不重要了。”

张衍收剑,竟是直接回到黑衍妖祖的对面,负手而立,随即招呼手下,开船。

被无视的黑衍妖祖,自然不肯罢休,尚未被束缚的他,当即反手一刀,劈向船舰!

然而,刀芒尚未将船舰斩开,只见,张衍蓦地将手中剑,往剑柄里一收!

嘶!

一阵刺耳的响动,顿时出现在黑衍妖祖的身上!

周遭的空间,仿佛被锐利的刀剑切割过一般,迅速分裂为网状!

就连黑衍妖祖的刀,也在这一刻,直接化为网状碎片!

“走吧。”

张衍根本没有再看黑衍妖祖,而是直接负剑抱胸,站在战舰前方,从万妖和摩柯大世界的人群众,驶过!

竟,无人敢拦!

船舰,直到穿过赤龙崖甬道之后,一行人的心,才放回了肚子里。

“好可怕,刚才。”太白第一个将捂住胸口的手,放开。

心脏,一个劲的狂跳不止。

“刚才你们是没看到黑衍妖祖的那张脸,简直绿到令人发笑。”木玄近乎狂笑,其实心里却是慌得不得了。

尤其是,刚才开船,穿越两大势力的时候,那种感觉,简直太恐怖了。

那时,但凡有人带头攻击,只怕他们立时会陷入被围攻的局面。

然而,因为张衍的那一招剑技,居然将他们所有人,连同妖兽,直接震慑住了!

这一场面,简直是他们经历过的,最惊悚,最恐怖的一次无疑了。

“张天尊,为何当时您不直接了结了那妖祖?”齐夜颇为不解。

而就在此话一出,张衍蓦地面色一变。

整张脸,忽而煞白!

整个人,险些直接倒下去!

这一幕,顿时吓得众人伸出手去,将张衍扶住。

“现在,你们知道我为什么没有直接干掉那个妖祖了吧?”

张衍岔气道。

“难不成,天尊在刚才的对战过程中,受伤了?”太白极为紧张的说道。

众人的目光,同样写满了关切二字。

张衍点了点头,“刚才他的那一刀,我其实,并没有完全闪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