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洪荒之圣道煌煌 > 第593章 我能怎么办?只好原谅他啦!

第593章 我能怎么办?只好原谅他啦!

作品:洪荒之圣道煌煌 作者:星之煌 分类:武侠仙侠 字数:4206 更新时间:21-06-19 14:5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洪荒之圣道煌煌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后土是一个很听的进劝的神。

既然你帝江说,人皇风曦不合适……那就不合适好了!

——不用他做为领袖了!

“后土妹子明辨事理,吾心甚慰。”

帝江松了一口气,“那小家伙,本事上还算马马虎虎,但可惜……”

“强横如后土你的一具化身,都不明不白的在东海之滨死于非命,凶手至今尚未缉拿归案,仍旧逍遥法外。”

“风曦那贫弱的境界,连太易的门槛都没能跨过去,不能于大罗中称巨擘,只是一个稍微强点的大神通者……这点实力,也敢统帅整个巫族、人族情报系统的力量,去追查隐藏在幕后的元凶?”

“怕不是上任不到三天,就得暴毙!”

帝江说话,有理有据,细细分析了风曦不适合当这个部门统帅的原因。

合情合理。

当然。

这其中的微妙,在于他从头到尾,都摆正立场,点明风曦的薄弱之处。

——他也理应不清楚,风曦已是今非昔比!

毕竟,风曦仅有的一次堂皇正大出手,还是在句芒祖巫面前,对女娃施展无上神通!

而这一段时光,被女娲在察觉后,立马紧急的封锁了,并嘱咐句芒保密。

至于这份保密的根本原因,究竟是为了让风曦做为奇兵?

还是说,试图借机掩盖下精卫的黑历史?

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此刻,对于帝江祖巫的说法,后土从善如流,也不纠正帝江的“认知错误”,只是含笑开口,“还是帝江兄弟拎得清,关键时刻靠得住……唉,我也是病急乱投医,才想着提拔一个忠心才干俱佳的麾下,为女娃复仇。”

“却不知晓,实力配不上地位,那会害了他。”

“也罢。”

“既然帝江兄弟你认为风曦不合适,那便不用他了,我另行安排合适人手入主,掌管此部门。”

“咦?你还有合适的人手?”帝江却宛如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十分惊奇,“都到了这个关卡,我们势力中的每一个人,都恨不得掰成两个人来用,加班加的都快猝死了……你还能有王牌藏着掖着?”

“后土妹子,你这……不地道啊!”帝江长叹。

“呃……不是你想的那样。”后土脸色尴尬,“我没有藏什么……我的意思只是,调整一下某些工作的岗位,匀出一些人力来。”

“实在不成,我就自己亲手来管理,再累上一些。”

“哦,是这样。”帝江点了点头,“你能心里有数,那便最好不过了。”

“只是还请注意,如今天庭开始进犯,渗透已然开启,战争方为首要任务,不要本末倒置了。”

“我明白。”后土颔首,端起茶盏,轻抿了一口。

帝江祖巫闻弦歌而知雅意,自然起身,“兵凶战危,巫族各部需进行应对,我就不在此地久留了,当回防区主持公务。”

“至于你要的钱财和人手,稍候我会送来……后土妹子,你且放心使唤!”

“谁敢不听话,就报到我这来,定然会给你一个交代!”

“哈哈哈……那我这里便先行谢过帝江兄弟了!”后土祖巫笑眯眯的,直接应下了。

帝江祖巫微微致意,而后便匆忙的离开。

他那番言语,也不算胡说。

妖族万千星辰坠,一支支妖部跨越星空而来,渗透潜藏,的确不是一件小事。

虽然,他是不怎么怕的。

但是,样子上……终归是要做到位。

而等帝江走后,言笑晏晏的后土,神情也回归了淡漠平静。

她认真的取出一个本子,写写画画,俨然是在记录着什么。

写完之后,她上下浏览,忽的叹了一口气,很是疲倦。

“打草惊蛇,终非无用。”

“没想到啊没想到……”

“竟有如此之多的大鱼!”

后土心很累,搁下了笔,摇晃着起身,走到窗前,眸光幽幽。

“灵宝天尊,是有问题的……有大问题!”

“准提……同样有鬼。”

后土踱着步,“血海之中,冥河……也不单纯。”

她揉着头,很伤神的样子,“这是外部的几个最大目标。”

“至于内部……”

“我竟是不知道,何时连祖巫的集团,都是千疮百孔!”

后土神色忧愁,“女娃出事的时候,帝江、强良……这两个家伙的表现,根本不正常,不符合应有的表现!”

“还有,那共工……”

“女娃殒落,他很震惊,但紧接着有那么一瞬间,眼中闪过的是狂喜……这厮,心底一定笑的很开心吧?”

“反贼!”

“都是反贼!”

“不用审了,犬决!”

人心乱了,队伍不好带了。

曾几何时,女娲觉得,自己是能看天庭那边的笑话的。

——那可不?

天庭之中,看似有六大太易大罗坐镇,不可一世到了极点。

帝俊、太一、伏羲、女娲、白泽、鲲鹏!

在头顶上,还有一个当世第一的道祖。

这阵容,强横的离谱。

可实则……

白泽,已经被她利诱策反,以未来盘古的机会来分化。

鲲鹏……这更别提,昔日有过酒肉交情。

女娲,反贼头子。

羲皇,养老摸鱼。

真正认真干事的,也就剩帝俊和太一了,以及那为了改变工具人命运的天道精灵。

反观巫族?

后土、共工、帝江、烛九阴、句芒,明面上五位太易,乍看人是少了些。

但团结啊!

可惜如今再看,看的再深一些,后土的心情也不怎么美妙了。

共工不是一路人。

帝江也有自己的小九九。

剩下的那两位祖巫——句芒和烛九阴,才算靠谱些。

对比妖族一方,不过是半斤八两……五十步,也就别笑一百步了!

“小丑竟是我自己!”

后土自嘲,轻轻叹息,不胜感慨。

望眼四方上下,竟找不出几个可信之人!

什么?

白泽和鲲鹏呢?

这也是扯淡的。

虽然这两位都被女娲拉拢了……但是,这些因利而动摇的家伙,女娲如何敢彻底信任,托付后背?

顺风局的时候用用可以,一旦逆风了……悬!太悬!

“还好,局势还不算太坏。”

后土想到了什么,心情忽的就放松了许多。

“关键时刻,还是自己培养起来的人才,能死心塌地的支持我,并且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

“小风曦,成就太易了。”

“尽管……这里面也有几分猫腻。”

女娲略微算算,很多事情都能摸清个大概。

修行路上,她也是一步一步走上来的!

到什么层次,要消耗多少资源,填进去多上时间……即使有气运这个催化剂,可以加速反应,但又能加速到什么地步……

女娲又不是不懂!

就她给风曦的那些资源,以及风曦在人皇位置扑腾的收益……是成不了太易的,顶天了一个靠近门槛的大神通者。

换而言之……背着后土,风曦在外面勾搭人了!

得了一笔他人的投资,才混出了今天的成就。

但这……重要吗?

的确很重要。

可在风曦愿意为了救治女娃而暴露出来的时候,这个问题又不重要了。

当然,这个不重要,只是针对于风曦而已。

对于在外面,是哪个野猫来花大力气偷自家的崽子,女娲心中可是在恶狠狠的惦念着。

她心中也有几个猜测的目标——无非是帝江和伏羲罢了!

风曦能从弱小到强大,一路走来,除女娲之外,所遇到的对人生最有影响的大人物,也就他们俩了。

一个资助弱小。

一个传道授业。

配合上女娲给的舞台和资源,成就了一位顶尖人皇!

最有可能投资、策反风曦的,除了这帝江和伏羲外,还能有别人吗?

不可能了!

——女娲如是坚信着。

而之前的试探,让女娲把帝江的嫌疑给划掉——这连风曦晋升太易都不知情的家伙,肯定不是勾搭风曦的主力了。

剩下的……不言自明。

“伏羲……”

女娲沉吟着,把锅扣在了太昊伏羲的背上。

有理有据,合情合理。

“老哥,亡我之心不死!”

“腐朽落后的风家统治者,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威,打压我这新生的意志,悍然使用了肮脏的套路,来算计于我!”

“可惜。”

“风曦是个好孩子。”

“关键时刻,能够摆正立场,坚定的支持拥护于我,从伏羲的阵营跳转到我这里……啧,我这算不算是赢了兄长他一次?”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我的人格魅力,不知道比兄长那精于算计的老阴逼强多少!”

女娲一时间,甚至有些沾沾自喜。

风曦弃暗投明,拿着伏羲的投资跳槽,这是女娲对伏羲的胜利啊!

伏羲能平天下,她女娲也不差,能聚人心!

心情甚好,女娲也不想计较,风曦曾经被伏羲收买,却没有向她自首的事情了。

——谁还没有个年轻的时候呢!

误入歧途,也很正常的嘛!

再说了。

伏羲对女娲的兄长身份,那么的有欺骗性。

风曦年轻的时候,就一个小小的萌新……被所效忠的主君的兄长笑眯眯的投资于他,高兴还来不及,哪会想到别的方面,比如兄妹互怼?

一般人也想不到这么离奇的背景嘛!

等到之后,实力强了,地位高了,发现真相了,却拿了太多的钱,不敢往外说了……

正常!

正常!

直到关键时刻,女娃牺牲,让风曦震撼,幡然悔悟,痛改前非,浪子回头,对女娲进行了无言的摊牌。

……

女娲为风曦设身处地的思考,觉得一切都挺合情合理的。

理由都找好了。

但不管怎样,风曦少年有过如何荒诞的经历。

可到最后,他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坚定高举女娲大旗。

对女娲来说,这就足够了!

至于那段风曦跟伏羲眉来眼去的黑历史……

她能怎么办呢?

只好原谅他啦!

反正从现在的站队来看,还算是女娲白嫖了伏羲的一大笔资源呢!

伏羲痛失大将,女娲得了一个太易助力……这一来一去,女娲赢了,赢麻了!

风曦用最坚定的决心意志,在女娲眼中确定了立场,坚定走女娲路线。

并没有趁人之危,在人族中疯狂搞事,比如说各种抹消女娃的功绩——什么轮回谈判,是我风某人主持的,人族在地府里的绿色通道,也是我风曦交涉成功的……

等等等等。

总体算下来,风曦恪守了本份。

那曾经的些许小错误,女娲也就不在意了。

毕竟,如此经过艰难思索后做出决定,于唾手可得利益面前把持了本心的英杰,是真正值得女娲托付后背的对象。

因为到了这样的地步,都不曾背叛……那在未来,哪怕伏羲使尽手段,也不要想着能再策反了!

女娲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只要她不作,有容人之量,风曦这小家伙,就是最可靠的手下。

同时,她也提防起来——对伏羲。

“没想到,不知不觉中,兄长还在搞事……可惜,还是我技高一筹。”

女娲长长吐出一口气,一种后怕在心头升起,决定接下来的时间里,对伏羲重点关注一二。

……

女娲洞察了很多事实的真相。

可有一点,她是没能洞察的。

是的。

伏羲对风曦已经失去了策反的权利,风曦已然能对这幕后的棋手说“不”。

在伏羲和女娲之间,支持谁,拥护谁,他可以凭本心作抉择。

可惜。

那最高明的棋手,并没有想着用利益,还有威胁,去控制一位英杰。

直接上大义!

上理想!

风曦能对伏羲说不,可有朝一日面对人道的策反……

那会发生什么,就真的不好说了。

女娲在这方面,她赢了,也输了。

格局!

格局差了半招!

此时此刻,女娲尚还满意于麾下头号大将摆明心意的效忠,感慨有人可用。

恰逢风曦欲寻见后土,商议地府之事,她索性便召见了,君臣相谈。

而这一见面,后土便是开门见山。

“小风曦啊……我有一事,想要让你去做。”

“娘娘请说。”风曦一愣,不明其意,却还是如此道。

“你呢……来坐我这后土的位置吧。”后土一张嘴,便是震惊了风曦,“而我,则去坐你那炎帝的位置!”